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教會生活

去留之間

一勤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BH70-14-7492-funa.By godidwlr R W690 官網

一個週日,6點多起床。我決定,這是最後一次去教會!

不是不信主了,我的意思是換一個聚會的地方,不再去通州的教會,在我所住的社區就近參加敬拜。

我在燕郊(屬於河北省)住。雖然緊挨著通州(屬於北京),但每次去教會總要倒三趟車,花上一個半小時才能到。路上的堵車、擠車,讓人忍無可忍,一次次地熬練我的耐心。

我在通州的教會快4年了。自信主起,我就在那兒聚會——是通州教會的弟兄姊妹帶我信的主。這4年來,我雖然換了許多住處,都堅持去:我愛通州這個教會,愛裡面的弟兄姊妹。

可是,這是我最後一次去了。其實,距離遠還是次要的,主要是感覺不到昔日的愛了。我們疏遠了。

我想,不是因為大家變了,而是一種無奈。拿陳軍弟兄和文惠姊妹來說,不管我對教會、對弟兄姊妹有多少意見,我都得承認,他們夫婦是十分愛主的。在我們這個沒有駐堂牧師的小教會,他們就像牧者和師母。一個個孤單的節日,他們邀請我去他們家做客、吃飯。一次次我徬徨無助時,他們聽我淚眼傾訴。

然而,現在想起來,那像好久以前的事了。是他們變了嗎?沒有。因為他們生孩子了,而且生了兩個,自然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家庭上。甚至有時週日都見不到他們,因為孩子生病了。

我為他們迫切禱告,希望這樣一個愛上帝的家庭凡事順利、蒙祝福。然而,我們還是疏遠了,我總是在別的弟兄姊妹口裡,聽到他們有種種需要的消息。

教會的弟兄姐妹也不能理解我的感受。他們只是向我提出一個又一個的要求,卻從不問及我的需要。一次次要我參加週三晚上的查經聚會,卻不想想,我為什麼不再去?我懷念曾經的查經,像是回家一樣讓人溫暖。而現在變了,變得只是喊口號,一次次說些不切合實際的大話,我們應該這樣,應該那樣……而參加查經的信徒,卻還是老樣子,甚至不如從前。

當初我們這教會有一個習慣,聚會完大家都不願回家,一直聊天,說啊、笑啊,其樂融融。

現在大家各自事多了,年輕人大多結了婚,得想著另一半的需求。結婚的又有孩子了,得想著孩子的生活規律。所以通常恭誦完主禱文沒多久,大廳就空了。

上週日,我最後一個走,居然硬生生地把門撞上,反鎖了。週日大家再來時,開不開門,進不去,最後找了開鎖公司,用上了電鑽,才開了門。我落了一身不是。

道個別吧,以後就不去了。在顛簸的公車上,我的眼裡浸出淚來。

夏天的車裡,炎熱而擁擠,像極地獄的一角。好吧,再忍這一次。我寬慰自己。

走進教會所在的社區。想著把鑰匙給文惠,再走過場似的給陳軍道個歉,等聚會完就可以回家了。然而,一看到大家,竟不捨,打算好的遲遲做不出。

這次敬拜的詩歌,有我最喜歡的一首。“只因為我們都是同路人”,只這一句歌詞,便唱出了我的眼淚,讓我想起了從前。我們是怎樣一路攙扶著走到了現在啊!真的要走嗎?

一個聲音,一遍遍地在我耳邊說著:你怎麼捨得?怎麼捨得?

聚會完,正猶豫去留,陳軍朝我走來,要我一起去買菜。我這才想起來,這週是月末,有愛宴。以前一直是我負責跑腿買菜的。我不好意思拒絕,跟陳軍一起下了樓。

路上,陳軍說:“不好意思呀,上週我態度不好。”

我先是一愣,心中繼而一暖,說:“沒,是我不對。沒檢查原因,關不上硬關,居然把門給反鎖了。”

我忘了又說了什麼,只記得一句句話全暖在心裡。明亮的陽光照透了我陰沉的臉。說不上為什麼,只這麼短短幾句關切的話,最留人。走到教會單元樓下時,仿佛聽到有人在唱“這裡有神的同在呦……”心頭又一陣感動。

這次一起吃飯的人最多。大家一起做、一起吃、一起收拾,一邊分享這一週的生活,好像一家人。說著張弟兄終於可以吃點麵食,不鬧肚子了;趙剛準備從廣州回來了,下週就來教會;結婚不久的小琴姊妹也準備要孩子了……

大家從心裡往外笑。我從來沒有吃得這麼多,吃得這麼香,說這麼多話,臉上有這麼多笑……

和大家一塊兒走出教會好遠,還不捨,把“再見,下週見”說了幾遍。不斷回首、擺手……

坐在回去的車上,雖然擠、熱,我臉上卻帶著笑,眼中泛著悔意的淚,盼著下個主日快來。

作者全職寫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海歸苦

金婷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BH69-36-7487-朱尋道攝1371707383297(3)r            我出生長大在湖南西南部的三線城市,這裡人都沒有聽過福音。我母親一直拜祖宗和各類菩薩。過年過節或有什麼重要事情,都會請神靈保佑。我從小就會做些奇異的夢,也有所謂的預感之類的,所以對靈異事件特別感興趣,是個有神論者。

比土牆還要厚

在我準備出國的時候,教我托福的老師,是在美國生活過的。她是第一個對我講聖經的人。她告訴我聖經的神奇,告訴我上帝對以色列的預言怎樣實現。她說,我會成為基督徒。

我心想,我大概可以算半個佛教徒。要是將來轉成基督徒了,就好像突然發現,自己的親生父親另有他人,多麼奇怪呀!

