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教会是人间天堂吗?(孙基立)2017.12.20

在教会时间长了,许多人会发现,教会就如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群聚集的地方,有许多问题:牧师不一定就是圣人;以爱和宽恕为标签的基督徒团体中,照样有争竞、嫉妒、彼此中伤、虚荣;在教会的管理中,也会有一般行政事务中遇到的问题…… […]

事奉篇

有一份爱,为你而来(郭为)2017.08.21

这份来自上帝的爱,是为每一个破碎不堪的灵魂所预备的。在这个遍地是虚假之爱的社会中,这份真爱,算得上奢侈。主耶稣已经发出祂的邀请函:“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每一个愿意说“主啊,我是个罪人”的有福了。 […]

生活与信仰

逾越节晚餐:穿越时空遇见你(欧雨虹)2017.03.01

点燃蜡烛,示意晚餐开始。蜡烛的光提醒我们,上帝是光,上帝与我们同在。小朋友为彼此洗手,学习像耶稣为门徒洗脚一样,彼此服事。

晚餐中的4杯酒(葡萄汁),带我们进入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历史(参《出》6:6-7),一步步地跟他们,经历上帝呼召他们出埃及(成圣之杯),审判埃及(审判之杯),伸出膀臂救赎他们(救赎之杯),使他们成为祂的子民(赞美之杯)。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去留之间

一勤 本文原刊于《举目》70期。 又一个周日,6点多起床。我决定,这是最后一次去教会! 不是不信主了,我的意思是换一个聚会的地方,不再去通州的教会,在我所住的社区就近参加敬拜。 我在燕郊(属于河北省)住。虽然紧挨着通州(属于北京),但每次去教会总要倒三趟车,花上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路上的堵车、挤车,让人忍无可忍,一次次地熬练我的耐心。 我在通州的教会快4年了。自信主起,我就在那儿聚会——是通州教会的弟兄姊妹带我信的主。这4年来,我虽然换了许多住处,都坚持去:我爱通州这个教会,爱里面的弟兄姊妹。 可是,这是我最后一次去了。其实,距离远还是次要的,主要是感觉不到昔日的爱了。我们疏远了。 我想,不是因为大家变了,而是一种无奈。拿陈军弟兄和文惠姊妹来说,不管我对教会、对弟兄姊妹有多少意见,我都得承认,他们夫妇是十分爱主的。在我们这个没有驻堂牧师的小教会,他们就像牧者和师母。一个个孤单的节日,他们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吃饭。一次次我徬徨无助时,他们听我泪眼倾诉。 然而,现在想起来,那像好久以前的事了。是他们变了吗?没有。因为他们生孩子了,而且生了两个,自然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家庭上。甚至有时周日都见不到他们,因为孩子生病了。 我为他们迫切祷告,希望这样一个爱上帝的家庭凡事顺利、蒙祝福。然而,我们还是疏远了,我总是在别的弟兄姊妹口里,听到他们有种种需要的消息。 教会的弟兄姐妹也不能理解我的感受。他们只是向我提出一个又一个的要求,却从不问及我的需要。一次次要我参加周三晚上的查经聚会,却不想想,我为什么不再去?我怀念曾经的查经,像是回家一样让人温暖。而现在变了,变得只是喊口号,一次次说些不切合实际的大话,我们应该这样,应该那样……而参加查经的信徒,却还是老样子,甚至不如从前。 当初我们这教会有一个习惯,聚会完大家都不愿回家,一直聊天,说啊、笑啊,其乐融融。 现在大家各自事多了,年轻人大多结了婚,得想着另一半的需求。结婚的又有孩子了,得想着孩子的生活规律。所以通常恭诵完主祷文没多久,大厅就空了。 上周日,我最后一个走,居然硬生生地把门撞上,反锁了。周日大家再来时,开不开门,进不去,最后找了开锁公司,用上了电钻,才开了门。我落了一身不是。 道个别吧,以后就不去了。在颠簸的公共汽车上,我的眼里浸出泪来。 夏天的车里,炎热而拥挤,像极地狱的一角。好吧,再忍这一次。我宽慰自己。 走进教会所在的社区。想着把钥匙给文惠,再走过场似的给陈军道个歉,等聚会完就可以回家了。然而,一看到大家,竟不舍,打算好的迟迟做不出。 这次敬拜的诗歌,有我最喜欢的一首。“只因为我们都是同路人”,只这一句歌词,便唱出了我的眼泪,让我想起了从前。我们是怎样一路搀扶著走到了现在啊!真的要走吗? 一个声音,一遍遍地在我耳边说著:你怎么舍得?怎么舍得? 聚会完,正犹豫去留,陈军朝我走来,要我一起去买菜。我这才想起来,这周是月末,有爱宴。以前一直是我负责跑腿买菜的。我不好意思拒绝,跟陈军一起下了楼。 路上,陈军说:“不好意思呀,上周我态度不好。” 我先是一愣,心中继而一暖,说:“没,是我不对。没检查原因,关不上硬关,居然把门给反锁了。” 我忘了又说了什么,只记得一句句话全暖在心里。明亮的阳光照透了我阴沉的脸。说不上为什么,只这么短短几句关切的话,最留人。走到教会单元楼下时,仿佛听到有人在唱“这里有神的同在呦……”心头又一阵感动。 这次一起吃饭的人最多。大家一起做、一起吃、一起收拾,一边分享这一周的生活,好像一家人。说著张弟兄终于可以吃点面食,不闹肚子了;赵刚准备从广州回来了,下周就来教会;结婚不久的小琴姊妹也准备要孩子了…… 大家从心里往外笑。我从来没有吃得这么多,吃得这么香,说这么多话,脸上有这么多笑…… 和大家一块儿走出教会好远,还不舍,把“再见,下周见”说了几遍。不断回首、摆手…… 坐在回去的车上,虽然挤、热,我脸上却带着笑,眼中泛著悔意的泪,盼著下个主日快来。 作者全职写作。

