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人物

特土良

特土良(又譯德爾圖良)是二、三世紀著名的拉丁教父,北非學派的傑出代表,是第一位用拉丁文寫作的教會作家,有“拉丁神學之父”之稱譽,也是一名出色的護教士。 […]

No Picture
成長篇

俄利根

本文原刊於《舉目》59期 李亞丁        俄利根(ADAMANTIUS ORIGEN,又譯奧利金)是古代東方教會最為著名的教父,亞歷山大學派的主要代表。在早期東西方教會眾教父中,他是最有影響的一位,他的思想為後世基督 教神學,奠定了深厚的基礎。與他同時代及後來的教父和聖徒,都或多或少地得益於他,有“眾聖之師”的美譽。在教會歷史上,俄利根被稱為第一位偉大的系統神 學家;第一位偉大的屬靈作家;第一位偉大的釋經家;第一位偉大的宣道家;第一位偉大的教育家及學者,等等,並且他是一位極為虔誠可敬的偉大聖者。 一、俄利根的生平        俄利根於主後185年前後,生於北非的亞歷山大,父母都是虔誠愛主的基督徒。父親名叫李奧尼德(Leonides),可能是希臘人;母親熟諳希伯來文,估計 可能是猶太人。俄利根自幼隨從父親研讀聖經,學習邏輯學、修辭學等。他天性聰穎好學,對聖經內容過目不忘,並且勤於思考,常常向父親提出聖經問題。對孩子 過人的才華與智慧,父親既驚且喜,常常在孩子深夜熟睡之際,親吻孩子的胸膛,以為聖靈就住在孩子的心裡。         主後202年,羅馬皇帝瑟維如斯逼迫教會,俄利根的父親入了大牢。17歲的俄利根寫信鼓勵父親,不要為家庭擔憂以至於否認信仰,並表示要和父親一起為主殉道。後來虧得母親慈愛的攔阻,才免於難。事後看來,上帝藉著他母親成就主的計劃和美意。         李奧尼德最終為主殉道,家中一切財產都被沒收。作為長子,俄利根靠教書維持一家8口(一母6弟)的生活。主後203年,亞歷山大的主教底米丟,著手恢復在大 逼迫中、被關閉的聖道學校,18歲的俄利根出任聖道學校的校長。為了更好的研讀聖經,他從他母親和一個猶太拉比那裡,苦修希伯來文;為了教授神學,他苦心 鑽研希臘哲學和各種學問。         在聖道學校,俄利根除教授聖經、神學和哲學外,還講授邏輯學、數學、物理學、幾何學及天文學等多種學科。為了 學術研究與交流,俄利根曾前往羅馬、巴勒斯坦、阿拉伯、希臘各地遊歷,結識了許多著名學者和教會領袖。在他的勵精圖治之下,聖道學校聲譽日隆,名揚四方, 吸引多人,甚至許多異端、異教之人前來求學受教。俄利根在亞歷山大執教13年之久,為教會培養出許多人才,而且他的學生中有好幾位在逼迫中為主英勇殉道。 俄利根總是鼓勵、安慰這些殉道者,而且他自己也多次身處險境,在上帝特別保守下才倖免於難。         俄利根的引人之處,不僅僅是因為他廣博的學 識,更是他聖潔的道德生活。俄利根的道德生活從孩提時代直到晚年,幾近純潔無瑕,無可指摘。他以口傳道,以身行道。在生活上,他幾乎一字一句地遵行耶穌基 督的教訓。他工作而不受薪,不接受學生的任何饋贈。他說:“上帝所賜給祭司的不是屬地的產業,因為上帝自己是他的產業,這是祭司和其他人的區別。正如基督 所說‘凡不撇棄一切跟從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他不使用任何非生活必需品,保持一種極低的、令人難以想像的生活水準。他沒有多餘的衣服,不穿鞋子。飲 食極為簡單,很少睡覺,且睡在地上或光板床上;他常常禁食,甚至損害了健康。大部分時間,他都用來讀書和靈修,從來不為明天憂慮,過著一種近乎極端的禁慾 生活。         由於俄利根淵博的學識和高尚的品德,使多人受感而悔改歸向基督,其中不乏達官顯貴,甚至連皇帝的母親朱麗亞.瑪米婭也邀請她去安提 阿,聽他傳講基督真理。因為在跟隨他的人中有不少女性信徒和學生,為了在和她們接觸交談時避嫌,也是為了避免情慾上的試探引誘,俄利根依據《馬太福音》 19章12節,竟毫不猶豫地自閹。此舉曾招致許多非議和攻擊,並且成了他以後受任聖職的障礙,這些是他始料不及的,到晚年曾為此表示懊悔。         […]