我順利到了美國中部的一個城市。華人教會的人接待我,跟我說上帝。我一點也不排斥,參加團契也感覺特別有愛,參加教會禮拜會被聖歌感動落淚。雖然我起初對 “信耶穌有永生,不信就下地獄”特別反感,可是後來上帝開啟我,就超越很多問題,相信神就是基督教裡的上帝了。最重要的是,我看到校園團契的弟兄姊妹都火熱愛主,我被影響著,參加聚會、課程、特會,生命有重大的改變和成長。

轉眼就回國了。在國外生活過的人,回國常需要很長時間的適應。對於在海外信了主的我來說,更加難過。

我在海外,愛主就被鼓勵、褒獎,現在回到家,無論在家人或朋友中提起上帝,大家對我都像傳染病人一樣。心理落差真的特別大。

可是,我還是一直習慣地傳福音,哪怕感覺到對方已經沒興趣,我也不管。我心裡覺得,我說了,就是盡了自己的義務。你聽不聽得進去,是你的事了。

然而,家人、朋友反對的眼神,其實深深地傷害了我。我深感自己被排斥、被鄙視。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能在他們面前提起上帝,不敢飯前禱告或是看聖經。我心裡覺得好苦、好孤單,眼淚不知道流了多少。

這還不算是回國後最大的難題。我自從回國,就與不幸的事分不開了:失戀,找不到工作,家裡又出了財務上的巨大損失,父母被親人告上法庭,後來又纏上檢察院的案子,一件一件,不停歇地來!

我禱告、祈求,無數次地失去信心,覺得上帝在中國不掌權。

我每日憂愁、痛苦、難過,嚴重的時候想自殺。可是出於對上帝的敬畏,我又不敢。我心裡真的跟約伯一樣,一心求死,覺得活著真是苦。

我沒有團契生活。在那個小城市,教會裡都是老人。我只是週日去做過兩次禮拜。心裡跟上帝的關係,已經比鋼筋混泥土牆還厚。

d788d43f8794a4c2ecd2edc70ff41bd5ac6e396c這種成長很痛

家姐有事出國,我去南寧幫著照看她的培訓機構。我偶然向學生傳福音,居然有兩個女孩願意跟我信耶穌,所以我帶她們去了教會。

那時,我已經半年沒有讀經、禱告、做禮拜。可是我剛在教會坐下,聖靈就開始感動我落淚!

從此,我又每週做禮拜了,還參加青年團契,或者詩班聚會分享。

我認識了一個來自大東北延邊地區、拖家帶口在南寧開辦教會的傳道人。這個傳道人鼓勵我出來服事上帝。可是我心裡很迷惘。我覺得我不會在南寧久待,我也說不清楚自己想做什麼,只能任性地說不想做什麼。比如,我不想做公務員,不想順從家裡安排工作。更多時候,我覺得自己清高、固執、愚蠢、無用……

我去廣州、深圳找工作,非常不順利。我發現自己好渺小!我再一次陷入憂鬱狀態。於是,我趕緊托朋友聯繫當地的家庭教會。感謝主,聯繫到的這個廣州的家庭教會,比南寧的三自教會更適合我。這個教會裡的人更年輕,講的道也讓我覺得跟美國教會有相像的地方。

然而我的心一直定不下來。因為哪怕稍微滿意點的工作,我都沒有找到。我在教會裡,仍把自己當成過客,禮拜結束我就走,查經聚會也不跟人說什麼。更從未想過委身等等。

直到有一天我生病了——重感冒來得莫名其妙,發燒燒得躺床上,心臟都不規律了——我才反思自己的愁苦從哪裡來,才看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世界的虛無……

我不願再那麼焦慮地活著了。我想委身在這個教會——不管我會在廣州待多長時間,我的心靈想要馬上委身這個教會,不再做旅居的。我要家!當我做了這個決定的時候,我的心裡就有股平安進來!

在廣州待了4個月,還沒有找到工作。迷茫中我跟著教會的短宣隊,去廣西傳福音。在服事裡,我經歷了禱告的真實,我知道上帝在中國也是掌權的。其實從我願意跟上帝說話、禱告開始,上帝就慢慢挪去我的各種埋怨。祂讓我明白,我需要經歷苦難,生命才能成長。這種成長很痛,而且是聽道、參加特會、讀經禱告裡學不來的。

我非常感謝我參加過的所有教會,不管是哪個教會,不管我多像外來客,都有熱心的弟兄姊妹來關心我,詢問我的情況。

我現在上海,選擇了一個小型家庭教會。教會訓練每個會友成為門徒。傳福音真的需要智慧,更需要上帝的話。如果能達到全然交托的心態,不管是傳福音,還是自己的生活,就不會再憂慮了。

 

作者上海東華大學畢業,美國新墨西哥大學管理學碩士。

 

6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校園與海歸

個人主義不理解的——不可停止聚會

許宏度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BH69-03-7496-談妮攝-圖2-DSC_0044-BH69r         “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 (《來》10:25)

         為什麼“不可停止聚會”?我們需要從初代教會的聚會方式和聚會內涵來探討。

一、初代教會聚會的方式

        有關初代教會的聚會,最重要的經文,大概就是《哥林多前書》11–14章了。保羅在此指責哥林多教會聚會有3個陋習:

         首先,在聚會中,婦女“禱告”和“說預言”不蒙頭(參《林前》11:2-16,註1)。其次,教會在守聖餐時,“分門別類”——富裕的信徒自備飲食、大魚大肉,貧窮的信徒則因缺乏飲食而飢餓難耐(參《林前》 11:17-34)。需要注意的是,聖餐是初代教會聚餐的重要環節(註2)。

          最後,哥林多教會在聚會時,高舉方言,貶低其他屬靈恩賜,包括說預言、唱詩歌、教訓、啟示等(參《林前》 12:1-14:40,特別是 14:1-6,23-33)。

         當然,除了這4章的經文,保羅在《以弗所書》強調,信徒“當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口唱心和地讚美主”(《弗》5:19,參《西》3:16);在《提摩太前書》,鼓勵提摩太“以宣讀、勸勉、教導為念”(《提前》4:13。參《路》4:16-30,《徒》13:14-43,《來》13:22)。

          綜合以上不同的經文,我們可以整理出,初代教會聚會的活動方式(註3):

初代教會聚會時的活動

相關經文

唱詩讚美主

《林前》 14:15,26,《弗》 5:19,《西》 3:16

禱告、感謝

《林前》 11:4-5,13,14:15

宣讀經文

《提前》 4:13,參《路》4:16-30,《徒》 13:14-43

勸勉、教導

《林前》 14:6,26,《提前》 4:13,《來》 13:22

說預言

《林前》 11:4-5,14:1-5,24

說方言、翻方言

《林前》 14:6,26

啟示、知識等

《林前》 14:6,26

聚餐與守聖餐

《林前》 11:17-34,參《可》14:12-25,《猶》12

         從表格中,我們看到,初代教會的聚會,有些地方與今天教會的聚會很相似,如唱詩讚美、感謝禱告、宣讀經文、教導勸勉、聖餐等;有些地方則不一樣,如說預言、說方言、翻譯方言等(現今一般只有靈恩教會這樣做)。

         還有一個明顯的不同,就是今天教會的聖餐,是不同於教會的聚餐,聖餐非教會聚餐的一環。初代教會的聚會,既含聚餐,所以聚會時間肯定比較長。

         另外,初代教會的聚會,通常是在家裡,而不是在教堂裡舉行的(參《徒》2:46;《羅》16:5,10-15)。所以初代教會的聚會,比較像今天的家庭聚會。人數約30或40,形式、風格比較隨和、有彈性。不像今天中型或大型的教會,更正式、有規格。

二、初代教會聚會的神學內涵

          為什麼初代教會採取那樣的聚會方式,而不是別樣的?

