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論壇

老大哥的霸氣——“生產線式門徒培育”之再思(董家驊)2017.03.20

教會不是工廠,而是上帝的藝術創作室。保羅以上帝的作品來形容門徒,每個門徒都是在基督裡創作的藝術品(參《弗》2:10)。教會不是要機械地製造出一批批門徒,而要參與上帝的創作,雕塑出一個又一個門徒。

在上帝雕塑祂子民的過程中,我們每個信徒都當參與其中,一方面接受雕塑,另一方面也參與上帝對他人的雕塑。 […]

No Picture
事奉篇

教會應該如何付牧師工資?

平安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讀了《舉目》52期的《絕對服從?—從服從牧師談教會架構》(http://behold.oc.org/?p=3013),和50期上的《對教會的八個困惑》(http://behold.oc.org/?p=3166),很有感受。 《絕對服從?》談到,“在我們教會附近,過去10年裡,最少一半的華人教會分裂過。教會分裂在信徒中造成的傷害,不可估量”。筆者深感,如果我們能夠把用於牧師和教會的費用處理好,可能會避免教會中的一些紛爭和分裂。 2013年,附近的一間教會,因為牧師利用權力,不合理地給自己高工資,使得教會不能按時付房屋貸款。最後銀行收回教會建築,教會分裂、會友流失……我不禁思考,我們如何付牧師工資,做得既符合原則,又合情理呢? 聖經的原則 在舊約,耶和華要求祭司不置產(參《民》18:20),也要求以色列人奉獻所得的十分之一,給上帝的事工。在今日,上帝的事工包括很多方面,例如宣教活動,各類聚會,植堂,等等。那麼,牧師應該得到多少工價呢? 耶和華吩咐摩西說:“你們從以色列人中所得的十分之一,也要作為舉祭獻給耶和華;從這十分之一中,將所取獻給耶和華的舉祭歸給祭司亞倫”(《民》18: 28)。也就是,以色列人所得的百分之一,是上帝賜給大祭司亞倫全家(參《民》18:19;《利》21:1)。 如何應用聖經的這個原則呢? * 教會方面 教會應該善待牧師(傳道人),盡可能地保證牧師家庭的生計,有養生的來源。如果牧師是為教會全職工作,那麼教會應該提供牧師家庭正常生活的全部或大部分生活來源。如果牧師是半職,那麼教會也應該保證,牧師家庭有正常生活來源的一半左右。當然,同時也必須考慮教會正常運作的經費需要。 舊約時代以色列家的供應,足以提供所有聖職人員全家的生計。放在現代,卻不見得做到。我們要遵從聖經原則,即向牧師家庭提供正常生活所需的。依我的經驗,如果教會以一半(或一半以上)的信徒奉獻收入,保證各項事工的運作,那麼以另一半(或一半以下)的收入,支付牧師和教會員工的薪資,比較合乎現代的情況。同時,還當鼓勵弟兄姐妹在教會做義工,以事奉上帝為樂。 * 牧師方面 牧師因上帝的特別呼召,來作上帝的工作,為眾人的僕人。牧師在預備的時候,各方面都要做準備。特別是有些教會,已經有經費上的短缺,牧師應該盡可能從教會少拿(或不拿)工資。保羅已經作出了榜樣。他靠織帳篷維持生活,還資助別人。 另外,牧師要把權力和名利放下,真有做僕人的謙卑。如果已經有了養生的來源或退休工資,就可考慮不要再從教會拿工資。 很多牧師做得很好,但也有人把牧師當作世俗的職業。更有一些牧師,利用手中的權力,控制教會,不顧教會各項的需要,不惜損害教會的事工,以保證自己的利益。更可怕的是,有的牧師藉上帝的名義,做假教師的事情…… 對於這樣的牧師,教會應該謹慎、恰當地處理,避免教會受虧損、上帝的名受羞辱。 各方面的平衡 社會不斷變化,貧困線也在變化。以美國為例,對於2,3,4或5口之家,2013年的貧困線,分別為年收入$15,510,$19,530,$23,550或$27,570。美國的個人收入稅率,也從1862年的3%-5%,變化到1913年的1%-7%,1930年的1.5%-25%,1990年的15%-28%,2003年的10%-35%和2013年的10%-39.6%。 各個國家和地區,有不同的情況,但教會對牧師的養生原則,基本是不變的。 養生的原則,和教會可支配的收入,是支付牧師和教會員工薪資的兩個重大因素(當然,還有其它的因素)。比如,教會可以用150%-250% 的貧困線範圍,以及教會可支配收入的40% – 50%的比例,支付牧師和教會員工的薪資。 舉例來說,某教會請了一位全職牧師,師母沒有工作,有一個小孩,那麼可以考慮年薪為$19,530的兩倍。如果牧師和師母在2年後,又生了一個小孩,那麼以當年4口之家貧困線的2倍,作為薪資參考。當然,同時還要考慮到教會的可支配收入。 教會應該提供牧師家庭正常生活的全部或部分所需,也要同時保證教會的正常運作和各種需要。善待主僕,使其可以安心服事;可以更多發展教會事工;又可以給教會會友和慕道友榜樣。 作者來自大陸,在美中工作。與同工一起為教會制定過管理制度。

