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仿效基督的接待:招待同工(陳世賢)2020.10.02

以耶穌的標準套於今日,就是我們接待一個渾身有氣味的遊民的態度,跟接待外請講員的態度,應當並無二致。人看人時,總是先看見跟自己有差異的地方。當教會如此行時,她與世界的本質性差異,就被彰顯出來了。世界不可能看不見這踐行出來的愛,就像人們無法對耶穌那顛覆性的接待舉動視而不見一般。 […]

No Picture
事奉篇

座談會:“不想再做基督徒了”

乃潔 本文原刊於《舉目》34期           編者按:本刊針對《不想再做基督徒了》一文(見上期,第14頁) 所反映的現象,邀請北美兩個教會,就本刊所提出的問題,舉行教會內部的座談會。上期已刊出費城中華基督教會大學城分堂的討論。本期繼續刊出北加州庫比蒂諾 的基督徒會堂(CCIC Cupertino)的討論紀實。 參與座談人員: 林長老:1978年受洗,是CCIC Cupertino教會全職長老。 李長老:1988年受洗,現為教會帶職長老。 楊弟兄:1985年受洗,在教會的服事包括:團契專題、宣道、青少年及成人主日學教導、財務。 林弟兄:2004年慕道,2005年受洗,在教會擔任團契小組長。 徐弟兄:2004年慕道,2005年受洗,在教會參與影音事奉、兒童事工及成人主日學行政工作。 一、貴教會是如何帶領慕道友,從接觸基督教信仰,到接受主,進而受洗的?貴教會如何設計受洗班的課程?教會對受洗者應該考核嗎?           林長老:慕道友進入教會後,通常先參加週五的福音班,及週日的基要真理班。教會還為慕道友提供為期二期、共六個月的福音課程。課程內容包括:聖經,神,人,罪,基督,聖靈。           六個月後,若慕道友決志信主,他需參加三堂受洗預備班,每堂一個半小時。通過學習受洗預備班的課程,慕道友可以明白救恩;知道信耶穌是人得救的唯一道路;認識自己的罪;瞭解受洗的意義;願意在眾人面前作見証;受洗以後當如何過基督徒的生活。           受洗預備班結束,長老會和慕道友進行個別談話,確定他重生得救、有正確的信仰觀念後,才為他施洗。           這樣做的優點是:受洗者對信仰很清楚。           不過,即使經過如此嚴謹的教導步驟,仍有人並未把受洗當作在主面前一生的承諾,以為受洗等於畢業了,在受洗後反而不常來教會。           李長老:教會基要真理和受洗班一系列的課程,是幫助慕道友預備好受洗。但這些課程本身,並不能讓人得救。我們必須根據聖經的教導,幫助慕道友真正相信主耶穌死裡復活、願意接受主耶穌做個人的救主和生命的主。            我們也要求慕道友將見証寫下來。一方面鼓勵他們作得救見証,另一方面也確認信仰使他們生命產生了改變。但參加受洗班本身,並不是得救、受洗必要的條件。           慕道友進入教會後,不止一個團契、小組會前來關懷他。因此教會可經由不同的管道,瞭解慕道友的信仰狀況。他若真的接受了主、生命有了改變,大家自然會看見。           受洗一般需經過一系列的課程,但也有例外的時候。譬如有人因故(要回國等)不能參加全部課程,但希望受洗,教會就會根據他的心志、他生命是否有改變,和他是否清楚信仰的內容,按著聖靈的帶領,決定是否給他施洗。 二、分享你從慕道友到接受主、進而受洗的過程。你覺得教會課程是否能幫助你更清楚地認識信仰?還有什麼是可以加強的?           […]

No Picture
事奉篇

美國華人教會的困境與出路

羅天虹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日前再讀蘇文峰牧師公元二千年所寫〈當務之急--評估海外中國學人教會〉(註1),心中思潮起伏,願以個人自六十年代起參與美國華人教會事奉的一些体驗,也試論當前美國華人教會的困境與出路,以供各牧長同道參考。(註2)         北美近數十年的福音工作,在大幅度來說,是承接五、六十年代港、台的學生復興運動。在此廿年間,大批港、台青年歸主,其中不少留學美加,開創了蓬勃的北美大學查經班運動。隨著信主的人數增加,學生畢業後又進入專業,新類型的美國華人教會乃應運而生。         自1978年中國開放以來,大陸留美學人不斷增加,經歷1989到1993年的“基督教熱時期”(註3),不少留學生更毅然皈主。因此,自九十年代起,我們常見中國學人教會相繼成立,成為美國華人教會的新景象。 美國華人教會類型         從七十年代起,見諸美國的華人教會可分下列各類型: A型--傳統的華僑教會 此類教會為數不多,大都設立在較大的華埠。特色是歷史悠久,宗派背景及社區味道濃厚。成員為早一代華人移民,加上土生代及少數海外留學生及專業份子。不少A 型教會,隨著港、台、中留學生逐漸增加,也于七十年代後逐漸溶入學生與專業人士,給教會注入不少生機。A型教會,若不隨時移勢易而轉型為B或D型教會(見 下),勢必逐漸衰微。 B型--七十至八十年代興起的華人教會 此類教會初期成員均是港台留學生,有些是從查經班發展而成的自立教會;也有的是依附現有的中、西教會或經植堂而成。成員有: a.留學生及專業人士; b.早年移民(尤其位處華埠的教會); c.a和b的移民父母或子女; d.a和b的土生子女(ABC,American-born Chinese)(註4)。 C型--中國學人教會(註5) 此類教會多數是在九十年代早葉成立。據蘇文峰牧師(註6)指出,有四種“出生模式”:由中、西教會增設普通話堂而成;由中、西教會植拓或認領分堂而成;也有自華人教會轉型為學人教會,或直接從中國學人查經班成立的獨立教會。中國學人教會成員有: a.大陸學人學者; b.由學生身份轉為永久居留或美籍華人人士; c.近期大陸移民(各類簽證持有者,其中不少是勞工,甚至是非法移民); d.a、b和c的移民父母; e.a、b和c的土生子女。 D型--ABC自立或獨立教會 此類教會來自華人教會植堂產生,也有因ABC與OBC(海外華人)不和,教會分裂或由ABC牧師自行植堂而成。ABC教會成員幾乎是清一色的土生代,間或有 其他族類人士參加。ABC教會也有轉而為亞裔教會者。D型教會所用語言純為英語,基本上是以美國文化為主,因此不在本文討論範圍之內。 B、C型華人教會的特色與困境          以數量計,現時的美國華人教會當以B型與C型為最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