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服事,服侍,與服務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周傳初         甫入教會,會接觸許多新鮮的詞,像“團契”、“特會”、“福音朋友”、“釋放信息”、“長執同工”、“內在醫治”等等。還會發現平日的一些常用詞,在教會裡有不同的定義,例如“交通”、“感動”、“工人”等等。沒學會這些“行話”,像是外行人;學會了一半,有時會鬧笑話;真的朗朗上口,運用自如了,又可能被視為老油條。         其實,這些“術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勤讀聖經、經常禱告、與主親近、學像耶穌。並藉著關心別人、分享福音,對所信的越來越有把握。而比較實質、不能忽略的,是“服事”。不論是初信,還是受洗多年的基督徒,若沒學會服事,往往成長緩慢,養成消費者心態,並且知識膨脹,形成虛胖。不但缺少歸屬感,也失去許多喜樂與祝福。         一般人說到“服侍”,是指藉著一些行動,使親人、師長、老闆,以及有特別需要的人,感到舒服、便利、開心。教會裡則講“服事”,對象也更“大”、更“廣”。“大”,是指服事的對象首先是創造天地萬有、掌管永恒和生命的上帝。“廣”,是指不挑剔對象,學習主耶穌謙卑、捨己,服務所有人。         “服事”和一般人說的“服務”,也有不同。“服務”的動機是良知或激情,時間止於今世,目標是實現某個理想,才、力受自身的限制,其影響和價值也是可眼見的、有限的。“服事”則是受造者的本份,是對救贖主的委身。目標是榮神益人。能力和才幹,受賜於無限的聖靈。產生的價值是超越時空的。         教會是信主的人學習和體驗服事的學校。藉著投入教會的服事,明白事奉的原則,發現獨特的恩賜,認識自己的角色。透過合一與配搭,彰顯基督的榮美。同時,接受上帝的差遣,把在教會學的,應用到家庭、學校、職場、社區,使基督的馨香之氣,散佈各處;讓人心渴慕救恩,歸向基督。         服事,不但是上帝兒女的特權,也是跟隨基督者的記號,更是聖靈內住的自然表現。   作者現居紐澤西,在製藥公司從事免疫研究,並在若歌教會事奉。

No Picture
成長篇

芳草滿校園

陸百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一          我於2000年接受了主耶穌,那時我17歲,讀高一。         高中時我長期失眠,幾次想退學。老師們都鼓勵我好好學習,爭取考上大學本科。結果,我高考考了全年級文科第一名。老師們都很驚奇,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我卻深深知道原因。         我在高中時一直和神較勁兒,不願順從祂的帶領。高考前我連續三天失眠,吃三片“安定”都沒有用。在第三天的深夜,我痛苦極了,終於俯伏在神的面前痛哭起來。 我向祂禱告,向祂承認自己的軟弱和無能。我說就算是豬和狗都能隨意睡覺,我徒有滿腔的驕傲,以為一切都在自己掌管中,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我終於對神 說:“我願意順服你,我願意放下自己的驕傲,我願意改變。我把自己完全交在你的手中,你看著辦吧!”做完這個禱告,我竟然立刻就沉睡了。         第二天上考場,我絲毫不覺得睏倦,反而像得到了新生,內心充滿喜悅和安寧。能否考上大學,對我來說已經不再是最重要的了。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耶穌在我的身邊,祂會陪我進考場,更會陪我走完一生的路途。         接下來每場考試前,我都默默的禱告,不是求祂讓我考好,而是求祂帶領我,使我走在祂為我預備的路上,求祂永遠不離開我。         考試結束後,我已經做好了補習一年的準備,不管結局怎樣,有耶穌在我身旁,我一點都不害怕。         成績出來了,高得驚人。我的心立刻充滿敬畏。我知道這是主做的。我跪在地板上,向祂獻上感恩。 二         2002年9月,我進入北京的一所著名高校。         然而入校後,我卻很沮喪。我生性自由散漫,對政治之類的東西有天生的抵觸情緒。但是這所學校政治氛圍濃厚,周圍的人幾乎全部是黨員和入黨積極分子。而且,我的身邊沒有一個基督徒。媽媽對我千叮嚀萬囑咐:“在學校中可千萬別再提主的事兒了,抓緊入黨吧!”         我覺得壓抑,就在神面前哭泣禱告:“你為什麼把我帶到這樣一個地方來?我身邊一個基督徒也沒有,我該怎麼辦?“         忽然一句話進到我的心中:“我把你放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光作鹽。”         我說:“主啊,我只是個邊遠地區來的、土裡土氣的小姑娘,入學成績全班倒數(所有同學的高考成績都很高),誰會聽我呢?”          主對我說:“放心,我與你同在。”           四年來,這句話給了我力量和勇氣。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工人之路》

