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教會

驅逐牧師管用嗎?——對《一位牧師之死》的回應(思蒙)2017.10.11

 

思蒙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10.11

 

前不久聽說,城西教會又把牧師趕走了。這是他們趕走的第5個牧師了吧?

那個教會不算小,有幾百會眾,是個火熱的教會。然而,自從幾年前他們趕走第一個牧師起,仿佛再也找不到合適的牧師。他們頻繁地換牧師,越換越不滿意。現在每週只能外請講員來講道。

他們在基督教的報紙上打出招聘廣告,但許多知情的牧師,都不敢來這個以“驅逐牧師”聞名的教會。跨教會活動時,其他教會的弟兄姐妹見到這個教會的人,習慣性的問候語都是:“你們現在找到牧師了嗎?”

看到這種情況,我不禁想起我們教會以往的情形。

我們教會的故事

我們先前的牧師,屬於開創型牧師,熱情滿滿、幹勁十足。當然,個性也不免霸道。好在教會裡以初信不久的會友為主,大家還能接受牧師的脾氣。

幾年過去後,免不了開始有這樣那樣的磨擦。牧師否決某個執事的建議,批評某個團契的工作,或者調整某查經小組,都造成大大小小的衝突。到最後,會眾對牧師幾乎不能容忍了。恰在這時,教會聯會調整牧師,給我們會堂換了牧師,矛盾瞬間化解。

新牧師是個和顏悅色的人,做事循規蹈矩,正好彌補了前面牧師的短處。會眾都很高興。不過,一兩年之後,問題顯出來了。這位牧師毫無魄力,也極缺熱情,像辦公司一樣辦教會,準時上班,準時下班,一切都是“按既定方針辦”,從不做任何改變。講道也四平八穩,聽得下面打呵欠。

禱告幾乎都是事務性的,重點是為教會中生病的肢體代禱。而教會裡永遠都有生病的人,於是禱告會就成了“為病號求告中心”了。教會多年沒有“門訓”活動,永遠是日復一日、規規矩矩地運轉,不快不慢,不冷不熱。結果是,教會人數不但沒有逐年增長,反而下降。

會眾的意見再次大起來,不少人開始“懷念”以前的老牧師,覺得還是那個風風火火的牧師有幹勁啊!記得那時候,多個教會集體參加唐崇榮牧師的佈道會。唐牧師一聲呼召,我們教會“唰”地站出一大批基督徒,願意全人奉獻,是所有教會中人數最多的!

 

 

可現在,教會不斷有人離開——詩班出了問題,負責人走了;團契出了問題,整整一個團契的人出走了……牧師聳聳肩說:“教會就是這樣嘛,有人來,有人走,很正常。”

眼見教會開始“荒涼”,留在教會裡參與事奉的弟兄姐妹有點坐不住了。大家商議之後,決定採取行動,向上級聯會反應情況,要求進行考察處理。一封眾人聯名簽署的“告狀信”,交上去了。

事情很快有了結果,卻不是大家希望的結果。聯會方面息事寧人,牧師做了個內部小檢討,就了事了。這樣一來,在信上簽名的弟兄姐妹,多數都離開了教會。

後來,有一位外來的老牧師來講道。弟兄姐妹忍不住向這位老牧師訴苦,問他該怎麼辦。這位老牧師沒有直接回答,只是講了自己的經歷。他說他牧會多年,看似平穩,他卻知道,這正是因為有很多人在背後,每天默默地為他的事奉代禱。他說,敬虔愛主的弟兄姐妹長期不懈的代禱,是托住他的力量。他問:“你們為教會和牧師切切禱告了嗎?”

大家沉默了——我們有虧欠,我們沒有全力禱告,我們只是抱怨!

反省之後,留在教會裡繼續事奉的弟兄姐妹,不再以“更換牧師”為目標,而是從自己開始,為上帝的家復興而竭忠盡力。他們表示,若非聽到上帝呼召他們離開,他們就堅守在此,因為這是上帝帶他們進入的教會。

他們懇切為教會禱告,為牧者禱告,為教會裡的各項聖工禱告,積極參與服事……對教會的穩定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環顧周邊教會,情況大同小異。信徒若在教會呆得夠久,一定會看到教會的問題、看到牧者的缺陷。常常是,來一個牧師,產生許多不適應;走一個牧師,出現一次分裂;牧師新聘時,熱情高漲;時日一久,漸漸消沉;離職時,已是傷痕累累……雖然教會不同,情況有別,但上帝的家興盛衰落,每個基督徒都是有責任的。信徒當遵照聖經的教導,不可憑血氣行事!

 

 

不要比較別人家的牧師

我們華人一向喜歡用“別人家的孩子”來批評自家的。華人教會,也喜歡用“別人家的牧師”來對比自己的。

信徒平時可以接納不完美的政治人物,認可有毛病的公司經理,卻理所當然地要求牧師是“完全人”——牧師應該在眾人面前活化出耶穌基督的形像,牧師的講道要“大有能力”,照顧會友要“大有愛心”,事工要“大有恩賜”……哪一方面弱了,都算是這牧師的不足。

我常常聽到弟兄姐妹說:看,某教會的牧師帶查經帶得真棒!看,另一個教會的牧師探訪特別深入!看,還有一個教會的牧師婚姻輔導卓有成效……大家口裡的“別人家的牧師”,根本不是同一位啊!去哪裡找一個樣樣都超眾的牧師呢?

問題是,會眾就是希望,自己的牧師能滿足會眾的一切需要!

