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谈教会的传统问题(唐佑之)

唐佑之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教会礼仪的传统        这是关于传统的问题,由于基督教的历史发展,在西方比较长久,教会就有了不少传统,传统不是都根据圣经,却有文化的影响。这些是否应该尊重?常成为争议的论点。其实这也是使徒保罗感到需要,应该提出争议,甚至加以劝戒的。         在致歌罗西教会的书信中,保罗坦诚地说:“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这 是初期教会的现象。在教会中有不少犹太的基督徒。他们原有希伯来宗教的传统,他们遵行似乎非常自然,早已养成习惯。但现在他们处于希腊与罗马的世界,在思 想上难免受当时文化的冲击。希腊哲学若干论调,又有似是而非的逻辑,正是虚空的妄言及世上的小学,对信仰非但没有裨益,反而有所阻碍,徒增困惑而已。尤有 甚者,教会的运作很多都是“人间的遗传”,那些传统更是不值得那么认真的实行。例如犹太人行割礼的事,虽在他们看来是天经地义的,甚至外邦人要入教,也得 受割礼。如果只是人手所行的外表礼仪,那简直是无用且无稽的。真正使我们脱去肉体情欲的,乃是实际经历基督的救赎,与祂同死同葬且一同复活,有新生的样式与实际,才有真正的价值。         对我们今日的信徒来说,受洗的事就可讨论一番。人信主,必须受洗(或受浸)加入教会,圣经虽有记载,真义却值得研究。我们既非犹太人,也不是西方的背景,我们信的是基督,不是洋教,不必照洋教的传统。         受洗是外表的仪式,既是外表的,对内里的生命有什么影响?既是仪式,可有不同方式,不同作法,就没有绝对的标准。         水礼是用水,水只能洗去外面的污秽,对里面的罪污怎能洗掉?在教会历史中,有的教义看这仪式为“圣礼”(sacrament),就是水经过祝福之后就变了 圣,真能洗除罪行。圣餐中之杯与饼,经过祝谢后实际变成主的血与主的肉。例如天主教会望弥撒,神父只分饼,而他自己喝杯,免得不慎,浪费主的宝血,这当然 不是正确的道理,所以基督教会信仰纯正的,将水礼与圣餐,称为礼仪(ordinance)。虽然有“圣”的涵义,却无本身变圣的实际,甚至将圣餐正名为 “主餐”或“主的晚餐”、“擘饼”,这些都是象征,外表的礼仪以象征的方式,为助人联想,思念内在的意义。         也许你会说,既然是象征,不是实际,又何必需要形式呢?但是人需要有一些实物可以接触,或触摸的,借着这些容易促成内里的感受,日久就成为传统。主耶稣设立晚餐,目的为使信徒可以纪念 祂,所以单凭想像尚嫌不足。这晚餐的礼节是重复举行的,或每周或每月或每季,使信徒经常纪念。          至于水礼,并非经常在个别信徒身上重复,却在正式参加教会时的一种仪式,这是否一定要有的呢?其实也不是绝对的。譬如在耶稣钉十字架时,有两个强盗也同钉,有一个讥诮耶稣,另一个却受耶稣爱的感 召,而切实悔改,求耶稣在主的国度里接纳他。耶稣对他说:“今日你就与我同在乐园里。”(《路加》23:43)这强盗显然没有受洗。         救世军是不举行水礼与主餐,信徒信主后,在象征的军旗下向主誓忠,也是一种方式,一种仪式,一种传统,这是无可厚非的,不应批评。         那样说来,为什么大多教会仍举行水礼呢?因为这传统是主认可的,而且祂以身作则,留下榜样,我们可以效法。         这传统原是犹太人宗教的礼仪,当时有一位称为施洗约翰,他传悔改的道。他劝导悔改,并且以受洗的行动来表达内心的决意。当时耶稣也来接受水礼,约翰深知耶稣 没有犯罪,无需悔改,而且也意识耶稣是弥赛亚,降世成为替罪的羊,担当世人的罪孽,愿作祭牲。可见耶稣比他高,他怎么可以为主施洗呢?         耶稣表明祂的立场。祂受洗为尽诸般的义。祂看水礼不是仅仅为外表的形式,更有丰富的内涵。祂所解释“义”的含义。人本身没有义,是神赐给的,义是指身份与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