(一)上帝與人垂直層面的互動(vertical interaction)

          初代教會聚會,一方面是要敬拜讚美主,另一方面是要聆聽上帝的話語。從這個角度,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創世記》記錄了挪亞(8:20)、亞伯蘭(12:7)、以撒(26:25)、雅各(33:20)等築壇的故事。因為“築壇” 就是敬拜上帝、親近上帝、與上帝互動,正如今天信徒之參加教會的“主日崇拜”。

         很可惜,今天信徒參加主日崇拜,常常姍姍來遲。他們以為,唱詩讚美上帝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夠聽到牧者的講道,就算不枉此行了。這種想法,完全不了解唱詩讚美上帝,正是信徒的一種屬靈操練(spiritual discipline or exercise),跟聆聽上帝的話語一樣,是信徒屬靈成長的蒙恩之路(means of grace)。

         透過唱詩讚美上帝,信徒可以操練自己,走出人罪性的自我中心,走出偶像崇拜,愛慕可敬、可靠的耶和華上帝(註4), 並“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來》12:2)。

         我們不要效法舊約的以色列人。上帝責備他們:“你們將瞎眼的獻為祭物,這不為惡嗎?將瘸腿的、有病的獻上,這不為惡嗎?你獻給你的省長,他豈喜悅你,豈能看你的情面嗎?”(《瑪》1:8)我們要捫心自問:我們上班時,也會姍姍去遲嗎?我們的“省長”(公司的老闆)會喜悅嗎?……

          我們在教會聽道,總是沒有收穫,說不定就是因為我們這種輕視上帝的態度!

BH69-03-7496-談妮攝-圖1-20131103_133511r(二)人與人水平層面的互動(horizontal interaction)

         初代教會聚會時,經常使用屬靈恩賜,如方言、啟示、知識、預言、教訓、詩歌等(參《林前》14:6,26)。在《哥林多前書》14章,保羅特別強調教會聚會時使用屬靈恩賜的目的,就是“造就、安慰、勸勉人……造就教會”(《林前》14:3-4)。

          因此,信徒“當求多得造就教會的恩賜”(《林前》14:12)。在“聚會的時候……凡事都當造就人”(《林前》14:26,註5)。

          我們除了要注意“造就教會”的重要性,也要注意“彼此”這個詞。《希伯來書》10:25 在提到“不可停止聚會”之前,是提醒信徒“要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來》10:24)。

          保羅常常從兩個方面勉勵教會:

          一方面,信徒不要“彼此論斷”(《羅》 14:13),“相咬相吞”(《加》5:15),“彼此消滅”(《加》 5:15),“彼此惹氣,互相嫉妒”(《加》5:26),“彼此說謊”(《西》3:9)。

          另一方面,信徒要“彼此同心”(《羅》 12:16,15:5),“彼此相愛”(《羅》 13:8,《帖前》 3:12),“彼此建立”(《羅》 14:19),“彼此接納”(《羅》 15:7),“彼此勸戒”(《羅》 15:14),“彼此等待”(《林前》 11:33),“彼此相顧”(《林前》 12:25),“用愛心互相服事”(《加》 5:13),“互相擔當”(《加》 6:2),“互相寬容”(《弗》 4:2,西 3:13),“彼此順服”(《弗》 5:21),“彼此勸慰”(《帖前》 4:18;5:11)。

          當然,保羅這樣的勉勵,不只是跟教會的聚會有關。不過,其中不少的經文,明顯適用於教會聚會的,如“彼此勸戒”、“彼此等待”、“彼此順服”、“彼此勸慰”等。

          這些都明顯告訴我們,信徒不能只參加電視或網絡上的崇拜,以為這就是上帝所悅納的敬拜。

          現代個人主義以為信仰是自己一個人的事、只要自己信耶穌就足夠了(註6)。但我們要記得,上帝不只拯救挪亞,而是他的全家;上帝呼召亞伯拉罕,與他立約,也不是與他一個人,而是與他全家,甚至整個以色列民族!

(三)固定教會能滿足兩種互動

          初代教會的主日聚會,是這兩種互動層面的綜合。但今天的教會,基本上將“上帝與人垂直層面的互動”和“人與人水平層面的互動”,分開成為“主日崇拜”和“團契或小組的聚會”。所以,信徒需要固定在一個教會中,透過主日崇拜,和團契/小組聚會,才有完整的敬拜,才能善用屬靈恩賜,彼此造就,彼此建立,共同成長,完成耶穌基督救贖教會的心願,就是教會“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弗》 4:13)。

          如果信徒不能固定地在一個教會中聚會,他的愛心如何成長?他如何“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林前》13:7)?沒有固定的屬靈群體,如何能結出“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5:22)?如此“信仰生活”是自欺欺人!

          至於信徒每週應該參加多少次教會的聚會?應該如何平衡個人敬拜和團體聚會?都不能一概而論,要個案處理。同時,太多的聚會也會使教會太過內向,走不出教會的大門,有違上帝的心意。

結語

         為什麼 “不可停止聚會”?因為信徒需要與上帝有垂直層面的互動,也需要與其他信徒有水平層面的互動。前者能夠幫助信徒,走出人罪性的自我中心,“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林後》3:18)。後者能夠幫助信徒,逃避個人主義,“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全身都靠祂聯絡得合式,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弗》4:15-16)。

          希臘文“教會”(ekklesia)一字,無論是在七十士譯本,還是在新約聖經,本身都有“聚會”或“會眾”的意思(參《徒》 19:32, 39, 40,註7)。從這個角度,信徒習慣性地不參加聚會,是匪夷所思的!