No Picture
事奉篇

海归苦

金婷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我出生长大在湖南西南部的三线城市,这里人都没有听过福音。我母亲一直拜祖宗和各类菩萨。过年过节或有什么重要事情,都会请神灵保佑。我从小就会做些奇异的梦,也有所谓的预感之类的,所以对灵异事件特别感兴趣,是个有神论者。 比土墙还要厚 在我准备出国的时候,教我托福的老师,是在美国生活过的。她是第一个对我讲圣经的人。她告诉我圣经的神奇,告诉我上帝对以色列的预言怎样实现。她说,我会成为基督徒。 我心想,我大概可以算半个佛教徒。要是将来转成基督徒了,就好像突然发现,自己的亲生父亲另有他人,多么奇怪呀! 我顺利到了美国中部的一个城市。华人教会的人接待我,跟我说上帝。我一点也不排斥,参加团契也感觉特别有爱,参加教会礼拜会被圣歌感动落泪。虽然我起初对 “信耶稣有永生,不信就下地狱”特别反感,可是后来上帝开启我,就超越很多问题,相信神就是基督教里的上帝了。最重要的是,我看到校园团契的弟兄姊妹都火热爱主,我被影响着,参加聚会、课程、特会,生命有重大的改变和成长。 转眼就回国了。在国外生活过的人,回国常需要很长时间的适应。对于在海外信了主的我来说,更加难过。 我在海外,爱主就被鼓励、褒奖,现在回到家,无论在家人或朋友中提起上帝,大家对我都像传染病人一样。心理落差真的特别大。 可是,我还是一直习惯地传福音,哪怕感觉到对方已经没兴趣,我也不管。我心里觉得,我说了,就是尽了自己的义务。你听不听得进去,是你的事了。 然而,家人、朋友反对的眼神,其实深深地伤害了我。我深感自己被排斥、被鄙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能在他们面前提起上帝,不敢饭前祷告或是看圣经。我心里觉得好苦、好孤单,眼泪不知道流了多少。 这还不算是回国后最大的难题。我自从回国,就与不幸的事分不开了:失恋,找不到工作,家里又出了财务上的巨大损失,父母被亲人告上法庭,后来又缠上检察院的案子,一件一件,不停歇地来! 我祷告、祈求,无数次地失去信心,觉得上帝在中国不掌权。 我每日忧愁、痛苦、难过,严重的时候想自杀。可是出于对上帝的敬畏,我又不敢。我心里真的跟约伯一样,一心求死,觉得活着真是苦。 我没有团契生活。在那个小城市,教会里都是老人。我只是周日去做过两次礼拜。心里跟上帝的关系,已经比钢筋混泥土墙还厚。 这种成长很痛 家姐有事出国,我去南宁帮着照看她的培训机构。我偶然向学生传福音,居然有两个女孩愿意跟我信耶稣,所以我带她们去了教会。 那时,我已经半年没有读经、祷告、做礼拜。可是我刚在教会坐下,圣灵就开始感动我落泪! 从此,我又每周做礼拜了,还参加青年团契,或者诗班聚会分享。 我认识了一个来自大东北延边地区、拖家带口在南宁开办教会的传道人。这个传道人鼓励我出来服事上帝。可是我心里很迷惘。我觉得我不会在南宁久待,我也说不清楚自己想做什么,只能任性地说不想做什么。比如,我不想做公务员,不想顺从家里安排工作。更多时候,我觉得自己清高、固执、愚蠢、无用…… 我去广州、深圳找工作,非常不顺利。我发现自己好渺小!我再一次陷入忧郁状态。于是,我赶紧托朋友联系当地的家庭教会。感谢主,联系到的这个广州的家庭教会,比南宁的三自教会更适合我。这个教会里的人更年轻,讲的道也让我觉得跟美国教会有相像的地方。 