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我如何能夠讀好聖經?(四之四) ──解經與文學

陸尊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在前三期的《舉目》,我們介紹了三個正統解經的精神:第 一,正統解經堅信聖經是神的話,需要我們以敬拜的態度來研讀。第二,正統解經追求回歸聖經作者的原意,以聖經本身作為解經的最高權威。第三,正統解經的最 後目標,是更新我們的世界觀,指導我們實現基督徒的文化使命。最後,在這一期的《舉目》,我們要介紹正統如何理解文學在聖經中的角色,以及如何運用“文學 性的解釋法”(literary approach)掌握聖經的信息。 神說話也重視修辭         神啟示聖經,是透過人類的語言來啟示自己。當神啟示聖經的時候,並不是重新創造一種語言,而是繼承人類語言的一切特質來啟示自己。在聖經中,不論是敘事、詩歌、先知書還是論文,處處可見精心堆砌的文學巧思。         我們不需要驚訝,聖經本身也是一部偉大的文學作品。例如在《以西結書》第7章,這一篇嚴峻的審判信息中,處處充滿收割季節的文學意象(imagery)。神 說:“結局到了!結局到了地的四境。現在你的結局已經臨到,我必使我的怒氣歸與你,也必按你的行為審判你。”(《結》7:2-3)神說話的對象,從文學的 用法來說,是對地說話,不是對人;這樣的用法,凸顯神與以色列之間關系的破裂,到一個程度,神只對地說話。這里所謂的“結局”,是指著農作物的生長已經來 到最後一個階段。正如第10節,“看哪!看哪!日子快到了,所定的災已經發出!杖已經開花,驕傲已經發芽。”神的意思是,這個地上已經滿了罪惡,好像玉米 田里已經開滿了花,谷物成熟的時刻即將到來,收割(審判)的時候就在不遠了。         試想,神說話為何要注重文學修辭呢?神為何不直接簡單地說: 我的審判即將來到!然而,神使用了有關收割季節的暗喻、象徵、對比、情境主題(motif)與意象,訴諸我們的情感與心靈,引導我們整個全人融入在啟示的 信息之中。我們越是默想這段信息的修辭,越能感受到整個文學鋪陳所呈現的細膩、美感與爆發力。神不是單單地宣告審判的來到,神還要將審判的必然性、迫切性 與危機感深深地烙印在我們的心中。 文學的語言是動態的         文學的語言是動態的 (dynamic),也就是說,要從整個上下文來傳達豐富的意義,意義又可以同時有好幾種不同的層次。然而,現代哲學與語言學的發展,對於文學語言的特性 卻經常抱持負面的看法,以為文學的語言是不精準的、難以用固定的方式解讀、又經常對事實加以修飾或扭曲。哲學家們所信賴的,是機械化的語言 (mechanic),像是數學與邏輯,一次只能傳達一個固定的意義。過去受到推崇的文學語言,如今反而被視為一種溝通的障礙。但神啟示聖經,並不是用機 械化的語言,而是用動態的語言,意義總是在上下文中展現,甚至單字的意義可以在同一個段落中改變。         例如《羅馬書》7:20,保羅說:“若 我去做所不願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頭的罪做的。”這里出現主詞的混淆,因為一句話里有三個“我”,似乎意義都不相同。第一個“我”犯罪,第 二個“我”又沒有犯罪,罪又住在第三個“我”里面。究竟這里的“我”是誰?是有一個我,還是有釵h個我?這個解經的難題無法從字源、文法或語法來解決,而 是必須訴諸整個上下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