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后现代社会与教牧关怀

庄祖鲲 本文原刊于《举目》14期        在深受现代科技与理性思想影响下的社会,不约而同的人们都强调工作效率与绩效,因此 “节目”(Program)是最关心的焦点。在这种环境下的教会,很自然地,也讲究效率与组织化。教会每一年都要订出增长的“量化指标”,牧师也成为教会 的“执行总裁”(Chief Executive Officer, CEO)。教会各部门的活动琳瑯满目,把教会的行事历填得满满的。主日崇拜的聚会,更是排得十分紧凑,而牧师最容易被信徒和同工指责的“罪过”,就是讲道 超过时间。          也有的教会,极为看重教义的“纯正”。美国许多这种类型的福音派教会,讲台多采取“解经讲道”的方式。另外,现代化的教会强调分工,因此教会的教牧同工有时变成只是“同事”关系,而非“弟兄姊妹”。这种人际关系的疏离感,是现代工业社会的特征,也是现代化教会常有的现象。 后现代特色的教会          但是后现代的社会注重感性多过于理性,人们珍惜个人主观的经验,也乐于分享这些经验。因此,许多超自然的、神秘的经验,不再成为禁忌,反而是人们津津乐道的 话题。由于现代社会造成人际关系的支离破碎,后现代社会的人更重视“关系”的建立,强调“过程”(Process)而不仅是“结果”(Result)。           因此,当代许多比较偏向灵恩的教会,都是具有这种“后现代”色彩的教会。他们的聚会喜欢采用热情洋溢的“敬拜赞美”型态,唱诗时间很长,有时比讲道时间还长。崇拜方式比较不拘形式,可以临时加入见证或祷告。有的教会甚至在牧师讲道完之后,立刻请会众当场回应。          一般而言,这种的教会讲道时间较短,信息内容也非常强调“切身感受”(Felt Needs)及如何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Relevance)。同时,这种教会的信徒比较重视“现世”(Here and Now)的需要,而非“终极关怀”(Ultimate Concern)。他们对教会的委身程度很低,甚至有“反组织化”(Anti-Institution)的心结,所以常常游走于众教会之间,成为“游牧民 族”。           美国以调查基督徒社会现象闻名的George Barna,在2001年底曾列举出一些当代美国教会的状况(注),其中有许多与后现代思潮是有关系的:           * 35岁以下的年轻人中,很少人采取圣经的观点看事情。 * 圣经的教导与价值观,对人们道德的选择影响很小。人们关心的是如何避免麻烦及减少冲突。 * 美国人当中相信有绝对真理的人数,已经由2000年一月的38%,急速掉到2001年十一月的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