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主题文章

读书与文化使命(陈宗清)

陈宗清 本文原刊于《举目》43期          20世纪中叶以来,欧美社会世俗化加剧,传统价值分崩离析,针对这样的现象,基督教圈内频频出现“文化使命”的呼声,而“基督徒应主动关注社会和文化”的话题,也在华人教会中引起巨大的回响。            显然,若要履行文化使命,首先必须了解文化潮流与资讯,而“读书”就成了知识分子基督徒不可推诿的责任。 错误的属灵观           自由神学一度盛行于19-20世纪,高举理性,贬抑圣经的权威,当时东西方的教会莫不受到这种思潮的冲击。为了反击理性挂帅的神学,有一种错误的属灵观在教 会中逐渐成形,即追求知识会让基督徒在信仰中迷失,或认为“神学知识”会妨碍基督徒的灵性。结果,“反神学”或“反智主义”在保守的教会形成一股汹涌的逆 流,使基督徒对“知识”产生偏差的态度,甚至走入“神学无用论”的极端。           这种偏差的属灵观把“教会”与“世界”对立,把“灵”与“魂”视 为绝对抗衡的两个领域。如此一来,知识的积累被理解为“魂的追求”,学术的钻研探索被划为“世界的活动”,与教会的建造无关。时间一久,社会走其“阳关 道”,而教会自走“独木桥”,二者俨然无关。但从社会整体而言,教会无异成了边缘团体,对主流文化起不了任何作用。 圣经的教训与榜样          关于“知识”,究竟圣经怎么说?          在 《哥林多前书》,保罗论及“祭偶像之物”时,写道:“我们晓得我们都有知识;但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心能造就人。”(《林前》8:1)这句话是否意 味保罗反对知识?若详细分析,显然保罗在此绝非反对知识本身,而是提醒那些有知识的人,若不当地运用知识,会叫软弱的弟兄跌倒。           毋庸置疑,保罗是第一世纪最蒙神重用的使徒。他写了13封书信,带给教会无比的祝福。为何保罗可以如此被主使用?原因很多,但其中不可忽视的一点,即是他渊博的 学问。他曾经在雅典的亚略巴古,与希腊的哲学家们辩论,这是当时极少基督徒能作到的。在面对生命最后一段旅程时,他仍然不忘吩咐提摩太,要把他放在特罗亚 的书卷带给他(《提后》4:13)。可见得,他一辈子都注重读书研究。           再看旧约的例证。“五经”的作者摩西,由于在埃及王宫中成长,所以 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徒》7:22),至终成为杰出的领袖,并且为神的子民写下不朽的律法书。以赛亚先知描绘说,耶和华的灵必住在弥赛亚身上,使他有 “知识和敬畏耶和华的灵”(《赛》11:2)。《何西阿书》强调:“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何》4:6),可见得,正确的属灵知识是讨神喜悦不可缺少 的素质。 时代思想对历史的重大影响           2009年是达尔文200岁的冥诞,也是《物种起源》发表150周年的纪念。“进化论”对过去100多年以来人类思想所产生的影响,是有目共睹的。至今媒体中仍不断炒作“进化论”的议题,因为它不仅是生物科学的核心课题,更是对人生信仰诠释极具关键性的指标。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阅读使生命成长(陈培德)

