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信仰

桌子的故事(小瓦)2018.01.10

小瓦 本文原刊於《舉目》87期和官網2018.01.10   “恩典牌”桌子 我家餐廳的桌子,來自我們第一個屬靈的家。那是十幾年前我們還做學生時,那個家很溫暖,有許多的問候、關懷與鼓勵圍繞著我們。我們這些學生,逢年過節就被請去主任牧師或長老執事家裡聚餐,盛情款待中我們體驗到家的溫情。 後來我和先生買了房子,恰好教會的王執事也遷新宅,他們就把原來家裡的沙發、臺燈、桌子等家具都送給了我們。那時我們在學生團契做同工,別的同工笑稱這些傢俱是“恩典牌”的,同工開會、禱告、聚餐,也常常是在這張“恩典牌”的長餐桌旁邊。 李牧師離開 之後不久的春天,教會聘請了年輕的李牧師來牧養我們學生團契,我們終於不用再靠自己學樣摸索了。李牧師每週來我家帶領同工預查,準備週五的聚會,也商量團契的事情。他雖然比我們大不了幾歲,卻對聖經極熟,看似互不相干的幾句經文,經他一梳理,就成為了彼此呼應的生活和事奉原則,讓我們好佩服。大家平時也愛找他聊天,說說生活的煩惱,他也總有些實用的建議。我們真是從心底裡愛他和師母。“恩典牌”桌子旁邊,常常回蕩著我們的歡聲笑語。 第二年,團契興旺了不少。那年的秋天特別冷,晚上大家到我家查經時,每個人都從外面帶了一身寒氣進來,連呼“好冷”。記不清查到哪一段,只記得李牧師提到主耶穌的無罪,他說,是因著主耶穌完全遵行天父的旨意。“所以,我們也要效法主耶穌,查驗天父在我們生命中的旨意,並且順服。” 他說這話時,似乎進入了沉思,表情比平常凝重得多,不像是說給我們聽,倒像是自己在揣摩什麼。我詫異地看看他,他卻半垂著頭,目光仿佛落到桌面又折回來,審視著自己的內心。 隔幾天的主日,崇拜過後,李牧師出人意外地上臺來,宣佈他將辭去在我們教會的職位,他說上帝對他另有呼召。 猜测与传言 我當時驚呆了!崇拜散了,我沒找到李牧師,就跑到師母跟前,抱住她哭著問:“為什麼?”師母的眼淚也滴了下來:“最捨不下的就是你們。” 師母沒有回答我的“為什麼”。也許她認為李牧師已經說清楚了,這就是上帝的呼召。但我還是不明白:李牧師只來了一年多,怎麼上帝突然要帶他們離開?師母的眼淚滴進我的心裡,我不由得揣測她是不是有難言之隱,於是在難捨的離情中,憑空認定牧師師母是受了委屈。 這樣的猜測與接踵而來的傳言不謀而合。不少人看見了我當時抱著師母哭,過後就來安慰我,也詢問我們團契的聚會情況,或者李牧師走後需要什麼樣的幫助,又鼓勵我不要慌張,要仰望上帝。也有幾位弟兄姐妹感歎,說李牧師才華橫溢,很有講道恩賜,主任牧師卻很少給他上臺的機會,所以李牧師是憤而離去的。聽人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的確很少見李牧師上臺講道,原來他真的是受了委屈才離開的! 看見我吃驚的樣子,這幾位弟兄姐妹就安慰我,又把主任牧師從前做事讓他們難以理解的地方,慢慢說給我聽。這幾位說話的,都是在教會裡年深日久而且熱心服事的人。他們說,他們曾跟主任牧師談起過這些事,但他執意不聽勸誡。接著,他們又提到長執會開會時王執事與李牧師爭吵的細節。他們對教會的前途憂心忡忡,歎息著說:你看,現在李牧師也被氣走了。教會是上帝的教會,怎麼被主任牧師搞成這樣了呢? 震驚與憤怒之後,我心裡一片茫然。我眼前浮現起主任牧師那張柔和可親的臉,如今這臉卻顯得不可理喻。我想,的確,教會不是上帝的教會嗎?怎麼被主任牧師搞成這樣了呢?李牧師也走了,如此下去,將來還會發生什麼事?幾位弟兄姐妹無奈的歎息,也深入我的心底。我品味著他們的絕望,不禁也絕望起來。 牧師是教會前途唯一的盼望? 對牧師人品和行事的質疑,是教會裡最黑暗、最沉重的話題。即使牧師並沒有得罪上帝,只是行事讓會眾不能理解,也足夠引起爭議了。信主之人都知道人是罪人,然而為什麼對同為“罪人”的牧師,大家總有著“超人”的期待,而難以像對一般弟兄姐妹一樣,以愛來遮蓋牧師呢? 如今,當我探究自己當年的心思,發現那時在我眼中,牧師是教會前途唯一的盼望。雖然我也知道,基督才是教會真正的頭,但這似乎僅限於理論,我那時想著,真正做決定的不還是牧師嗎?對於當時靈命幼稚的我,很難有“上帝的能力可以超越牧師的軟弱,牧師盡了本分之後上帝會保守教會,叫萬事相互效力”這樣的盼望與信心。 