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曠野的呼喚

小剛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俗話說“路在腳下”,這話沒錯。但假如方向不對,我們就有可能走上岔路、走進死路。           記得十幾年前,有次去明尼蘇達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市(Minneapolis)講道。下了飛機,與接機的小弟兄通了電話。但不管怎麼溝通,我們就是沒法找到彼此。他接不到講員,哭著回教會,牧師告訴他,你走錯了機場。            聖經談人生,說:“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羅》11:36)上帝知道,人走這一條藉著耶穌基督歸向祂的路,會有困難、攔阻、爭戰。所以,祂就在耶穌之前,派了開路先鋒施洗約翰,先“預備主的道,修直祂的路”(《路》3:4)。          這個“預備”工作,有4個具體內容:“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 (《路》3:5) 一切的山窪都要填滿          “山窪”是什麼?是峽谷,是兩山之間的凹地。山窪是幽暗的、潮濕的、隱藏的。施洗約翰講的山窪,指的是人心中隱藏的罪惡——人心中隱藏的罪惡,就是迎見耶穌的最大攔阻。          我們知道,人心中的罪惡常常是隱而未現的,猶如花圃中石頭底下的小蟲,平時看不見,但只要把石頭稍稍掀開,就會驚慌地四處奔逃。聖經說,耶穌是世界的光,“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1:5)。那黑暗,就是人心裡頭的隱而未現的“山窪”。           有許多聽了福音很久卻仍不信的人,他們信仰上最大的掙扎,不在於受不了聖經的說法,也不是吞不下基督教神學的觀點,而是他生命中的“山窪”——那些惡習、那些隱藏的罪惡﹐阻擋了他認識耶穌、接受拯救。           有人信主之後告訴我,他掙扎了那麼多年,就是害怕信耶穌要戴上“緊箍咒”,許多事情做起來不方便。這是真話。也有人告訴我:耶穌說不能離婚,那等我離了婚,再信主……           耶穌說得很明白:“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惡的便恨光,並不來就光,恐怕他的行為受責備。”(《約》3:19-20)           不少基督徒,信了主,生命卻怎麼也長不大。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生命被“山窪”中隱藏的罪惡給掐死了。           記得我首次要打開家門、接待福音朋友前,聖靈突然提醒我,家裡有不潔之物——10盤從HBO錄下來的電視節目“Real Sex”(真正的性)。我和妻子一起跪下來禱告,隨後就把這些錄像帶扔進了垃圾桶。           不久之後的一個早晨,聖靈再次對我說:“家裡還有不潔之物!”那是一本《金瓶梅》。我是讀中國語言文學專業的,在中國時一直遺憾,只能看到《金瓶梅》的刪節本。到美國後,去唐人街第一想要買的,就是全本的《金瓶梅》。我不是對此書在文學史上的地位有興趣,我是對書中露骨的色情描寫有興趣……我隨即悔改。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有一種聲音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新生命 有一種聲音 在內心深處縈繞 日升月落 久久不肯離去 那是我聽見主問: 你在山上找我嗎? 你在耶路撒冷找我嗎? 還是在教堂裡找我? 免了,朋友 讓心說話 我能看見你的誠實 因為,我只住你的靈裡 你說跟我 卻在逼迫中棄我而去 直到雞叫三遍 才知道什麼是肉体的軟弱 你說愛我 卻不照顧孤兒寡母 當你在困境中得到別人的幫助時 才明白什麼叫無地自容 我付出了生命 為你的罪買單 沒有理由和原因 只為愛你 不要只參加我的葬禮 和我同死 你便復活 有時,我的祝福來自苦難 不要埋怨和懷疑 憑信心 讓你苦盡甘來 看野花 你便知道美麗本是神造 […]

No Picture
默认分类

心靈之約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新生命 1. 【信心】 因為她心裡說:“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癒。”(《太》9:21) 生命的出口處 渴望,形成了祈求的手 摸你的衣裳 一根繸子 繫住十二年的血漏 感覺心被你撫摸 從此不再有痛 2. 【鍛造】 “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伯》23:10) 如鐵 一次次被你鍛打 劍的刃 在痛苦中鋒利 現在骸骨站起成軍隊 出鞘,金戈鐵馬 生命的疆場 將成為王者的榮耀 3. 【奉獻】 耶穌叫門徒來,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窮寡婦投入庫裡的,比眾人所投的更多。”(《可》12:43) 有一種高貴很隱秘 父在暗處 察看你的舉手投足 委身 要像窮寡婦一樣 用生命的小錢 捐出大愛 4. 【生命連線】 […]