陈培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43期          有人说,“后现代”是一个众说纷纭、没有权威和标准,以及“不信”的时代;也 有人说,社会进一步后现代化的趋势是:“常识被边缘化,而所谓‘深奥知识’却被赋予无上权威。”遂特博士(Leonard Sweet)却在《鸽子型教会》(Soul Tsunami;中译:校园)一书中指出,这根本是弄错了!“后现代文化”其实是渴慕灵性、小本经营灵性的文化。遂特更列举出在13个范畴里,上帝其实是 “大受欢迎”的(注1)!真正的问题是我们有没有用正确的演绎和表达方式,向世人道出那万古长青的真理和耶稣的故事,以及耶稣在你我生命中所谱写的生命诗 歌。笔者确信,要想做到这一点,教牧和信徒都必须奋起阅读,这是扭转时代的重要一环。           近年来电脑科技的极速成长,网上资讯发达,令人误以 为一个无纸时代真的来临了,新世代的人无须阅读书本。事实上,在无边的网上虚拟世界,图像音效和文字符号,是组成信息的两类大不相同的构成元素。前者是吸 引使用者眼球的“必杀”手段;后者则是内容的表达和掌握之根本功夫,必不可无。            艾杰奇(John Eldredge)在其著作《起死回生》(Waking the Dead;中译:校园)的第1章里提醒读者,基督徒的人生,其实是一场长期争战,是前往应许之地的长期战争,上帝应许信他的人得生命,就是得丰盛的生命; 问题是,我们也当好好地把自己武装起来,就如同使徒保罗所教导的,信徒要穿戴全副的军装,包括真理的腰带(《弗》6:10-18)。除了读圣经外,也要好 好读属灵书籍,使生命成长。基督徒必须早日养成主动、广泛和有规律阅读的良好习惯,以免在后现代的“现实”世界中,因“落伍”、欠缺“根基”而随“流”失 去。新约圣经“门徒”一词,希腊文源于“学习”的字根,即指被教导及学习的人。作耶稣门徒,除了该认真地效法基督外,更应是个学习求知、求真的信徒,让信 仰有根又有基。           阅读其实是对外在世界的探索,使我们可以因掌握充足资讯和知识,知所决断,知所应对。阅读又是对自身生命的潜藏素质进行开 发。当我们读到书中作者的某些思想,并顺着生命的地脉去搜寻,我们内里蕴藏的宝藏就有可能被发现,生命中的“兴奋神经系统”也得以被启动。这是一种生命与 生命、心灵与心灵间的感应和互通。           阅读能帮助人扩充和集中本身所具备的潜能。一个人藏书的累积,也标志着他生命成长的演化过程,他的气质和性格特质也会在其中呈现出来。           阅读也是在旅途中寻觅向导和良伴的过程。著名英国神学家麦格夫(Alister E. McGrath)称这样的基督徒生命成长探索过程为“搭便车”。在教会历史的进程里,历代属灵伟人如同云彩般围绕着我们,在信仰之旅的每个重要站口前,藉 […]

No Picture
事奉篇

从文化使命到文化宣教(陈宗清)

