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史話10:神的道卻不被綑綁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使徒保羅在主後56至57年間,完成了第三次宣教行後,起程前往耶路撒冷。目的是將外邦教會的奉獻捐項,帶到耶路撒冷,幫助教會中有需要的聖徒。對保羅而言,這不只是外邦教會幫補耶路撒冷母會,表彰教會合一,彼此相助,更是具有普世禾場豐收的末世意義。 所獻上的外邦人          固然,這些外在的捐項是“外邦人的奉獻”,然而其內在的屬靈意義深遠。當保羅在《羅馬書》中論及此點時,說:“叫所獻上的外邦人,因著聖靈成為聖潔,可蒙悅 納”,他是表明自己是“作神福音的祭司”,而外邦信徒是他所獻上的“奉獻”(《羅》15:16)。“外邦人的奉獻”是“所獻上的外邦人”之外在可見的記 號。外邦人悔改歸主,與猶太人同為神的子民,這是舊約眾先知的預言(《徒》15:16-18;《摩》9:11-12);而外邦人到耶路撒冷來奉獻,這正是 舊約《以賽亞書》66:20與《西番雅書》3:9-10的應驗。《使徒行傳》20:4列出與保羅同行,來到耶路撒冷的各外邦教會代表,意義非凡。 步向耶路撒冷          保羅知道此次耶路撒冷之行意義重大,也深知必會面臨許多危險。所以,請羅馬教會的弟兄姊妹特別為他向神祈求:叫他能脫離猶太地不信之人的迫害,所辦理之捐項 可蒙聖徒悅納(《羅》15:30-31)。當保羅的旅程愈來愈近耶路撒冷時,各港口城市的基督徒都勸他不要去,先知亞迦布也預言了保羅在耶路撒冷要遭綑 綁,所以眾弟兄苦勸保羅不要去。雖然保羅深知捆鎖患難在前面等待他(《徒》20:23;21:4,10-14),但是他仍然定意要去,因他知道這是神所命 定的,所以,他效法主耶穌面向耶路撒冷前行,願意死在那裡(《路》9:51)。 向猶太人,就作猶太人          保羅到了耶路撒冷,受到雅各與眾長老的歡迎。他們勸保羅與四位有願在身的弟兄,同行“拿細耳人”潔淨禮,並且替此四位拿出規費,叫他們得以剃頭。“拿細耳”是“分別為聖 歸主”的意思,舊約律法(《民數記》6章)規定:人可特別許願作“拿細耳人”,在一特定期間,不沾染任何與葡萄有關的食物或飲料,不可剪頭髮,直到離俗的 日期滿了,獻祭並剃頭。雅各與眾長老的建議,是針對流傳的謠言說“保羅叫在外邦的猶太人離棄律法”。          根據約瑟夫《猶太古史》的記載,希律 亞基帕一世曾為許多貧窮的拿細耳人,出獻祭所需的規費,博得了猶太人的歡心與認同。倘若保羅如此參與“拿細耳人”的潔淨禮,幫助此四位貧窮的弟兄遵行律 法,就可杜絕謠言。這對耶路撒冷教會接待保羅,以及保羅日後傳福音,都可闢謠,不遭猶太人非議。至於對外邦信徒是否會帶來負面影響,雅各與眾長老重申“耶 路撒冷會議”的決議,外邦人不需遵行舊約律法(《徒》15章;21:25)。          這權宜之計,對保羅來說沒有困難,他自己是猶太人,先前也許 過“拿細耳人”之願,在堅革哩剪過頭髮(《徒》18:18)。他向猶太人就作猶太人,為要得猶太人;雖然他不在律法以下,但是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所以向 律法以下的人,就作律法以下的人。凡保羅所行的,都是為了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福音的好處(《林前》9:20-23)。 在耶路撒冷的見證          然而,事與願違,七日期滿,保羅與四位拿細耳人進入聖殿時,從亞西亞省來過五旬節的猶太人,聳動群眾捉拿保羅,下手殺他。此時耶路撒冷全城大亂,聖殿區旁的 安東尼營樓的羅馬駐軍,在千夫長率領之下,逮捕了保羅。保羅獲准,在營樓台階上向百姓分訴,見證自己如何歸主、領受使命赴外邦傳道。第二天,保羅被帶到公 會受審,引起法利賽人與撒都該人爭論。當夜,保羅被羈押在營樓裡,主向他顯現,對他說:“放心吧!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證,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