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聖經旁註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你撇下的孤兒,我必保全他們的命,你的寡婦可以倚靠我(《耶》49:11)          聖經是神為每個人預備的話語,有些話可能在你看來是平淡的,但對另一位讀者,卻非常重要,而且影響極其重大。         慕迪的家是很貧窮的,他的母親是個寡婦,獨力照顧九個小孩,這擔子是多麼沉重呢?鄰人對她說:“九個孩子太難負擔,送幾個給別人吧。”這個勸告當然很合理,可是做母親的怎能捨得分離呢!把孩子送去給誰呢?把哪一個送人呢?再沒有比這種情況更淒涼的了。         有一天,孩子們都睡了,她大哭起來。後來,她把丈夫送給她的聖經打開,她的眼睛觸及一節經文“你撇下的孤兒,我必保全他們的命,你的寡婦可以倚靠我”,這是 《耶利米書》49章11節的話,正適合她心中的需要,讀後得到無限的安慰,她就在這節聖經旁邊寫下這些話:“神啊!我知道這些孩子是你所賜的,我若盡母親 的責任,我知道你必做他們的父親。”         神的話成了有力的鼓勵,使她有勇氣在百般艱苦中把孩子們撫養成人。而在她薰陶中長成的第六個孩子──慕迪,竟是神所重用的工人,舉世聞名的偉大佈道家。 根深         在旅程中,我經過中國西北的黃土高原,在山間崩裂的缺口處,我發現草根的長度竟超過一丈多深;因為氣候長期乾燥,地面缺少水分的緣故。後來才知道根的長度比我所見的深很多,我所見的不過是隨風飄動的斷根而已。         聖經明訓,要“向下扎根,向上結果”(《賽》37:31)。大衛的沙漠之詩說:“在乾旱疲乏無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詩》63:1)沙漠的經歷使大衛靈命更深刻。         人在逆境中比順境更能進深。只有活在那種境地,才會“向下札根”。那些在靈命上有頂深經歷的人,沒有一個是活在安樂中的。         摩西在米甸曠野居住了40年,這數十年在沙漠地區,把他磨鍊得更堅強明辨,謙虛沉思。時候到了,神呼召他,成為合用的器皿,完成千古偉業。         保羅初悔改歸主之時,就被呼召,又被聖靈充滿,這真是少有的經歷(《徒》9:15-17;《加》1:15-17)。他竟“往亞拉伯去”。在亞拉伯沙漠地區的隱藏生活,影響日後的工作是顯而易見的,這使他的生命深厚,啟示更大,結果纍纍。 作者曾霖芳牧師,現任美國北加州海外神學院院長。著有《釋經學》、《講道學》、《對心說話》等書。本文經作者同意,摘自《對心說話》一書。

No Picture
成長篇

聖靈充滿

曾霖芳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聖靈充滿絕對是事實,而且可以經驗,但這是引起爭論的題目,各人有各樣的解釋。其實 最簡單的辦法,是根據聖經,我們總不能不信聖經記載吧?而完全根據個人經驗(不是所有的人只有同一種經驗),照傳統講法也不完全準確。作者在此不在辯論, 因為辯論很少有結果的,但本篇既在討論根據統計解釋聖經,不妨以聖靈充滿的全部記載來看看。          1.新約中有“聖靈充滿”字樣的經節至少十三處,《路加福音》提及三次(1:15、67,4:1),《使徒行傳》九次(2:4,4:8、31,6:3,7:55,9:17,11:24,13:9、52),《以弗所書》中提了一次(5:18)。          2.《路加福音》的三次記載是在五旬節聖靈降臨之前,可另加討論。後面十次是在聖靈降臨之後,與今日時代相同,所以後面記載對我們更為重要。          3.十三次記載多數在《使徒行傳》,超過三分之二,《使徒行傳》是本論“聖靈充滿”的書。          4.《使徒行傳》是一本論主的工人的書,也是一本論最早教會基督徒的書。因此凡是信徒、傳道者、教會都不可忽視書中的“聖靈充滿”的經驗。          5.聖靈充滿是不是一定在祈禱的時候?         一般說來,人以為一定是的,事實上在九次記錄中只有一次明文說是在禱告之後(4:31)。其中另有二次可能是在禱告之時(2:4,9:17);有時被聖靈充 滿是正在講道時候(4:8),滿有能力;有時面對為主殉道,非常勇敢,又能為敵人禱告(7:55);或行奇蹟之前(13:9)。          6.使徒們都被聖靈充滿嗎?          是的(2:4,9:17)。彼得、約翰和保羅都有這經歷,所以工人都應當重視此事。但門徒也被充滿(2:1,3:52),不單單是使徒們。         7.是否信主後很久才有這種更深經歷?         不一定。掃羅歸主後就被聖靈充滿(9:17)。彼西底安提阿的基督徒信主後“滿心喜樂,又被聖靈充滿”(13:52)。該撒利亞城的外邦人受聖靈澆灌,仍未受洗,當然這是很特殊的(10:44-48)。很稀奇的,照記載屬靈的經歷往往不像我們所想的次序。         8.被聖靈充滿是一生一次嗎?一次為永遠保證嗎?         不是的,是一次又一次的。例如:彼得的經歷,二章4節是第一次,四章8節是第二次,四章31節是第三次;保羅的經歷也是一次又一次的(9:17,13:9)。一次經歷不可自傲,更是不可自恃,總要像保羅抱這樣的態度:“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         9.聖靈充滿是否一定說方言?         這素來是引起爭辯的大問題。在九次《使徒行傳》有“聖靈充滿”字樣的經節中,只有第二章4節提及“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這是別國的土話——鄉談(2:8),人家聽得懂的。 […]