我們教會有一位傳道人,原是本教會的弟兄,奉獻自己給上帝,讀了神學,最後留在本教會作傳道。他原本是執事,最熱情、積極,凡事都奮勇上前,十分火熱。做了傳道之後,不斷受到批評。他又缺乏經驗,變得畏首畏尾,最後辭職離開。

很多教會每年有“培靈會”、“門訓營”、“佈道會”等。教會為此特別邀請“大牌牧師”來講道。這些著名牧師,多半神學水準很高,講道有力,口才卓越。會眾仿佛吃屬靈大餐,非常興奮,非常飽足,甚至覺得醍醐灌頂!相比之下,自己教會的牧師顯得平庸了很多。有時,外請講員對某一段經文的講解,還會讓人看到本教會牧師釋經能力不強、領會不深等等。

然而,不知會眾有無發現,外來名牧無論講道多麼有恩賜,帶來多麼寶貴的真理信息,但由於他不是本教會牧師,沒有受上帝託付照管“這一群羊”,他也不認識“這一群羊”,所以他的講道並不針對本教會。他往往講普遍性的話題,很難切中“這一群羊”的需求。

我們教會請過一位大陸著名牧者來開佈道會。該牧師口才之好,水準之高,極為人稱道。然而他顯然不瞭解海外華人的特色,所以他的講道,對本地華人的效果並不甚好。

 

 

最難的“家事”是“合一”

教會是信徒在地上屬靈的家。主耶穌對信徒反復強調,要“彼此相愛”和“合而為一”。《約翰福音》從13章到17章,整整5章的篇幅,記錄了主耶穌的這些教導。這讓我們看見合一的重要,看見合一的艱難!

現今世界離婚率飆高,主要原因是個人意志至上,不肯為對方捨己。教會裡的問題,也往往相似。會眾對牧師有意見,動輒就趕走牧師。要不,就自己離開教會出走。總之,那個強大的“我”,是不肯退讓的。

離開教會出走的信徒,到了新教會後,會發現這個教會也有問題。於是再換。換上兩三次之後,不是成為找不到固定教會的流羊,就是成為從此遠離教會的迷羊……

信徒受洗進入教會,進入屬靈的家,原本就要被上帝磨練、塑造,學習如何“恒久忍耐”,如何“恩慈待人”,如何“不嫉妒”、“不張狂”,如何“不計算人家的惡”……這些不是靠人的本性能做到的,是要靠著主耶穌給的恩典和力量,逐漸學習的。關愛牧師、為牧師代禱,是信徒要學的重要功課。以前若缺了這一課,現在要補上。

牧師有責任牧養會眾,同時也需要會眾信任、尊重、代禱與支持。即使是像摩西這樣的“神人”、卓越的牧者,也要依賴亞倫和戶珥扶著他的手啊(參《出》17:12)!基督徒當為基督的緣故,愛護上帝所揀選的牧人。

如果上帝看教會為寶貴,我們怎能輕言拆毀或放棄呢?

 

作者現住加拿大。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論壇

革命尚未成功?——宗教改革500年的省思(莊祖鯤)2017.08.30

 

莊祖鯤

本文原刊于《舉目》83期和官網2017.08.30

 

今年是馬丁路德1517年宗教改革後500年,在基督教圈子裡有些紀念活動,但是在基督教圈子外,卻可能忽略了這個歷史性事件的重要性。事實上,宗教改革運動對於文學、政治和經濟方面,都有極其重大的影響。從下列幾個方面就可以看出來:

由於宗教改革家主張,信徒人人都應該用本國的文字讀聖經,因此,以各國語言翻譯聖經,蔚然成風。這些新翻譯的聖經往往是各國文字(包括英文、德文、法文等)首次有如此包羅萬象、體裁豐富的文學钜著。從此民族文學百花齊放、美不勝收。

由於民族文學的興起,民族自主的觀念也逐漸取代了先前“大一統”的集權思維。因此,民族主義、國家主義以及民主制度也就開始萌芽。

德國社會學家韋伯還指出,宗教改革家“信徒皆祭司”和“天職”(calling)的觀念,使群眾的使命感被提升,導致生產力大增,也促使資本主義和近代商業活動開始興起。

當然對基督徒而言,我們更關注的,可能是宗教改革的功過得失——即這是帶來教會的分裂還是教會的更新?基督新教與天主教的關係是仍處於決裂狀態或已經逐漸彌合?當年所揭櫫的改革理念是否已經實現?這些問題我們需要略加陳述。

 

宗教改革的功過得失

歷代以來都有些人將宗教改革運動視之為,好像希臘神話中打開潘朵拉的盒子,釋放出許多妖魔鬼怪一樣。他們認為宗教改革造成了教會的分裂——不但引發了歐洲的宗教戰爭,失去了教會的合一,也在不斷分裂又分裂的結果,在基督教圈子內迄今產生了3萬8千個不同的宗派!

也有人認為宗教改革的兩大主張——“唯獨聖經是最高的權威”與“信徒皆祭司”,無可避免地帶來聖經詮釋的多元化,以及否定外在權柄的個人主義,並進而衍伸出近代的多元主義與後現代思想。總之,這些人認為宗教改革是現代許多社會亂象的始作俑者!

其實,從救恩歷史的宏觀面來看,自從亞當和夏娃在伊甸園吃了禁果以來,人類的歷史就是人本主義與神本主義的抗爭。而每個時代多數人的人生觀都是以人為中心、以人為本位的,這不僅包括哲學、民間宗教及佛教、道教,甚至中古世紀的天主教也逐漸墮入以人的傳統為核心的信仰窠臼中。

16世紀宗教改革家所要做的,乃是“撥亂反正”的工作,要回歸到以聖經啟示文本(Text)為準繩的神本主義裡去,就好比天文學家哥白尼指出“地心說”的謬誤,而提出“日心說”一樣。因此,他們要煉淨層層的積垢(人為的傳統),使之返璞歸真。宗教改革運動雖激起了千層浪,卻也帶來人類思想的更新與突破。

 

基督新教(更正宗)與天主教的競合關係

 

在《宗教改革未竟之業》(The Unfinished Reformation)一書中,作者艾利森(Gregg Allison)和卡司塔多(Chris Castaldo)提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事。首先,如果我們問:500年來天主教與基督教的歧見依然如故嗎?還是已經大為改善?