健新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一          不久前,鄭期英姐妹來電話,問我能不能為十一月號《舉目》的主題 “服事”,介紹《工人之路》這本書。我一口就答應了。這倒不是因為我讀過這本書,而是我認識該書的作者,饒孝楫牧師。四五年前,《海外校園》召開了第一次 作者退修會,饒牧師從臺灣大老遠地趕到了洛杉磯,天天帶領我們查考聖經。他給我留下的印象是:熱情,開朗,沒架子,還愛笑,且笑聲朗朗,聽著爽快。         “愛屋及鳥”,語出自《尚書大傳‧大戰篇》,道是“愛人者,兼其屋上之鳥。”以此類推,我決定寫這個書評就該叫“愛屋及書”了。但沒想到,當我細讀了《工人之路》後,還真為自己高興,我愛得沒錯!這的確是一部好書。        《工人之路》是一部小書,不到四萬字,用不上半天就可以讀完了。全書一共八章,分別談到了工人的職分,品格等八個方面,其中個個都是大題目,哪一個都能寫出一 本大書,很顯然,在這麼短的篇幅中,把這些問題都談透,幾乎是不可能的。但這個表面上的缺點又突出了該書的優點:簡明,扼要,實用。        《工人之路》最可貴的特點在于真誠。饒孝楫不僅告訴了我們作主的工人的一般原理,他更以親身的經歷說明如何做一個主的工人;他不僅講自己如何地過五關,也講了 走麥城,還不只一次。同時,他還告訴了我們一個團隊的故事,就是他所屬的校園團契。那故事也不盡是什麼花好月圓,還有風波,有爭戰。         它的另一個特色就是凸顯了工人的品格,也就是所謂的什麼樣的人的問題。從第二講到第八講,從不同的方面論述了主的工人的品格,值得任何一個基督徒退而思,起而行。 二         第一講的題目是工人的職分,根據保羅的教導,作者將這職分歸結為:耶穌基督的僕人,上帝的傭人;與上帝同工,成為上帝工作的夥伴;基督的使者,勸人與上帝和 好;作傳道、作師傅,傳達上帝的信息,成為靈性的教師,以生命來指引信徒與上帝建立美好的關係;上帝的執事,執行上帝的目的與意志。這一章的不足是,只分 析了保羅關于主的工人的觀點,而沒有分析聖經其他書卷的作者的看法。          第二講的題目是工人的品格,不僅題目吸引人,內容也吸引人。饒孝楫總 結了摩西等聖徒的品格,提出了工人品格的四個重要特徵:謙卑的心、寬廣的心、真誠的心和堅忍的心。在這裡,饒孝楫幾次講到了自己,令我深有同感,深有感 動。講到謙卑,他承認自己雖然學習了幾十年,但“自覺尚有許多未得之地,當學的功課還多得很。”講到寬廣的心,他說:“三十多年前,我甫接任校園團契總幹 事,那時我也才三十出頭,事奉之心強烈,工作莫不全力以赴。然因血氣方剛、常自以為是,總以高標準嚴格要求新進同工,容不下他們或有個性上、或有心志上的 一些軟弱。對同工們很少愛的關懷,只有不斷的給他們壓力,言語上給人的傷害不知凡幾。甚至在自認為是為上帝的義怒中,曾對同工說:‘我恨不得你快離開校園 團契’,雖為此悔恨不已,但一語既出,覆水難收,雖然向同工道歉,傷害卻已造成,只有求主赦免、憐憫。過去近四十年來跌跌撞撞,在主的雕塑中,在屬靈長輩 的訓誨中,慢慢學習,漸漸領悟,能擁有一顆寬廣的心、慈憐的心,是多麼難能可貴呀。”          事奉的原則是第三講的題目,校園團契前執行委員會主席張明哲說了一句話:“生命→生活→工作”,這如今已成為校園團契同工事奉的座右銘。饒孝楫說,這句話表明了事奉的基本原則,即:生命影響生活,生活帶出 工作。在我看來,這個基本原則強調的還是工人的基本品格(或者如作者所說,內在生命的品質)。從動力學的角度,就是要渴慕親近上帝,追求與上帝更親密的關 係;從外在生活的角度,這則表現為要嚴于律己,效法主耶穌基督,學習如何與人相處,還有要確立對“物質”的正確態度,等等。        […]