 

1. 和合本翻譯的“講道”(參《林前》 14:1-5,24),在原文是“說預言”。也就是說,有點像舊約的先知,受聖靈感動而宣講神諭,跟今天牧者的講道不太一樣。

2.I. Howard Marshall, Last Supper and Lord’s Supper(Carlisle, UK:Paternoster,1980), p.108-111.

3. 另外參《使徒行傳》20章,那裡提到在“七日的第一日”,保羅在特羅亞“聚會擘餅”(《徒》 20:7)。少年猶推古在聽保羅滔滔不絕的講道中,因困倦沉睡,從三層樓上掉下去……不過新約學者對這段經文,有不同的理解。有些學者(如 David Peterson)認為,這次不是教會平常的主日聚會,而是特別的聚會,因為保羅次日要離開特羅亞。

4. 參拙作《樂讀經、讀經樂》,《舉目》 66 期。http://behold.oc.org/?p=21085

5. 保羅在《以弗所書》4章 11-16 節,同樣強調“造就教會”的重要性。只是,和合本的翻譯是“建立”(4:12,16),而非“造就”。

6. 參拙作《迷惑:華人信徒在西方社會面對的挑戰》,《舉目》 51 期。http://behold.oc.org/?p=3076

7.  Robert Banks, Paul’s Idea of Community(revised edition, Peabody: Hendrickson, 1994), p. 27-31。

 

作者任教於北美中華福音神學院,主授新約。保留本文版權。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服事,服侍,與服務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周傳初

       BH66-19-7373-上尖下流的關懷! 小C攝.R20 甫入教會,會接觸許多新鮮的詞,像“團契”、“特會”、“福音朋友”、“釋放信息”、“長執同工”、“內在醫治”等等。還會發現平日的一些常用詞,在教會裡有不同的定義,例如“交通”、“感動”、“工人”等等。沒學會這些“行話”,像是外行人;學會了一半,有時會鬧笑話;真的朗朗上口,運用自如了,又可能被視為老油條。

        其實,這些“術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勤讀聖經、經常禱告、與主親近、學像耶穌。並藉著關心別人、分享福音,對所信的越來越有把握。而比較實質、不能忽略的,是“服事”。不論是初信,還是受洗多年的基督徒,若沒學會服事,往往成長緩慢,養成消費者心態,並且知識膨脹,形成虛胖。不但缺少歸屬感,也失去許多喜樂與祝福。

        一般人說到“服侍”,是指藉著一些行動,使親人、師長、老闆,以及有特別需要的人,感到舒服、便利、開心。教會裡則講“服事”,對象也更“大”、更“廣”。“大”,是指服事的對象首先是創造天地萬有、掌管永恒和生命的上帝。“廣”,是指不挑剔對象,學習主耶穌謙卑、捨己,服務所有人。

        “服事”和一般人說的“服務”,也有不同。“服務”的動機是良知或激情,時間止於今世,目標是實現某個理想,才、力受自身的限制,其影響和價值也是可眼見的、有限的。“服事”則是受造者的本份,是對救贖主的委身。目標是榮神益人。能力和才幹,受賜於無限的聖靈。產生的價值是超越時空的。

        教會是信主的人學習和體驗服事的學校。藉著投入教會的服事,明白事奉的原則,發現獨特的恩賜,認識自己的角色。透過合一與配搭,彰顯基督的榮美。同時,接受上帝的差遣,把在教會學的,應用到家庭、學校、職場、社區,使基督的馨香之氣,散佈各處;讓人心渴慕救恩,歸向基督。

        服事,不但是上帝兒女的特權,也是跟隨基督者的記號,更是聖靈內住的自然表現。

 

作者現居紐澤西,在製藥公司從事免疫研究,並在若歌教會事奉。

1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讓我們彼此相愛

本文原刊於《舉目》65期

樓健

BH65-34-6782-圖2-談妮攝DSC_0312 - R30        直到今天,我還清楚地記得,2003年春天的那個星期日下午,一位基督徒朋友把我帶到了基督教會。

       進了教會的門之後,就不斷有人過來握手、打招呼。門口還有負責招待的姐妹,微笑著把聖經和詩歌本遞給我。當傳道人講道時,又有招待的姐妹幫我找到相關經文。聚會結束後,大家又在一起互相交流。

        從這個溫馨的下午開始,每逢星期日,我都會穿戴整齊地來到教會參加聚會。

        我很快地融入了教會。在主日崇拜之外,我還參加了查經班。當困擾我的基本信仰問題解決之後,我很自然地受洗,開始了基督徒生活。

       加入教會後,我卻發現,教會的光環逐漸消失了,教會並不如受洗前想像的那麼完美,有很多問題和內部矛盾。有幾位在教會“慕道”很久的朋友告訴我,他們早就發現問題了,所以不願受洗成為信徒。

       當然,基督徒都知道“彼此相愛”是主的命令,所以大家使了全身的力氣,想跟其他信徒“彼此相愛”。結果卻發現,越是竭盡全力、想盡辦法去融入教會、參與教會,同奏一曲“彼此相愛”,就越受傷害。

        雖然在很多場合,信徒手把手圍成一圈,滿懷激情地朗誦:“愛是恆久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林前》13:4-8),甚至同聲高唱:“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詩》133:1)但很多人其實根本愛不起來,也愛不長久,甚至很快變成“彼此傷害”。

源頭是上帝

        問題出在哪裡呢?我覺得,很多基督徒犯了一個基本錯誤——我們願意燃燒自己、照亮別人,我們以為自己有足夠的能力和愛心。但實際上,我們根本沒有愛的本錢。我們很快痛苦地發現,我們只能做到愛那些愛我們的人,愛那些跟我們親近的人,愛那些對我們有益的人。

        我們的愛,常常只是為了在教會中實現自我,表現自己的高貴,我們卻誤以為那是在服事上帝。其實我們並沒有靜下心來好好想想:什麼是愛?什麼是上帝的愛?祂的愛到底跟我們有怎樣的關係?

        使徒保羅告訴我們:“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林前》13:4-8)

        請問:世界上有誰敢在這樣的定義前,說自己能夠“愛人如己”?