其實,自從天主教梵蒂崗第二次大公會議(Vatican Council II, 1962-65)後,雙方的歧見確有縮小,但是鴻溝仍然甚深,難以彌合。例如:梵二會議拋棄了1545年天特會議那種反宗教改革的封閉心態,開始採取比較開放與合作的新立場。他們改口稱基督徒與東正教徒為“分離的弟兄”,也做了許多內部改革——如鼓勵信徒查經、彌撒改用各國本土語言、鼓勵翻譯聖經為各國文字、鼓勵非神職人員的平信徒參與教會事務等。

此外,天主教廷也與一些基督教組織展開對話——如1997年與世界信義宗共同發表有關“因信稱義”的宣言。

但是天主教迄今仍然還堅守一些傳統立場——如教皇無誤論、尊崇聖母馬利亞,以及視教會傳統等同於聖經的權威等等。教皇無誤論是遲至19世紀1870才被確認的,雖然之前已經有人提出這種觀點。其實這並不是指教皇本人所說所作全然無誤(這一點連前任教皇也親自否認),而是指教皇經由教廷正式發出的“教諭”(ex cathedra)是全然無誤的(註1)。然而不但基督教及東正教反對,連天主教徒之內也有很多雜音。所以為了避免混淆與爭論,自1950年以來,羅馬教廷幾乎從未發布過任何“教諭”!

但我個人認為,有關馬利亞的身分問題,可能是歧見最大,也是最可能造成基督教與天主教徹底決裂的地雷。因為梵諦岡教廷以及歷任教皇曾多次稱馬利亞為“共同救贖主”(co-redeemer)(註2),樞機主教團中甚至有人提議將聖父、聖子、聖母與聖靈並列為“四位一體”。雖然此議仍未被全體樞機主教團所接受,但如果真的發展到這一個地步,那麼基督教與天主教的分道揚鑣將難以避免了。

同時,近年來天主教徒的流失率是驚人的。以美國為例,美國人雖有三分之一是出生於天主教家庭,但是其中有40%(約4100萬)已經離棄他們原有的信仰,其中一部分(約1500萬)轉為基督徒。相反的,天主教徒中只有700萬是來自其他宗教(包括無神論)背景的。而且雖然也有一些基督徒轉為天主教徒,但是人數卻少得多。

此外拉丁美洲天主教的衰微,及基督教福音派/靈恩派的增長,也是有目共睹的。1960年代,福音派基督徒只占拉丁美洲人口的4%左右,現在已增加到11%。到了20世紀末, 以各別國家而論,基督徒超過30%的國家有薩爾瓦多、尼加拉瓜、瓜地馬拉、宏都拉斯等四個國家。而人口最多的巴西,基督徒也有24%,而哥斯達尼加、智利和多明尼加等國的基督徒也超過人口的五分之一。因此,天主教當局的確有重重的危機感。

 

宗教改革的實意與精神

 

最近,三一神學院的范浩瑟教授(Kevin Vanhoozer)出版了一本新書《巴別塔後的聖經權威》(Biblical Authority After Babel),他認為宗教改革運動既非革命,也非僅僅是重建(restoration),而是要重新尋回(retrieve)福音的真諦——他稱之為“有創意的回顧,藉以忠心地向前邁進”(To retrieve is to look back creatively in order to move forward faithfully)。

也就是說:重新尋回不等於“複製”,而是將福音重新“翻譯”到當代的文化處境中。使宗教改革的五個“唯獨”(solas)——唯獨恩典(Sola Gratia)、唯獨信心(Sola Fide)、唯獨聖經(Sola Scriptura)、唯獨基督(Solus Christus)與唯獨神的榮耀(Soli Deo Gloria)——能回應當代教會在詮釋上的混亂與困境。但是這五個“唯獨”卻非各自獨立的教義,而是對福音的本體論、認識論以及目的論的綜合性神學透視。

范浩瑟也指出,今天信徒容易陷入的誤區,乃是對於“唯獨聖經”以及“信徒皆祭司”的誤解。在論到“信徒皆祭司”時,他提到《彼得前書》2:9的“信徒”,是指每位屬於神國度的公民,“君尊”(royal)是強調權柄,而“祭司”則強調信徒詮釋的群體。

換句話說,“信徒皆祭司”並不是鼓勵或縱容每個信徒可以自行其是地解釋聖經,以致於造成混亂。相反地,宗教改革家們都尊重教會神聖的傳統(如歷代的“信經”)。至於“唯獨聖經”,他則強調那是“以經解經”——即以清晰的經文來解釋較為曖昧的經文——─的簡稱。而且“唯獨聖經”乃是強調聖經是最高的屬靈權柄,卻不是狹隘地主張“只用聖經”(Solo Scriptura),而忽略了其他神聖的傳統及教會集體詮釋的權柄。

簡而言之,宗教改革固然曾造成聖經詮釋上百花齊放的現象,以至於可能造成某些亂象出現。但是上帝的美意卻是要讓教會達到“多元卻合一”(Unity in diversity)的境界,而非僵化或獨斷而偏頗的“一言堂”。用范浩瑟的話來說,就是上帝要拆毀巴別塔——即以集權式、單一的話語權和觀念來傳揚“人之名”的企圖,而代之以五旬節聖靈充滿的方式——即各人以不同的角度與見解異口同心地讚美上帝。

