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孤獨的牧羊人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李東光         毅剛被太太溫柔的聲音喚醒。他使勁揉揉雙眼坐起身來,覺得太陽穴在一跳一跳的疼。快到天亮時,他才進入半睡半醒的狀態,卻被妻子叫醒了。        最近一段時間,他總是忙到半夜,剛入睡,又醒了過來。看看床頭櫃上的鬧鐘,時間多半是2點,然後就很難再入睡了。        “幾點了?”他問。“快7點了。8點鐘我們還得趕到教會呢!”教會那幾位領袖嚴肅、審視的神態,頓時浮現在他眼前,還有好幾位弟兄姐妹對他的批評……“唉!真的不想去教會啊!”他沮喪地說。“快別說傻話了,你怎麼能不去教會呢?”妻子像哄孩子一樣地哄著他。         是的,他怎麼能不去教會呢?他是這家教會的牧師。   蜜月期          3年前,毅剛從神學院畢業。當時一起畢業的好幾位同學,都還沒找到服事的工場,他卻得到了這家教會的聘用。同學們都挺羨慕。        這家教會看重的是毅剛讀神學前在大學教書的背景。正好教會坐落在大學城,教會長執希望毅剛在校園事工上大有作為。         毅剛則喜歡小城的環境、教會不大不小的規模——100多人。再多了,毅剛怕難以牧養。畢竟他信主才10多年,是人到中年後,放下工作去讀神學的。         他聽說,這個教會的上一個牧師,是因為沒有處理好與長執會的關係,而被迫離開的。但是他心中有強烈的責任感:這是上帝交託給他的使命。只要自己忠心服事、恆切禱告、謙卑虛己,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於是,他帶著美好的憧憬,舉家遷到了這個小鎮。         剛剛到任時,皆大歡喜。在“蜜月期”裡,笑容、問候、關心伴隨著他們。毅剛提出的辦教會會刊、小組長培訓計劃、主日學課程安排等,長執會都通過了。他感到前景一片光明。        可是,接下去他推廣門徒訓練,號召同工每週六清晨來靈修聚會時,感受到了阻力。長執會主席陸長老在會上提醒他,不要總是用人的辦法來搞活動,應該顧念弟兄姊妹工作、家庭的負擔。星期六是許多弟兄姊妹僅有的家庭時間。他們要送孩子去各類特長班、補習班,還要買菜、洗衣服,不能再加碼。         毅剛看到時機尚未成熟,就暫緩實施。不過,他不認為這是在搞人為的活動。沒有門徒訓練、靈命成長,信徒的生命怎麼會有見證?教會的宣教,怎有根基?週六早晨無法犧牲,那麼哪一天更合適?他想:再等等,不要急於求成,傷了感情。不過他仍然認為,帶領教會的屬靈操練,是他的使命。   三年苦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漸漸發現,問題比原來想像的,複雜得多。        首先,教會中的青壯年群體,與年紀比較大的群體,在敬拜形式上有不同要求。青年團契提出,在敬拜中採用相對活潑的形式,再使用一些現代歌曲,包括小敏的歌,因為來自大陸的年輕人都很喜歡。         […]

