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職場生活

事業的陷阱

對基督徒而言,世界的需要並不等於上帝的呼召。呼召是從上帝而來,我們需要經常、規律地從“不斷滿足別人的需要”這種勞役中退隱下來,以便能聽見上帝的聲音。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林粹語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在歷史中學習敬畏主:聖餐        領聖餐就是我們對於敬畏主的焦點操練。保羅教導我們,聖餐舉行時,有兩件事在進行,一是記念耶穌,一是表明耶穌的死。         路德和加爾文這兩位主要的宗教改革神學家,就大膽主張,聖餐舉行時,基督真真實實地和我們同在——藉著耶穌,這種透過儀式來記念上帝、那兼顧肉體和靈性的拯救方式,從《出埃及記》傳到了現代。         在聖餐時領基督的身體和血,乃是我們在救恩世界中的要事,而對於渴望持續,並且更深參與救恩工作的基督徒來說,這也是基礎性的順服行動。救恩在耶穌的死中完成,也唯有祂的死,能夠完成救恩。         在聖餐中,我們更新自己對救恩構成的真實的理解和順服,一次有一次地領受、我們無法為自己掌握或完成、只能領受的東西……透過跟隨祂上十字架,領受祂藉著聖餐儀式所賜與的生命,我們得以學習加入基督的行列,和祂一同在歷史中翱翔。 ——節錄自畢德生,《翱翔的基督》(校園:2010),p.262-265。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林萃語