那時,我努力照著聖經的教導去做,也積極參與服事,但上帝在我眼中,仍是遙遠且高高在上的,祂並沒有走入我的日常生活。我雖然知道“上帝愛世人”,但沒切身體會過上帝對我的愛;我也知道“世人都犯了罪”,但很少醒悟到我也犯了罪;更不用說我能體會到上帝與我時刻同在了,或者能認識到上帝對教會的保守了。在我眼裡,我只能看見人,我只能相信教會完全要靠牧師來治理。所以我一旦知悉牧師是一位“昏君”,就陷入了憤怒、憂傷、絕望中。 那麼“昏君”的標準,是從哪裡來的呢?我當時並沒有想過,現在看來,這標準好像也是我自己定的:只要發生了不合乎我期待的事情,比如李牧師的離開,就成了“昏君”的明證。 傳舌 我內心的絕望太沉重了,壓得我透不過氣來,我忍不住跟別的團契同工提起,才知道有的同工也聽到了,但我們誰也不敢去問李牧師是否真是因為不能講道才離開。有人和我一樣,開始憤怒、憂傷、歎息,但也有人懷疑這些消息是否可靠,也有人勸我們別胡思亂想。但這些來勸我的人,讓我更加難過,我覺得他們不理解。於是我又去跟別的團契裡要好的姐妹們傾訴。 我當時所感受到的,完全是自己對教會深切的愛和憂慮,我並沒有想過要做“傳舌之人”,然而如今回想起來,卻不得不承認:我在找人傾訴的時候,確實就是在“傳舌”。很多消息是我沒有辦法證實的,然而即使它們都是真的,也無關乎道德上的對錯,也許只是處事方法的差異,實在是需要我們以愛心來遮蓋。即使牧師真的錯了,聖經上不是也說要“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嗎?但當時我把牧師看為“超人”,根本就沒想過,牧師可能也會需要憐憫、饒恕、遮蓋。 我這些負面的情緒和話語,像瘟疫一樣,傳染給了幾個聽我傾訴的人。這情緒,仿佛比那些事情本身,更有說服人的力量。 闢謠會 教會裡議論紛紛的人越來越多了。終於有一個晚上,教會召集了各團契同工開闢謠會。有人想要證實聽見的消息,有人質問長執會:“你們開會的細節怎麼會傳得盡人皆知?”有人關心李牧師生活的需要,詢問有沒有必要提供他資助。我和幾位同工坐在最遠的一個角落,我已經不願再相信來自教會的“官方”言論了。 主任牧師疲憊地坐在一邊,王執事站在正當中,大聲勸勉大家,要有信心渡過這個難關。他舉出以色列人征服迦南美地的例子,說到激動之處,還拍著桌子。教會的塑膠桌子在他手掌底下震顫著。我茫然地想起,我家的“恩典牌”桌子,不就是王執事送的嗎?主任牧師、王執事,這些素日可親可敬的人,上帝的恩典曾藉著他們滋潤我們的心田,如今他們的教導,竟成了一場謊言嗎?“恩典”還在教會裡嗎? 這時候,一位老弟兄扶著桌子顫顫巍巍地站起來:“大家不要再抓住這事情不放了”,他一字一頓緩緩地說:“再這樣下去,教會會分裂的。” 桌子剛剛的震顫,被老弟兄蒼老的手撫平了。有一刻,會場裡完全安靜下來。我呆望著他,他的神情憂傷、無奈,而且近乎乞求。他在求我們放手嗎?還是上帝藉著他,點醒陷在混亂中的人?在此之前,我並不知道這一切會引向哪裡;而此刻他的話指明了前方的危險。這時候,仿佛有一種力量,催促我從絕望的死寂中掙扎了出來,我心裡喊著說:不論主任牧師究竟是怎麼樣,我不願意教會分裂啊。 我想起最後一次預查的時候,李牧師說:“我們也要效法主耶穌,查驗天父在我們生命中的旨意,並且順服。”他是怎麼尋求上帝旨意的呢?那對我像一個謎。不過,我好像明白了,“放下”就是上帝此刻對我的旨意。 走出了教會,心裡空蕩蕩的。深冷的夜空中,仿佛迴蕩著魔鬼詭異而得意的獰笑聲。然而一陣風拂過樹梢的黃葉,遮蓋了一切喧囂,也撫慰了我。我舒了口氣,又打了個寒戰,覺得整個人如同生了一場大病般懨懨無力。 送別 李牧師的行期近了,教會弟兄姐妹們的離情也越來越濃,送別的飯局把他的日程表塞得滿滿的。王執事也在一個週末請李牧師吃飯告別,也叫上了我們團契的同工們作陪。進了門,迎面一陣笑語人聲,好像是回到了從前那些單純的日子,再想想前一陣的陰雲,倒像噩夢一樣虛飄飄的不真實。我不禁想起來,王執事的廚藝很棒,我剛到教會的那個感恩節就來過他家,吃過中式感恩大餐。他家的新桌子也特別寬大,想來也是特別為請客而選購的。主任牧師也來了,和李牧師坐到桌子的一角,頭挨著頭低聲談著什麼。過了一會兒,主任牧師站起來離開,順手拍了拍李牧師的肩膀,李牧師則點點頭,又抹了抹眼角迸出的淚花。 […]