No Picture
事奉篇

領導的特質

化外人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期 什麼是領導(leadership)         “領導”是一個大家非常熟悉的字眼,它 代表著權力,身份,甚至成就。我們都希望名片上印著某某“長”,某某“經理”的頭銜。一個人的位子越高,就越喜歡抖出自己的名片。他們口裏儘管會說“請多 多指教”,然而當對方接片而肅然起敬時,修養好的或許會面不改色,但心裏卻是沾沾自喜的。         那麼,是否坐在領導位子上的人就一定在領導呢?那可不一定。是否不在領導地位上的人就不能起領導的作用呢?這也不一定。其實,領導不在於頭銜,地位,也不是一套權術的運用。領導是一種處事的態度和技能,是一種責任,一種擔當。         譬如,一個下屬可以起帶頭作用,影響改變部門中的敝習,使整個部門受益。相反地,一個有領導頭銜的人倒可能徒具虛名,只算得上是一個跟隨民意的人。一個人如 果要等到坐上領導的位子才能起領導的作用,他將永遠等不到那一天。這對很多在“唯命是從”的環境中長大的人而言,這或許是個新觀念。         那到底什麼是領導呢?第一,一個領導者不可能沒有跟從者。一個父親如果不能管教自己的孩子,他就不在領導。一個人可以辦事能幹,思想敏銳出眾。但是,如果沒有 人跟隨,他就不能算是領導。領導者不一定要有領導的頭銜,但他能夠帶動、說服別人在某些方面跟隨他。一個隊伍裏也可以同時有多重領袖,各有不同的領導角 色。         領導者應該是一個注重團体的成果的人。他的動機不是在尋求受人愛戴,甚至不是在尋求受人尊敬。同樣地,他也不是為了建立威信,使人折服。領導者清楚知道他的目的地是什麼,他的隊員也都知道為共同成果而努力。一個不注重成果的人,可能是在作官,卻不是在領導。          那麼,是否某種領導方式特別有效呢?又是否某種個性的人特別擅長領導呢?這常常是我們的困惑,以為領導只是某些少數人的專利。其實領導者的個性和領導的方式 都各有千秋,並沒有固定的公式。雖然有些人的確是天生的領袖,但大部份人的領導才幹都是後天學習的,也是各有其特色的。用現代的術語來說,它屬於“軟性技 能”(soft skills)。它其實不僅僅是技能,更是一種態度。沒有合適的態度內涵,單有一套外在的技能是無濟於事的。 有效領導的特質         1. 領導有方者能夠提供可望又可及的遠景宏圖(vision),和明確的方向感,激發隊友的熱心。美國每次總統大選,選民們都在看,到底誰能給國家提供一個更 鮮明的遠景。一個偉大的遠景往往能叫跟隨者做出超乎他們能力的事。這也就是肯尼迪總統這樣受美國人歡迎的原因之一。聖經中的施洗約翰持續地傳揚一個信息, 那便是天國近了,你們要悔改,這是一個鮮明有震撼力的遠景,所以跟隨他的人很多。         2. 領導有方者能夠發掘隊友的優點,加強其信心。他注重隊友的表現,並不要求劃一。因此他能兼容並蓄,容忍歧異。這對講究口徑統一的中國傳統來說,的確是更為 豁達。有些教會領導人過份地挑剔,苛責信徒的缺點,減低他們的自信心,甚至到突出工作的困難度,使人喪氣。這都不是很明智的。教會的社會切面越廣,能夠動 員的一般信徒越多,它就越健康。例如加州馬鞍峰的標竿教會(Saddleback Community […]

