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新心靈

東京趕鬼記——宣教之旅的意外(新心靈)2017.10.04

新心靈

本文原刊于《舉目》83期和官網2017.10.04

 

不相信有鬼,請舉手

我信主前,對鬼怪之事是不屑一顧的。和許多來美求學的學子一樣,我受到的理性教育根深蒂固。後來雖然信主了,但潛意識中的“理性思維”,仍支配著我的言行。

記得在一次退修會上,講員問:你們相信有鬼嗎?認為沒有鬼的,請舉手!結果我和不少人舉了手。接著講員問了第二個問題:那麼你們相信有上帝嗎?我信心滿滿,把手舉得更高了。

當我把手放下後,再回想,發現第一次舉手舉錯了!聖經裡講得清清楚楚,耶穌帶領門徒多次趕過鬼,使徒彼得也趕過鬼!我相信聖經,為什麼卻偏偏不相信“有鬼”呢?

多年過去了,也聽過不少牧者“趕鬼”的見證。雖然讚美上帝的大能,但似乎還是有疑問:趕鬼應該是過去的事吧?在科技高度發達、教育如此普及的現代社會中,還有鬼和“邪靈”嗎?

沒想到,我到日本短宣之時,竟被當地教會的弟兄姊妹請去“趕鬼”了!我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趕鬼大戰”。

 

 

趕鴨子上架了

應日本華人基督教聯會(JCC)的邀請,我趕赴東京,為當地華人教會培訓、講道。東京是一個現代化的國際大都市,但出乎我意料的是,這地方民間宗教氾濫、人人拜鬼神。我去的時候正趕上一個宗教節,全城的人把各個寺廟中的神靈偶像抬到大街上遊行,人山人海,讓我詫異不已!

在培訓課的休息時間,當地接待我的一對夫婦,J弟兄和C姊妹來找我,很嚴肅地問我:“馮老師,您會趕鬼嗎?能為我們趕鬼嗎?”

我嚇了一跳,問他們是怎麼回事。原來,有一個從中國來的90後女留學生(稱為小W好了),到大阪留學,被親戚帶到邪教(真正的邪教)聚會,求好運。她一回到家,就癱倒在床上,身體似乎被重重地壓住,竟然起不來了。耳邊還聽到多重聲音在喊叫。她只好大聲喊救命……

她躺在床上兩天,不能走動。後來,情況好一點,能起床,生活也能自理,但每早起床都非常困難,似乎有重物把她壓在床上,耳邊總聽到吵吵鬧鬧的聲音,有男人的聲音,也有女人的聲音。

這一切,使她痛苦至極,根本無法繼續學業。無奈之下,親戚把小W的父母從國內請過來照料她,然後不停地找精神科醫生診治,但都沒有效果。

大阪的華人教會,聽到這件事後,及時地伸出了援手,探望、關懷小W和她的家人。弟兄姊妹很清楚,這是邪靈的作為,需要聖靈的力量才能趕走。因此,他們迫切為小W禱告。經過多次的迫切禱告和趕鬼,小W的症狀減輕了,但還是有幻聽,每天24小時有聲音在她的耳邊吵來吵去。

我告訴J弟兄夫婦,我沒有趕鬼的經驗,請他們找牧師趕鬼。J弟兄夫婦說:“我們沒有牧師啊!小W一家人聽說我們這裡有美國來的講員,專門大老遠地從大阪趕到東京來,求講員務必幫她把鬼趕走。您不要推脫了!”

看來只能趕鴨子上架了!我就和幾個同工一起跪下來,禱告:“主啊,我什麼也不會,但求袮的聖靈親自動工,帶領我們打這場無法靠自己打贏的仗。”

禱告後,我心神定了一點了,就對同工說:咱們一起來趕鬼吧!大家說,好吧,我們一起來!

趕鬼時間定在第二天,就是主日敬拜後的下午。按著主耶穌的吩咐,“至於這一類的鬼,若不禱告、禁食,他就不出來。”(《太》17:21)當天晚上我就禁食禱告,求上帝的聖靈親自動工。同工們也都禁食禱告。

 

 

馬上滾出來!

第二天下午,我剛講完道,就見到了小W及其父母。小W臉色慘白,十分痛苦的樣子。我們幾個同工手拉手,一起為他們禱告。小W向我們訴說了她近一個月的痛苦經歷。

“你現在的感覺怎樣?”聽完後,我問她。

“很不好,有好多人和我說話,還在吵架。”小W意識很清醒。

“什麼人和你說話,有幾個人?說什麼?”我接著問。

小W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大聲嚎叫起來。我們幾個人立刻大聲禱告呼求:天父,求袮憐憫小W,醫治她,從魔鬼那裡釋放她!求聖靈彰顯大能!

