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撥開重霧 ——聖經無誤,故我心火熱

曾劭愷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大衛.史特勞斯(David Friedrich Strauss),在1835年出版的《基督生平批判研究》中總結道:“我們現在的研究結果,顯然湮滅了基督徒過往相信的、關於救主耶穌基督最重要且最寶貴的部份,根除了基督徒從信仰獲得的生命力的動機,使他一切的安慰都枯萎了。18個世紀以來餵養人類的真理與生命的無限寶庫,似乎無可挽回地消散了。至高超然者變得與塵土同等。上帝的恩典、人類的尊嚴,皆被剝奪。天地之間的連結,也被切斷了。”(註1)           這本書斷言,福音書出自迷信時代,而啟蒙時代的人無法再視其為上帝啟示的真理與史實,必須將之當作“神話”(mythus)來詮釋。          史特勞斯深知,此舉等於直接挑戰基督信仰“最重要且最寶貴的部份”──上帝的話語! 巴刻:一生之愛,有增無減           恩師巴刻博士(J. I. Packer)在90年代追憶:“當年我發現,加爾文說,藉由聖靈內在的見證,每個基督徒都經歷到,聖經是上帝用權柄對他說話。我雀躍地想:從來沒人這樣教導過我!          “我當時對加爾文一無所知,但他所講述的經歷,正是我自己長久以來的經歷。           “後來,我發現范泰爾(Cornelius Van Til)說,聖經是他的主基督寫給他的信。我的心又再次道出‘阿們’。           “事實上,聖經引導基督徒所進入的普遍經歷的一部份,正是聖經以上帝的權柄向我們的思想與意志發出挑戰,使我們經歷到自己裡面無法否認聖經是上帝的話語。靠上帝恩典,這是我一輩子作為基督徒的經歷──至今亦然。”(註2)           1958年,巴刻年僅32歲,獲牛津大學博士不到3年,已以《基要主義與神的道》(Fundamentalism and the Word of God)捍衛“聖經無誤”,而名聞天下。歷經60餘載,老巴刻仍深愛上帝的話語,有增無減。           我們這時代,“聖經無誤”給人一種食古不化、不近人情的印象。許多聖經研究者因而妥協:“聖經記載僅管多處自相矛盾、不合史實,甚至在道德與神學上提出謬論,但上帝卻不嫌棄這本書,仍藉它對我們說話,正如祂接納我們這些不完美的罪人。”這使許多人覺得,堅持“聖經無誤”,是一種沒有憐憫的完美主義。殊不知歷代聖徒堅持“聖經無誤”,正因他們知道,無誤聖經是罪人認識基督的唯一途徑──這正是本文的立論。           許多人聲稱,當代保守福音派的“聖經無誤論”,源於19世紀舊普林斯頓學派的基要主義,乃18世紀蘇格蘭啟蒙運動的產物。根據這種說法,19世紀前的基督徒並無“聖經無誤”的概念,乃接受有誤的聖經為上帝的話語。          […]

成長篇

沒有人能奪去 ——喜樂的真義

本文原刊于《舉目》60期 曾劭愷        “喜樂”是基督徒的屬靈特質。新約聖經講到喜樂,用的字是Chara,意思是joy、happiness、gladness。         喜樂可以分為兩種:第一種是偶然的、偶發的,第二種是本質的。考試拿一百分,很喜樂;等了幾個月的實驗數據終於出來了,很喜樂。我聽莫扎特的時候,享受美食的時候,都充滿喜樂。這種喜樂是因事引起的,因此這種喜樂是偶發的。           就算我的人生充滿這類喜樂的片刻,也不代表我是個喜樂的人。          一個喜樂的人,擁有喜樂的本質,那種喜樂在我們裡面,是我們的一部分,沒有任何人或事能夠奪走這種的喜樂。雖然有時候,我們可能會因遭遇逆境暫時而陷入苦惱,但假如我們有喜樂的本質,那麼不論遇到什麼困難,都不會失去喜樂。           這種本質上的喜樂,就是主耶穌要賜給我們的喜樂。《約翰福音》16章,耶穌告訴門徒,祂將要離開他們,走向死亡。門徒因此憂愁、痛哭。耶穌於是比喻說:婦人 生產時痛楚、憂愁,但當孩子生下來,她就得到喜樂,且忘記生產的痛楚。耶穌說:“你們現在也是憂愁,但我要再見你們,你們的心就喜樂了;這喜樂也沒有人能 奪去。”(《約》16︰22) 耶穌賜給我們的喜樂,沒有人能奪去。           前幾年,有一部美國電影,叫《當幸福來敲門》(The Pursuit of Happiness),是影星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跟他兒子合作的電影。威爾‧史密斯飾演一位單親爸爸,帶著兒子住在街頭,窮困潦倒。他們相信追求幸福是人的基本權利,所以他們一直追尋幸福。          這部電影的標題,出自美國《獨立宣言》:人人受造平等。造物主賜給每個人不可剝奪的權利,包括生命、自由,以及追求幸福的權利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