準確地來說,宗教改革的精神(spirit)就是“更新的靈”——也就是聖靈。所以宗教改革是一個持續進行中的聖靈更新運動。自宗教改革以來,一波波的屬靈復興浪潮——如德國敬虔派、愛德華茲、約翰衛斯理等——持續地在教會裡繼續做更新的工作。

因此,宗教改革所產生的“更正宗教會”(Protestant)與歷代的福音運動之間,有著互為表裡、相輔相成的關係。更正宗教會提拱了更符合福音真諦的神學見解與教會結構,福音運動則提供了信徒內在的生命與動力。范浩瑟曾借用康德的名言說:“更正宗沒有福音運動是空洞的,而福音運動沒有更正宗教會則是盲目的。”

盼望宗教改革的火炬能一代代地薪火相傳,我們乃像保羅一樣,會衷心地說:“這不是說我們已經得著了,已經完全了。我們乃是竭力追求……”(《腓》3:12)

 

註:

  1. 關於教皇無誤論請參考維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教宗無謬誤。
  2. 關於馬利亞的身份問題請參考維基百科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Redemptrix

 

作者為三一神學院宣教博士,現在波士頓牧會。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有一份愛,為你而來(郭為)2017.08.21

 

郭為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8.21

 

未婚先孕,能否接納?

 

前些日子,我給妻子講了一個關於“接納”的故事。故事的主人翁是一個女孩,她未婚先孕,男朋友卻無情地拋棄了她。而這位女子敬畏上帝,她知道不能打胎,就重回了以前常去的教會。幾個月後,她想,也許其他女孩可以從她所犯的錯誤中有所借鑒,於是她去問教會牧師,是否可以給教會中正處於青春期的女孩,教導有關約會和性方面的知識。

牧師對她說:“不行,我絕不允許。我怕你這種人會污染她們。”可想而知,女孩聽到牧者回復後的心情。過了幾個月,孩子出生了。女孩打電話給牧師,請他安排一個星期天讓小孩受洗,但牧師說:“這種事不可能在我的教會裡發生,我絕不會幫私生子施洗。”

值得感恩的是,女孩後來去了另外一間教會,教會不僅接納了她,且改變了她。女孩後來參加了教會青少年事工,也完成了學業,最後進入了宣教工場。當我講完這個故事時,我也在問自己:如果我女孩遇見的牧師,我會怎麼做?我會接納她嗎?未必。

 

教會門前的乞丐

 

有一次,我講完道,散會時,我一邊和弟兄姐妹打招呼,一邊走到門口,見一個乞丐坐在那兒——我麻木地從他身邊走過,而那次我講道的主題正是“愛”。也許這位衣衫襤褸的人,他從我口中聽到上帝是多麼愛他,但我的實際行動卻把他“攔在”了門外。

事後,我非常自責,可等到下一次聚會時,我再沒見到那位需要被愛觸摸的人。

 

耶穌是為罪人而來

 

教會是向每個人敞開的。然而,不知何時,教會也有了“門檻”。楊腓力在《恩典多奇異》一書中,寫到了一個無家可歸、貧病交加的妓女的故事。當她被問及為什麼不到教會求救時,她回答說:“為什麼我要到那裡去?我已經覺得自己壞透了。他們只會令我更難受。”這個女人需要的不是更多的責備和嫌棄,而是被寬恕。她的話道出了今天一些教會的光景:沒有憐憫之心。

主耶穌來不是召義人,而是帶著天父沉甸甸的愛,為罪人而來。(《可》2:17)主耶穌當年傳道時,接納的正是那些被宗教人士所厭惡的人。主耶穌講的“浪子”的故事,其中大兒子指的就是那些不理解上帝心腸的法利賽人,主耶穌仿佛當著法利賽人的面,指責他們說:“你們根本不懂上帝的愛,當稅吏和妓女,以及其他罪人歸向上帝時,你們本應歡喜快樂,因為他們是死而復活的,但你們卻埋怨不停。”(《路》15:11—32)

耶穌是為罪人而來,就如曼寧在《阿爸的孩子》書中所說:“祂瞭解我們的無知、軟弱、愚蠢,饒恕了我們所有的人(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祂使自己被扎的心成為安全的地方,提供給史上每一個受挫的憤世嫉俗者,絕望的罪人和自慚形穢的背棄者……別人負面的論斷和自我貶抑,我們可恥的過去或不確定的未來,教會裡的權力鬥爭或婚姻中的緊張關係,恐懼、罪咎、羞恥、自我恨惡,甚至死亡,都不能使我們脫離顯明在主耶穌裡的愛。”這份愛是為所有的罪人預備的。

 

人們想要的神

 

我們必須相信,這一位上帝,是為著我們真正的福祉而來的。然而,今天許多人急需的,卻是一位能夠使自己飛黃騰達的上帝。今年春節,回農村老家過年的路上,我親眼目睹一棵曾經非常普通的樹,如今卻被人們供奉了起來,據說這棵樹很靈,等著燒香的人成群結隊。

人們所拜的假神,歸根結底,是為了滿足人對私欲的需求。這些假神已被人們馴服了,要服從人的命令。因此,他們可以自信地站在假神面前,而不會感到懼怕和被威脅。

這幾年,有一本《與神對話》的暢銷書,被廣大讀者譽為“一生等待的書”,其中還有許多名人紛紛誠意推薦,著名運動員姚明甚至將此書作為見面禮贈送隊友,稱它為“姚之隊”的精神力量。