No Picture
事奉篇

給願意看的羊友

初熟小羊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一個傳道人,公然聚集信徒,冷嘲熱諷、詆毀另一個傳道人。        這樣的事可能發生嗎?         不應該!理當不發生! 一         難堪的是,這種事發生了,而且就在我們當中。         知道真相的人,與其說感到荒唐、憤怒、驚愕,倒不如說心中失望難掩。         對人失望,對領導者失望,對傳道人失望,對講台失望,對教會失望,恐怕也快要動搖對神的盼望。         人們來到教會,本想得到救贖恩典,本想靠主得勝,看到的卻是滿目瘡痍,是教會領袖們請來一位傳道人,公然訓誡另一位傳道人,甚至污水潑得對方難以自保,破壞力之大,如災難後的滿目瘡痍。        先遑論事實的真相如何,這兩敗俱傷的公然訓誡聚會,已經讓教會與傳道人的信譽,成了輿論的笑柄,造成神的道被漫心議論、神的信實蒙灰。        牧者恃著他的年紀、學位、經驗、聲譽、和過去的成就,就可以像父親謾罵兒子那樣公然訓斥人嗎?多少傳道人因此口裡唏噓、心中泣血!心中的創傷不知何時可癒合。 愛主的傳道人,竟在愛主的教會內,對其他愛主的傳道人,對愛主的會友,做出這樣的糊塗事!         唉!“牧場”經營大亨們,竟有這樣的權力,在羊圈內,在群羊眼前,就地處置對他們有意見的雇工。         健壯的羊看在眼裡,胸中澎湃!         疲憊的羊看在眼裡,心靈驚嚇!         迷失的羊切慕光明,但殘光漸暗。         還有那些原本無知、吵鬧的羊、那些野心勃勃的羊、隔柵觀戲的羊,他們豈能心中安靜? 二         在這場混局中,小兵們缺乏辨別的能力,帶著受將領鼓舞的士氣向前衝,在情緒中廝殺,全然不知局勢的詭譎。 […]

事奉篇

初代教會的門徒訓練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宋主恩        當你知道,那位通過編造耶穌基督的身世,因《達芬奇秘碼》成為億萬富翁的作家,丹.布朗(Dan Brown),也聲稱自己是基督徒時,你有什麼感想呢?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教會普遍地認為,人只要聽到福音,祈禱主耶穌潔淨他的罪,並接受主耶穌為他生命的主,這個人就可以受洗,加入教會。當然,在受洗之前,要以洗禮班的形式,用幾個小時的時間,將基督信仰的關鍵問題,重點式地向預備受洗的人介紹一下。         之後,各人在教會裡的成長,便得自求多福了──許多教會缺乏長期的、系統的、行之有效的計劃,來栽培初信者,確保他們的信仰建立在磐石上,以致於能信心堅定、遠離罪惡、抵制異端。        所以,丹.布朗這樣的人就層出不窮,一面聲稱自己是基督徒,一面肆無忌憚地編排耶穌基督。        人從願意接受主耶穌為自己的救主,到真正過與主同行的生活,不可能一蹴而即。教會到底應該給信徒哪些幫助呢?         新約教授阿諾德(Clinton E. Arnold為)在論文《初代教會的教理問答與當代福音派的初信造就》(註)中,回答了這個問題。         首先,他詳細介紹了初期教會對初信者在信仰方面的教導。用來對照當代福音派教會在這方面的欠缺,進而呼籲教會,認真地投入初信造就,使當代聖徒可以經歷信仰認同,增加信仰知識和體驗信仰帶來的生命轉變,讓行事為人與所蒙的恩相稱。 一﹑ “新人認信”聖工         初期教會的領袖們,對那些接受福音、初步認識基督信仰的人,用大概3年的時間,有計劃地栽培他們,並且指導他們按照新的信仰生活。然後再為這些人施行洗禮,接納他們入教會。         初期教會是從以下4個方面,展開“新人認信”這項事工的: 1. 把新人引到神的話語前        接受福音的人,必須承諾接受教會的教導。教會指派合格的教師,帶領這些新人,在特定的一段時間裡,專門讀神的話語。例如俄利根(Origen)在該撒利亞展開這項聖工的時候,每天聚會,先誦讀一大段聖經經文,然後由他證道,用3年時間把聖經講一遍。        這樣做,是為了讓新人聽到完整的信息,明白救贖歷史的來龍去脈, 從起初神創造天地,一直到教會建立,所有這些改變人類歷史的重要事件,初信者都有明確的認識。 2. 教導信仰的核心內容         […]