No Picture
成長篇

起點

李靈      “生命”一詞,在我信主以前只知道是生物(包括人)存在的方式。所以“死”就是存在的終結。因此, 當我第一次讀到耶穌基督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時,對其中的“生命”百思不得其解。原因如同尼哥底母一樣,不知道人除了肉体的生命以外還有什麼別 的“生命”。如此,當然也就不相信人還會“重生”這樣的事。       信主以後,我感到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變化在我身上發生了。這種變化以前也被 人要求過,但是卻從未發生過。現在,我似乎終於明白:人是由肉体、意識(包括思想)和靈三者構成。思想層面上的變化是淺表層的變化,不是靈的改變。只有靈 的甦醒,恢復與上帝的交通,才是根本的變化。這就是“重生”--重新獲得曾經因背離神而“死寂”的生命。       難怪我們從小就被要求學雷鋒,要求我們在“靈魂深處爆發革命”,要求我們早早進入“改造世界觀”的長期“鬥爭”過程;而事實上我們除了學會了“思想應變”之外,本性毫無變化。所以 我們不認“原罪”,卻不知不覺在“罪”裡陷得更深。因為我們在外部社會的強壓之下,為了生存的需要,變得越來越虛偽。      在我們的傳統文化中對人性的論述不可謂不多。除了“性善論”外,也有論“性惡”的。但是,與“原罪”相比有以下幾點本質區別:      一、人性的善惡之說是以人自然本性為出發點來論述人性的原初狀態的。並以此為由証明後天教育的可能性或必要性。“原罪”是指人背棄上帝。原意是“偏離”的意思。但是漢語沒有相應的詞來表達。      二、有關人性的各種學說最後的結論一般都認為人的問題都可以由人自己來解決。“原罪”的結果是人必須依靠上帝拯救才能“改邪歸正”,免於“永死”,反得永生。      三、 人性善之說由於最終依靠人本身“成聖”,所以必然導致人的自我膨脹。“原罪”則告訴我們人的罪因就是自以為大,也要“像神一樣”地“知善惡”,而背離神, 陷於罪中。所謂“原罪”就在於人靠自己的力量不能從中脫離,反要固守這罪。所以,惟有謙卑在神面前,才能得到神拯救的恩典。     因為我們不認這“原罪”,我們習慣於以自己為標準去衡量別人,要求別人。極其容易發現別人的不足,而從不捫心自問:自身又如何?在古時,人們還知道以“聖賢”之標 準律己度人。今天,一場“革命”使人人皆成“聖賢”(六億神州盡舜堯),所以人人都以自己為標準,為中心。對於大多數中國人來說,神之所以在他們視野之外 就是因為他們都把自己當作神。在古時,我們的祖先雖以人為中心,但還有共同的標準,所以還比較容易集團舉事。今天的同胞要麼屈服強權之下,要麼就是為名利 而烏合。      不謙卑怎會認罪,不認罪又怎會信神?既不信神,奢談“靈魂”又有何益?沒有“靈”的新生怎麼也感受不到“重生”。       靠著恩典,我“重生”得救了。我不再需要根據外在的社會強制,或者根據某個政黨,或某個強權人物的要求生活了。我也不再為自身的需要與社會價值觀之間的衝突 而苦惱。我感到了自由,更感到自己的生活有了新的意義。我覺得這一切的變化不是由於我的思想改變了,而是我的生命有了變化。我從未有過這種生命變化的体 驗,我更覺得生命層面變化是多麼的重要,可以說這是人最根本、最關鍵的變化,是本質上的真正的改變。可是原來的“我”就真的消失了嗎?沒有。“舊我”常常 還會在各種不同的場合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不同程度地冒了出來。       […]

No Picture
成長篇

你有感動嗎?