我們大聲禱告幾遍後,我接著問她:“你說,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小W突然清楚地喊出來:“我叫禍!”並且拼命想掙脫我們的手(我們正拉著她),力量大得很!

除了從聖經裡知道鬼有個名字叫“群”以外,我還是第一次清清楚楚地聽到鬼有別的名字,而且是通過小W用中文說出來的。

就在這緊張的時刻,窗外又突然傳來了陣陣喧鬧聲,這是大街上人們帶著寺院中的鬼神偶像在遊行。不知怎的,我開始渾身出汗,心跳急促。我清楚地感到,這是屬靈的爭戰!我叫同工趕緊把窗戶關上,然後一起大聲地禱告,並斥責那鬼:“奉耶穌之名,滾出來!”

小W大哭了一陣,開始平靜下來。接著,她又開始神志不清。我們又為她按手禱告。30多分鐘後,她終於神智清醒了。我們問她剛才發生的事,她竟然一點都不知道。

我又問她,還有人和你說話嗎?她停了一下,喃喃地說:“好像還有,是個女的。”

看來她身上不只附有一個鬼。那個叫“禍”的鬼被趕走了,該趕另一個“女鬼”了。

我有點納悶,鬼還有男鬼和女鬼嗎?我不敢多想了,想也沒答案。

我們又一起為她按手禱告。小W聽到我們禱告的聲音,突然又開始神志不清,大喊大叫。當我們說“奉耶穌的名趕你走”時,她竟然反問我們:“你們讓我到哪兒去啊?”

這一問,我不知道回答什麼好了,聖經中也沒有這樣的情節啊?突然之間,聖靈帶領我說出了這樣的話:“你從哪兒來,就滾回哪兒去,馬上滾出來!”

同工聽我這麼說,也紛紛說:“滾回你自己的地方去,離開小W!”甚至小W的父母,也開始加入我們的禱告圈。

又過了十幾分鐘,小W還沒有清醒的樣子。這時,一位弟兄問了小W父親一個問題:小W還恨什麼人,還有什麼糾纏你們的事情?你們是不是還記恨帶她去邪教的那位親戚?

“我們恨死她了!”小W的父母這樣回答。

“那麼你們要做一個禱告,饒恕這位親戚,求上帝寬恕她。你們也在上帝面前悔改,請求赦免。”

很奇妙,當小W的父母作了這樣的認罪禱告後,小W開始平靜下來了,而且是真正平靜下來了。耳邊再也沒有聲音,身體也輕鬆自如。

經過了這一切,我們滿身是汗,精疲力竭,小W卻十分輕鬆。

“真的謝謝你們!”小W和她的父母都激動地哭著感謝我們。我們知道那纏繞她多日的邪靈已經被聖靈趕走了。我們大家激動地大聲高喊:“哈利利亞!讚美主,榮耀歸於真神!”

接著,弟兄姊妹送上來甘甜的西瓜。我覺得那是我吃過的最甜的西瓜。

突破理性的框框

我第二天就匆忙離開了東京,到下一個宣教點去了。

十多天后,收到C姊妹發來的微信:小W和她的父母已經決志信主、受洗了。從此以後,再也沒有邪靈來攪擾小W(附上小W受洗證的照片)。

這件事對我是很大震撼。我再次深深地思考了我的信仰經歷,看到自己內心深處頑梗的自以為是、理性至上。我真正理解了:我們的基督信仰,並不排斥理性思考,然而我們更需要突破理性的框框!聖靈的大能,足以勝過邪靈,完全改變人的生命。我再次在主耶穌面前認罪悔改,願意真真實實地憑信心跟隨耶穌。

 

作者來自北京,原為 大學教授,現為OC特約同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步步高(新心靈)2017.05.10

 

 

新心靈

本文原刊于《舉目》82期和官網2017.05.10

 

我們都很熟悉這段經文:“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加》5:22)“喜樂”是基督徒的生命特質,是聖靈所結的果子。主耶穌命令門徒要喜樂,可是為什麼,我們的生命中常常沒有喜樂呢?為什麼信主很久了,仍不常有上帝同在的喜樂呢?