陈宗清 本文原刊于《举目》26期         过去十年,哈利波特的旋风横扫世界小说和电影的市场,有些人十分讶异,何以这个以 “巫术”和“灵异”为主轴的故事,风靡了全世界的读者和观众。为何在科学时代,人们还会拥抱灵觉主义(transcendentalism)的世界观?其实,在20世纪80年代之后,西方世界整体的世界观已从“现代主义”转向“后现代主义”。由笛卡尔和牛顿等人建构的机械式的宇宙观逐渐失去影响力,取而代 之的则是“新灵性主义”(new spiritualism)及“实体的另类模式”(alternative modes of reality)。无怪乎,新纪元运动在西方大行其道。 然而,目前在中国,科学主义则是主流文化之一,因为大家喜欢标榜“科学”或“合乎科学”,作为赢得信赖或品质保証的凭据。倘若基督信仰被视为与科学敌对,要人们信奉基督教便会有很大的障碍。如此观之,文化氛围或文化情境会成为人信主的助力或阻力,这是不証自明的事实。 一、中美文化都在寻求出路          20世纪初,当中国传统文化面对西方世界强有力的批判与挑衅时,有识之士不得不重新思考中国文化的走向。何处是出路?于是有了“体用”之争,究竟是要“中体西 用”呢?还是要“西体中用”?抑是要“全盘西化”?经过戊戍变法、辛亥革命、五四新文化运动、及共产党社会主义的统治之后,这样的争执依然是非常热门的话 题。          直到今天,面对马克思主义在神州大陆的适应,以及市场经济的挑战,中国学术界中“自由主义”及“新左派”之间的冲突与对峙从未消失。中国文化何去何从?基督徒知识分子责无旁贷,必须要去正视,并从信仰的角度给予答复。          过去40年来,美国社会也不断出现“文化战争”的问题。传统的美国社会建立在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价值观上,是有神论的文化。然而,随着达尔文进化论、现代主 义、人文主义、科学主义及后现代思想的影响,传统价值观遭受严重的摧残。每次总统大选,这种不同意识形态所产生的观点,就会在道德和信仰的议题上展开剧烈 争战。过去基督徒右翼的政治影响力不断受到质疑和污蔑,美国主流文化价值一直面对压力、冲突与重新解释的必要。究竟前途如何?目前尚未可知。 二、传统神学怎样看文化使命          在谈“文化使命”之前,需要先澄清文化是指何而言?文化的定义有160种之多,但简单说来,文化是指人类一切活动的综合体。根据圣经,人是所有受造者中最 “高明”的生物,所以有智慧来管理神在地上所造的一切。若详细分析《创世记》第一、二章的记载,我们可以把文化使命归纳为以下四方面:          首先,《创世记》1:28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这个命令很显然包括了建立家庭,组织群体的责任,让人类的社会可以和谐的发展。文化使命一定要从家 庭开始,因为家庭是最基本的社会单位,也是人学习文化、创造文化的摇篮。这个学习的过程无疑即是发展最原始的“管理学”、“经济学”、“社会学”、“法律 学”和“政治学”。         接着,根据1:26、28及2:19-20,人类的使命是要“管理”和“治理”其他的受造物,包括地球上的各类生物、 海洋、矿物等。于是亚当和夏娃要开始去认识周遭的环境,才可以成为忠心的管家。套用现代术语,他们要研究较基本的“命名学”、“分类学”、“矿物学”、 “植物学”、“动物学”、“海洋学”、“气象学”,甚至进而探讨“物理学”、“化学”及“医学”等。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思潮交锋”系列 --基督徒的文化使命与双职事奉