No Picture
事奉篇

做“師母”的日子

劉同蘇       我和妻子于一九九五年夏季參加宣道會的事工。一九九六年一月在神的引領下建立新港華人宣道會。由于當時妻子已經是被按立的全職牧師,而我尚在神學院學習;故此,我只好權任教會的“師母”。當然,教會的弟兄姐妹都叫我“同蘇”,但有時他們也絞 盡腦汁想給我按一個頭銜。他們曾試著將我任命為“師爹”,“師爺”,“師公”,但都因稱呼不盡人意而作罷。實際上,“師母”這一名稱是無法改變的,因為 “師母”在中國教會中已經不是一個單純的稱呼,而是一種重要且不可缺少的職份。      有一次,我和妻子參加宣道會美國華聯會的年會。按照慣例, 開會的第一天要介紹新加入宣道會的同工。在妻子自我介紹後,我站起來說:“我還不是宣道會的同工。我只是作為‘師母’來參加這個年會。”那本來是一句戲謔,不想卻引來全場師母們發自心底的長時間掌聲。在那掌聲中,我忽然意識到我們對師母們的事奉和犧牲給予太少的尊敬。在中國教會中,師母們有稱呼卻無頭 銜,多事奉卻無工薪。看看教會的招聘佈告,牧師的“已婚”幾乎是一個必備的條件。除了其它的一些考慮外,這要求是否多少也懷有“既已買了一個,就不妨順便撈一個白送的”念頭?       --只要在教會中生活過一段的人都會知道:師母是教會中重要的同工,是與牧師同樣重要的神僕。無論師母在教會以外是 否另有工作,十字架的道路,她總要和牧師同走;教會的事工,她要與牧師同做。心沒有少操,工沒有少做,淚沒少流,對主是同樣的忠心。但我們看看周圍,那麼 多著名牧師,卻有無一個著名師母?我感謝神讓我在這樣一個更需要十字架精神的僕人位置開始了我的事奉。      師母是教會的不管部長。這個不管部長當然不是什麼都不管。也不是政府中的不管部長那樣,什麼都管。而是凡別人不願管的事,就都得管。教會的地是不是干淨?門有沒有鎖?窗子有沒有關上?垃圾袋是否滿了?燈是否在離去時全部關閉?椅子有沒有擺夠?飯有無做足?這些不顯山不露水的瑣碎之事往往是師母默默地去管去做。       我出身于高級干部家庭,從小在干部子弟的寄宿幼兒院和學校裏就讀,回家後又有阿姨﹙即保姆﹚照看。由此,對家務瑣事一竅不通,屬于眼里沒活兒那一類。後又從事西方現代 法哲學研究,自以為高貴,對形下的事不屑一顧。即使在剛信主時,還抱有救國救民﹙注意:中國知識分子的救國救民總帶有指點江山的意味而與民間小事無關﹚的 知識分子的救世主情懷。然後,正是在師母的職份上,我才認識到生命里的差距和屬靈上的淺薄。屬靈的生命并不存在于貌似平淡的日常事奉之外。最平淡之處往往 恰是屬靈激情最濃之處。十字架本是暗淡的,所有的金邊銀面都是後人的鑲嶔。       師母常常是教會中的最佳替補。牧師當然總是處在一個不可或缺的 位置。同工們又各司其職。一有空缺,師母便是當然的替補。作為“師母”,我常常在聚會快要或已經開始時臨時頂缺。我代理過講員,領會,翻譯,司事,主日學 教員。甚至在講員和領會都無法按時趕到時,上去加一個練詩的節目。我和教會的弟兄姐妹開玩笑說:“如果教會象NBA﹙美國職籃﹚一樣有最佳第六人獎﹙即最 佳替補獎﹚,一定非我莫屬。”       一次,一位我非常尊敬的屬靈前輩在一個非常重要的聚會﹙我們教會第一次洗禮﹚來教會講道。然而,直到講道時間已過,我們才得知:由于交通的變故,這位前輩處在一個既無法趕來又不能及時通知我們的境地。從決定替補到上台講道,僅有五分鐘的間隔。感謝神的支撐,我 上去後,從創世記到羅馬書,由他人的生命至自己的体驗,將洗禮前後的兩種生命和洗禮的靈命飛躍洋洋灑灑講了幾十分鐘﹙因要等那位前輩來施洗﹚。有趣的是, 會後,一位在場的耶魯神學院教授說:“深刻。”而福音派的區會植堂主任則說:“福音純正。”對我,這是最佳替補中的最佳替補。      信主前,我是一個極端自我中心的人。這種極端自我意識表現在絕不將就別人,特別是絕不改變自己去適應旁人。我就是我。絕無人能替補我,更不用說讓我去替補他人了。學 術刊物的編輯即使僅改動我的論文中的一個字,也會使我勃然大怒。但在師母的職分中,我學會了順從神的旨意,不講我適合做什麼或我願意做什麼,而講神讓我做 什麼和事工需要我做什麼。      師母是教會中的母親﹙無論師母自己是否有血緣上的孩子﹚。作為母親,教會中每一個人在靈命和日常生活中的舉動與變化都會牽動師母的心。就象母親,師母也是操心的命。我在家里是最小的孩子。我的上面有兩個哥哥和二個姐姐。由于家境優越,家中在忙時竟同時有三位阿姨。出自這樣的環境,我更慣于被人照顧,而不會照顧人。做了師母,就不得不學習關心照顧教會中的弟兄姐妹。我自忖距母親的細心周到還差得很遠,但也知道為有難 […]