本文原刊於《舉目》56期 ──“捨己”始於“識己”                 當我愈來愈誠實,就能承認自己匯聚一 身的矛盾。我既相信又懷疑,我既滿懷希望又灰心沮喪,我既愛又恨,我為我自我感覺良好而不舒服,我為自己沒有愧疚感而心懷愧疚。我既信任又猜疑。我誠實卻 仍玩弄手段。亞里士多德(Aristotle)認為我是理性的動物;而我則認為我是擁有啤酒海量的天使。 ──曼寧,《衣衫襤褸的福音》,吳蔓玲譯(台北:校園,2005),p.32。         十字架的團體,不但是歡頌的團體,也是自我瞭解的團體。……因為瞭解自我與捨己有關。如果一個人不知道自己擁有什麼,如何能給予?由此觀之,努力去認識自己是非常重要的。        那麼,我們究竟是誰?應當怎樣來看自己?對自我當採取什麼態度?這些問題若不提十字架,便無法獲得滿意的答案。…… 我們如何能避免自我評估過高或過低,而聽從保羅的勸告,“看得合乎中道”(參《羅》12:3)?基督的十字架能給我們答案,因為它既要求我們捨己,又要求 自我肯定。我們的新我雖然已蒙救贖,卻仍有墮落的性情,所以需要雙重態度,就是否定自我與肯定自我, 兩者都可在十字架中得著光照。 ──斯托得,《當代基督十架》(台北:校園,1990),p.347-380。        捨己可能涵蓋拒絕一些事物,但這並非耶穌所說的;祂也不是指否認你的自我價值。捨己不是否認你的各種感受。…… 不是要你拋棄理性。        捨己的真意,乃是捨去你的自我主權,意謂棄絕自我這個假神…… 有哪些跡象顯明我們尚未迎向耶穌的挑戰?今日教會中有很多現象正顯出這個事實:嫉妒──因為不能擁有別人所擁有的;爭競──想要超過身旁之人的成就;好辯 論的心──一切要照我們自己的方式而行;過度敏感──當工作不被肯定,結果內心變得憤憤不平,或者想要別人注意我們為基督的緣故,已捨去所有。…… 我們用從神而得的恩賜,去提升自己的名望與聲譽。        然而“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 死裡復活的道路,乃是經過十字架的刑罰。耶穌呼召我們去走那條路,那一條祂已走過的路。 ──強森(Darnell Johnson),“獻上全人”;歐格理,《合神心意的門徒》(美國:證主,二版,2011.5),p.34-36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安息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Šabbat“安息日”的意義:        (1)安息日主要是說人生與世界歷史一個永遠的目標:永世的祝福。        (2)第一個安息日,不是因為上帝工作疲累需要休息,而是創造工作順利完成,神感到非常滿意,停下來慶祝。因為祂看一切所造的都“非常好”(《創》1:31)。        (3)安息日是時間的聖所,神造人要把人帶入到安息敬拜中,而非巴比倫人所說的“凶日”。神造人是在第六日,祂雖然吩咐人要六日勞碌作工,第七日安息(《出》 20:9-10)。但是人受造以後,享受的第一個完整的一天,不是工作日而是安息日。祂賜福給那日,定為聖日(《創》2:3)。顯示整個創造最重要的時 刻,就是安息日。        (4)這安息日預表新約,耶穌在第八日(即七日的第一日)從死裡復活,引導所有信祂的人,一同進入永久全然的安息(《來》4:1-11)。 ——賴建國,《五經導論》(香港:天道,2011.10),p. 97。         我們這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在大自然美景中散步時,往往嘴巴說個不停,錯過整個景致的色彩、聲音、氣味。甚至人可能身在大自然中,心卻還是留在自己的封閉、人工燈光下的起居室。         於是,大自然所教導的功課遺失了;沉浸在創造主前,寂靜無聲讚歎的機會,也流失了。 充滿恩典的宏偉壯麗世界,未曾擴展我們的心胸;上帝的創造,不曾安定我們困惑的心靈,也不曾恢復我們的洞察力,更不曾使我們喜愛自己的真我(註)。相反的,大自然提醒我們一堆世俗雜事:翻下一頁日曆,或該換輪胎了。         我們必須重新覺察恩典的福音和恩典的世界。         願“主耶穌基督的恩惠、上帝的慈愛、聖靈的感動”開啟我們,看見自己周遭處處有上帝神聖的作為,在滿有愛心的生命中,格外能看到上帝美好的作為。 註:Joan Puls, A Spirituality of Compassion (Mystic, Conn.: Twenty-Third Publications,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林萃語——進入他人的焦慮和孤單中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我們需要進入別人的感情世界,進入他們的焦慮和孤單裡去,與哀哭的人同哭。 在每一個非基督徒(以及許多基督徒)的心靈深處都有一些隱藏的痛苦,就算是最開朗外向的人也不例外。只有當我們願意進入他們的痛苦裡,我們才能觸摸他們的生命。 進入別人的感情世界,也包括進入他們的社會現實中,因為我們不可能在一個社會真空中與別人分享福音。 我們不可能將人抽離他們的環境,而同時又盼望向他們傳講 福音;我們不可能漠視別人的痛苦,而同時又堅持要告訴他們福音的好處。 ——宣教的模式。摘自約翰‧斯托德著,《當代基督門徒》(台北:校園,1994),466頁。 上帝給我們種種恩賜,以便我們能用它們來服務鄰舍。我們沒有如此用它們,相反地,我們誤用上帝為了使我們高於別人,而給我們多於別人的每一種恩賜。 “理性不能 避免這麼做。理性一旦發現自己比別人的理性得到了較多的恩典,便不把那些不如自己的人放在眼裡。”(路德,WA 10 III,238) 按照愛的律法,我們應該關心鄰舍的需要。然而,人們通常反而對別人的困難感到高興…… 對邪惡的這種高興已經是謀殺,是對第五條誡命的一種違犯…… 如耶穌所解釋的那樣,上帝的誡命應該被理解為,不是對我們這種人道德的呼求,也不是對我們的自由意志的呼求;相反地,它們顯示我們是完全無能的。它們要求的是完全的新人,是重生。 ——罪是對上帝的掠奪。摘自保羅‧阿爾托依茲,《馬丁路德神學》(新竹,台灣:中華信義神學院,1999),206-207。 耶穌願意那個人先知道——祂對那個人的愛,是目標,不是手段。祂不是要用這個人或是這個神蹟來達成目標,做廣告或是尋求成就感,都不是,就是因為愛,愛本身就是目的。…… 祂希望祂每個孩子都活著有滿足的喜樂,這是祂無條件的禮物,是祂沒有目的的禮物。祂就是要你先知道這點以後,當然祂會用你一生,你可以跟別人分享這個禮物,這個祝福,而成為別人的祝福。……不是因為祂的要求,乃是在你裡面有很深的意願和喜樂。 ——妙手重撫—醫治與關懷。摘自傅立德,《恩上加恩》(台北:道聲,2000.6),289。 教會需要激發愛心,勉勵行善,成為好撒瑪利亞人,向憂慮的人分享生活需用的。教會在態度上和金錢上分擔憂慮的人的難處是必要的(《約》 13:34,15:12;《加》6:2;《傳》4:9-10),這做法不是叫他們偷懶,而是在行動上表達基督的愛心。 在金融風暴時,香港失業情況惡化,基 督教內各宗派首次攜手合作,成立一個一千萬元的“創造職位基金”,為全港失業人士(包括非基督徒和基督徒)創造1000個就業機會。(註:《明報》 2002年1月26日A18版) 基督教會這次行動十分正確,這行動表達教會願意與憂慮的人分享。 ——與憂慮的人分享。摘自方鎮明,《克服憂慮》,香港:浸信會,2010.12),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