No Picture
事奉篇

“十字架討厭的地方”——引導子女認識神

曾劭愷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第二代基督徒的流失,是許多教會面臨的問題。筆者在牧養青少年的經歷中,看過不少基督徒家長因子女遠離神,而擔憂、流淚。         到底問題出在哪裡?為什麼許多從小在敬虔家庭中長大的孩子,進入青春期後,卻遠離了神?此問題,若不深思人的罪與神的恩典,若我們沒有讓孩子從小看見“十字 架討厭的地方”(the offense of the cross,參《加》5:11),那麼就別奢望他們能夠真正認識神,愛祂、敬畏祂。 “十字架討厭的地方”         保羅與加拉太教會的猶太主義者,辯論過稱義的問題:罪人被神稱義,究竟是靠自己行出的義,還是因信稱義?保羅耐人尋味地說:假如我們稱義是靠行律法,“…… 那十字架討厭的地方就沒有了”(“In that case the offense of the cross has been abolished”《加》5:11)。         保羅問,若十字架失去其“令人討厭之處”,使徒還值得為基督的福音受逼迫嗎(參《加》5:11)?可見,十字架“討厭之處”,也正是福音價值所在。那麼,十字架到底有何討厭之處?十字架又“冒犯”了誰?         “討厭的地方”一詞,原文是skandalon,意思包括“冒犯”、“污點”、“絆腳石”,是英文scandal(醜聞)的字源。保羅在《羅馬書》9:33及 《哥林多前書》1:23,用這個字,稱釘十架的基督為猶太律法主義者的絆腳石。因此,十字架所“冒犯”的對象,是那些想靠行為稱義的人。         我們可能認為,凡信靠基督的人,就不會討厭十字架。但我們若明白十字架何處“令人討厭”,恐怕就不會這樣想了。         關於十字架,教會史上鮮見比馬丁‧路德“十架神學”更深刻的省思。路德指出,十字架不但是律法主義者的“絆腳石”,神更用基督的十字架,讓祂兒女一次次看見自己是何等的罪人,看到自己每犯一次罪,就在基督身上加一道釘痕。         […]

No Picture
事奉篇

摘去無用的葉子

曾劭愷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此次應《舉目》編輯之邀,撰文討論“如何塑造80後的年輕人成為基督門徒”。執筆之時,頗 有“強不知以為知”之愧。筆者僅有5年牧會經驗,且專攻系統神學研究,對於華人教會事工的發展史及現狀,無法以專業的角度蒐集數據,進行全面的分析。因 此,本文僅是筆者牧會的心得,以及筆者所事奉的教會的事工經驗。謹盼本文成為“認識華人教會80後事工”拼圖中小小的一塊。           進入討論之 前,先介紹一下筆者本人以及我所事奉的教會的背景。筆者本身亦屬於“80後”,1981年出生於台灣,父親是所謂的“外省人”,母親則是”本省人”。筆者 12歲時,隨父母移民到加拿大。因此,筆者在北美的80後中,介於”以英文為主要語言”和”以中文為主要語言”之間,也介於”第二代台灣外省移民”及”第 二代台灣本省移民”之間。            由於父母對中國文化的認同,我們全家在溫哥華”信友堂”——一間以中國大陸移民為主的中型教會(約500人), 聚會了十多年。教會的主任牧師洪予健博士,本身亦是中國大陸背景。90%以上的會友,都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新移民。            筆者5年前,成為該教會的教牧。除了英語崇拜外,還負責兩個青年團契:一個團契的主要成員是”80後、90後中,以英文為主要語言的第二代移民”;另一個則 名為”提摩太團契”, 是”以中文為主要語言、來自中國大陸的80後留學生及專業人士”為主,同時包括少數”80後、90後中,以中文為主要語言、來自台灣及中國大陸的第二代移 民”。該團契近幾年增長迅速。            本文願以提摩太團契的主要成員為研究對象,輔以筆者在北美十多個城市的事奉中觀察到的現象,來探討對這一群體的80後事工。 觀察一:美東、美西和溫哥華的80後            筆者在美國東岸的幾間教會講道、服事中,發現美東華人教會內,有許多在名校求學的留學生。例如,在紐約及普林斯頓的兩間華人教會中,留學生常來自哥倫比亞、 普林斯頓、紐約大學等高等學府,或茱莉亞、柯蒂斯、曼哈頓等一流音樂學院。費城的華人教會中,也有許多留學生正在賓州大學、柯蒂斯音樂學院、西敏神學院求 學。            這些華人教會中還有許多年輕的專業人士,是所謂的”社會菁英”,從事學術研究、法律工作、醫學、音樂、財經等。            西岸方面,加州有許多留學生在史丹福、柏克萊等名校求學,而年輕的專業人士,則有不少科技新貴,或自行創業,收入豐厚。            除了美東、美西名校、企業林立的都市外,加拿大西岸的溫哥華,也吸引了許多中國人前來留學及求職。然而,溫哥華畢竟沒有雄厚的經濟實力或大企業,其兩所主要 的大學,University 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