熊璩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传统的圣洁观        对宗教信仰陌生的人,可 能把基督教与一般的民间信仰等同,对教会里的神职人员缺乏尊敬。但是对许多认真的基督徒而言,宣教士和牧师是他们观念中最圣洁、最高尚的职业,有“万般皆 下品,惟有讲道高”的心态。其次是青年团契的辅导和福音预工者,再其次是医生、专业人士、家庭主妇(夫)、蓝领阶级。等而下之的大约是政治人物,律师和娱乐界了。         总而言之,许多基督徒以为,我们工作的中心越靠近教堂就越圣洁,越靠近市场就越世俗,越不洁净。试看好莱坞(娱乐界)的堕落,专业工作上的凶狠斗争,再加上过去两年华尔街(商场)的丑闻风波,这种圣洁观实在不无道理。          从这种圣洁观出发,全职事奉应当是最清高的职业(高尚而清苦);带职事奉是一种妥协(不够高尚但较不清苦);专职工作而不事奉则是大多数平信徒(平平常常的 信徒)的安身之处。因此服事上帝“专业化”了(professionalism)。它成为某些人的专职,而非一般人的通职了。但是,专业化有它正面的意 义,但也有其负面的效果。         关于正确的圣洁观和职业观,已经有过许多的讨论。本文希望从圣经的观点,以文化使命的角度来分析这个问题,希望能对带职事奉(又称双职事奉)这个观念作进一步的认识。 上帝在世上的工作         “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约翰福音》5:17)         我们知道神是一位作事的神。但是,我们对祂作事的范围或许并不很清楚。有些人以为上帝只关心我们的灵魂,所以祂只注重我们的读经、祷告和聚会。有些人以为上帝是我们追求人生幸福的手段,所以祂繁忙地满足着我们每天任性的祈求。         但是圣经告诉我们,受造的一切都是本于基督,倚靠基督,也归于基督。而且创造的至终目的,就是要让神的儿子得荣耀(《罗马书》11:36;《哥林多前书》 8:6)。这并不是说,上帝是一个自我中心的独裁者。相反地,因为离开了那万善的源头,受造之物是没有希望的(《罗马书》8:19,20,22)。         为了让神的儿子得荣耀,上帝在这世上至少有四方面的工作(注一)。所以,我们在世上的工作,也应当与上帝这四方面工作的性质相同。 神是创造者(Creator)         神的创造性表现在祂使无变有,和从一本造出万物的两方面。从祂的形像里(《创世记》1:27),我们也承受了创造才能,这在我们具创作性的工作中表现出来,例如,商业、艺术、科技、音乐等等。 神是供应者(Sustainer)          上帝不但创造了这个世界,而且托住万有(《希伯来书》1:3;《歌罗西书》1:17)。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祂(《使徒行传》17:26,28)。 许多人以为,上帝是一个盲目的钟表匠,在做完钟表以后就退出了。但事实恰恰相反,基督以祂全能的命令和智慧,引导了人类历史的进程(《约伯记》38,39 章)。这种功用在人类维持社会运转中表现出来,例如,照顾家庭、政治、管理等等。 神是救赎者(Redeemer)         […]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圣经工作观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6期         “工作”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主要部分,是人与人之间认识交往的背景。人们多以“工作的成就”来衡量自己或别人。现代功利社会里,“工作”变成了“身价”,“成就”成为“标签”。“自我中心”的工作观大行其道:工作狂从早忙到晚,认为打拼才会赢;上班 为了吃饭餬口,最好“事少钱多离家近”;工作是为了发挥潜力,成为肯定自己的指标……。在“向钱看”的潮流中,人变成了机器;在“科技化”的过程中,逐渐失去了人性。人为“工作”而活,“物化”的结果使人失去了生命意义与生活目的。“工作”的属灵意义何在?永恒价值为何? “工作”不等于“行业”         现今社会的工作观,主要是衍生自十八世纪晚期的“工业革命”。此后,“工作Work”被视为“行业Job”直到如今。此思想型态的转移,造成了人们对自己、 对世界、对上帝的认识,前所未有的巨变;人的情感生活,家庭社会关系,及灵命方面皆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行业导向Job-oriented”的生活方式, 导致问题丛生:工作过劳拖垮身体、夫妻都要上班、疏忽孩子家庭、没有灵修安息等。         “工作Work”并非“使用劳力资本,以获得报酬的行 业”,“工作”的本义是:“尽心竭力使用恩赐,为要荣神益人”。就此定义而言,今日社会许多的“行业”并非真正的“工作”,例如贩卖菸酒、制造危险物品、 经营色情赌博等牟利害人的行业,失去了“工作”的真义。反过来说,服事社区、学校、教会、医院的义工,照料家庭的天职,都是真正的“工作”。虽然,这些工 作不为世人所重视,但却是人类生活所不可或缺的。我们不应顺从世俗潮流,以“行业的利益”来衡量人的价值;反而应当根据圣经,以“工作的神圣”来看人的尊 严。因为唯有圣经——神的话,才能告诉我们“工作”的终极目的与真实意义。 从“文化使命”来看“工作”         圣经《创世记》 第一章告诉我们:起初,神创造天地万物,并且神照着祂自己的形像造人。唯独人是神的形像,因此,神与人之间有奇妙独特的关系。所谓“文化”是指:神与人之 间一切关系的总和,就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全部。神所赋予人的使命是:为神的荣耀治理万物。人所领受的辟世责任,也就是发展“文化”的使命。所以,此“辟世委 任Creation Ordinances”被称为“文化使命Cultural Mandate”。          “文化使命”既称“使命”,就必须以 “圣约Covenant”的架构来了解:遵行者得“约的恩福”,背约者招致“约的咒诅”。人应遵行此“创造之约Covenant of Creation”,生养众多、遍满全地、治理全地。透过“文化使命”的遵行推广,伊甸园将扩张至全地。“文化使命”其内容根据《创世记》第一与二章,可 分三方面来说明: (一)家庭:婚姻与生育(《创》1:28;2:18-25)         夫妻是同伴,也是同工,在神的盟约内二人合为一体,互相委身,彼此帮助建筑家庭,生育儿女,为神的荣耀实行婚姻圣约的责任。 (二)工作:劳动与职业(《创》1:28;2:15)         […]

