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

莫非 本文原刊于《举目》29期            “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神的殿。主必将祂的道教训我们;我们也要行祂的路。因为训诲必出于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于耶路撒冷。”(《赛》2:3) 两种登山客           《以赛亚书》2章3节经文里有一座“耶和华的山”,是指锡安山,是那时犹大国的首都、也是圣殿所在地。那山特别高,所以需要攀登。圣殿盖在高处,代表众望所归,在以色列人心里也有属灵中心的意义。           旧约时代,以色列人一年三次会登耶和华的山。今天也有世界各地的人到耶路撒冷这个“圣地”旅游,它现在是世界著名的观光景点。从世俗的角度看,也可以说应验了以赛亚的预言,“万民都要流归这山”(《赛》2:2)。          说到旅游,如果稍注意一下近来的出版业,会发现有一种书销路不错,就是旅行文学。反映出现代人生活忙碌,需要逃离常轨、出去透透气的现象。也因为普遍经济条 件够,可以出去度假,所以有愈来愈多的人去不同的地方旅行观光。有些作家将所见所闻写下来,叙述各地的美食、景点或文化比较等,便成了旅行文学。           旅行文学的读者通常有两类,一为出游,所以先买书回来做功课。另外一类是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外出,但有兴趣涉猎或了解异国文化与风俗习惯,好在头脑里虚拟一趟旅游,如同中国人所谓的“卧游”。          然而众人皆知,“卧游”和实地出游完全是两回事。一个是用脑子推想,沙盘推演。另一个是全人的投入,亲身去体会那个地方的气味、风景与食物。           在那些真正出游的人中,有一种人很奇怪,他们不会选择风景优美,吃住都有五星级旅社的名胜古蹟;也不去荒山野地,经历天地间搭帐棚的野外探险。而是专选那种 交通不大方便,吃住简陋的偏远之地。这些地方有的很贫穷,要挤火车;有的要爬许多阶梯、走许多路;有的地方还有战乱,要冒生命危险……他们去,并非为度 假、放松或享受,而是为去“朝圣”:到一个圣地──印度恒河,或西藏拉萨,或以色列耶路撒冷或麦加──经历神圣的膜拜感觉。           我们可以公平地推测,这些人并非全是信徒。很多不信佛的人会去泰国寺庙,不信基督教的会去耶路撒冷。他们所为何来呢?有为观光,有为考古。更有的还一待几个月,一个圣地一个圣地体验真正的“朝圣”。           即便如此,事后终究还是要回家,与圣地的宗教色彩告别。在圣地沾染的一点提升、一点虔敬和一点神圣,一旦回到红尘俗世,也逐渐消失净尽。因此,到圣地的人也可以简单分为两种:一种是信徒式的朝圣,一种则是观光客式地朝圣。            如何分辨?似乎不能从奉献金钱的多少来看。家母过去曾在台湾参加一个土风舞社,参加者很多是卖菜的欧巴桑(台语“老太婆”的意思)。有时也办郊游活动,全是到台湾一些有名的庙宇进香。意外地,家母发现这些卖菜的欧巴桑,平常赚的虽是蝇头小利,但香火钱却会大把大把地掏。           然而,奉献再多的金钱,也不代表是真正信徒,因为信徒不能靠钱来买户口、挂号。           也不能用奉献时间作义工来看。有些医生会到灾区作义工,到慈济功德会所支援的地区,或印度德兰修女的痲疯救济院服务穷人。他们的服务甚至比一般信徒还有果效,但也不代表他们是真正信徒。           也有的在朝圣时抱着中国人所说“心诚则灵”的心理,十分虔诚地礼拜、祷告,全心地投入,但仍然不代表是他们是真正信徒。差别到底在哪里呢?           差别在于你是以观光客的心态到宗教场所走一回,还是真正把信仰带回家长期实践,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走一回的代价到底有限,成为生活方式则需要长期的投入。很多人只愿付有限的代价买一时的平安,而不愿付较大的代价投资自己的永生。 朝圣的心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