        保羅還告訴我們,什麼是上帝的愛:“唯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來。”(《羅》5:8)

        使徒約翰也說:“不是我們愛上帝,乃是上帝愛我們,差祂的兒子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這就是愛了。”(《約壹》4:10)

        上帝的愛,不僅僅是幫助我們走出困難而已。上帝的愛,也不是簡單地醫治我們身上的病痛而已。上帝的愛,是在十字架上、在拯救我們中彰顯出來的。

        如果基督徒願意遵守主耶穌的命令,就必須回到愛的源頭,因為聖經告訴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從上帝來的……因為上帝就是愛。”(《約壹》4:7-8)

       如果我們要把上帝的愛彰顯給人看,不僅自己內心要有來自上帝的愛,還要讓這個愛永駐心中:“使基督因你們的信,住在你們心裡,叫你們的愛心有根有基。”(《弗》3:17)

       只有當我們的愛心有根有基,跟愛的源頭緊緊相連,我們才有可能真正“從心裡彼此切實相愛。”(《彼前》1:22)

恩典的命令

        當我們仔細研讀主耶穌的“新命令”:“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參《約》13:34),卻發現,我們永遠無法做到。

        主耶穌是在萬世之前就已經愛我們,在這個宇宙還沒有形成之前,就定意拯救我們。在我們還不認識祂,還在仇視祂、否定祂的時候,祂就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了。

        我們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愛?又如何能行出這樣的愛來呢?根本就不可能!但新約清清楚楚地告訴我們,這是主耶穌在受難前給我們的新命令。而且使徒保羅、彼得、約翰,以及《希伯來書》的作者,都一再強調這條命令。

       幸好主耶穌在頒佈這命令的時候,也告訴了我們實行的方法,就是效法基督。祂同時應許,賜下聖靈保惠師來幫助我們。所以,“彼此相愛”是一個帶著上帝的恩典和能力的命令。

        這個新命令有很積極的意義,耶穌還隱藏了極大的祝福。當信徒願意聽從主耶穌的吩咐,遵行彼此相愛的命令時,上帝就把祝福源源不斷地澆灌到教會裡,讓弟兄姐妹親身經歷主耶穌十字架的愛,真實地體驗與主同在的喜樂。而主耶穌賜給我們的“彼此相愛”的命令,就在上帝永恆的計劃中,成為信徒祝福的管道、生命改變的工具、教會建造的粘合劑。

4b90f603738da977e431994ab051f8198618e3b1生命的改造

       信徒加入教會時,身上會帶著許多毛病。而且很多人把“十字架的恩典”當作一種理論、概念,故而停留在知識的層次中,忽略了基督信仰中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因信仰耶穌基督而帶來深刻的生命改變。

       “你們學了基督,卻不是這樣。如果你們聽過祂的道,領了祂的教,學了祂的真理,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欲的迷惑漸漸變壞的;又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並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著上帝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弗》4:20-24)

        只有把聖經的教訓運用到實際生活中,只有當我們真正遵循主耶穌的教導時,我們才有可能意識到,原來我們的愛是如此的渺小,跟十字架所彰顯出來的愛,相差何止千萬里。很多時候,我們甚至根本就沒有愛。

        也只有當我們在教會中參與事奉,並且在服事中遭受到必然會有的傷害時,才有可能更深入地體會,主耶穌的愛到底如何長闊與高深,才有可能在聖靈的引導下,認真思考,到底是我身上的哪些毛病和問題,造成了我在教會團契中被傷害。

        當我們經歷了這一切,才能明白,主耶穌命令中“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的真實含義。才會慢慢理解,並靠著主的恩典來學習愛。

        盼望每一個信徒都能來到主耶穌的面前,藉著十字架看清自己的毛病,依靠十字架徹底對付這些問題。否則“效法基督”、“以基督的心為心”,只是我們的口頭禪。

基本的原則

        使徒保羅說:“這樣,你們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與聖徒同國,是上帝家裡的人了;並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各(或作:全)房靠祂聯絡得合式,漸漸成為主的聖殿。你們也靠祂同被建造,成為上帝藉著聖靈居住的所在。(《弗》2:19-22)”

        然而,信徒的脾氣、性格、習慣和文化背景都不相同,上帝將如何處理呢?

        聖經告訴我們幾個基本原則:

        第一,我們是主的工作,是以基督為中心、以聖經為標準被上帝建造的。

        第二,所有的信徒,都是因上帝的恩典、耶穌基督的救贖,而被接納,成為上帝家中的成員、基督身體的一部分。

        第三,上帝一方面按照祂的計劃,對每個信徒進行塑造,一方面把這些正在被塑造的信徒放在一起,在彼此的磨合之中不斷完善,在團契生活中學習彼此接納、彼此照顧。

        上帝賜給我們命令,且讓我們凡事仰望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在效法基督中得到力量,學習彼此相愛。當我們在教會生活中受到傷害時,聖靈親自安慰我們,也感動其他肢體共同來解決問題。

        彼此相愛成為信徒間相連的紐帶、結合的粘合劑。

        當我們願意融入教會、參與教會生活時,主耶穌生命更新的能力,使我們這些頑梗、自私的人逐漸產生互動,打破僵硬的關係,從互不相干變成彼此連結。隨著關係的改善、信任度的增加,信徒之間可以逐漸培養出互相關愛、彼此保護、互為支撐的新關係。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需要不斷接受上帝愛的澆灌、對付自己的罪,學習運用、享受和分享主所賜的愛。

祝福的管道

       上帝並沒有把建造教會的恩賜,交給教會中的一個人或是一小部分人,而是按照祂自己的意願,給了眾人。也就是說,每一個信徒都領受了上帝不同的恩賜。這些恩賜的目的,是為了成就整個教會的建造,成為其他肢體蒙祝福、得幫助的管道。因此,聖經告訴我們:“聖靈顯在各人身上,是叫人得益處。”(《林前》12:7)

        所以,教會裡沒有誰是超人,擁有上帝所有的恩賜。也沒有一個信徒是多餘的。每個基督徒,都是極其重要、不可或缺的。哪怕是缺了極微小的一部分,都會使得教會不完整。

        因為,“就如身子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而且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子;基督也是這樣……成了一個身體,飲於一位聖靈。身子原不是一個肢體,乃是許多肢體”(《林前》12:12-14)。