No Picture
成长篇

圣经怎样看文化?

吴鲲生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5期         相对于自然界种种动物,人类算不上强者:         .论速度──跑不过兔子,         .论嗅觉──比不上野狼,         .论视力──输给老鹰。          初生的人类婴孩,更是柔弱,他距离独立生存的日子,比其他动物长的太多太多。人类,需要保护、需要学习、需要语言能力、需要礼仪、需要了解交通规则没有这些,人很难在社会中立足。         难怪有人说,人是未完成的活物,完整的人,除了从父母而来的躯体,还需要后天的学习。 欣赏         这在生理上相对“弱势”的人类,上帝竟把各种动物领到他面前,吩咐他来命名。命名是文化的基础,这不单是写个标签,其中包含着同情与了解,说明该受造物的本相。         何止命名,“管理海里鱼、空中鸟,以及地上各行动活物”、“治理大地”的责任,就是创造伊始,人类从上帝所承受的使命。         若是没有发展文化的能力,管理与治理的重任,人未必承担得起。        “创造”是神的杰作,“文化”是人的力作。那一位富有创造力的上帝,按祂的形像造了男人女人;于是,人类有了丰富的创意与创作力。 批判         “城”在圣经中出现得很早,“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创世记》四章),该隐是建设城市的第一人。         该隐同时是历史上第一个杀人犯。第一个凶手,建立了第一座城;城市,因此一开始就是有罪之人对上帝的回应。我们也可以说,人类文化的每一方面,都充斥着叛逆与罪。         文化的使命和发展力,来自上帝──文化是高贵的;         文化的形成和内涵,反应出人的堕落──文化同时是待洗涤的。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思潮交锋”系列,绪论:基督徒的文化使命

熊璩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1期 一. 思潮的交锋            人类的思潮和理念(idea)是主导历史,决定人类命运的动力。人类的文明史其实就是人类思潮交锋的历史轨迹。达尔文自然进化论的理念就是一个例子,它的影响不仅限于生物科学,即使在物理科学、心理学、社会科学、人类价值观,甚至在政治的制度和潮流上,都是非常深远的。           基督徒思想家,监狱事工创办人寇尔森(Charles Colson)指出:“真的基督信仰不仅是个人与耶稣基督的关系……它也不仅是相信一组关于上帝的教条。真正的基督信仰是一套了解,透视所有真实 (reality)的思维方式,它是一种世界观。”(注1)换句话说,基督信仰不祇是一个私人灵修,或是感性的、经验层次的投入。它建筑在非常深厚、广 大、和谐,而且完整的理论基础上。这个信仰影响了我们思想、行为的每一个层次。不但如此,它也与人类的社会和文化的脉膊息息相关的。我们的信仰主导着我们 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态度。            寇尔森并认为控制历史走向的,基本上就是两种世界观。一种是自然主义的世界观,一种是圣经所传达的神本的世界 观。寇尔森的这种观点虽然似乎很难理解,却包含至理。或许有人认为推动人类文明前进的是权力意志,有人认为是经济分配,有人认为是人类的贪心加上一只不能 看见的手,有人认为是爱心。但在这些理念的背后,却还有更深一层的主导思想,这种思想赋予了人生命的意义和活力。这种主导思想就是寇尔森所谓世界观的层 次。            已故的《世界文明史》钜著的作者威尔杜兰也曾说:“这时代最大的问题不是共产主义与个人主义的对立,不是欧洲与美洲的对立,也不是东方与西方的对立,它乃是人类是否可以离开上帝而生活。”           代表自然主义世界观最贴切的,莫过于已故的天文学家卡尔塞根(Carl Sagan)。他在美国大众广播台“宇宙”节目的开场白便是:“这个宇宙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他并说:“从最深层的意义而言,我们都是这宇宙的儿 女。”自然主义事实上是一个排它的,独断的前提假设,它甚至神圣化了自然,拒绝了任何其它真理的可能性。由自然主义延伸的各种思想便深深影响着人类的观念 和行为。            圣经《创世记》第一章说:“起初神创造天地。”又说:“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男造女。”这种从上帝赋予的高贵品质与地位,给 了人类清晰的道德秩序,也给予在生活中挣扎的人类肯定的目的感,并且给与人类以恩典和爱为出发点的生命泉源。在历史上,这种神本的世界观便成为带动人类文 明的另一种动力。这两种世界观的消长就决定了人类文明的走向。            虽然并不是每一个基督徒都能完全遵照这种神本的世界观而生活,但每一个基督徒都应该认清楚这个分野,否则我们就会永远活在一个分裂的价值系统底下而不自知。 二. 基督徒的文化使命            我们都很熟悉耶稣基督吩咐门徒的大使命:要到普天下去,使万民作祂的门徒。这使命不是去作社会改革家,而是去改变人心。许多以社会改革,文化建设为第一职责的信徒,最后都走到失望之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