No Picture
成長篇

罪因與罪行

曾霖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在新約中討論罪的經文很多,且有各種說明。其中有一點值得注意的,就是對於單數和多數的應用,這是有特別用意的,是有所指又含有不同意義的,在解釋罪的經文時不可忽略。         “她將要生一個兒子,你要給祂起名叫耶穌,因祂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救出來。”這個“罪”是多數字,含有各種罪惡或諸般罪孽的意思。那就是說,人陷在眾罪之 中,不能自拔,主耶穌能把我們從各樣罪中釋放出來,沒有一樣罪能纏住我們而祂不能拯救的,如果我們仍活在罪中是我們的過失。但救恩的能力浩大,沒有一樣的 罪不能得勝的。主耶穌設立聖餐的時候說:“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這節經文的“罪”也是多數字,顯然加重這句經文的意義。主耶穌為多 人流血,能赦免“一切的罪”。沒有一種罪主不赦免。無論明顯的或隱藏的,小小過失或罪大惡極的行為,主都樂意赦免。         在聖經中罪的多數字, 乃是指罪行說的,而用單數字來說明罪的本性。保羅對羅馬的基督徒說:“罪從一人入了世界。”聽來似乎不很公道,因一人犯罪眾人成了罪人?其實這個“罪”字 是單數的不指罪行而指罪性。自始袓以來,人皆有罪性,這種遺傳乃是事實。所以保羅說:“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也不過份了。新舊庫新約譯本注意這個單 數字,將它譯成“罪因”,成為“罪因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沒有律法之先,罪因已經在世上。”(《羅》5:12、13)這是該譯本的特點之一。         事實上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意思,舉一例再加以說明:以前我曾經讀過一篇講經記錄,講解《希伯來書》12:1。那篇信息解釋“容易纏累我們的罪”,特別注意,可 能不是甚麼大罪,而是些零碎的,微小的,但總是纏住我們成為一生累贅的。很多聖經註釋的書也是如此解釋,讀來使人受感。但這個“罪”並非多數字,不是指罪 行說的,乃是單數的,譯成“罪因”的。所以即使以上解釋很動人,而且很多名家皆如此解釋,仍然是不算準確的。仔細想想,那真真纏住我們不放的,終生成為負 累的,是我們的罪性呀!那是有生俱來,始終不去的包袱。這個“罪”是單數的,含意豈不更深刻?(本文摘自曾霖芳牧師《釋經學》一書) 作者現為美國北加州海外神學院院長。著有《釋經學》、《講道學》及《對心說話》等書。

No Picture
成長篇

你愛慕靈奶嗎?

曾霖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有很多基督徒讀經覺得沒有滋味,這確是一個嚴重的問題,且是關乎靈命的問題。 一個嬰孩,若是他是有生命的,怎麼不渴慕喫奶呢?可是沒有生命的“基督徒”對於聖經是不會發生興趣的,有時偶而翻閱一下,便覺枯燥無味。所以不喜歡讀經的信徒應該自省:我到底重生了沒有?         新生命的特質與屬世的生命迥然不同,這不同是由裏面而外面的。新的性情自然帶來新的愛好,也可以說從聖靈生的帶來屬靈的興趣。         鴨子看見水就喜歡,不用你推趕牠們,牠們會自動下水去,享受池中的樂趣。但雞就不同了,你就是勉強牠,牠也不感興趣的。水對於鴨子有吸引力,對於雞卻沒有, 這是生命上的分別。神的話語對於神的兒女有自然的吸引力,對世人就不同。再說並非牠會游水,所以叫鴨子,乃是因為牠是鴨子,所以牠會游水;並不是讀經的便 是基督徒,乃是因為他是基督徒,所以他愛慕聖經。         但有時有生命的嬰孩,也會不渴慕奶的,那就是他患病的時候。所以有生命而不渴慕奶的,可 能是病態。有些信徒確是有生命的,但因為靈性上有病,就不會愛慕神的話。當他陷在罪中時,就不喜歡神的光照。貪愛世俗時,怕聽神的警戒。沒有神的話,便生 活在糊塗中;生活糊塗,越發不要神的話,這種現象是很普遍的。         還有一種現象,有些人喜歡讀講道集,聖經註釋,和其他屬靈書籍,覺得比聖經的話有滋味,於是不讀聖經,只讀些聖經有關的書,這也是很可惜的。有人以解釋聖經的見解為亮光,卻忽略神的話本身就是亮光。讀書固然好,忽略神的話卻是損失。         正像有人因為怕魚肝油的氣味,改服麥精魚肝油。後者雖然甘甜可口,但魚肝油的含量是很少的。對於神的話也是如此,若是我們因淡而無味而放棄它,對於我們靈命的影響是很深的。其實我們若愛神,也必愛慕祂的話,愛聽祂的聲音,喜歡知道祂的心意,並討祂的喜悅。          大衛常渴慕神的話語,他的靈命當然長進。他說:“……比金子可羡慕,且比極多的精金可羡慕;比蜜甘甜,且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詩》19:10)彼得也 說:“要愛慕那純淨的靈奶,像纔生的嬰孩愛慕奶一樣,叫你們因此漸長,以致得救。你們若嚐過主恩的滋味,就必如此。”(《彼前》2:2-3)蒙恩是渴慕的 起點,長進是渴慕的的果效,這是關乎得救和生活的問題。         我們嚐過主恩的滋味嗎?         我們是從肉身生的呢?還是從聖靈生的?         得救以後有沒有漸漸長大?         這一串的問題與讀經有直接的關係。 作者現為美國北加州海外神學院院長。著有《釋經學》、《講道學》及《對心說話》等書。本文經作者同意選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