該書作者尼爾‧唐納德‧沃爾什(Neale Donald Walsch)認為,我們要拋棄一切有權威的來源,只等我們的情感臨到我們。因為這位神聆聽我們的感覺,我們最高的思想,我們的經驗。沃爾什的神,是一位順從人的神,這個神眼中,沒有對和錯,不會被冒犯,也沒有罪的概念,不會懲罰,也不會審判。

但是聖經裡所說的上帝是聖潔的,我們的罪玷污了祂的聖潔。如果我們以為自己可以直接“與上帝對話”,那真是太天真了。除非這位上帝親自施下憐憫——如今,上帝已經藉著耶穌基督,使我們可以來到上帝的面前。

兩種人的困難

 

有兩種人很難來到上帝的面前,一個是自我感覺好,他們認為自己不需要上帝。上帝大能的福音確實讓這些相信一切憑本事、靠實力的人,覺得不可思議。

另外一種人,是感覺自己壞到不能被上帝接納。如果沒有上帝的憐憫,上帝的大能確實是可怕的,我們都要在懼怕中度日。但如今,我們已經被接納,是因為基督的獻祭已被接納。沒有一種罪是壞到上帝不能赦免的。我們的罪行並沒有將我們趕離上帝,反而將我們拉近祂。我們越看清自己的罪,我們就越看清基督犧牲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

 

有一份愛,從天而來

 

這份來自上帝的愛,是為每一個破碎不堪的靈魂所預備的。在這個遍地是虛假之愛的社會中,這份真愛,算得上奢侈。主耶穌已經發出祂的邀請函:“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11:28)每一個願意說“主啊,我是個罪人”的有福了。

我們之所以能夠真正地用心去愛,是因為先有這一份來自天上的愛,激勵著我們去愛。就如盛曉玫寫的一首讚美詩——《活出愛》:“有一份愛,從天而來,比山高比海深。測不透摸不著,卻看的見。因為有你,因為有我,甘心給用心愛,把心中這一份愛,活出來……”

這首歌最打動我的,是最後一句:“我們一起向世界活出愛”。教會是一個罪人聚集,卻被上帝的恩典更新的地方。基督徒同心合意地活出上帝的愛,教會才會有光和鹽的見證。教會的使命,就是傳喜訊、報佳音,邀請更多的人來一同過敬拜上帝的生活。

 

作者是大陸傳道人,現就讀於神學院。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在基督的溫柔上長進(周小安)2017.02.08

 

周小安

本文原刊於《舉目》81期和官網2017.02.08

 

溫柔不僅列於“八福”之中(參《太》5章3-10),也是聖靈的九果之一(參《加》5:22-23),並且是這兩個“套餐”中唯一的重疊。

溫柔也是耶穌自認的德性之一(參《太》11:29)。可見,“溫柔”是基督徒品性的核心成分。筆者著重就“在基督的溫柔上長進”,談一談自身的體會。

我缺乏溫柔。然而自從歸信主耶穌,我的體會是:家庭是學習溫柔的最佳場所,牧師是學習溫柔的最佳“職業”(呼召)。在聖靈引導下,默想和效法基督的溫柔,是學習溫柔的最佳途徑。

 

最佳場所

 

家庭的矛盾和衝突相當普遍,即使是基督徒家庭也在所難免。化解家庭的矛盾和衝突,實在是學習溫柔的大好機會。發生矛盾時,無論是據理力爭——擺事實、講道理,還是逃避——“三十六計走為上計”,都不解決問題。不如乾脆自覺和主動地視之為學習溫柔的大好機會。

我的一點體會是:首先,要勇敢地面對矛盾和衝突,努力做到不爭辯、不逃避、不生氣、不動怒,操練心平氣和的態度。

做到這一點之後,接著要心懷誠意、積極主動地尋求溝通和交流。要多花一些心思,多有一些創意,製造良好的溝通氣氛和機會。

第三,失敗了再重新開始,堅持不懈,絕不輕言放棄。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家庭的矛盾和衝突,往往經歷了長期和反復的積累過程,因此化解起來也就不是那麼輕而易舉。不要性急,把這個過程當作學習溫柔的上乘機會好了。

 

最佳“職業”

 

為什麼說牧師是學習溫柔的最佳“職業” 呢?因為一方面,教會裡人際關係非常複雜,另一方面,教會的性質和目標是合一相愛。這兩方面結合起來,就構成了對牧養工作的挑戰。

牧養會眾還不是最具挑戰性的,最具挑戰性的是牧養教牧同工和長執同工。因為這些教會領袖(包括我本人在內)很善於教導別人,對自身的問題卻往往缺乏警覺,也未必聽得進別人的提醒和教導。

面對這種挑戰,我的心得是,首先,要放下事工導向,學習關係導向,把人和關係放在事和結果之前。其次,要放下理想主義和完美主義,學習接納和包容人(包括自己)的缺陷與軟弱。若缺少這種接納和包容,就會產生不滿、批評、論斷,結果不但不能增進關係,反而還會破壞和諧,導致衝突。第三,相信主耶穌是教會的頭,祂掌管著教會的一切。這樣的信心,有助於我們放手,也有助於我們接納和包容人的缺點與軟弱。

牧者還需要學習“神聖對質”。所謂“神聖對質”,其實就是根據《馬太福音》18章15-17節的原則,執行教會紀律。

面對教會中的問題,如淫亂、結黨、異端或破壞教會紀律等,牧者不能採取“鴕鳥政策”,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這種態度是對主的託付不負責任,也會使問題變得更加嚴重。那麼,當如何處理呢?