No Picture
事奉篇

淺談屬靈領袖及屬靈導師的培養

黃藥師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一個月前,有位姐妹告訴我,一位她多年來敬重、並給予她很大幫助的知名牧者,最近卻因為“教會增長”的壓力,運用“政治”手腕,由其手下的青少年傳道背黑鍋,開除了一位忠心擺上、努力服事的青少年輔導。她現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位耍手段並撒謊的牧者……         過去一年來,我聽到台灣及北美華人教會傳道人出問題,不下10件。有的是牧者聯合長老或教會長執,在台面下假造理由,排擠其他牧者,或趕走傳道人,卻在台面上裝好人。有的是牧者為了自身的利益,搞分化及鬥爭。        還有一個,是某教會當初藉牧者的名字,購買了不動產,現在這牧者不願意過戶還給已設立財團法人的教會。另有牧者以“世襲”的方式,將權、位傳給妻子或孩子……這當中不乏知名講員,或神學院教授級的牧者。         雖然我聽到的這些事,都算不上醜聞,沒有大到上新聞,華人教會(或華人文化)也習慣於“包容”,但我確實難過、憂心。我難過的不是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因為教 會本來就是罪人的聚集,我難過的是,事情發生後,那些牧者及教會領袖不面對問題,反而繼續“玩”教會。我憂心的是,屬靈的領袖在哪裡?屬靈的導師又在哪 裡? 核心是什麼?         一般來說,我們審視傳道人或教會,大多是看外表的,而且不知不覺中,是根據世界的價值觀來判定的(教會的人數有多少?有沒有增長?聚會、活動有沒有果效?該傳道人與他人的關係是否融洽?是否受大家的愛戴?等等)。        然而想想,用這樣的價值觀,來審視耶穌在世上3年多的服事(救贖的行動除外),祂算是成功還是失敗呢?根據福音書所描述的、當時看得到的果效,我們恐怕會驚訝地發現,答案是否定的。         然而祂的服事,絕不可能是毫無果效的。那麼,耶穌的服事,重點到底是什麼呢?帶來的影響又是什麼?我們如何以祂為榜樣?         綜合福音書的記載來看,耶穌3年多的服事,有3個核心目的:         一是為世人贖罪(這點我們不能做,但要傳揚)。         二是事工,譬如:講道、教導、傳福音、醫病、趕鬼等等(目前教會或傳道人可以做這些)。雖然,耶穌大有能力,幫助和吸引了很多人,但在當時,真正因祂的事工 而一直跟隨祂的,卻寥寥無幾,果效不如我們想像得好。         三是訓練門徒及教會領袖。耶穌在世上3年多的服事,花時間最多的,就是和10多個核心門徒生活在一起,帶領他們。除了教導以外,還和他們朝夕相處,示範如何敬虔地生活及服事,藉由日常生活教育他們。並且,在他們“見習”一段時間之後,差派他們出去“實習”。         祂這樣花時間訓練出來的門徒,在祂受死、復活及升天之後,建立了祂在地上的身體——就是教會。這個身體長成全世界的教會及基督徒,而且還在不斷地成長。耶穌服事的果效大不大呢? 反倒成最弱的         然而,門徒及領袖訓練,卻是現今大多數教會最弱的部分。教會的財力、物力和人力資源,花在門徒及領袖訓練上的最少。根據我牧會的經驗及觀察,只要教會建立數年之後,教會的人力幾乎都消耗在維持既有的活動及運作上。就連傳福音都很少,就更不用說門徒及領袖訓練了。         一年多前,一位在北美牧會的學長,和筆者分享:他知道門徒或領袖訓練是牧會最重要的事,但是回顧10多年來,他在台灣及北美的牧會,他猜想會友記得的,都是他辦了什麼活動。他覺得沒有什麼會友被他訓練成了門徒。 […]