        任何教會都應當因上帝的恩典、耶穌基督的救贖,和聖靈的保守,而成為一個整體,因為教會是基督的身體、上帝藉著聖靈居住的聖殿。

       教會中,有些人能夠把上帝的道傳講出來,讓聽的人得到屬靈的新生命。也有一些人有禱告的恩賜,常常聚集在一起,為教會的合一、不同肢體的需求而禱告。還有一些人,能夠醫治別人的疾病,幫助其他信徒解決很實際的生活困難……

        許多恩賜看來很有光彩、很有榮耀,也很有成就感,比如說,教導的恩賜。有些恩賜則似乎很不起眼,比如說,清理場地、準備飯菜。然而在主的眼裡,所有的恩賜都同樣的重要、不可缺乏。

        當信徒們在教會中合宜地使用這些恩賜的時候,上帝的聖殿就慢慢建立起來,基督身體中各肢體間的連接,也越來越緊密。而軟弱和缺乏的肢體,也會在這個和諧、溫馨、充滿基督慈愛的家中,得到照顧和幫助。使軟弱的變剛強,缺乏的變富足。而這一切,只有在基督的愛裡才有可能。

彰顯的途徑

        主耶穌教導我們:“你們是世上的光……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太》5:14-16)使徒保羅說:“……你們顯在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腓》2:15-16)

       有人詢問基督徒:你們所信的上帝在哪裡?你們是生活在21世紀的人,有理性也有科學,怎麼會相信那些眼不能見、手不能摸,又虛無縹緲的東西?除非你們能證明上帝,或者讓我們親眼看到,我們才會信。

       無論人類社會進步到怎樣的程度,都不可能用有限的理性和科學,來證實無限上帝的存在。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上帝賜予基督徒一項偉大的使命:在世界上傳揚耶穌基督的救恩,向世人彰顯上帝的榮耀。

       歷世歷代的信徒,不僅是在教會裡,也在平時的生活中,把基督的信仰活了出來,用自己的生命見證福音如何改變人,並藉著眾多被更新的生命,改變了世界。

是建造教會的方法

       綜觀人類歷史,基督信仰及其價值體系,對整個西方乃至全世界,都產生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然而,我們也必須承認,基督教會在歷史上也犯過很多的錯誤。原因就在於,教會是由蒙恩的罪人所組成。

       雖然在上帝所定的日子,天地間一切所有,都要在基督裡歸於一。但在這之前,教會的不完全,是在預料之中的。好比建築物在建造的過程中,必然會有腳架或垃圾堆之類的雜物。我們必須確信:上帝的旨意一定能達成。

       主“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乃是聖潔沒有瑕疵的。”(《弗》5:26-27)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是繼續以旁觀者的角度,批評、指責教會,還是以積極、負責的態度,參與到教會之中,共同面對實際存在的問題?

       上帝不斷地以愛呼召祂所揀選的人,用十字架上犧牲的愛拯救信祂的人,並在所有兒女的生命中做更新的工作。這一切的工作,都離不開教會。上帝使用教會呼召祂的兒女,又通過教會建造眾聖徒。讓信徒在教會裡各盡其職,在真道上同歸於一,長大成基督的身量,為聖靈的居所,向世人彰顯祂的榮耀。

       衷心盼望基督徒不是僅僅“參加”教會,與教會“有某種關係”,而是從內心深刻地認識到:我屬於教會,是上帝家中不可或缺的成員,是整體之中的一部分。並且,能夠積極融入教會,領受上帝的恩典,參與祂的計劃,按照聖經的要求,憑愛心行事為人,以愛心互相寬容,靠愛心聯絡全德。

        如此,彼此相愛必慢慢成為實實在在可以經歷和享受到的現實,而不是空洞的理論。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詩》133:1)

 

作者畢業於上海華東化工學院,現住瑞士蘇黎世。

圖片一由談妮拍攝。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發言?不發言?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冬青

       12695092859082我參加的主日查經聚會,帶領者每次都會提出一些開放式問題,請弟兄姊妹討論,就是根據剛剛查考過的經文,請大家思考如何將其與生活實際相結合,基本上沒有統一的答案。比如,查過大衛犯罪的經文後,思考“信徒在平時的生活中如何警醒?”

       我發現,參與討論的,往往是教會的同工。雖然帶領者常常呼籲大家參與討論,但積極響應的平信徒寥寥無幾。聽說某華人教會,每逢此時便採取“轉筆”的方式,筆尖指向誰,誰就必須發言。

       為什麼一般弟兄姊妹不願意參加此類討論呢?我作為信主十多年的“資深”平信徒,談談自己的看法及經歷的掙扎。

       我的經歷大致可分為幾個階段:從最初的沉默到開始發言;從開始發言到發言即開炮;從發言即開炮到再次閉口不言;從閉口不言到甘心傾聽,並積極、謹慎發言。

 

從最初的沉默,到開始發言

       我最初不願意參加查經討論,覺得參加聚會是要受牧養。講聖經、參與討論,應該是同工們的事情,平信徒沒有資格東講西講。於是作“謙卑”狀,基本不發言。

       隨著學習,我開始明白,信徒都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都要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參《彼前》2:9)。

       雖然我自卑,覺得自己的表達能力不夠好,也常常懷疑自己是不是肢體中的那個闌尾,說話未必對別人有幫助,但想到聖經話語必須遵行,恐怕聚會中不發言,上帝不喜悅,再加上和教會弟兄姊妹逐漸熟稔……我開始打破沉默,對一些問題發表自己的看法。

 

從開始發言,到發言即開炮

       我所在教會的大部分弟兄姊妹,或多或少都有些神學背景,大家常常各抒己見,沒有統一的看法。

       沒有受過系統神學訓練、自認為超宗派的我,認為信仰的核心就是信心和恩典,很反對強調行為和律法。每當我聽到強調做法或行為,卻沒有提到信心和恩典時,都會提出質疑。當其他弟兄姊妹發言時,我也不注意傾聽,只想著自己該如何措辭,如何反駁。

       當其他弟兄姊妹聽了我的觀點,提出不同的意見時,我就會再反駁……於是,往往一開始討論,我就像一個炮筒,發射砲彈般地發表看法。

 

從發言即開炮,到再次閉口不言

       其實每次發生爭論後,我都後悔不已:“怎麼我講話如此沒有愛?沒看到自己眼中的樑木嗎?剛才如果閉嘴就好了……”然而同時我又覺得冤枉,“明明我說的是真理!對方是錯誤的嘛!大家怎麼就沒認識到呢?”

