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回應《從佩林效應看文化戰爭》

臨風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感謝林偉雄弟兄的愛護和熱心,不厭其煩地回應我的文章,可見他求真心切,這是很可貴的。我對《從佩林效應看文化戰爭》所要傳達的精神大体同意,僅作幾個簡單的澄清:         第一,我並沒有要攻擊保守的價值,只是不贊同“宗教右派”的做法。其實, 聖經所注重的道德觀,不限於墮胎與同性戀,不要只選擇狹窄的道德議題作戰場,而讓對方占據道德的高地。“宗教右派”有意避開某些道德議題(例如華爾街的貪 婪、艾滋病、貧富不均),並非是因著信仰,乃是為了將就政黨的立場和利益。華理克在公眾論壇上的聲音,就比道布森(James Dobson)有力,因為他身体力行,正視更廣闊的道德議題,同時也並沒有在“石蕊試驗”議題上讓步。         第二,巴拿研究所的發現,請不要忽 視。年輕一代(包括教會內)道德水平的下降,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但是單單定罪年輕人離開上帝,而不去正視教會中做法的偏差,並不能說服他們,改變他們 的觀念。如果年輕人認為基督教偽善、狹窄、自以為義,我們就應當反省,以免失去道德的高地。佔據道德高地的方式很多,主動關心社會中的不公、罪惡和仇恨, 也是其中之一。恨惡罪惡與以行動表現愛罪人,這兩者是不衝突的。         第三,選總統,不只是看總統候選人信仰保守與否,也要看他是否可信賴、有才幹(改教者馬丁•路德也是如此認為)。黨派與信仰立場,不是簡單的等號關係。基督徒不要被政治野心家愚弄,隨便貼標簽。         第四,民主政治中的對話是持續的、公開的,公眾論壇不是Hitchens等人的專利。基督徒應當積極參與對話,而不是逃避。但是,對話必須有共同語言,不能 自說自話。這不是妥協與否的問題,而是溝通技巧的問題。我建議大家多參考紐約《救贖主長老教會》牧師Tim Keller的對話方式。(例如,他在Google總部作的演講: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xup3OS5ZhQ ,2008年3月5日 )         編按:福音派基督徒需要面對來自當今多元文化的嚴峻挑戰。如何立足於嚴謹的聖經立場,以溫柔敬畏的心來從事這場“文化戰爭”,著實考驗著我們的智慧。歡迎讀者來稿,提供更多成熟的看法,與我們的讀者分享。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一葉知秋──文化戰爭結束了嗎?

臨風 本文原刊於《舉目》34期 候選人的訪談             今(2008)年8月16日,暢銷書《標竿人生》與《標竿教會》的作者,美國馬鞍峰教會的牧師華理克(Rick Warren),各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在他教會的公民論壇節目中訪問了兩位總統候選人,奧巴馬和麥凱恩,以瞭解他們的基本信念和價值。這次訪談對全美國 進行現場轉播,內容非常精彩。            本次對話的意義十分重大。首先,這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總統候選人在教會裡面廣泛討論競選的議題。它肯定了信 仰與政治間互動的重要性,顯明“價值”的議題,並不是任何一黨的專利。華理克牧師可能是目前基督教界最具有聲望,又能夠被雙方接受的訪問者,可見他近年來 所做的許多關懷全球的努力,已經受到廣泛的肯定。華理克在這次訪談中的表現可圈可點,樹立了他在基督教界的領導地位。           其次,他所提出的議 題不但包括了保守人士所關心的社會價值的範圍(反墮胎、反同性戀婚姻,等等),還包括了解決貧困、孤兒、疾病(艾滋病)、教育、暴力、奴役、經濟、環境、 全球化、能源危機,等等的議題。這反映出福音派思考方式的突破,似乎象徵著“文化戰爭”(註1)的結束,和一個嶄新時代的來臨。            作為牧師,他特別問了一些個人性的問題,也更讓人感到親切。例如,華理克牧師問到他們個人道德上最大的失敗(而不是可以自豪的)是什麼。奧巴馬講到自己青少年時 期吸毒和飲酒的往事,認為自己的錯誤是只關心一己,不考慮他人。麥凱恩則認為,他個人道德上最大的失敗就是第一次婚姻的失敗。他雖然沒有講述細節,但他向 來並不諱言這次婚姻失敗他所應負的責任。           我無法想像任何其他國家的領導候選人,會當眾承認自己道德上的缺失。當年小布希和克林頓總統,在 競選時,都極力掩飾自己年輕時的荒唐。如今這兩位候選人,卻能擺脫對形象的掛慮,真實地面對選民,讓人耳目一新。這給人感受到,訪問者與答問者都比那些以 “衛道”自居的人士,更具有基督徒的風範。            可是,從華理克的問話裡,我們也不難聽出,在基督教界內部還是暗流洶湧。有人認為,教會是傳福音的場所,不應該討論政治問題。又有人認為,唯一重要的,就是文化戰爭的“石蕊試驗”(即“試金石”之意)。候選人如果通不過,就得“付出代價”(道布森博士語),對之大加撻伐。 華理克的頓悟            在 2004年總統選舉的時候,華理克牧師曾經考慮利用自己的影響力,作為接續法威爾(Jerry Falwell)牧師和道布森(James Dobson)博士的接班人,推動“宗教右派”(註2)的政治主張。他當時雖然沒有正式出面支持小布希,但是他並沒有隱瞞自己的偏好。在投票前兩週,他送 電郵給幾十萬個牧師,列出一個“不可妥協”的立場清單,作為基督徒投票的考慮,包括墮胎、幹細胞研究、同性戀婚姻、安樂死、克隆人等幾項。他當時也積極爭 取對共和黨內部的影響。           但是逐漸地,他体會到自己並不適合作宗教右派的積極分子,因為他從來就不認為政治是解決問題最有效的方式。他後來說:“從歷史紀錄來看,政府機構解決問題的能力素來有限,這是我做牧師而不從政的原因。四年來,我的價值觀沒有絲毫改變,但是我的議題範圍擴大了。”(註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