No Picture
事奉篇

多元文化的華人教會與衝突處理

邱清萍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教會內有人事糾紛甚至衝突,不是什麼新現象,事實上聖經充滿了人與人之間矛盾的故事,而新約每一卷書都有一些教會內部需要處理的人事問題。在現代多元化的社會,教會更要裝備信徒與領袖如何去處理各種的差異,如何保持教會“和好合一”的見證。 和諧與和好           聖經要求我們不只是和諧,更是和好。沒有和好希望的和諧是很脆弱的,因為經不起衝突的打擊,最終可能淪為以客套、冷漠、恐懼戰兢的心態彼此相待,甚至互相躲避。耶穌捨己釘十架,不但使和好成為可能,和好也是基督徒和諧相處的基礎。            有和好作基礎的和諧包含了捨棄權利和說理,彼此的聆聽與順服,認罪與饒恕,甚至包含了自我的調整與改變。假如耶穌基督和好的福音不能叫我們超越人性的局限,我們所信所傳的,與其他的宗教有何不同呢?我們的和諧與不信的人所能做到的有何分別呢? 處理差異           基督徒追求和睦,其中一樣要學習和操練的是處理差異。           在現代多元化的社會,人與人之間的共識愈來愈少,而差異也愈來愈繁複。這些差異包括明顯的,如:喜好、說話、個性及做事的方式和習慣等;也包括了比較隱晦的,如:家庭及教會背景、世界觀、價值觀、神學立場、文化習性等。如何處理差異,已成為很基本的做人處世之道。           差異出現的時候,立刻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是標準?誰有權威作最後的決定?有些人遇到與自己不同的人,會以自己作標準去改變對方,結果就出現了張力。到底什麼差異要容納?什麼差異要力圖消弭?           保羅在《以弗所書》第4章指出,教會在基要信仰上必須一致,不能容納差異:一個身體(普世無形的教會)、一個聖靈、一個指望(主再來和永生的國度)、一主(耶穌)、一信(聖經)、一洗(重生得救聖靈的洗)、一神(三而一的主宰)。           然而教會生活也有許多事物不屬於以上七個一的範圍,是非黑白也不分明。保羅在《羅馬書》14章給我們很具體的指導,他特別舉吃素與守日等一些個人或社會文化 習性為例,指出遇到類似的事情,我們要接納彼此的差異,不要論斷或輕看,且要存感恩的心,為榮耀神而發揮各自的特色,在必須取捨時,也要為了愛心的緣故, 放棄自己的權利。           先賢曾為教會處理差異立下可敬的原則:在基要事上要保持合一,在非基要事上可容納差異,在一切事上當憑愛心行事。 文化背景的差異           北美華人教會的成員從不同的原居地移民來美,帶著不同的生活經歷,社會、教會和政治背景,雖然同為華人,卻有著許多的差異。           許多華人教會開始時以一種方言為主,後來因應新成員的需要,要加插另一種語言。起初主日講道雙語同時進行,由一種方言翻譯另一方言。漸漸人數增加,就會分開 聚會,組成另一方言的會眾,甚至第三種方言的會眾。較大而歷史較久的教會,都會有三種方言:國語(普通話)、粵語(或閩南語)和英語的會眾。           三個會眾,三種語言、三種文化習性(思想和言行的)在同一個教會並存共進,不但需要神的恩典,在人方面也需要很多的忍耐、謙讓與智慧,才能跨越矛盾與衝突的障礙。 教會生活中的張力         《使徒行傳》第6章有一個教會張力的例子。初期教會因著聖靈大大的工作,很多人信了耶穌,教會“門徒增多”了。教會增長是一個祝福,但也隱伏著危機。一來人多 […]