        在參與討論時,我一方面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講錯話、成為笑柄,另一方面非常希望自己的發言能帶給弟兄姊妹幫助。結果顧慮太多,一發表看法就緊張,有時說話都是帶著顫音。

       漸漸,我對討論產生了恐懼。

       於是在聚會中,除每人必做的禱告及唱讚美詩之外,我選擇噤聲,還找到一個藉口:“愚昧人若靜默不言,也可算為智慧”(《箴》17:28)。其實,我心裡對不同的見解仍有論斷,只是為了不傷害別人和自己,把想法強壓下去而已。

 

從閉口不言到甘心傾聽,並積極、謹慎發言

        1我沒有在自我保護的套子中呆很久。就像雅比斯禱告的那樣,上帝擴張了我的境界(參《代上》4:10)。我對上帝的認識、對自己的看法、對弟兄姊妹的愛,都有長進,因而重新參加討論。

       借用《舉目》60期《恩惠與真理中》中引用的一句話:“在重要的教條上一致;在次要的教條上,給人自由;在一切事上,用愛心對待。”

 

   ×在重要的教條上一致

        雖然弟兄姊妹對問題的看法可能不一致,但都有著對上帝相同的信靠。“身體只有一個,聖靈只有一個,正如你們蒙召同有一個指望。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就是眾人的父,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我們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給各人的恩賜。”(《弗》4:4-7)

       我豁然明白:其實在重要的教義上,大家是合一的。只是由於語言表達的有限性,我們不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表達出自己所有的基本神學觀點(這也沒有必要)。

 

×在次要的教條上給人自由

        這句話是給所有信徒的。在討論中,給弟兄姊妹自由,自己也得自由。每個人的成長經歷、家庭背景、教育程度等等千差萬別,對問題的看法一定會刻上自己專有的烙印。雖然每個人生命改變的形式不同,但最終都歸至十字架的救恩。

       當我認識到這一點,就能夠耐心傾聽別人的發言。在傾聽時,自己的“境界”也擴展了。原來上帝使用的具體手段好多啊!上帝對每個人的方式可以完全不同啊!上帝真奇妙!

 

×在一切事上,用愛心對待

       傾聽弟兄姊妹的發言,可以看到上帝奇妙的工作,也可以瞭解別人的神學觀點。當我有不同看法,卻不知道是否屬於“重要教條”時,我就傾聽,不隨便發言。如果是我感興趣的問題,我會在聚會後,找書查考一下,開闊眼界。

        對自己有把握的問題,我也不再自以為義地回答,或者火藥味十足地質疑、糾正他人,而是“在這個問題上,上帝那麼清楚地讓我知道或經歷了,我要分享上帝的恩典”。發言的原因,不再是怕上帝不喜悅,而是因為愛上帝。

       偶爾不免又說話帶火藥味。我會立刻仰望上帝,並知道因耶穌我已得赦免。上帝也使我話語越來越溫柔。有時我覺得表達可能傷害了弟兄姊妹,就真誠溝通。弟兄姊妹也多能理解並原諒我。

       作為平信徒,有人來指出我的錯誤、糾正我的看法,在所難免。有一些指正切中要害,讓我受益匪淺;有一些指正引發了我更加深入的思考,釐清了我的思路,反倒堅固了我本來的想法,也是好事一樁。

        還有一些指正,我並不認可,但我知道那是弟兄姊妹的良苦用心。如果那是帶領者的意見,我願意放下自己的觀點,因為“你們要依從那些引導你們的,且要順服;因他們為你們的靈魂時刻警醒,好像那將來交帳的人。你們要使他們交的時候有快樂,不致憂愁;若憂愁就與你們無益了”(《來》13:17)。上帝把為我們靈魂警醒的責任與權柄,交給了教會的帶領者。我們可以為不同禱告,但不可以因為不同就不順服。

 

以寬容和愛,接納他們

       我所在的家庭教會,沒有給帶領者清楚的名分,比如牧師、長老、執事等。大家都是稱呼名字。雖然心裡清楚誰是帶領者、誰是同工,但在客觀上造成了信徒對牧長不夠尊重。帶領者、同工在真理問題上指導弟兄姊妹時,也有些許顧慮。

       帶領的弟兄姊妹,自身也處於成長的過程。他們不是天生完美的,需要大家以寬容的心為他們禱告,憑愛心接納他們的服事。如果我們能做到,那麼查經討論時,就會受益更多,生命更加成長。

       這幾個階段使我更看到上帝的恩典。唯有仰望上帝,在參與查經討論時,才能收放自如,既成為自己的益處,也成為別人的益處。

 

作者現居上海。

1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感謝教會,饒恕教會——與如音姐妹談心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范學德

感性教會如音姐妹:

       我讀了您在《舉目》50期上的《對教會的八個困惑》

       我曾問過同樣的問題,我也失望過,我還在尋找的過程中,但上帝恩待了我。

        大概都一樣吧,我們內心深處都有一個深深的渴望,渴望那完美無缺的天堂。正因為我們有這樣的渴望,所以,我們才追求;也所以,我們才失望,甚至絕望,因為,我們在人間看不到天堂。

我絕不再流浪

        我是1991年秋,第一次接觸教會。那時我到美國不久。

        在教會中有那麼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唱讚美詩,第一次聽講道,第一次查經,第一次被稱為慕道友,第一次聽牧師說:“讓我們低頭禱告!”我低頭了,但沒有禱 告。還有,在聚會結束後,第一次有那麼多的人來向我問好……我真的以為找到家了,疲憊的心從此可以安息,懷疑為信仰所代替,愛的洪流沖走仇恨和一切污垢。

        但是,沒有多久,我就失望了。我在教會中看到了黑暗,並且,不止只一處,不是一時。
        那時,我甚至為我在教會中發現的黑暗而自豪,認為自己目光銳利,正直,不虛偽,認為你們基督徒信了主也和我沒什麼大差別,半斤對八兩,五十步笑一百步,彼此,彼此。

        過了很久以後,我信了主之後,我才問自己,我到教會來要找什麼?看什麼?得到什麼?上帝把我帶進教會的目的何在?

