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為什麼選擇“家庭學校”?

汪長如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那是2003年初夏,當我5歲的大兒子經過了好幾輪的面試後,我緊張的心弦終於放鬆了。我問老師:“我兒子的水平如何?他上幼兒園(Kindergarten)可以嗎?”老師的回答讓我很驕傲:“你兒子早超過幼兒園的水平了!”         回到家後,我非常興奮,覺得說服我太太homeschooling的機會終於來了(編註:homeschooling ,“家庭學校”,意即讓孩子以在家上學,替代正式的學校教育。在美國,政府設定課程要求與學力鑑定管道,以允許父母採此教育方式)。 我故意問太太:“既然如此,我們幹嘛還要送他去學校呢?他在幼兒園裡學什麼呢?”         看著太太答不上來,我就央求和鼓勵她:“請嘗試一年homeschooling吧。即使兒子什麼沒學到,他也不會落後於同齡小孩。” 最後,太太終於同意了在家自己教,條件是我要多承擔家務,多照顧另外兩個年幼的兒子。         這一嘗試就是8年的“家庭學校”。剛開始,我們遇到了父母的反對、親戚朋友的不理解,和教會的不支持。父母反對的理由是,美國的公立學校是免費的,在家教學要花錢不說,這更意味著太太要放棄工作,我們家的收入會減少一半。我們必須省吃儉用,要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親朋好友聽說我們的決定後,一方面勸說我們放棄這個“瘋狂的想法”,另一方面也開始為我們小孩的未來擔憂,“他們的社交能力怎麼培養?誰來教他們英文?將來他們上大學,誰給寫推薦信?”         還有一些好心的人給我們出主意:“如果你們嫌學區不夠好,可以多花些錢,在較好的區買個小房子,讓孩子去上那裡的學校。”         說句實話,起初我和太太也是有擔心和憂慮的,也懷疑過自己的決定是否明智。 但是當我們認識神越多,越明白神給我們的託付後,我們就越堅信,是神感動我們選擇這種教育方式,也是神攙扶著我們一路走下來。8年來,我們靠著神的恩典, 克服了許多的挑戰;雖然一路走得跌跌撞撞,但是從沒後悔過。 拒絕上帝的教育系統         我們不送小孩去公立學校,不僅是因為公立學校的教育質量不好,也不僅因為公立學校有日益泛濫和嚴重的吸毒、淫亂及暴力。 主要的原因,是公立學校的教育理念、教育內容以及教育方法,是敵基督的,是與聖經相違背的。         在紀錄片《Waiting for Superman》(2011年)中,詳細介紹了公共教育和公立學校的由來,以及這個系統對基督教的衝擊、對我們下一代心靈和信仰的危害。從這部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出,今天每一所公立學校,都在使用人文主義的教育理念和方法。         教育與信仰有很大的關係。是送小孩去公立學校,還是homeschooling, 這不只是父母的喜好和選擇,更是一場看不見的屬靈爭戰,是爭奪我們的下一代。         現代人文主義教育不相信上帝,也不相信聖經。現今的公立學校,已經把上帝從課堂裡趕走了──學校不允許老師教導創造論和聖經真理,禁止老師向學生傳福音,也不允許學生奉耶穌的名禱告。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美國公立學校與基督教信仰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20期           很多人認為,美國是一個以基督教信仰立國的國家,但今天卻不允許在公立學校裡傳講基督教信仰,實在是不可思議。            這種看法在基督徒家長中尤以為最,有些家長因而不願意將子女送到公立學校念書,以免孩子在公立學校的環境中失去了信仰。            其實,美國是否是以基督教立國,以及在公立學校是否絕對不可談基督教信仰,這兩個問題,都是有商榷之處的。             首先,讓我們看看美國建國時的情形。美國在1776年宣布獨立,在1789年通過憲法,選出第一位總統華盛頓。在同年,國會又通過十條憲法修訂案,稱為人權 法案(Bill of Rights),這十條修訂案于三年後(1792年)生效。雖然美國建國的領袖大多都是基督徒,但是,如果從人權法案來看,與其說美國是以基督教立國,不 如說美國的立國精神,是在于保護人民不會在宗教上受到政府的迫害。 人權法案與政教分離             美國憲法修正案第一條的條文是:“國會不得制定關于下列事項的法律:設立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            從英文原文(註1)中可以看到,這條文有兩個重要子句: 一、政府不得立法設立宗教。 二、政府不得立法禁止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            這兩個子句,在法律界一般簡稱為“設立”子句,及“自由行使”子句。這兩個子句的合成,就是美國憲法“政教分離”的精神。之間看似互相矛盾,卻是相輔相成。             有關“設立”子句,美國的法院一般都以“勒蒙與柯茲曼”(Lemon vs. Kurtzman, 1971)一案的判例為原則,以以下的三點(註2)來決定政府(包括公立學校),是否違反了政教分離的原則: 1.任何法律必須有其世俗,非宗教的目的。 2.其主要效果必須不得促進或限制宗教。 3.該法律不得促成“政府與宗教的過度糾纏”。             這三條測試標準,又稱為“檸檬測試驗”(Lemon Test),因為本案的原告“勒蒙”的英文意思就是檸檬。當時美國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波格,即以此為這三點命名。 而“自由行使”子句,則可以以下的三點來分辨: […]