我想以我個人的成長經歷、我的生命中的碰撞,回答這問題。

 

  • 人生就是要追求快樂

 

從記事起,我就是杞人憂天的人。自小到大,擔憂不斷。從考試成績,到下鄉插隊,以及後來出國學習、找工作等等,許多的困難和挫折使得我思前想後,憂心忡忡。

正因如此,我特別願意做高興的事,特別喜歡快樂的事。我形成了“人生就是要追求快樂”的人生觀。我堅定地認為,我要奮鬥!要在職場上成功!要在社會上出人頭地!我還要有“妻賢子孝”的家庭!因為只有這一切,可以給我帶來最大的快樂和滿足。

 

  • 第一堂課:初信的喜樂

 

當我認罪悔改、歸向主耶穌的時候,我心裡油然出現一種“更好”的感覺。我特別喜歡到教會聽牧師講道,喜歡參加團契查經。那種感覺,和以前的快樂感不太一樣。牧師告訴我,那就是“喜樂”。他特地給我讀了《羅馬書》5章2節:“我們又藉著祂,因信得進入現在所站的這恩典中,並且歡歡喜喜盼望上帝的榮耀。”

初信的喜樂,使得我熱心參加教會的各項活動。在屬靈前輩的帶領下,不斷地聚會、讀經、禱告,不斷地與弟兄姊妹交通。我真想說一句彼得說過的話:“主啊,我們在這裡真好!”(《太》17:4)

這就是我剛信主的時候,聖靈教我的第一堂喜樂之課。

 

  • 第二堂課:患難中也歡喜

 

聖靈教給我的第二堂課,就不是我所希望的了——祂讓我學習在困境中喜樂:“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羅》5:3)

這可不是容易學的。我雖然信主受洗了,但我多年的價值觀、人生觀,並未得到多大改變。相反的,我又為追求快樂加上了一層“屬靈”光環——我們要喜樂,不是嗎?我們只要聽上帝的話,事業和家庭都會得到上帝的祝福,將來更可以上天堂,那是何等的喜樂!因此,我禱告的時候,求的最多的,就是上帝為我消除一切困難。

然而問題來了,參與事奉並未給我帶來一帆風順。和周圍的人相比,我遇到的困難反而更多。作為大學教授,我要同時進行教學和科研,壓力很大。我每週要工作50-60小時,加上教會的事工,真有些疲憊,力不從心。有時回到家,就對家人發脾氣,搞得全家不高興。

我有些糾結了:保羅不是勉勵我們“喜樂”嗎?為什麼我信了主,卻常常不喜樂呢?

  • 錯把快樂當喜樂了

 

在讀經和禱告中,我不斷地思考。我發現,我根本沒有搞懂什麼是“喜樂”,也不太明白喜樂何來。我以為聖經中所講的“喜樂”,就是我們生活中的“快樂”,是追求來的。而且,我不知道如何得到喜樂。我認為只要向上帝求,就可以隨求隨得,就像和父母要禮物那樣。

“快樂”和“喜樂”是不同的。“快樂”可以源於外在之事,或者感官的刺激,比如看了一場好電影,吃一頓海鮮大餐,外出旅遊等等。“喜樂”則源自內心深處,與個人的內在有直接關聯。“快樂”往往是短暫的,而“喜樂”是長久的。“喜樂”與環境的關係不大,而“快樂”則不同。

於是我明白了:我錯把快樂當喜樂了。

讀經中,我驚訝地發現:喜樂不是天生就有的!在整卷聖經中,有173處講到“喜樂”,幾乎每次都和我們的天父連在一起,和主耶穌連在一起。很清楚,喜樂是上帝的祝福,“喜樂”出自我們的天父上帝!

我喜歡《加拉太書》5章22節:“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很清楚,喜樂是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說,當我們相信主耶穌後,聖靈就在我們心裡扎了根,進而發芽、結果。其中一個果子,就是喜樂。

顯然,若沒有聖靈的扎根、開花,就不會有聖靈的果子。因此,喜樂是上帝賜給我們的寶貴禮物。世上的一切都不可能給我們帶來喜樂,喜樂只從上帝而來。

我按照《啟示錄》3章20節,在主面前禱告,求祂的聖靈進到我的心裡來。很奇妙,當我做了這樣的禱告後,心裡有一種釋放,是一種脫胎換骨的釋放。我告訴妻子:我真的有喜樂了!

我改變了。我父親重病住院的時候,我在父親的醫治方案上,和姐姐發生了衝突。我沒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氣,和她爭吵得很激烈。她也對我說了難聽的話。我們鬧得不可開交,讓我年邁的母親很難過。

事後,我自己一個人跪下禱告,讓自己平靜下來。禱告後放聲痛哭。就在這個時候,我感到自己像一個犯了錯的小孩子來到父親面前,我感到主耶穌在撫摸我的心,我可以在祂懷裡大哭一場……

我剛硬的心一下子軟了下來。我到母親和姐姐面前,向她們認錯、道歉。我們重歸於好,而且那份親情超越了以前。我那時的喜樂,真的像源泉湧出。我知道聖靈已經在我心中結出了喜樂的果實。

  • 那不可缺少的一環

 

徹底改變我的價值觀的,是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十字架讓我真正明白了喜樂的本質和源頭。

以前唱過一首歌,叫《跟著感覺走》。我在屬靈的道路上,也曾經跟著感覺走。然而跟著感覺走,是很靠不住的。因為困難、挫折時時伴隨著我們,每個人生老病死一條也不缺。我們會憂傷、難過,會有“崩潰”的感覺,也會像約伯那樣,悲怒交集。要是遇到人生的難關,上帝又未垂聽我們的禱告,我們還能覺得喜樂嗎?

