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有限

時間如風飄散,有限結伴無限(新民)2017.01.09

quicksandala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1.09

 

我們都是活在時間裡的活物,對於時間的流逝常有孔老夫子在河水邊的感歎:逝者如斯乎!

筆者孩提時代,曾望著湘北茅草房後面鄉村公路上來回奔馳的客車,以及黃道吉日裡送嫁隊伍中的花轎與繡花大櫃,對父母鄉親說出自己嚮往長大成人後的人生願景:我長大要開哆哆(指客車),丈母娘為我媳婦(指妻子)打造花大櫃。

如今人生已過半百,驀然回首,追憶童稚夢想,發現自己並沒有去開客車,乃是開著私家小車上下班,從事新藥研發26載有餘。泰山大人與丈母娘冒一個風險,把女兒送嫁給我,已滿30年春華秋實。

雖然花大櫃從未現身在我們不無簡樸的生活中,但價值連城的仨孩子從我們家出生長大。如今我們搖身一變,成為空巢族的新成員,又開始不時回味從前拖兒帶女的酸甜苦辣。

 

時間是上帝無聲的僕役,成為我們生命的教導員、魔術師與扳道工。

在婚姻磨合期,圍城裡的人無不感受時間的無形壓力,期待磨合的日子像輕車熟路那樣短平快。但唯有上帝洞悉,夫妻吵架的時間線,如何從類似地震波的高強度與高頻度,逐步變成強度漸緩、頻度漸慢的減幅減頻漣漪波動,往往需要在基督裡花足夠時間的精雕細刻才能達成。時間是培養品格的教導員。

如何拿捏得當地處理嬰孩用啼哭表達的多方訴求,這是新父母面對人類育子的古老問題。

那個小時候喜歡被放在紙箱裡、被爸爸在公寓裡拖來拖去玩耍,曾經口吸著拇指倚著房門吵鬧後安睡到天亮,剛開始並不喜歡去托兒所的女孩,正有志成為一名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

那個小時候捂著耳朵看獨立節煙火表演,手握著兒童聖經去教堂禮拜,用力吹雙簧管到本州高中榮譽管樂團首席的男孩,如今繼續在音樂中發掘他的天賦與樂趣。

那個被懷上後導致兩打玫瑰首次通過網路訂購給她母親,喜歡把弧線球投給一個接一個打壘的挑戰者,從小發展高度社交與領導能力的女孩,愛上了時裝設計。時間是人生舞臺上最好的魔術師。

一個本來以為終生扎根家鄉務農的人,被生命之主帶領,走了一條又一條意外的路。從高考失常,到學非初愛,到出國留學,到得道信主,到教授夢破,到制藥為業,到帶職傳道,無一不是迂回曲折,波瀾起伏。時間是人生軌道上的扳道工。

dominiksphotos

時間是上帝歷史作為的里程碑

《創世記》開宗明義地宣告,“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奥古斯丁這樣先知先覺般地解讀時間如何被創造,上帝乃是在時間之外從無到有創造了時間。咱們地球人用地球繞太陽轉一圈與月亮繞地球轉一圈來分別計算年長月久。

日月星辰的組合舞蹈,正是上帝的時鐘在有條不紊地運轉著。而這個掛在穹蒼的天大號時鐘恰恰出於上帝獨具匠心的創造。上帝說,“天上要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並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創世記》1:14)。

每天的日出日落,每月的月圓月蝕,每年的冬至春分,都是這個超大的時鐘計時的一些關鍵週期點。歷史(History)真是祂(上帝)的故事(His Story)。歷史大事件的時間點,正是上帝在人類救贖歷史中一個又一個閃亮的里程碑。

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按照上帝預定的某個時間點,為主前8世紀先知以賽亞所預告的童貞女所生,生為家譜中四次摻合了外邦女子血統的大衛王後裔,降生在先知彌迦提前8世紀所預告的伯利恒小城,生在主前6世紀先知但以理所解君王異夢中後來崛起的、地中海周圍第四強國羅馬統治的時代。

主耶穌又以天國君王的威嚴與全能,醫病趕鬼行異能,教導並呼喚人認識天國福音真理。主耶穌在受難前的那個棕櫚主日前夜,接受那個抹大拉的女子傳奇般的膏抹,次日按照先知撒迦利亞提前4世紀的預告,騎驢進入耶路撒冷。

5天后,在西元後33年逾越節,那個立春後的首次月圓來臨的特別星期五,按照上帝再三的預告(《創》3:15;《詩》22:16;《亞》12:10),被釘在十字架上,成為人類的贖罪羔羊(《賽》53)。

上帝藉先知但以理預告的救恩時間表(《但》9:24-26)從時鐘啟動到基督被殺,剛好69個7即483個聖經年(合173880天)。第三天初熟節,從死裡復活,成為將來承受新天新地的新人類的“從死裡首先復生的”教會元首(《西》1:18),猶如永恆生命大樹上“初熟的果子”(《林前》15:23)。

新約聖經裡的受難節與復活節兩個時間節點,十全十美地完結舊約聖經裡另外兩個時間節點——逾越節與初熟節的象徵性救贖預表。耶穌復活後的那個五旬節,聖靈降臨,天國福音從耶路撒冷被因聖靈充滿而得著膽量與方言口才的門徒傳開,如今直到萬邦。

上帝看人類歷史在時間中的進展,好比大君王站在一個登高望遠的檢閱臺上,對始發點到終點的遊行隊伍,一目了然,盡收眼底。聖經提醒我們,在上帝眼中,“千年如已過的昨日,又如夜間的一更”(《詩篇》90:4),“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彼後》3:8)。

相對于我們不常滿百歲而常懷千歲憂的短暫人生,上帝誠然具有極大的耐心。當天國的福音傳遍天下,人類末期就要到來(《太》24:14)。那時,天國君王耶穌基督將裂天而降,再度君臨天下,駐足橄欖山(《徒》1:11;《亞》14:4),結束人類罪惡與死亡的歷史,審判萬民。

我們活在有限時間裡的人,指望主耶穌廢除罪惡與死亡的詛咒,“盼望新天新地,有義居在其中”(《彼後》3:13)。

lauramusikanski

時間具有永恆價值

時間是昂貴而無價的。這個道理,古人皆知,故曰“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聖經教導我們,“要愛惜光陰,因為現今的世代邪惡”(《弗》5:16)。

人類一代過去,一代又來。我們好像出場在地球轉轉樂公園的匆匆過客,造物主定準我們生活的疆界與時限,我們想多留一會兒,往往不容易如願以償。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在有限的時間裡,給這個宇宙時空打上一些無法磨滅的美好烙印。

中國古先賢說,以有涯隨無涯,殆矣。聖經則說,我們在主裡的勞苦不是徒然的,做在最小弟兄身上就是做在主身上,做工的果效必隨著我們(參見《林前》15:58;《太》25:40;《啟》14:13)。

在地上人生極為有限的時間裡,我們竟然可以蒙恩得救,認識創造時間又掌管永恆生命的主,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為主而活、與主同行之中,這實在是寒冬將盡、春回大地的絕好消息。有限,必將與無限結伴同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