No Picture
事奉篇

也談青少年的教育--有感于熊璩〈今日青少年教育面臨的危機〉一文

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過簡         在《舉目》第五期,看到熊璩弟兄有關青少年教育的文章,對今天美國公立學校的教育有深刻的剖析。其中對杜威實驗主義教育法的討論尤令人省思。不論是學校的老師,還是做父母的,我們都應該仔細地去考慮,到底我們需要如何培養孩子的自我形像。          熊文雖然對美國教育的問題,有一針見血的評論,但是,如果把美國公立教育的成敗,都歸結于人本的世俗性自由主義,則難免有些以偏蓋全之嫌。         無可否認的,以自然主義進化論為基礎的自由主義,在德育方面是不會教學生絕對真理的。但是若引申,說因此也影響了智育,就似乎是將一個複雜的問題,太過于簡單化了。         我們在批評美國教育時,也應該回想,中國(包括海峽兩岸)的教育,也是基于自然主義進化論的。但是,卻不能就此推論出,中國學生的學問素質低。可見,如果我們要分析青少年的教育問題,我們應該對智、德、体、群、靈各方面的教育,做全面而合理的分析。 智育         讓我們先談智育。美國教育的學科成績(智育)平均低落的原因很多,但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其實是因為其教育的普及性。筆者對歐洲的教育環境不熟悉,所以無法 多作評論。但在亞洲,一層層的聯考、會考等,把許多成績較差的學生都淘汰于校門之外。自然的,留校的學生之平均成績,就會高了起來。         而在美國十三年義務教育的對象可以說是有教無類,所有十八歲以下的孩童都留在校內。在學業鑒定考試時,自然會良莠不齊,而影響考試的結果。不過即使如此,美國 各地都有成績非常卓越的公立學校,就像在一般公認學業成績甚差的加州,也有像帕洛阿圖、庫比提諾、薩拉度加等地非常好的高中。所以,美國公立學校的教育, 其實也有好的成績。         此外,美國教育所用的啟發式教育,以長期的效果來看,具有很大的長處。在所謂的K(幼兒園)到12年級(高中以下)的 教育裡,學生似乎在“量”的上面,比亞洲的學生學到的少,但是他們的思考力與分析力卻是非常的強。就算我們不把當年我們在亞洲所受的教育稱為是“填鴨式教 育”,但是,我們確實被灌充了不少的知識。其中有相當份量的,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         我們花在記憶上的時間,在美國的孩子們,卻用于“胡思亂想”上。美國教育的長處在到了大學與研究所時,就明顯許多。他們有相當的聯想與創造力,這是我們所不及的。所以,筆者以為,我們不能只以中小學的學術成績,來衡量美國教育的成敗。         我們當年到美國來唸書,今天世界各國還是有許多年輕人,渴望能到美國的大專院校唸書。難道,這些外國學生是為了美國學校程度低而來的嗎?當然不是。那麼,我 們是否知道,美國著名的公、私立大學及研究所,其學生還是以公立高中的畢業生為主,名校並未因此不“名”,或程度降低?         而且,在大學裡,美國公立高中的畢業生,與私立學校的及外國學生,在學業上的競爭上,沒任何不如之處。難道這不證明公立學校的教育,並不像一些統計數字顯示的意義嗎?         筆者當年是在新加坡受的高中教育。新加坡就是熊文所引1983年教育報告的第一名。但是,筆者非常清楚知道,新加坡的數理成績之所以考得高,其實是有許多的 犧牲的。當時在新加坡的高中教育裡,沒有歷史、地理、音樂、美術、体育等等的課程。所以,那裡的學生雖然數理科目成績卓越,但是一般的常識卻比較缺欠。         有關熊文中所提到的,“學生才是課程及內容的決定者,老師不是”這點,筆者對之十分困惑。以加州為例,筆者自1994年任聖他克拉拉縣教育委員以來,課程標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今日青少年教育面臨的危機

熊璩 本文原刊於《舉目》05期 一.青少年教育的現狀          筆者2001年12月在北京,看到電視上介紹兩本暢銷書。一本是《不要“管”孩子》,一本是《孩子不可不管》。大意都是要尊重孩子,要講理,不要動輒用權威來壓制他們。相對於中國傳統所謂“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的觀念,這種新論點真是一大進步!          無論在家庭或是學校,隨著社會的開放和現代化,中國教育方面的許多觀念和方法都已被重估。這讓筆者想起另一本書,就是1946年初版的《照顧嬰兒與孩童的基 本常識》(The Common Sense Book of Baby and Child Care)。小兒科醫生斯巴克(Benjamin Spock)這本一反傳統觀念的暢銷書,至今已經翻譯成三十九種語言,銷售量超過五千萬冊。          該書引進了革命性的觀念。他呼籲父母親不要用 一刀切的(one size fit all)態度和權威性的方法來管教,要尊重孩童的個別性。他拒絕美國老式清教徒把兒童當作“蠻不講理、愛幹壞事、是應當學習禮數的小頑童”的觀念。他要求 父母把孩子當作是一個不斷蛻變的精靈,需要大量的注意力。譬如,若是學齡兒童有偷竊的行為,他建議父母親給予孩子更多的讚許、鼓勵,甚至增加孩子的零用 錢,使他不必偷竊。         這種新觀念到了1960-1970年代就更為“前進”。最暢銷的育兒書(註一),要求父母們從嚴厲的“道德家”角色, 轉換為同情的“醫療家”角色。不論孩子如何無理取鬧,父母親應當保持冷靜,不下判語,用專業性的態度,幫助孩子釐清他自己的是非觀。逐漸地,孩子的責任感 被不可剝奪的權利感(entitlement)所取代,孩子就是行為不當,父母的角色也不在於告訴他對與錯,乃是幫助他發現自己的價值觀。          因著這種理論推行到極至,美國許多年輕人已失去了對自己行為負責的觀念。          那麼,這最近廿年又如何呢?實際情況是,不僅是美國的家庭教育處於困境,美國公立學校的教育更是陷在危機之中。          改善公立學校的教育,是布什總統競選時最大的諾言。美國國會在2001年12月通過了教育改革法案,布什統總在今年1月7日正式簽署,這証明了公立學校教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