No Picture
事奉篇

讓教會回歸教會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神僕老麥 《舉目》52期中,有關教會架構的《絕對服從》(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ab8c01011hcf.html)(下稱《絕》文)一文,舉的一些例子挺好,做法也很實際。而筆者眼見這個世代,教會的設立與運作,已與聖經中的大相徑庭,因此亦提筆撰文,算是感嘆吧! 這些制度,在神的眼中根本不算數         我們華人多來自極權與專政的背景,到西方看見民主制度帶來穩定的社會,於是自然地把民主中的“制衡”、“監督”等觀念,也帶進教會。其實,聖經中的“監督” 一詞,絕非三權分立的監督,也不是監察院的監督,而是從上至下,一人監督多人的監督(長老與牧師,即是類似的位份與功能)。不過,筆者要談的不是教會制 度,而是要大膽地說:“教會不應太有制度。”或者:“這些制度,在神的眼中根本不算數。”         若把《使徒行傳》中的耶路撒冷大會一次開會記錄,以及保羅書信中的教導,視為教會的規章或作事原則,其實是不妥的。這兩處,都是為了處理問題、回答問題而產生的。連《使徒行傳》第6章中,執事的產 生,都不是因為教會需要屬靈領袖,而是飯食管理上出了問題,需要解決。這些針對特定問題制定的解決方式,以及針對各地教會特殊的問題所做的因地制宜的回 覆,不應該成為21世紀教會的規章,或是會友拿來彼此攻擊的“根據”。        聖經記載了耶路撒冷大會,並沒有說千秋萬世的教會要如此照做。我相信,這是為了讓我們看見教會的領袖,如何按照聖靈的帶領,以謙遜的態度和屬靈的智慧,來解決爭論或矛盾,而不是要我們套用他們的答案,在今天的教會中製造爭端或矛盾,以達到個人心中沒有講出的目的與私慾。           《絕》 文的2位作者,介紹了他們教會的制度與運作方式。從民主憲政的觀點來看,把權力從少數人手中,分散到更多人手中,更令我們放心。然而,從聖經的角度來看, 實在沒有孰優孰劣的問題。從聖經歷史中我們看到,君主專制的國家有好有壞。從現代歷史中我們同樣看到,民主憲政的國家,依然有好有壞。         當然,民主體制能夠使我們“雖然不至於太好,但也不會太壞”,不過,這種說法如果搬到教會來,那就好像說監控體制可以使教會,“雖然不會復興,但也不至於分裂或關門”。但是,這是我們的目標嗎?         專制不等於暴政。我們害怕專制,因為掌權的人可以剝奪我們的權利。然而,順服一位全知、全智、全能、愛我們的神,祂的掌權,比任何一種民主都要好。保羅在 《羅馬書》引用神對摩西說的話 ,“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我要恩待誰,就恩待誰”(《羅》9:15,本篇引用經節,均出自新譯本)。他不是要說神有多任性,乃是說明神以完全的主權,施行憐憫。 99%的爭論,都不是大是大非        有一回在婚姻輔導時,筆者碰到一位要離婚的姊妹,她個性極強、能說善道,又極有能力。當我們按照婚姻輔導的資料,談到順服丈夫時,我問她:        “你順服嗎?”        […]