然而我的心一直定不下来。因为哪怕稍微满意点的工作,我都没有找到。我在教会里,仍把自己当成过客,礼拜结束我就走,查经聚会也不跟人说什么。更从未想过委身等等。 直到有一天我生病了——重感冒来得莫名其妙,发烧烧得躺床上,心脏都不规律了——我才反思自己的愁苦从哪里来,才看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世界的虚无…… 我不愿再那么焦虑地活着了。我想委身在这个教会——不管我会在广州待多长时间,我的心灵想要马上委身这个教会,不再做旅居的。我要家!当我做了这个决定的时候,我的心里就有股平安进来! 在广州待了4个月,还没有找到工作。迷茫中我跟着教会的短宣队,去广西传福音。在服事里,我经历了祷告的真实,我知道上帝在中国也是掌权的。其实从我愿意跟上帝说话、祷告开始,上帝就慢慢挪去我的各种埋怨。祂让我明白,我需要经历苦难,生命才能成长。这种成长很痛,而且是听道、参加特会、读经祷告里学不来的。 我非常感谢我参加过的所有教会,不管是哪个教会,不管我多像外来客,都有热心的弟兄姊妹来关心我,询问我的情况。 我现在上海,选择了一个小型家庭教会。教会训练每个会友成为门徒。传福音真的需要智慧,更需要上帝的话。如果能达到全然交托的心态,不管是传福音,还是自己的生活,就不会再忧虑了。   作者上海东华大学毕业,美国新墨西哥大学管理学硕士。  

No Picture
事奉篇

个人主义不理解的——不可停止聚会

许宏度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 (《来》10:25)          为什么“不可停止聚会”?我们需要从初代教会的聚会方式和聚会内涵来探讨。 一、初代教会聚会的方式         有关初代教会的聚会,最重要的经文,大概就是《哥林多前书》11–14章了。保罗在此指责哥林多教会聚会有3个陋习:          首先,在聚会中,妇女“祷告”和“说预言”不蒙头(参《林前》11:2-16,注1)。其次,教会在守圣餐时,“分门别类”——富裕的信徒自备饮食、大鱼大肉,贫穷的信徒则因缺乏饮食而饥饿难耐(参《林前》 11:17-34)。需要注意的是,圣餐是初代教会聚餐的重要环节(注2)。           最后,哥林多教会在聚会时,高举方言,贬低其他属灵恩赐,包括说预言、唱诗歌、教训、启示等(参《林前》 12:1-14:40,特别是 14:1-6,23-33)。          当然,除了这4章的经文,保罗在《以弗所书》强调,信徒“当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地赞美主”(《弗》5:19,参《西》3:16);在《提摩太前书》,鼓励提摩太“以宣读、劝勉、教导为念”(《提前》4:13。参《路》4:16-30,《徒》13:14-43,《来》13:22)。           综合以上不同的经文,我们可以整理出,初代教会聚会的活动方式(注3): 初代教会聚会时的活动 相关经文 唱诗赞美主 《林前》 14:15,26,《弗》 5:19,《西》 3:16 祷告、感谢 《林前》 11:4-5,13,14:15 宣读经文 《提前》 4:13,参《路》4:16-30,《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