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与信仰

我的前途在何方? ——神学生的挣扎和感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67期 嫣然       一眨眼又到了年底。收到了很多感恩、代祷信。弟兄姊妹们说起这一年来上帝的恩典,如数家珍。我看完,感觉有点失落——为什么我居然想不起来,今年有什么特别的恩典呢? 尤其是开始读神学以后,我过得特别辛苦! 学业进展不妙        看看自己2013年的计划,进展不妙。学业从计划2年完成,变成3年。        我的大多数同学,不是牧师、就是宣教士的孩子,或者本身就是牧师或宣教士。他们多半在教会中长大,或在教会服事多年,对教会历史和基本神学概念很清楚。       老师上课,常常把一些人名、地名、事件名一扫而过。尤其是神学家,对他们,像隔壁邻居一样熟悉……但对我来讲,大多数神学名词,以前听都没听过,更别提它们代表的意义了。       我不仅没有一点神学背景,连人文学科的背景都没有。英文又不是母语,阅读、写作都要花很长时间。每门神学课都有很重的读、写作业,我好像总在赶交作业,对课程内容根本来不及消化。       最夸张的是,有一次把阅读材料打印下来,读了一遍。等归档的时候,才发现以前已打印过一份,读过,还用色笔标注过。我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原本计划,每学期选3门课,一年4个学期,2年可以完成学业。现我决定,不能再这样匆忙,要在每门课上多花一点时间。每学期只选2门课,晚一年毕业。 灵修大受影响       因为太忙,灵修也受影响。       在上神学院之前,特别羡慕属灵长辈身上所散发出的馨香。尤其是那些清楚知道自己呼召的,更是充满活力和干劲,好像今天不极尽全力服事,明天就来不及了。       在我心中,他们是已经过了约旦河、双脚踏上了迦南美地的先驱。我还在约旦河东,心中向往约旦河的对岸。而上神学院,就是勇敢踏入约旦河的一步。       刚成为神学生的那段日子,心中常常无比激动。听着课堂上教授讲教会历史,或者自己在读基督论的时候,动不动就会流泪。想想能在神学院里专心学习,搞清楚到底信的是怎样的一位上帝,祂的救恩有多伟大,这是多大的福分啊!       没想到一年之后,感动好像被学业压力消耗掉了。我常常读书、做功课到半夜,身体疲惫,第二天一大早艰难地赶去上课。几乎没有时间,也无力祷告。我觉得自己的灵命,比上神学院前,反而退步了。原来已经治愈的失眠、过分担忧等问题,又回来了。       以色列民不是一踏进约旦河,河水就分开了吗?怎么我踏进约旦河,河水不但没停,反而把我往回冲呢? 呼召还是不清       我进神学院前的另一个期望,是弄清楚上帝对我服事方向的呼召。为了寻求上帝的呼召,我参加了学校各种讲座、专题祷告小组,看了种种书籍,用了所有的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