《加拉太書》6章1節:“弟兄們,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又當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誘。”

《提摩太後書》2章25-26節:“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或者上帝給他們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叫他們這已經被魔鬼任意擄去的,可以醒悟,脫離他的網羅。”

神聖對質不能像其他團體進行紀律處分那麼簡單,而是要本著基督的溫柔,盡量挽回犯罪的人。由此可見,神聖對質包括了幾個要素:

1, 本著基督的溫柔,遵行聖經的原則和程式(參《太》18:15-17)。2,面對當事人,誠懇地指出問題的要害。3,盡量挽回。

神聖對質本身,就是學習溫柔的大好機會。

最佳途徑

 

學習溫柔的最佳途徑,是在聖靈引導下,默想和效法基督的溫柔。

首先,要理解基督的神、人二性:

《希伯來書》4章15節:“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祂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祂沒有犯罪。”

《希伯來書》2章17-18節:“所以,祂凡事該與祂的弟兄相同,為要在上帝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祂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

《希伯來書》5章7-10節:“基督在肉體的時候,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誠蒙了應允。祂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祂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祂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並蒙上帝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稱祂為大祭司。”

這些經文都清楚指明了基督的人性,和祂的神性。我個人的領會是,“聖靈—基督論”首先肯定基督百分之百的人性,在此基礎上,再從基督百分之百的聖靈來理解祂的神性(參《約》3:34)。

基督的人性既和我們一樣(當然不包括我們的原罪),而我們也有聖靈的內住和引導,這樣,我們就可以在聖靈引導下,默想和效法基督的溫柔了。

與基督的溫柔最貼近的形象是“上帝的羔羊”和“被殺的羔羊”。

《以賽亞書》53章6-7節:“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祂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祂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祂也是這樣不開口。”

上述“羔羊”的形象,與聖經經文,特別是四福音書中耶穌和祂的言行,結合在一起,可以幫助我們默想基督的溫柔。持之以恆,並在實際日常生活中行出來,能促使我們在基督的溫柔上長進。

 

 

作者來自湖南,理論物理博士,現於加拿大溫哥華牧養教會。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母親留給我的歌(唐薇)2017.01.26

唐薇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1.26

 

母親年輕時有美麗的歌喉。老一輩談到我父母,總會講到當年小城裡,多才多藝的中學教師與活潑、漂亮的小學教師,彈琴、唱歌羨煞人的浪漫往事。

 

沒有過不去的坎

 

從記事起,母親每天總是唱著歌,忙裡忙外。我出生不久,中國便開始了文化大革命。文革中,父親總是被批鬥,時常在“牛棚”裡(編註:被當作“牛鬼蛇神”關起來)。母親只能獨自帶著我們姐妹4人。在那些艱難的日子裡,母親的歌聲,是她情感的出口,更是我們姐妹心裡的支柱。

記得我4歲那年,城裡召開萬人大會,批鬥父親。母親在眾目睽睽下,抱著我站在一張長凳上,輕聲哼著歌,對我說:“爸爸沒有錯!大半年沒有見了,好好看看你爸!”在母親的歌聲中,我竟然有些興奮與自豪。

批鬥會後,母親的歌聲更加嘹亮。為此,母親又多了一條“反革命氣焰囂張”的罪狀。只是,沒有人敢說不許唱革命歌曲。就這樣,在那些“革命”的旋律中,母親讓我們知道如何挺直腰身、樂觀做人。

母親有一句口頭禪:“沒有過不去的坎!”她  的樂觀瀟灑,在艱難時表現得淋漓盡致,在順境中也顯出與眾不同。記得母親50歲那年,還有半年就要工資改革,母親不等漲工資,便要求提前退休。在人們還無暇顧及旅遊的80年代,母親就計劃走遍大江南北。從西南的石林到東北的天山,眾多的名山大川、古城新鎮,都留下母親的足跡。

母親有一種親和力,不僅教學出色,而且深受同事、學生及家長的愛戴。這使得我們家常是高朋滿座,笑聲、歌聲不斷。母親退休後,每年春節,家裡依然滿是探望恩師的新老學生。常聽人說,做人能像我母親,那樣就足夠了!

 

父親過世之後

 

母親一直是那麼堅強、樂觀、全然無畏,直到1999年,她遇到了一個翻不過去的“坎”。

那年元旦剛過,父親在睡夢中悄然離世。當我趕回家,姐妹們淚流滿面,母親則與躺在鮮花叢中的父親一樣安詳。她還不時講些我們家過往的趣事、笑話,逗得我們破涕而笑。只有在追憶到當年與父親立志為教育獻身時,母親的聲音哽咽。

母親以她一貫的風格辦完了父親的後事,就隨我到了溫哥華的陽光海岸。眺望窗外海灣的絢麗夕陽,一切的喧囂都隨著海潮緩緩退去。舉目對岸山峰的皚皚積雪,所有的心緒在藍天的襯托下顯出了真實。酷愛旅遊的母親,破天荒地因美景變得憂愁。她的眼睛,也洩露了通宵哭泣的秘密。她終於道出心中的痛:“人死如燈滅。送走過你外公、外婆、兩個舅舅,怎麼輪到你爸爸,我就過不去了?”