No Picture
成長篇

靈命的塑造

王志學 寫作背景            在牧養教會的過程中,我因要面對不同的人的不同要求和看法,內心常有四分五裂之感。不同的人因不同的背景、氣質、領受、恩賜和負擔﹐面對教會發展的路線和事工的計劃,也便有不同的議程。而往往他們的著重就成了他們的執著,他們的看見也成為他們的盲點。            在普遍不冷不熱的教會氣候中,難得有熱心事奉的弟兄姊妹。然而我十分害怕熱心但偏激的人。偏激的領袖往往有吸引人的魅力,但卻不能帶領教會或個人整全的發展和成長。他們的殺傷力很大,帶來的後遺症可能很長時間還不能完全清理。            我們需要熱心而平衡的領袖,我們需要全盤性和整体性的反省,在大圖畫(big picture)下來了解和安放個別的事工,個別的事工也在大圖畫下來定義自己的角色。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孕育了“神國子民的塑造與操練”的模式(見圖)。此模式的基本要點是我們的事工須要平衡地顧及四方面的塑造:靈命的塑造、全人的塑造、群体的塑造和使命的塑造。而這四重塑造均分別有其重要的屬靈操 練。            這是一個不完全的人所作的不完全的思考,只希望能激發讀者作更深入的思考,而更重要的是聖靈引導讀者活潑地把背後的原則應用在不同的事奉處境中。現在讓我們從最核心的“靈命塑造”開始,因為屬靈生命的塑造是一切塑造的根本。 一、靈命塑造的目的     “我小子啊,我為你們再受生產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們心裏。”《加拉太書》4:19(和合本)    “……直等到基督的特性在你們的生命中成形。”《加拉太書》4:19(現代中文譯本)    “……急切盼望基督的生命早日在你們心中長大成熟。”《加拉太書》4:19(當代福音)            在保羅深情的分享中,清楚說明了靈命塑造的目的:讓基督成形在我們的生命裏。新約學者馮蔭坤進一步解釋這節經文:            “雖然這比喻在字面上是說基督在信徒身上成形,但就其真正的意義而言,則應把它倒過來說‘直到信徒取了基督的形像’;意即信徒接受基督按自己的形像在他們身上 塑造之工,在生命的每一方面皆順從基督的管理,以致他們反映基督的形像、基督的品格,讓基督的榮美在他們身上彰顯出來。”            縱觀教會歷史,我們看見不同的靈修傳統有不同的著重點,但它們的共通點均是指向耶穌基督,因為“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他裏面;你們在他裏面也得了豐盛。”(《歌羅西書》2:9-10) 二、靈命塑造的重要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