        不錯,教會是有毛病,哪一間教會都有毛病。這些年間我去過許多華人教會,迄今為止,完美無缺的教會,我還沒有發現一個,一個也沒有。但我問自己,我到教會來,就是為了找毛病的嗎?如果我的眼睛只看得到垃圾,看不到別的,那麼,是我自己出毛病了,我把自己變成了垃圾筐。

        天父要我看到什麼,聖子耶穌基督要我看到什麼?當聖靈感動我時,我在教會中看到的是什麼?我問自己。

        慢慢我看到了,教會是“神的家”,是上帝賜我的家。生活在這塊大地上,神只給了我這一個屬靈的家園。

        我本來也屬於無家可歸的族群,衣衫襤褸,心靈破碎,罪孽深重。然而上帝沒有嫌棄我,他祂把我從那群人中呼召出來。他祂說,孩子,回家吧!
        如因姐妹,你知道嗎?當我在禱告中用兒語輕聲呼喚“爸”時,我淚流滿面。“爸,我找這個家找得好苦!”

        從此立志,無論教會如何不完美,我絕不再流浪。

        是主耶穌為我們在地上設立了教會。為了我們不再流浪,祂從天上流浪到人間;為了我們與上帝聯合在一起,祂在十字架上甘願自己與天父分離;為了我們的生,祂去死;為了我們純潔無瑕,祂自己承擔了我們的全部罪孽和污垢。

        愛耶穌,不可能不愛教會,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基督是教會的頭。

“身體只有一個。”

        耶穌基督“是身體的頭,這身體就是教會。”(參《歌西》1:18 《新譯本》)
        這話重得我不敢相信,我何德何能,居然成為基督身體的一部分?我空空如也,錢財、權位,與我無緣;青春、朝氣,早已隨風而逝。然而,我竟然是基督身體的一部分,可以與祂同受苦難、同享尊榮!這一切,不是我可以想像象的,也不是我配得到的,是主賜給我的恩典。

        當年,聖奧古斯丁想到這一點時說:“讓我們歡樂吧!讓我們感謝上帝!因為祂不但使我們成為基督徒,也使我們成為基督自己。弟兄們,你們曾否留意,上帝給了基 督作為我們的元首,是賜給我們多大的恩典?你們踴躍喜樂吧!我們已經成了基督。既然祂是頭,我們是肢體,祂和我們就成了完整的人。”

        如音姐妹,相信吧,我們是上帝的兒女,我們是基督身體的一部分!憑著信心相信這一點,憑著上帝的應許相信這一點!除此之外,人間也沒有什麼值得我們用整個生命來相信的了。
        相信了,我們對教會就會心存感恩。我不知道別人,但就我來說,我是通過教會才找到了耶穌基督。在教會中,我才開始學習聖經,才知道了自己是罪人。一句話,沒有教會,我不可能成為一個基督徒,也不可能成長為一個基督徒。

        昨天,主日崇拜結束後,一位姐妹又送給了我家一袋子小西紅柿。柿子甜,兄弟姐妹的愛更甜。多年來,正是兄弟姐妹的愛,使我觸摸到了上帝之愛。而他們之所以愛我,正是因為他們首先為基督所愛,並且這愛成為他們生命的動力,使他們可以與人分享上帝之愛。
        這一切,使我看見了天國,它就在我們中間,雖然還不完全,但是,那一切都是從天上來的。天國就在此地,就在此時。

挑毛病?還是種花?

        這些年來我漸漸明白了,我到教會來不是為了挑毛病,而是為了種花。誠然,我能種下的只是一棵小花,很不起眼,但只要我盡心盡力了,我在天上的父就會開心。

       看到教會哪裡有漏洞,就去填補;沒有能力,就為之禱告。如果連禱告的信心也沒有,上帝給我的最後一道命令就是:閉嘴。

       正因為感謝教會,所以,我們也要饒恕教會。無論是將近2千年的教會歷史,還是當今遍佈全球的教會,都告訴我們一個鐵的事實:教會中有黑暗,黑暗始終伴隨著教 會。一些事情如十字軍東征,令我們恥辱;一些事情如教會不斷分裂,令我們心寒……這些都是我們親眼看見的,親耳聽到的。不能否認,也無可否認。

        來到教會的都是些什麼人啊?罪人,病人,軟弱的人……這樣的人聚集到一起,要是不出毛病,要是不犯罪,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這些罪傷害了來教會尋求愛的人。不只是媒體大肆渲染每一件教會醜聞,令我們無地自容,更重要的是,就在我們的教會裡,那些有權柄的人,牧師、傳道人、長老、執事,也會傷害我們,有時有意,有時無意,有時是言辭,有時是行動。

         我們本是尋求醫治,卻傷上加傷;渴求釋放,卻被加倍捆綁;期待愛,反得到冷漠。我們本來已經夠軟弱了,卻又遭到致命一擊。而那個驕傲的自我,又使得我對這一擊尤其不堪忍受,即使那是我的罪孽,我也不願意承擔自己的罪責。

怎麼辦?

        沒有別的路,只有饒恕,正如盧雲神父所說,我們需要饒恕教會。雖然“教會很少請求我們饒恕,至少沒有公開表達。教會身為基督的生命表徵,會繼續其饒恕的事工;但是正如其他組織,教會也犯錯,需要我們饒恕。”

        上帝已經饒恕了我們的過犯,當我們真正經歷了上帝的赦罪之恩後,我們也可以饒恕教會的過犯。饒恕我們的牧者、長老和執事,饒恕我們的兄弟姐妹。

        當我們肯饒恕教會的過犯後,我們就會像路德一樣發現,我們願意接受有毛病的、由罪人組成的教會,而不是那些自稱最屬靈的、自認為全是聖徒的教會。路德的原話是這樣:

        “惟願上帝憐憫我脫離一個只有聖徒的教會。我願加入一個小小的團體,亦即這樣一個教會:其中的信徒,有的心志軟弱,有的灰心喪氣。他們疾病滿身,又有的知道了 他們的罪過,和痛苦可憐的情形,不住地向上帝呼求哀告,為要得著安慰和幫助。這等人也相信罪得赦免,且為主道的緣故忍受逼迫。”

        再一次讀路德的這段話後,我說的還是兩個字:阿們!

作者原為馬列哲學講師,現住美國伊利諾州,自由傳道。

1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