No Picture
事奉篇

賀聰的去與留

陶其敏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賀聰回到家中,太太問他,同工會開得如何。他一言不答,把自己關進書房。他原 期望的解脫感,不僅沒有出現,反而心中更加煩亂。他腦海中還清楚地浮現著,剛才他宣佈退出教會後,同工們驚詫不解的表情。他也可以想像出,教會的其他弟兄 姐妹聽說這個消息後,會有怎樣的猜疑和議論。        不去管它!賀聰對自己說。我的決定是對的!是聖靈給我的感動!他再一次試圖平緩奔騰的思緒,然而教會建立過程的經歷,卻一幕幕地浮上心頭。 第一次激烈爭執        賀聰從大陸到美國讀書,5年前博士畢業,來到這個地方工作。剛到這裡,他就尋找華人教會。可是聽公司的同事說,在方圓50英里以內,根本沒有華人教會,倒是有一個華人基督徒查經班。        賀聰找到查經班後,大家聽說他已經受洗10年,還當過團契負責人,就理所當然地把他當成了領袖。賀聰也盡心竭力地服事:帶唱詩,帶查經,組織禱告會,探訪……忙得不亦樂乎。        在所有人的努力下,查經班從原來的二十多人,增加到四、五十人。去年,在另一個主要同工——王穆誠弟兄的提議下,大家開始為建立教會禱告。雖然賀聰並覺得,目前沒必要成立教會,但多數同工認為,本地禾場巨大,需要教會。        賀聰同意了大家的意見。但在建立什麼形式的教會方面,又和王穆誠產生了明顯的分歧。王穆誠建議:加入一個成熟的宗派XX會。理由是,查經班初信者多,同工大多沒有教會服事經驗,加入成熟宗派,可以得到屬靈方面的幫助,和實際需要上的支援。 賀聰一聽,就按捺不住激動,激烈地反對。他說:“宗派,多麼可怕的字眼兒!在神的國度裡,還要立宗結派嗎?還要公開地宣揚宗派主義嗎?”他提出,應該建立獨立於任何宗派的教會。       王穆誠說:“你誤會了‘宗派’這個詞的意義。在教會建立之初和發展歷史中,宗派存在是個現實。而且很多傳統宗派,在歷史的考驗中,証明是符合聖經真理的,對基督教有很大的貢獻。”        接下去的討論中,與會者各抒己見。有人說,查經班現已初具規模,怎可輕易被別人接管,好像自己養的孩子白白讓人家抱走?有人馬上反駁,一切都是屬於神的,要 有國度觀念;又有人說,獨立很重要,何必聽人擺布?有人反駁,我們不成熟,沒有經驗,有章可循豈不更好?有人說,我們每個人原本的教會背景不同,如果附屬 宗派,會造成分裂;有人回答,關鍵不是宗派名稱,而是信仰是否純正,其宗旨是否與我們的異象吻合……        王穆誠建議大家禱告後表決。賀聰覺得屬靈的事不能用表決的方法,可看這樣爭下去也沒有結果,就同意了。經過禱告後,與會的9名同工舉手錶決。出乎賀聰意外的是,6位同工支持王穆誠的方案。於是同工會以決議的方式,確定加入XX會。 疾風暴雨般發難        會議結束後,賀聰反覆思考著。他覺得這次會議被王穆誠操縱了。王穆誠雖然話不多,但每次發言都好像經過深思熟慮。賀聰感到,在有關教會大方向的重大問題上,聖靈在感動自己去力挽狂瀾。        他深感這次會議上,自己吃了準備不充分的虧。根據自己過去在學生會競選的經驗,他開始尋找支持力量。他與武博和錢志遜兩位弟兄進行了推心置腹地交談,動員他 們參加下一次同工會(同工會的原則是,願者都可參加)。又對那個XX會的背景做了些研究,然後提議再開一次專門會議,復議有關教會形式的決定。         在復議會議上,武、錢弟兄首先開炮,反對有人在成立教會的過程中,不徵求所有人的意見,而是暗箱操作。賀聰也指出,對於XX會,王穆誠只講了優點,但經他研 究還有些問題,這些問題王穆誠卻沒講明。他認為這即使不是別有用心的欺騙,也是故意誤導。他要求王穆誠向教會公開道歉。 […]

