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後現代社會與教牧關懷

莊祖鯤 本文原刊於《舉目》14期        在深受現代科技與理性思想影響下的社會,不約而同的人們都強調工作效率與績效,因此 “節目”(Program)是最關心的焦點。在這種環境下的教會,很自然地,也講究效率與組織化。教會每一年都要訂出增長的“量化指標”,牧師也成為教會 的“執行總裁”(Chief Executive Officer, CEO)。教會各部門的活動琳瑯滿目,把教會的行事曆填得滿滿的。主日崇拜的聚會,更是排得十分緊湊,而牧師最容易被信徒和同工指責的“罪過”,就是講道 超過時間。          也有的教會,極為看重教義的“純正”。美國許多這種類型的福音派教會,講台多採取“解經講道”的方式。另外,現代化的教會強調分工,因此教會的教牧同工有時變成只是“同事”關係,而非“弟兄姊妹”。這種人際關係的疏離感,是現代工業社會的特徵,也是現代化教會常有的現象。 後現代特色的教會          但是後現代的社會注重感性多過于理性,人們珍惜個人主觀的經驗,也樂于分享這些經驗。因此,許多超自然的、神秘的經驗,不再成為禁忌,反而是人們津津樂道的 話題。由于現代社會造成人際關係的支離破碎,後現代社會的人更重視“關係”的建立,強調“過程”(Process)而不僅是“結果”(Result)。           因此,當代許多比較偏向靈恩的教會,都是具有這種“後現代”色彩的教會。他們的聚會喜歡採用熱情洋溢的“敬拜讚美”型態,唱詩時間很長,有時比講道時間還長。崇拜方式比較不拘形式,可以臨時加入見證或禱告。有的教會甚至在牧師講道完之後,立刻請會眾當場回應。          一般而言,這種的教會講道時間較短,信息內容也非常強調“切身感受”(Felt Needs)及如何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Relevance)。同時,這種教會的信徒比較重視“現世”(Here and Now)的需要,而非“終極關懷”(Ultimate Concern)。他們對教會的委身程度很低,甚至有“反組織化”(Anti-Institution)的心結,所以常常遊走于眾教會之間,成為“遊牧民 族”。           美國以調查基督徒社會現象聞名的George Barna,在2001年底曾列舉出一些當代美國教會的狀況(註),其中有許多與後現代思潮是有關係的:           * 35歲以下的年輕人中,很少人採取聖經的觀點看事情。 * 聖經的教導與價值觀,對人們道德的選擇影響很小。人們關心的是如何避免麻煩及減少衝突。 * 美國人當中相信有絕對真理的人數,已經由2000年一月的38%,急速掉到2001年十一月的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