我不知哪來的勇氣,脫口而出:“因為上帝造人是叫夫妻二人結為一體。爸爸走是把你的生命撕掉一半。你感到死亡真正臨到你了。”母親沒回應,只是開始願意參加教會的聚會和查經。5個月後,她出人意料地在佈道會上舉手決志。我相信,是死亡這個“坎”,迫使她思考生命。

母親喜歡與大夥兒一塊唱讚美詩,尤其喜愛唱《我知誰掌管明天》。可惜回國後,母親只去過幾次教會。

 

最終愛的,是這首歌

 

轉眼7年過去,母親因腎衰竭送醫院搶救。生死關頭,大姐、二姐知道母親曾經決志,便齊聲呼求主耶穌。

就這樣,母親被搶救過來。她把手放在胸前3天3夜,祈求主耶穌來到她心中。一生信奉自強自立的母親,在死亡面前,深感人的無奈與有限,在病床上受洗了。

10個月後,母親因腎透析感染,再次處於緊急狀態。春節,我們全體趕到她的身邊,在病房裡共度除夕。望著營養液的輸入漸漸變得緩慢,到最後完全無法進入身體,母親眉頭緊鎖。她擔心因她對救恩的認識有限,“我怕主耶穌不要我”。牧師前來,與母親做了信仰的再次確認。禱告後,母親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了。傍晚,在我離開醫院前,母親讓我一遍遍為她唱《我知誰掌管明天》。

第二天清晨,母親被主接走。我趕到醫院,見到母親,情不自禁地再次唱起《我知誰掌管明天》:“有許多未來的事情,我現在不能識透,但我知誰掌管明天,我也知誰牽我的手……”那一刻,對這首熟悉的歌,我有了嶄新的認識。仿佛間,母親在說:面對死亡,我真知道誰掌管明天。你呢?

母親一生中唱過無數的歌,最終愛的,是這首歌。唱著這首歌,我開始反省自己的信仰;唱著這首歌,我真切地祈禱生命的更新。

母親走後9個月,我得知自己患乳癌中晚期的那個時刻,也正是在這首歌的旋律中。天父讓我看見:跨過死亡之門,那裡光明無限。

我為母親和母親留給我的歌,滿心地感謝天父上帝!

 

來自四川,現居芝加哥,全職媽媽。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在教會中傳銷,管不管?(亞伯蘭)2016.11.30

bh80-44-8424-%e5%9c%961-by-hans-pieces-of-the-puzzle-592798

亞伯蘭

本文原刊於《舉目》80官網2016.11.30

 

做生意不是壞事,很多敬虔愛主的基督徒,誠誠實實地做買賣,負責任地照顧客戶的需要,並不唯利是圖。口碑好,生意越來越好。這些基督徒亦拿出收入的十分之一作奉獻,有的甚至超過十一,來支持其他宣教或慈善的工作。這實在是美事。

不過,我們這裡要討論一個問題,就是如何看待及管理在教會裡面進行的傳銷(又稱“直銷”,編註)活動。有人說沒問題,有人說不可以,有人說隻眼開、隻眼閉,不需要太過緊張。真是眾說紛紜。

 

為何如此具爭議性?

為什麼在教會裡面的傳銷活動會如此具爭議性呢?我想原因有以下幾個:

第一,教會是敬拜上帝的聖所,亦是傳福音及栽培靈命的地方,不應用來謀取金錢、利益。聖經不是說“你們不能又事奉上帝,又事奉瑪門”(參《路》16:13)嗎?

第二,弟兄姊妹之間的關係,應建立在“互助互愛”此單純的基礎上。對一個人好,關心他,純粹是因為基督之愛的激勵與榜樣,不是想在他身上做成一筆生意。若有謀利的企圖,基督徒彼此的關係一定會變形及變質,後患無窮。

第三,若傳銷的形態是傳銷(multi-level marketing,俗稱“老鼠會”),並利用基督徒之間的“互信”和“網絡”達到傳銷目的,情況將會變得非常可怕。“愛的網絡”,會轉化成為“傳銷的網絡”。

很多慕道朋友是因為厭倦社會裡面的利慾熏心,才走進教會裡面,追求心靈的潔淨及人際的單純互動。結果進來之後發現,教會與社會沒有什麼兩樣,都是為著利益而故弄玄虛、你爭我奪、甜話和大話一大堆……這叫人怎麼能在此環境中遇見基督、相信基督?

第四,在買賣的過程中,可能買的一方有誠意,賣的一方亦誠實。但交易完成後,買的一方(或被服務的一方),常覺得不滿意(不是價格太高,就是服務不足,有時甚至覺得被騙)。然而因為是“弟兄姊妹”,再加上當時真的是“你情我願”,所以就不敢,亦不好意思向售方說好說歹。當一肚子全是悶氣時,很可能找其他會友“透透氣”。

“透氣”很容易變成閒言、謠言。事非不脛而走,終必走到賣方的耳中。賣方即感到買方在後面惡言中傷、破壞別人聲譽,很可能立刻發動戰爭,弄得天下大亂,最後兩敗俱傷。教會的見證亦受到很大的虧損。

bh80-44-8424-%e5%9c%962-by-startupstockphotos-startup-594091_1920

給教會的幾個建議

以上所提說的,並不是個別事件,而是教會中常見到的現象。所以教會的牧師、長老、執事,在此等事上應特別注意,免得仇敵撒但趁此機會攻擊教會。在這裡我們提出幾個建議,供教會參考:

一、教會存在的目的,是敬拜真神、傳揚福音、造就門徒、信徒相互幫助。我們要竭力保守此純一目的,不要讓其他目的或企圖使這目標變質。

二、若你是“賣”的一方(無論你所賣的是物資或是服務),雖然你是誠實的生意人,心中亦是想幫弟兄姊妹買到優質的產品及服務,但都不宜主動向會友或慕道朋友招攬生意,免得他們對我們的愛心與熱誠有所誤解。

如果你還是教會領袖(牧師、師母、長老、長老夫人、執事、執事夫人、主日學老師、小組長等),更應特別小心。因為這樣的人,多多少少會被視為教會中有“權”的人,因此更應盡量避免被人誤會“以權謀私”。