事奉篇

基督徒的品格塑造

祝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本文提出的,是華人教會牧養中的一個基本問題:如何看待基督徒的品格塑造?討論將從以下兩個方面進行 (註:文內所提的華人教會,是指海內外所有的華語教會): 第一方面:華人教會品格塑造的現狀        我提出這個問題,原因之一,是我在多個場合,聽到有關基督徒品格的評論。        例如有一次,一位華人牧師在洛杉磯下飛機入境。過關的時候,海關檢察官問他是做什麼工作的。這位牧師自信地回答:“我是牧師!”即刻,那位檢察官就回了他一句:“我通常不相信牧師!”        也有非大陸背景的教會領袖對我提及,他們比較擔心大陸基督徒的品格和素質。提出這種擔憂的幾位牧師,都是公認的教會領袖,也都是比較嚴謹的人,並且一向關心大陸基督徒。        我本人是大陸背景,我常觀察、思考以及反省我們大陸信徒的品格塑造問題。        依我的觀察,品格塑造雖然已經成為中國社會的公共話題,是青少年德育教育的重要內容,但在華人教會裡,卻不常聽到。各教會的講台和教導,以及各種大型特會的 信息安排,都很少把品格作為主題。更沒有聽說過,有什麼教會把“品格塑造”當作牧養大陸群體所面臨的挑戰,並發出警訊來提醒廣大教會。 為何如此,我認為原因有3: 1.不從品格的角度定性         我們通常不願意把信徒的問題,歸結為品格問題。除非萬不得已,我們不會從品格的角度評析。 例如,在教會裡: 當一個肢體出現誠信的問題,我們很可能輕描淡寫地說,他只是說話隨便。 當一位教會的成員不服權柄,我們說,他還是按世界的方式在行事。 當一位弟兄發生了婚外情,我們說他受到了試探。 當一位姊妹長期在背後說人閒話、製造是非,我們說她有嘴唇的問題。 當一位弟兄信主很長時間後仍然惡習不改,我們說他受捆綁 。 ……        從上可見,教會大多數時候,不從品格這個角度來輔導信徒,而把問題當作人的個性或軟弱來討論,繼而從屬靈和內在生命的角度去處理和解決問題。我想原因可能是有顧慮,怕落入論斷,或傷害了當事人。 2. 缺少“師徒傳、幫、帶”         在教會的門徒訓練課程裡,信徒的品格塑造有一個終極目標,即效法基督、成為主的樣式。但是在課程之外,很少有華人教會,對信徒手把手地教導品格,使信徒在具體的生活和事奉中得到操練。 […]

事奉篇

北美華人教會的文化與牧養

李仁潔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神期待教會在世界上,成為明光照耀。但不可否認的,教會依然是由在社會上生活的一群人組成的。基督徒在完成神的呼召使命的過程中,也不斷受到周遭社會文化的影響。        世界各地的華人教會,因地域有各自的文化獨特性。這些獨特性,深刻地影響其信徒信仰塑造的過程,以及教會牧養的方式。瞭解這些環境的影響,以及社群文化的獨 特性,對於認識並有效牧養華人教會,是相當重要的。筆者有幸在台灣牧會近9年,其後又在美國事奉近9年,在此不揣淺陋,曝獻這些年(主要在北美華人教會) 的心得,與主內同道一同探討思考。 冰凍的文化        剛剛從亞洲搬遷到北美的基督徒,常覺得 北美華人教會的敬拜方式,以及崇拜的詩歌,都比東南亞的教會要保守許多。其實這與移民的特性有關。當人遠離故土,搬遷到另一個社會生活時,他不再有機會經 歷母國的變遷,他對於整個故鄉社會文化的理解,會停頓在他離開的時候。這種現象,或許可以稱為,“文化的冰凍”。        移民短暫回鄉探望親朋 時,當然會察覺到一些表層的社會改變(建築、街道),但是社會深層的文化價值、體系的改變,基本上他無法察覺到。例如現今中、港、台的社會文化,與20年 前早已不同。包括教會內敬拜的方式、吟唱的詩歌、對待傳道人的方式,甚至夫妻相處之道、子女教養的觀念等等,早已改變。但由於移民對文化理解的停頓,海外 華人教會在敬拜的儀式上,依然停留在二三十年前。        另一個造成文化理解停頓的原因,與華人移民的特性有關。華人第一代移民比較自外於美國主流文化,美國社會文化的改變不太影響到華人移民。因此美國人教會的敬拜方式、吟唱詩歌的改變,也很少衝擊到華人教會的中文敬拜,通常只會影響到華人教會中第二代的英文崇拜。        若是有人在中文堂倡議什麼改變、調整,第一代移民很自然的反應就是,請到英文堂去崇拜吧!所以第二代的年輕人,很難催促上一輩做出什麼改變。       然而在中、港、台,因為年輕、年長者同語言、同文化體系,年輕一代必定會催促年長的接受改變。 社交的功能         北美的華人教會在普世的華人教會中,是最富裕、教育水平最高的,但信仰的質量卻並非最好的。        德國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提到:每一個由人所組成的群體(民族、組織、宗親、宗教團體等),都會透過定期的聚集,來加強成員對於群體的認同與歸屬感,同時也宣告,自己有別於其他人。        基督徒在教會的崇拜或聚會,當然也具有這種社群的功能。在中、港、台,教會的崇拜、聚會,主要是加強信仰上的認同,以及群體的歸屬感。但美國的華人教會,教 會的社群功能就不是如此單純了,還兼具了華人文化的認同與歸屬感。這就可能產生一個陷阱:一個人自以為到教會是為了追求信仰,但實際上他可能夾雜了別的動 機,比如為了與其他中國人交往、說說中文、吃吃中國菜。         […]