在我困惑的時候,聖靈一次又一次地把我帶到主耶穌的十字架前,讓我反覆思考祂十字架的大愛。祂是那榮耀的主,但祂甘願道成肉身,來到世間,為我們傳講天國的道理,更是為了我們這些不配的人死在十架上。祂沒有一絲一毫的自私自利,沒有一點點的功利,更沒有為了到世間追求自己的榮耀而去找“感覺”……

我禁不住流淚,主啊,我實在太渺小了,太功利了!你講過,“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6:33)。而我的所求所想,都是從自我角度出發,為自己的利益而求。主啊,我和你差得實在太遠了!

我立下心志:主啊,你既為我死,我要為你活。個人的事情都是小事,我要先求你的國和你的義。我願意把我的生命交託給你,為你所用。

我的價值觀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反轉!我心裡的喜樂一天比一天增多,而且就像保羅講的,在困境和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

我明白了,一個處處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是很難有喜樂的。要想得到聖靈的果子,往往需要在逆境中操練。這需要我們徹底改變以自我為中心。就是說,遇到問題不要總是“主啊,求你給我什麼什麼”,而是要以基督為中心,“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要時時思考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時時思想《羅馬書》5章3-8節的話語,樹立起“你為我死,我為你活”的價值觀。這是喜樂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環。

  • 操練在“死蔭幽谷”

 

我一生有不少困境和低谷,然而10年前我經歷的,才是真正的“死蔭的幽谷”。我得了慢性粒細胞白血病(CML),而且已經進入“加速期”。

那年我和妻子在國外短宣,有一段時間感到身體疲乏,四肢無力。走一段不太陡的路,都氣喘吁吁。而且咳嗽不止,吃什麼止咳藥,都不管用。

我在北京的一個小診所,做了個很普通的血像檢查,卻發現白血球竟高達26萬(正常人的白血球大約在5000到10000之間)。我妻子是檢驗技師,對血液檢查非常熟悉。她開始還不相信,但當診所的檢驗員請她親自觀看顯微鏡下的細胞形態時,她無語了,出來後就對我說:“看來是真的了。”

她說話時顯得很平靜,但我可以感覺得出她所受的那種突如其來的衝擊。她在努力地克制自己,是為了安慰我。

我當時頭腦也懵了一下。我怎麼會攤上這樣的病!怎麼是我!但是更加奇妙的事發生了,我很快就平靜下來了。回家的路上,我和妻子的談話非常平靜,好像在談一件與我無關的事情。這種感覺,連我自己都很驚訝:我以前不是這樣的人啊!

我做好了放療、化療、骨髓移植之類的準備。也許要脫一層皮,但是我真的很平安。一位弟兄說,化療和放療可能讓你掉頭髮的。我調侃:“不會的!我已經謝頂了!”還有人說,你會瘦許多的。我回答說,我血糖、血脂高,正好減肥了。

隨後發生的事更加奇妙。我所想像的“痛苦醫療”都未發生——回到美國,醫生告訴我,剛好有一種特效藥,不久前剛開始使用,可以長期控制我的病情。這是一種“靶標”型的化療藥,對人體正常細胞傷害不大,我可以正常生活、工作。

這種藥,一吃就是10年。

這10年中,我沒有中斷在大學的教學和科研工作,沒有中斷在教會和團契的事奉,更沒中斷我在宣教工場上的事奉。這段時間的生活品質,是我有生以來最高的!每天早晨起來,看到藍藍的天,聽到小鳥歡快的叫聲,我都發出讚歎:主啊,你真偉大!

有人問我,到底是什麼原因,你病中有平安、喜樂?我心裡很明白,這是多年的屬靈操練的結果。喜樂已經深深在我心裡了。主耶穌的十字架,給了我新生命的價值觀。我連死亡都不懼怕了,還怕什麼呢?

 

結語

 

我獲得喜樂生命的過程,就是屬靈品格的塑造過程。上帝操練我們,讓我們的屬靈品格“步步高”,真是有祂的美意!

我不知不覺地改變了。我不只一次聽到弟兄姊妹說:“哎呀,你和以前不一樣了,你的臉發光了!”

是啊,當我們漸漸有了基督長成的身量,我們的臉會發光的!我們的喜樂也會像活水流淌出來的!

 

作者來自北京,原為大學教授,現為OC特約同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聖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