No Picture
成長篇

坡旅甲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李亞丁                    坡旅甲(POLYCARP,又譯波 利卡普)是士每拿教會的監督,使徒約翰的門徒,也是安提阿教會監督伊格那丟的好朋友。關於他的生平與殉道,在二世紀著名教父愛任紐的著述,及優西比烏的 《教會歷史》中,都有記載。坡旅甲自己的著作,僅有他寫給腓立比教會的書信保存下來,這是極有價值的文獻,能幫助我們瞭解初期教會及坡旅甲本人。 一、坡旅甲的生平和教訓         坡旅甲大約生於主後69年左右。根據《坡旅甲生平》記載,他原出生於一個奴隸家庭,後來有一位名叫卡麗斯托(Callisto)基督徒貴婦,在異象中聽了天 使的吩咐,就買下並收養了他。坡旅甲長大後,就成了卡麗斯托的管家。後來接受了她的所有的遺產。坡旅甲年少時,就跟從了使徒約翰,並和那些曾親眼見過主耶 穌,親耳聆聽過主的教誨的人來往甚密。老約翰在世時,他多次聆聽其教誨,與之交通。年輕的坡旅甲是士每拿教會的執事,在傳講福音的同時,也從事寫作。不 久,又接續布克魯斯(Bucolus),作了士每拿教會的監督。根據古教父特土良記載,是約翰指定他為士每拿教會的監督的,而另一位教父愛任紐則說,他是 從眾使徒手中,領受了這個職分。         坡旅甲作士每拿監督達半個世紀之久,為人純樸、慈祥、謙卑,在管理神家的事上,盡職盡忠。在信仰上,他堅 守使徒傳統,毫不妥協地反對異端,特別反對當時流行的、對教會危害很大的“諾斯底派”和“馬吉安派”。二世紀教父愛任紐在寫給弗羅倫努 (Florinus)的信中,生動地記述了坡旅甲的有關事跡。愛任紐和弗羅倫努都是坡旅甲的學生,但可惜,弗羅倫努後來陷入了異端。        177年,愛任紐作了里昂教會的監督。他在信中說:我能詳細描述出,這位蒙福的坡旅甲,當年講道時所坐的位子,他怎樣走進走出,他的生活方式,他的容貌,以及他向眾人所講的道。他也講述他怎樣和約翰,以及那 些見過主的門徒的交往情況,並從他們聽到的關於主耶穌的事情,他所行的神蹟,他的教訓……。蒙神的恩典,我那時專心聽取這些事,並把它們記下來,不是記在 紙上,而是記在心上。並且蒙神的恩典,常常在信心裡反復覆思想。”        這段話是坡旅甲形象的一幅美麗的素描。愛任紐接著說:         “我敢在神面前說,如果這位蒙福的、使徒所按立的長老聽到這等事(指弗羅倫努陷入異端之事),一定會暴跳如雷,掩耳不聽的,一定會從他所坐或所站的地方逃出去的。” 由此可見,坡旅甲對一切異端的憎惡,和使徒約翰一樣。        在坡旅甲殉道前不久,他曾到羅馬,在街上碰到異端首領馬吉安(Marcion),坡旅甲沒有理睬他。馬吉安趨前來問:“你認識我嗎?”坡旅甲冷靜地答道: “是的,我認出你是撒但的長子。”這句話是坡旅甲對付異端的慣用語,他曾針對異端這樣教訓說:“凡不承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反基督的(參《約 一》4:3;《約二》7),凡不認十字架為證據的,就是屬於魔鬼的;凡肆意歪曲主的聖言,並且說沒有復活和審判的,那種人即是撒但的長子”(註1)。         坡旅甲雖然如此憎惡異端,但他卻仍然愛罪人,包括那些誤入異端的人。他曾說:“不要把他們當敵人看待,而應像對待弟兄一樣勸戒他們”。他認為,只有這樣,才 能感化他們錯誤的心,使他們重歸正路。當時,在腓立比教會,有一位名叫瓦倫斯的長老和他的妻子,因被異端所惑,墮落了。坡旅甲對此感到痛心的同時,也仍然 […]