No Picture
事奉篇

摘去無用的葉子

曾劭愷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此次應《舉目》編輯之邀,撰文討論“如何塑造80後的年輕人成為基督門徒”。執筆之時,頗 有“強不知以為知”之愧。筆者僅有5年牧會經驗,且專攻系統神學研究,對於華人教會事工的發展史及現狀,無法以專業的角度蒐集數據,進行全面的分析。因 此,本文僅是筆者牧會的心得,以及筆者所事奉的教會的事工經驗。謹盼本文成為“認識華人教會80後事工”拼圖中小小的一塊。           進入討論之 前,先介紹一下筆者本人以及我所事奉的教會的背景。筆者本身亦屬於“80後”,1981年出生於台灣,父親是所謂的“外省人”,母親則是”本省人”。筆者 12歲時,隨父母移民到加拿大。因此,筆者在北美的80後中,介於”以英文為主要語言”和”以中文為主要語言”之間,也介於”第二代台灣外省移民”及”第 二代台灣本省移民”之間。            由於父母對中國文化的認同,我們全家在溫哥華”信友堂”——一間以中國大陸移民為主的中型教會(約500人), 聚會了十多年。教會的主任牧師洪予健博士,本身亦是中國大陸背景。90%以上的會友,都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新移民。            筆者5年前,成為該教會的教牧。除了英語崇拜外,還負責兩個青年團契:一個團契的主要成員是”80後、90後中,以英文為主要語言的第二代移民”;另一個則 名為”提摩太團契”, 是”以中文為主要語言、來自中國大陸的80後留學生及專業人士”為主,同時包括少數”80後、90後中,以中文為主要語言、來自台灣及中國大陸的第二代移 民”。該團契近幾年增長迅速。            本文願以提摩太團契的主要成員為研究對象,輔以筆者在北美十多個城市的事奉中觀察到的現象,來探討對這一群體的80後事工。 觀察一:美東、美西和溫哥華的80後            筆者在美國東岸的幾間教會講道、服事中,發現美東華人教會內,有許多在名校求學的留學生。例如,在紐約及普林斯頓的兩間華人教會中,留學生常來自哥倫比亞、 普林斯頓、紐約大學等高等學府,或茱莉亞、柯蒂斯、曼哈頓等一流音樂學院。費城的華人教會中,也有許多留學生正在賓州大學、柯蒂斯音樂學院、西敏神學院求 學。            這些華人教會中還有許多年輕的專業人士,是所謂的”社會菁英”,從事學術研究、法律工作、醫學、音樂、財經等。            西岸方面,加州有許多留學生在史丹福、柏克萊等名校求學,而年輕的專業人士,則有不少科技新貴,或自行創業,收入豐厚。            除了美東、美西名校、企業林立的都市外,加拿大西岸的溫哥華,也吸引了許多中國人前來留學及求職。然而,溫哥華畢竟沒有雄厚的經濟實力或大企業,其兩所主要 的大學,University 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