No Picture
事奉篇

絕對服從?——從服從牧師談教會架構

徐理強、龍綺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讀了《舉目》50期上的《對教會的八個困惑》(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ab8c0100vgar.html),心裡實在有點難過。文章中的那些問題,在教會很少公開討論,但教會確實一直因這些困惑產生紛爭與分裂。         教會分裂,可以說是今天華人教會最嚴重的問題之一。在我們教會附近,過去10年裡,最少一半的華人教會分裂過。教會分裂在信徒中造成的傷害,不可估量。         對此,一般信徒認為,這是靈性的問題。也有人認為,這是信徒對牧師不夠順從的結果。在此,筆者希望從教會領導的組織和架構的角度,拋磚引玉,討論《對教會的八個困惑》中的第七問:“信徒是否必須絕對服從牧師?” 教會中的領導架構        既然每個人都是罪人,那麼即使是重生得救、靈性很好、領導恩賜特大的基督徒,也不能完全脫離罪的誘惑。        濫用權力,把自己的看法當成是聖經的看法,把自己的觀點看成是神的旨意,是領導階層最常犯的錯誤。所以,筆者建議,為了減少教會中的矛盾,教會建立領導架構時,應該遵照下麵6個原則:         1. 領導是集體式的(corporate leadership),不是個人式的。        教會應該由牧師(全職)與長老(帶職),組成“牧長團”來帶領。牧長團做任何決定,都必須全體通過,而不是用投票方式、部分人同意即可。         在筆者的經驗裡,如果教會完全由全職牧師帶領,沒有任何帶職的“平信徒”長老參與,效果並不是很理想。比較好的辦法是,在集體領導的架構中,主任牧師承擔起主要的領導職責,而其他牧者和長老協助領導。        2. 領導的權力,必須有制衡(check and balance)。        在牧長團裡,牧師與長老彼此制衡,不容許個人在重要的事情上單方面做決定。具體細節,則應該因教會實際情況而定(各位可以在網上www.cgcm.org參考筆者教會的憲章)。        3. 領導人必須有定期的述職問責(accountability)。        牧師,長老應該定期向教會述職,報告事工情況。        4. 分權(separation […]

No Picture
事奉篇

社會、教會與牧會──對《有人定期代她打掃嗎?》的一點回應

神僕老麥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舉目》41期第31頁的《有人定期代她打 掃嗎?》一文(一下簡稱《有》文),筆者讀後深有感觸。該文作者的熱心事奉,在工作上表現出基督徒的愛心,對於貧苦人的同情心,以及對北美華人教會現有問 題的反省等,都是非常值得稱讚的。特別是文中提及的骨髓捐贈,筆者也深有同感。的確,許多北美華人教會及信徒,在社會公益的參與上,落後佛教徒一大截。           不過,該文對教會的某些批評,筆者有不同的看法。筆者牧養一小型教會近10年,所學甚淺,但欲以個人教牧的角度,提出一些思考。          該文寫道:          過了幾天,有個中國城居民來告訴我,街頭有個抱著孩子的女人在哭,說想找我,又不知道去哪裡找。於是我叫人把她帶來。我安排了一位中國籍醫生替小孩看病,然 後打電話給一間大教會的牧師,因為我知道,他們一直以熱心傳福音為榮,想必也會願意幫助這寡婦。我想替這家人申請糧食券,但是必需先證明她有定期收入。我 要教會每月給他們20元。牧師沒有答應,但是很有愛心地回答:你請他們來教會聚會吧。           我心平氣和地收線後,另去找關係,拿到了證明,當天下午就替她弄到了糧食券。我破例地給了她我個人的電話號碼,如果她有急需,半夜也可以找到我。           整個過程,沒有一個教會肯伸手。           筆者的回應是:        不能私自以教會名義做決定           牧師在身分上代表教會,但絕不能私自以教會名義做任何決定,特別是大教會的牧師,以及有關於金錢的決定。           從作者的語氣來看,他(她)可能認為這麼大的教會、這麼少的金額,牧師應該立即答應,否則就太沒有同情心了。我個人認為,這樣思考事情,過度簡化了,也容易讓福音朋友甚或基督徒誤會。           我所牧養的教會,連100個人都不到。但要我當場答應某人,“教會每月給20元”,也是不容易的。要教會給出一塊錢,都要經過執事會,最少要經過關懷部的討 論。即使大教會資源豐富,分配起來依然要通過長執團隊的深思熟慮,並且認同。如此才能夠用教會的資源,最大限度地幫助不斷產生的需要,教會內也才有長久的 同心事奉。 這樣的案例太多了           在這種情況下,筆者認為,該文的作者請牧師個人每個月給20元,恐怕還容易一些。但是作者(臨床心理師)為什麼不能自己掏腰包呢?大概是“我要處理這樣的案例太多了”,幫了一個,另外還有20個等著哩!           […]