李永成         一個有新生命的人,一定常常經歷聖靈的感動。但是,如何分辨“聖靈的感動”和“自己的衝動”呢?        “聖靈的感動”或簡稱“感動”,是在教會圈子中常被濫用和誤用的用語。一廂情願的單戀,卻認為是聖靈的感動;不喜歡參與教會事奉,便說:“沒有聖靈的感動!”         到底甚麼是“聖靈的感動”?         筆者嘗試把聖經中有關聖靈感動的經文都找出來,特別新約部份,因為新約教會時代又稱聖靈時代,在這方面的教導比較清楚。經過分析整理,發覺聖靈一般是在下列幾方面感動人:          一.感動人認識耶穌基督,讓人知道祂就是主,是救主。因為聖靈一項重要的任務就是為耶穌作見証。見《約》15:26,《太》22:43-44,《路》2:27-30,《林前》12:3。         二.感動人悔改以致得救、成聖。見《約》16:7-8,《帖後》2:13。         三.感動人明白聖經真理。見《約》16:13。         四.感動人想起主的話,而得安慰、激勵。見《約》14:26。        五.感動人去關懷別人,去傳福音。見《羅》9:1-3,《徒》8:26-30。        六.感動人見異象,看見上帝的榮耀,看見傳福音的需要。見《徒》16:6-10,《啟》4:2,《啟》21:10。        七.感動人傳達上帝的心意,寫下上帝的預言,特別是指聖經。見《彼後》1:20-21,《啟》1:9-11。         概括來說,按聖經記載,聖靈的感動通常與下列三方面有密切關係:        1.耶穌基督。 2.聖經。 3.傳福音。         聖靈似乎沒有感動人去處理日常起居飲食的慣例。我相信是因為不需要特別感動(指示),人也該知道怎樣處理這些問題。倘若聖靈在人的日常起居生活中給予特殊的 感動(啟示),必定是有不尋常的原因和目的,如彼得在約帕的經歷(《徒》10:9-16)。那只能視為神蹟、特例,不能當作一般性的原則。         賴在床上,等聖靈有感動才起來,可能會睡到永遠!         […]

No Picture
成長篇

愈行愈堅

汝岸         基督徒的生命,是一種不斷更新變化的天路歷程。賜人生命的主,常藉著生活中各樣處境,幫助天路客愈行愈堅。        在97年底至98年年初,大使命中心、中國福音會、海外校園雜誌及神州大使命團四個机構在洛杉磯北邊舉辦了“第二屆中國學人培訓營”。筆者在會中採訪了七位牧者和信徒,請他們分享個人生命改變的經歷。以下即是部分內容具有代表性的採訪記錄。 屬靈導師和朋友 幫助我認識自我 王志學(曾任俄國聖彼得堡華人教會牧師,大使命中心宣教士,現任羅省基督教會聯會會長):         厄克(Meister Johannes Eckhart)曾說過這樣的話:“人的裡面有很多層皮,遮蓋著他內心的最深處。人認識很多不同的事物,惟獨不認識自己……你要進入你內心的地土,在那裡認識自己。”         自我認識是靈命成長中十分重要的事,是基督徒成聖過程中不可缺少的操練。而要做到,卻不容易。因為人有自我欺騙的傾向,真正需要幫助時反而不願接受幫助。因此,我會借助屬靈導師、朋友,把自己“剝開”。         我的辦法是,每隔一兩個月,就接受一位屬靈長者的“質詢”。我授予他權力,他可以詢問我任何問題,包括靈命和私生活等等,我應該從實回答。同時,他必須具備 這樣的能力:有很強的聆聽工夫,不定人的罪--這樣就使得被“質詢”者不懼怕--卻能給適當的屬靈指引,把神的心意告訴被“質詢”者。         具体過程是這樣的:我們兩人先長時間安靜禱告,把心沉到神中,聚焦在神上,在安全感中把心門漸漸打開。         “你最近怎麼樣啊?情欲的掙扎如何?和太太的關係如何?……”他發問。         有一段時間我和太太的關係不太好,所以當他問我“和太太關係怎麼樣”時,我說:“不太好。”他問:“怎麼不好?為什麼不好?”,我則開始含糊其詞--人常常如此,雖然發現承認問題存在,卻並不表示願意承擔負責。         而屬靈導師要有這樣的本領:聽得出對方兜圈子企圖蒙混過關的地方,並追問下去。         當我被迫“自我剝開”之後,他並不評判我,只問了我一句:“你要成為你太太的上帝嗎?”         這確實就是我的問題--我實際上就是給太太設下了標準,要她達到。         發現問題的本質後,問題就容易解決了。以後見面,他還會追蹤式地問下去:“上次談過的、要改進的地方,你落實了多少……”          我稱這樣的屬靈長者為“看管者”。 (編註:王志學牧師在新近出版的《奇異恩典在中年》、《經歷神》兩書中,對自我認識問題均有分析討論。有興趣者可向基督教書房訂購。) 孤立的環境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沙漠中的胡楊