No Picture
事奉篇

如何對待觀點不同的人

尼寇爾著/基甸、准翔譯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主呼召我們要為真道竭力爭辯(《猶》3),不是要我們愛好爭論,而是要我們站立在真道上,不妥協也不逃避。            在許多方面,我們都會遇到不同觀點的人:在教義上,在教會治理的細節上,在宣教的方式上,等等。因此,找出一些基本原則,看如何與持不同意見的人打交道,是有益的。我們甚至可以把這些原則、方法,應用到非宗教領域的分歧,如政治,職場人際關係,家庭內的爭執,等。          首先,讓我們先思考三個問題:          (1) 面對觀點不同的人,我們當持什麼樣的心態?          (2) 我能從觀點不同的人身上學到什麼?          (3) 該如何跟觀點不同的人相處? 第一部分:面對觀點不同的人,當持什麼樣的心態?          很多人會跳過前兩個問題,直接問:“我怎樣才能把對方駁倒,好徹底消除反對的意見和分歧?”駁倒對方或許不難,但是我們能靠辯論,贏得他們的心嗎? * 恩慈的態度           如果對方的觀點不符合真理,我們應該以怎樣的心態對待他呢?我們不能贊同他,不能在真理上妥協,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然而我們必須愛他,必須以愛心 贏得人心,否則我們就沒有順從真理,因為真理自然地與愛心聯結,而不是與敵意或者嘲諷聯結(《弗》4:15)。當我們盼望能積極影響他人的時候,我們必須 向對方表現出友好和恩慈的態度。           我們要讓辯論的對手感覺到,我們不是只想贏得一場爭論,或者表現我們如何聰明,而是真正關心對方,既渴望幫助他們,也渴望從他們身上學習。 * 充分的瞭解           我們願意人怎樣待我們,也要怎樣待人(《太》7:12)。我們希望別人怎樣待我們呢?首先,我們希望別人能理解我們的觀點。那麼,請將心比心,盡力去瞭解別人。如果對方出過書,或發表過文章,我們不能連他的著作都不讀,就發出尖銳的批評。         […]

