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領導的藝術(中) ──訪陳國安牧師

陳國安/楊鳳崗採訪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編者按:在《舉目》第五期,曉士頓教會主任牧師陳國安牧師,回答了本文作者楊鳳崗有關教會的領導制度、領袖的影響力、牧長的任期等等問題。在本期中,陳牧師則就教會內長牧關係、多元問題,表達了意見。 相應反映       楊:貴教會從成立到現在這二十多年來,會員結構上有些什麼重大變化?         陳:二十年來每個人增加了二十歲(笑)。         我們現在的會友,每一個年齡層的人都有。從八九十歲到小嬰孩都有。所以,就從一個原本年輕的教會,變成一個全面性的教會。         楊:現在,貴教會一共有多少人是香港來的,多少是台灣來的,多少是大陸來的?         陳: 本教會的母堂和“福遍”分堂,加起來差不多有1200人,其中180到200左右是講廣東話的人。另有大概150人左右是中國來的,還有200人左右是 ABC(Amercia Born Chinese,出生在美國的華人),再有大約70人到80人是東南亞國家來的,如馬來西亞、泰國、寮國、越南、柬埔寨、韓國、新加坡等。這些都算起來有 600多人。剩下的是台灣來的,約占總會員人數的一半。          楊:這種的會員結構,在長執會裡有相應的反映嗎?         陳:有。我們努力讓各種背景的人,都在長執會裡有代表。但是從比例上說,講廣東話的人,在長執會中的比例比在會眾中的比例高。特別是早期,當香港人只在會眾中占20-30%的時候,在長執會裡卻占了60%以上。          原因之一可能是文化。香港人比較洋化,比較外向,本身又說英文,來到美國這個英語國家,不會感覺太陌生。他們來的時候年紀也比較小,18歲就來,等到30歲的時候,已經在這個國家待了相當一段時間,跟美國人差不多一樣了。         但是台灣來的多半都是大學畢業當完兵以後,出來時已經24-25歲,還有語言上的困難,所以頭一兩年書都讀得很苦。而且因為在台灣所受的教育跟美國很不同,比較填鴨式,所以就不太開朗,不太主動,不是不聰明,而是什麼事情都寧願保守一點。有點 reserve,保守。         所以,一旦教會裡有什麼事情,需要人自願去做,香港人就快一點。所以我們最初60幾個獻身作傳道的會友中,有50個是香港來的。但後來獻身的30幾個中,台灣來的就追上了一些。         楊:隨著會眾結構的變化,在事工方面是不是就要做相應的調整了?         陳:對。開始時我們只有兩個團契,一個學生團契,一個家庭團契。現在母堂有27個團契,在福遍分堂有12個團契。還有一個西區教會,是1991年分出去的,現在他們也有16個團契了。所以我們總共有55個團契,照顧各方面的需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