No Picture
成長篇

伊格那丟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李亞丁        伊格那丟(Ignatius,又譯作伊納爵),是第二世紀初時安提阿的教會領袖。“伊格那丟”意為“內心懷有神的人”或“為神所生的人”。當年主耶穌曾為一群小孩子祝福,據說,伊格那丟就是其中的一個。並且,主耶穌把他抱在懷裡。         由此推測,他可能生於主後30年左右。對於他的出身、受教育的情況等等,我們所知甚少。只是根據他自己的作品,可以略知一二。他可能出生於一個異教的奴隸家庭,他的名字雖然是一個拉丁名字,但根據他後來被處死的方式來看,他不是羅馬公民。         伊格那丟自年少時蒙恩得救後,一直在羅馬帝國的第二大城安提阿,服事那裡的教會。據《使徒法典》和一些歷史家考証,伊格那丟先由保羅按立為安提阿教會長老, 使徒約翰在晚年時,又按立他為安提阿教會的監督,接續伊佛丟斯(Evodius)成為第二任安提阿教會的監督。因此,教會傳統上稱他為“使徒約翰的學生, 安提阿監督伊格那丟”。 最具代表性的殉道士        伊格那丟是古代教會最為生動、最具代表性的殉道士。一般認為,他於羅馬皇帝圖拉真逼迫教會時期為主殉道,大約是在主後98-117年間。伊格那丟被捕後,在圖拉真皇帝面前受審,接著被押赴羅馬,拋入鬥獸場處死。意在殺一儆百,震懾基督徒。         從安提阿到羅馬,要經過小亞細亞大片地區。這一帶的教會尤為興旺,所以伊格那丟沿途受到各地教會英雄般的歡迎和接待。許多人對他表示極大的同情和渴慕。也有 的教會,如羅馬教會,要設法營救他。他在士每拿和特羅亞短暫停留的時候,小亞細亞各地教會的監督、長老都來看他,向他表示敬意,與他交通,給他帶來極大的 安慰和鼓舞。         在士每拿,他受到士每拿監督坡旅甲(又譯波利卡普)很好的接待與照顧。那時坡旅甲還很年輕,才三十30多歲,伊格那丟從心底 喜歡他。在寫給坡旅甲的書信中,表達了他對坡旅甲的讚賞、勸勉與託付。這對於一個年輕的教會領袖,影響是巨大的。正是這種力量的支持,使得坡旅甲在以後幾 十年的歲月中,成功地帶領與服事了那個時代的教會,以致最終追隨伊格那丟的腳蹤,為主壯烈殉道。         伊格那丟在寫給各地教會書信中,謝絕了某些教會的援救之意,表達了自己甘心樂意、義無反顧為主殉道的心志,許多段落讀起來感人至深:         “大地萬端與這世上的萬國,都與我無益。我即使作全世界的大王,也不如在基督耶穌裡受死為好得多。我尋求、渴慕那為我們的緣故而死,又為我們而復活了的基督。”(註1)        “最要緊的是應在耶穌基督裡獲得真生命。除他祂以外,不要以任何一事為樂。我今在祂他裡面戴上鎖鏈鐐銬,這是屬靈的珍珠。”(註2)         “請你們不要攔阻我,我甘心樂意為主而死。我懇求你們不要對我抱有不合神意的同情。就讓野獸吞噬我吧,借藉此我就可以與神同在了。我是屬神的麥子,要在野獸的 牙齒裡磨碎,這樣我就可以成為純潔的餅獻給基督。讓野獸們來作為我的墳墓吧!讓我的肉身全然消失,當我沉睡後,就無須勞煩任何人去掩埋我了。當世人再也見 不到我的肉体時,我就成為一個真正的基督的門徒了。”(註3)         “讓一切都來吧!烈火呀,十字架呀,與野獸搏鬥呀,以及粉身碎骨,撕肉斷肢,血肉模糊,全身縻糜爛,與魔鬼的殘酷暴行都臨到我吧。我只要得著耶穌基督。”(註4)        “我離開世界歸向神,就如日落,是件美事。當我如日再升之時,就可以與神同在了。”(註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