如果是弟兄姊妹(買方)主動找你購買物資或服務,那就另當別論。賣方可酌情低調運作,不可藉此在教會中作宣傳,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三、傳銷/直銷活動,是建立在人際關係的網絡上的。傳銷公司教你的第一件事,就是向自己的家人、親戚、朋友、同事等推銷產品。為什麼?因為這些關係中,已有一些先存的“互信”元素,生意比較客易做成功。如果教會中出現傳銷,那麼信徒之先存互信的關係,立刻就會變質,變成得利的門徑。

因為可見到那即時的利潤,傳銷網絡會變得越來越大。再加上什麼人都可以做:有正職的可以做,沒正職的也可以做;上班的可以做,家庭主婦亦可以做;教授可以做,學生也可以做……一下子整間教會都熱起來,全民下海。

這樣一來,教會的屬靈生態會大大改變。每個新朋友、每個新關係,都可能成為傳銷/直銷的機會。但對於新朋友,一旦發現教會的人對他好,背後的目的是在他身上做成一筆生意,或邀請他入會成為下線,那麼無論他信主、未信主,都必定卻步,不敢亦不想加入這樣的教會。褔音的工作必受到負面的影響,基督的名亦必受到虧損。

 

結語

一、從事傳銷/直銷的弟兄姊妹要小心,不要利用肢體間的關係作為傳銷活動的平台,例如請弟兄姊妹到家吃飯,飯後即開始推介產品及服務,等等。

二、傳銷的弟兄姊妹不要主動地向其他肢體推銷自己的產品或服務。如果有人聽聞你的產品很好、服務很好,想向你索取名片或資料,那麼你可以告訴他,可以在別的時間、別的地方,談你的產品或服務。教會應是敬拜上帝及信徒單純相交的地方。

三、傳銷活動容易與教會的人際網絡交錯重疊,因此無論產品及服務多好,都會使弟兄姊妹之間的關係變質,信徒之間的互愛互信也受到虧損。為此緣故,教會應按“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林前》10:23)的原則,勸喻弟兄姊妹,在教會內,在弟兄姊妹之間,不要參予傳銷活動。

 

作者畢業自韋敏斯特神學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2 Comments

Filed under 教會論壇

《多元與共融:普世合一神學的重構》(陳培德)2016.10.05

9789622942219

 

陳培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品書香專欄2016.10.05

普世合一運動是當代基督教會最重要的一個信仰運動,長久以來造成普世教派與福音教派間爭議和分岐不斷!這次我要介紹的好書是保羅.愛華士(Paul Avis)的中譯新著《多元與共融:普世合一神學的重構》(Reshaping Ecumenical Theology: The Church Made Whole?),英文原著出版於2010年,中文譯本出自李駿康博士的譯筆。

 

無疑,教會合一這個課題並不容易處理。對不少人來說,困難不在於宗派之間有著太大的差異,而是宗派之間的差異不再明顯。事實上,現今大部分信徒並不在意自己屬於哪個宗派,亦對宗派的歷史和特點漠不關心。作者保羅.愛華士承認,當今信徒中間正彌漫著“後宗派意識”(post-denominational consciousness),無論是宗派的起源、特點、神學思想、教制,都不再是一般信徒的關切所在。

 

保羅.愛華士曾任英國聖公會基督徒合一委員會(Council of Christian Unity)總幹事、埃克塞特主教座堂(Exeter Cathedral)教憲,亦是埃克塞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榮譽神學教授、國際期刊《教會學》(Ecclesiology)主編、英女王伊利莎白二世的御用牧師,是研究普世合一的著名學者。著有In Search of Authority, Beyond the Reformation?, Faith in the Fires of Criticism, A Ministry Shaped by Mission等書,涵蓋合一神學、現代神學、實踐神學、教會歷史及聖公宗神學等多個範疇。

 

《多元與共融》全書共分為10章。分別是:

第1章“教會:合一與多元性”,為本書主題作出鋪陳,強調基督教會多樣性和多元性的必要;

第2章“對合一神學的再思”,探討普世合一運動在世紀之交的兩個重要轉變,以及合一與宣教的關連;

第3章“合一方法的新路向”,討論方法論上的四個基本原則,以及提出具體邁向合一的六個階段;

第4章“合一的詮釋學”,強調透過互相理解去追尋共同身分認同,並介紹現行合一運動的不同對話模式;

第5章“邁向比‘接受’更深的接受”,論及接受和不斷深化接受的過程;

第6章“認信主義或認信的教會?”,介紹認信主義和認信教會的異同;

第7章“主教制:合一的焦點抑或分裂的原由?”,簡述宗教改革運動的多元教制發展下,主教制仍具備基督教牧職最完滿的形式價值,頗堪反思;

第8章“建立共融與中斷共融”,討論教會學和共融神學;

第9章“倫理學與共融:普世合一運動的新領域”,討論教會合一運動的倫理爭議;

第10章“面對差異,締造共融”,為全書結論,以五個分題來整合全書論述。中文版並邀得台灣神學院教會歷史學教授鄭仰恩博士撰寫導讀,可讀性甚高。

 

本書作者除了具備深厚神學素養,又積極參與合一運動,因而能夠把前線的合一經驗,以及對神學、文化、教會歷史的深邃反思結合起來,清晰展現普世合一運動的歷史、現況、困境,並日後的發展路向。

 

在合一運動的視野中,他深入探討教義、教制、倫理學、教會論等多個重要範疇,以釐清多元與共融的關係,展望整個基督教會能夠步向有形的合一,共同延續基督在世的使命,致力建立和平公義的世界。

本書是普世合一神學的其中一部重要論述,讀者不容錯過。

圖4-BH-All medias-QR Code-for BH-繁體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品書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