文屏         曾看過一幅攝影作品《胡楊》:黃沙漫漫中,一棵綠樹從容自在地伸展在天地之間。我驚奇于沙 漠裡會有這麼美的生命。後來當我了解了胡楊,我就不再驚奇:胡楊的根伸入土壤極深,其深度往往是樹身高度的幾十倍。想像一下,兩三米高的樹和地層下五、六 十米深的根,還有什麼可驚奇呢?那地層之下有汨汨清泉,滋育這沙漠上的蔥綠。        當我在生活中看到有些基督徒無論順逆榮辱,都懷有喜樂平安和源源不絕的愛時,我也不再驚奇。他們是不會被人世的“沙漠”吞沒生命的人,因為他們的生命深深地扎在神的活水泉源之中。人世惡境非但不能熄滅他們的生命,反而成為其豐沛生命的見証。 作者來自貴州,北京師範大學畢業,現住加州,為全職媽媽。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成長篇

四有新人

陳貴皿         回頭看我來美國的這幾年,每一步都是神在引領我。從我準備TOEFL、 GMAT,到申請學校,從簽証到踏上美國大地,從找房子到找校園工作,從課業到各種專業考試,處處都有神的手。但其中最重要的,乃是從不認識神到知道神, 從知道神到相信神,從相信神到依靠神,從依靠神到順服神,以至於我現在人生的目的就是為神而活。 以前的我,不論是別人看來還是在自己眼中,都屬於“四有新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理想乃是升官發財,有錢有勢有地位。道德乃是做好人,不做壞事。文化是明顯有的,能從大陸那許多的“天之驕子”中闖出來到美國留學,更是“驕子中的驕子”了。紀律則是我能控制自己。 當我信了神,認識了真理後,才發現以往這 “四有”都有問題。錢、權、地位,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人生在世七八十年,匆匆一過,就要面對死亡和神的審判。七八十年的享受與永恆相比,算得了什麼呢?我 能控制自己不做壞事,卻不能控制自己不起壞念頭。而且人的道德標準都是相對的,比大部分人好就是有德行的人,但若以神的標準來衡量人,則沒有一個人是義的。我以往所追求、所驕傲的文化、學問,比起神的智慧奧秘來,還不如滄海一粟的一個細胞。我的紀律只叫我不要做壞事,卻不能叫我去做善事,往往是我知道好 的沒有做,知道不好的卻去做了。 現在的我也可以說是“四有新人”,“因為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林後》5:17)我 的“四有”乃是:“有信心,有行為,有盼望,有經歷。”我信耶和華是獨一的真神,祂的兒子耶穌為我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流血洗淨了我一切的罪,然後從死 裡復活。我因信耶穌是基督就得以稱義,得以坦然無懼地來到神面前,稱祂為阿爸父。我因著信,就努力去傳福音,勸人與神和好,在教會和團契中忠心地去做神所 托付我的責任。因著信,我就盼望神在永恆裡為我及所有信祂的人所預備的,存留在天上的,那不能朽壞,不能玷污,不能衰殘的基業,以及那在我見祂時能加給我 的冠冕及稱許。因著信,我天天與神相交,時常經歷祂的信實與慈愛,也為自己為別人的禱告常蒙神應允,心情喜樂,非筆墨所能描述。現在的我,仍然在讀書做學 問,仍在工作賺錢,而且比以往更勤奮,更盡心,為的是叫神的榮耀在我所行的一切事上都能得到彰顯。 作者來自廣州,現在密蘇里州從事公共會計師的工作。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蝸牛

舍人        一只蝸牛在陰濕的地上向前蠕動。用手指輕碰一下,便立刻縮進圓圓尖尖的硬殼裡,許久不出來。        出于好奇,我撿起一支乾枯的枝條,豎立在蝸牛的前面。它探出一對細長柔軟的觸角左右掃動著,然後改變方向,繞道前行。幾次,都是如此。        我再次將細枝條插立在它的面前,就在它兩只觸角空檔的正中間,使它無法迴避。        它停下來,再次試探考量著前面的阻擋。片刻,便用觸角、頭部和頸部用力推著,用自己柔軔的軀体盡力擠著,壓著,迫使我手裡的枝條漸漸地向一側彎曲,連我的手都可以感受到這小柬西驚人的力量。         手裡的小枝條又彎曲了許多,形成了一個明顯的弧度。這小傢伙一半的軀体就要過去了。         我不由地從心裡發出一聲贊嘆,並決定不再打攪它了。         “叭”,細枝條清脆地響一聲,卻沒有完全斷裂。         蝸牛又做了一個大動作,我以為它是在做最後的努力,卻發現它出人意料地扭回頭,拚命著原路,逃回樹蔭的隱秘處,消失了。         我真為它感到惋惜。         如果它再忍耐一會,再堅持一下--它幾乎已經成功了;        如果它能看得更清楚一點--那不過是一個細枝條;        如果它最後的努力--是向前,而不是向後;        它便成了我的英雄。        如果……        如果我是它的話……        難道我不是嗎?        難道我們不是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