No Picture
事奉篇

變核心為全体

戴維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在北美教會,包括華人教會中,經常看到的一個現象是:         一方面幾個所謂“核心家庭”或同工,在時間上、金錢上大量投入,與牧師在教會規劃、組織,各項事工上積極同工。由于大多數人都是在社會上有不同職業,加上家庭責任,往往忙碌不堪。         他們被稱為“核心”,是因為他們不但忙碌地與教會牧師同工,更是因為他們往往是教會中的少數。         另一方面,大多數信徒卻比較被動,往往並不清楚、也沒有多少時間,過問教會的異象、動態與計畫。多數只是在崇拜時來教會,匆匆一行。既然沒有投入教會,大概 也談不上“委身”──我們所談的“委身”,不但有“忠實于”,也包括“認可、參與、憂其憂、樂其樂”之意,就是說把這件事當自己的事──但實際上,我們看 到的是少數人在教會中很忙碌,大多人則像過客。 原因何在呢?         我想,就會眾而言,原因一,認為教會歸牧師及執事管理,自己只要來崇拜或來團契,並奉獻金錢,就是盡了義務。況且教會牧師、執事是專門做這個的,自己卻沒有什麼“水平”,對聖經也不夠熟,根本沒有能力參與教會事工。         原因二,沒有把教會當作自己的家、把自己當作這個家的一份子。沒有一個人會對自己的家掉以輕心、不冷不熱,除非在認同上有問題。教會是每個信徒屬靈的家,而不只是屬于牧師及同工們的。只有每個人積極參與,這個“家”才能夠興旺發達。         原因三,在北美,尤其是華人教會中,會友多為第一代移民。白手起家,不但得加倍努力,而且往往很有危機感。加上家庭的負擔、孩子的教育,忙得團團轉,就容易忽視教會的事奉。         就教會本身而言,可能在鼓勵信徒會眾參與上,也有不足的地方。往往是少數幾個同工連同牧師,努力計劃、準備、推展教會事工,而不是鼓勵大多數會眾一同參與。 因為鼓勵會友參與,往往得比自己直接做花更多時間、精力及耐心,還不如自己做了就完了。長此以往,就容易造成錯誤印象,好像教會是由幾個同工及牧師組成的 類似“常務委員會”在負責。 面對此種情況應該怎樣做?         首先,如同聖經教導,一個教會是“永生神的教會”,我們要為每個會友禱告,神會把對教會的負擔及委身放在人的心中。         第二,教會也應該多向會友公佈教會運作情況、目前及長期計畫,讓會友對教會有基本概念。這就像有人把一幅示意圖,或一個沙盤放在我們面前,我們必會印象深刻,也會更願意去了解、參與。         第三,盡量把事工分配給更多的會友(當然是靈性上成熟或比較成熟的會友),讓每個人都有參與感,有教會是自己教會的歸屬感。         第四,教會也要提高敏感度,了解會友在工作、家庭、孩子教育上面,有什麼壓力及困難,及時提供幫助。         第五,教會應本著聖經原則,教導、幫助每個會友認識到,在教會事奉上,不分牧師、同工、執事、長老,人人皆祭司。在教會組織上,也許有全時間及帶職之分,但 在事工上,每個基督徒都是全時間基督徒;是敬拜神、榮耀神及傳福音,把一群信徒召聚在一起,奉主的名成立的教會,所以,就此而言,每個人的職分是相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