No Picture
事奉篇

書評:《教會衝突的處理與重建》

提摩太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教會衝突?哪間教會沒有衝突?怎麼樣面對衝突?教會怎樣在衝突之中不四分五裂?……我相信這是每個教會領袖都感到棘手,也是每個教會急需解決的問題。游宏湘牧師和邱清萍女士合著的《教會衝突的處理與重建》(註),正是針對這些問題而寫的。 四部分           此書共分四個部分:一、瞭解教會的張力與衝突(一、二章)。二、預防教會的張力與衝突(三~六章)。三、化解教會衝突(七~十章)。四、衝突後的療傷與重建(十一、二章)。           在第一部分中,作者指出:“張力”普遍存在於信徒靈命的軟弱、犯罪事件、會眾不同的需要、教義與聖經亮光的差異、領袖之間不同的異象、個性、作風與領導方式 不能兼容等之中。這些存在教會內的種種張力,如果處理得好,能成為教會發展的助力;但如果處理不好,則可能演變為教會的衝突。故此,教會的領袖必須正視 “張力”,力求化干戈為玉帛、化坎坷為坦途。           作者分析,形成張力的原因,是由個人因素、人際因素、教會因素和文化因素所組成。清楚地認識問題的成因,承認困難的存在,是解決問題的起步。           第二部分“預防教會的張力與衝突”中,作者就教會對傳道人的徵召、待遇、評估、權柄的運用、行政的運作、配搭事奉中的道德品格等方面,分析了張力與衝突的潛 在因素。要想預防這些張力與衝突的產生,首先要加強領袖自身的素質建設,清楚自身的方向與使命,心平氣和地制定事奉的方案,等等,如此可以有效地預防和減 少張力和衝突。            第三部分“化解教會的衝突”裡,作者討論了衝突的演變過程,以及如何處理,解決時應持何等態度等。當衝突發生後,逃避問題或使衝突升級,都不是解決的方法。解決的關鍵是,持不同立場的雙方要從大局出發,將不必要的損失降到最低點。            在這一部分裡,作者沒有紙上談兵,反而考慮到許多教會的實際情況,包括“萬一拆夥”時,如何講究“拆夥”的原則,以減低傷害的程度。           第四部分“衝突後的療傷與重建”,作者將衝突看作“戰事”,將善後處理稱為“療傷”。“療傷”對於恢復力量、增加士氣,起著不可估量的作用。假如教會不幸發生了衝突和傷痛,教會領袖必須痛定思痛,認真分析原因,找出破口,杜絕傷害再次發生。 得與失          本書從不同的角度,分析了各種張力和衝突產生的原因,同時也羅列出許多聖經的原則,給讀者提供了解決的途徑,讓那些正處在衝突之中的教會有方針、原則可循; 對於那些尚未發生衝突的教會來說,也有著預防的作用,使其面對張力和衝突的時候,不至於恐懼和緊張,可將損失或危害降至最低點。總之,使教會不因為張力與 衝突,失去本來的方向與目標。所以,本書可以說是值得一讀的好書。           但是,身為牧者,我同時亦感覺到,本書過於注重原則的分析,而忽略了實際例子的處理。如,作為一個教會的領袖,如何處理領袖的酗酒、毆妻、人際關係、品格等私人之事宜?當有了這種衝突的時候,應該委屈求全,還是應該堅持原則?           另一方面,在中國教會中,目前最大也是最普遍的衝突,就是“三自教會”與“家庭教會”的衝突。這種衝突受政治因素、傳統因素等影響。信徒何去何從?什麼是該堅持的組織原則?什麼是該放棄的個人立場?……如何化解這類衝突,實在值得我們繼續探討。 註: 邱清萍、游宏湘合著。美國中信出版社,2002年8月。 作者為牧者,目前就讀於菲律賓聖經神學院。

No Picture
事奉篇

弟兄,讓我們相互負責任

滕勝毅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幾年前,我參與的教會出了問題。作為一個小弟兄,我試著調停解圍。我也盼望看到帶領的弟兄,能彼此相顧,同心協力解決問題。結果卻事與願違。我沮喪的心,差點兒變成一顆苦楚的種子(見拙文《苦楚的毒鉤》,《舉目》17期)。            痛定思痛,我開始從這個教訓中,思考弟兄間相互負責任的重要性。 定義與內涵           韋伯斯特大字典對“相互負責任”(accountability)的解釋是:服從義務和責任,去反應、回答,或說明、辯明。相互負責任是一種負責任的、可靠的、能回答的狀態。它反映了人與人之間雙向、互動的一種關係。它是意願的選擇,既是義務,也是責任。           基督徒之間的相互負責任,包括更深一層的內涵和意義,是帶有生命力的,也更好地表達了這個詞的實際意義。           基督徒之間的這種相互負責任的關係,與一般的同鄉會、專業沙龍、好友互助小組,有本質上的不同:         · 動機不同。我們要在變得更像基督的生活歷程中同轍而行。         · 根基不同。主耶穌無條件的愛,和我們所不配得的恩典,是我們的根基。         · 目的不同。我們要在基督裡互相建造(《帖前》5:11),充分發展我們的潛在能力,在同一個聖靈裡一起成長,長成有基督的身量。         · 運作不同。互相接受、坦誠、守信、耐心、不論斷,是建立這種具有生命關係的途徑。         · 作用不同。這種具有生命力的關係,不僅會幫助醫治傷痛,減輕包袱,還會幫助審查我們的心思、意念和行為,使我們的生命更新成熟。“所以你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治。義人祈禱所發出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5:16) 需要的原因           那麼基督徒為什麼需要這種關係呢?創世一開始,神就清楚地對那兩人說,我給你們權柄,也給你們責任,同時也要你們為自己、為神負責任。“這樣看來、我們各人必要將自己的事,在神面前說明(負責)。”(《羅》14:12)           不僅如此,神還叫我們在神的肢体裡相互負責(《林前》12:12-27)。主耶穌並不只是呼召一個人作祂的門徒,聖靈也沒有只賜給一個人。“所以你們該彼此 勸慰、互相建立。”(《帖前》5:11)。我們“又要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力行善。”(《來》10:24)可見,在基督徒的日常和教會生活中,我們不僅 要對神、對己負責任,也要相互負責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