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兩種覺醒 ──認罪與赦罪

李捷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很長一段時間,我力圖過聖潔生活,自己跟自己叫板、較力,屢戰屢敗,灰心喪氣,終日懷疑自己是否得救。有時甚至覺得,進流奶與蜜的迦南美地無望,在曠野的日子又熬得受不了,不如回“埃及”省心。          有一天晚上,讀《羅馬書》9章,“倘若神要顯明他的憤怒,彰顯他的權能,就多多忍耐寬容那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不知為什麼,竟從那段話上沉思下去。         我是“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嗎?         的確,憑現在對自己的認識,就知道奧古斯丁所言極是──“人除了罪以外,什麼都沒有。”因此,我不配得主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恩典,名副其實是“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          然而,我卻還有希望,希望就在於“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由此經文推理,所有的人都是“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         聖經上又說:“雙子還沒有生下來,善惡還沒有作出來,只因要顯明上帝揀選人的旨意,不在人的行為,乃在乎召人的主。”(《羅》9:11)         既然,得救與行為無關,乃在乎呼召人的上帝,且人是因信稱義,那我可就慘了,“終日懷疑自己是否得救”的我,怎麼也算不上是因有信心而可稱義之人吧?         好吧,假設我是神定意不要拯救的“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我對上帝的這一選擇,作何等回應?無語問蒼天?還是控訴上帝不公? 可曰絕處逢生         說來慚愧,我已經當了十年以上的基督徒了。這之前受過父母的教育,受過學校老師的教育,和共產主義的教育,此外,還有閱讀書籍,以及親身經歷到的失敗所給與 的教育。不論是被動接受的,還是自我体驗的,對我人生影響最大的,真正使我認識自己的罪,真正能醫治我的,使我得到最大好處的,莫過於聖經上的教導了。         曾經有人問我,你活到今天,最美好的日子是年輕的時候,還是慢慢步入中年的現在?你喜歡以前的你,還是現在的你?我毫不猶豫地回答“現在”。因為這十年的基督徒生活,對我而言是最珍貴的。          因此,我多麼願意在有生之年,享受上帝的話語帶給我的福分吶!雖然我承認自己的汙穢、敗壞,不配得上帝的赦罪恩典。但耶穌對門徒們說過:“若不是蒙我父的恩 賜,沒有人能到我這裡來”(《約》6:65),而門徒也回應說:“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跟從誰呢?”(《約》6:68)          既然如此, 何不效法雅各與天使摔跤:“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創》32:26)何不效法迦南婦人:“主啊,不錯,但是狗在桌子底下也吃孩子們的碎渣 兒。”(《太》15:27)我的底線,是死皮賴臉地擠入神的家中,乞求一分恩典。也像那位患了12年血漏的女人,來到耶穌的背後,摸他的衣服縋子。         至少,審判的日子,我可以對神說:“我沒有因為被預定不得拯救而放棄,我是一個誠心求憐憫的人,願意像那個《馬可福音》記載的,被鬼附而抽風的孩子的父親一樣地說:“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幫助。”(《可》9:24)         求他幫助我,我有什麼損失?如果他忽略我,我不會比現在的狀況差。如果我指責神,那就必然沒有得救的可能,一個審判神的人怎能得救?他已經站在地獄裡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換房

李捷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3期 一定能中        三年前,女兒上小學啦,想要一間屬於她自己的房間。正好我的丈夫換了一家公司,收入比以前好多了。我就開始留意各個房地產公司的消息,暗自打算這次要好好提高一下生活水準。          來日本已經好幾年了,如果說對日本有什麼不滿的話,那恐怕就是房子了。房子不大,房租卻很貴,再加上停車場,真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後來,經朋友介紹得知,同 樣的房租,如果租東京都都營住宅的房子,居住面積就大很多,並且還有許多壁櫥,不用再買傢具佔據有限的空間;房間都是木板地,而不是榻榻米比較適合我們中 國人居住;又有良好的系統安全設施和綜合服務設施;而且還是新房子……當然,想住的人也很多,所以是以抽選決定居住權。我遂將這件事放在禱告裡,求神幫助 我們如願以償。          該住宅區的房子蓋好後,我們全家人兩次前去看房子。一看不要緊,我真是愛不釋手。無論如何,我一定要爭取這樣的房子,一次抽不上就抽兩次,直到抽上為止。我一直很想移民去美國,可是如果能住進這樣的房子,即使不去美國也心滿意足了。         為了能住上這房子,我開始每天比平時早一個多小時起床,認認真真地讀經禱告--這對我來說真是史無前例的。我口裡心裡反復念著:耶和華的眼目,看顧敬畏他的 人和仰望他慈愛的人。耶和華啊,求你照著我們所仰望你的,向我們施行慈愛。求你使我們早早飽得你的慈愛,好叫我們一生一世歡呼喜樂……這些經文令我興奮不 已,覺得我們這些信神的人真是很幸福,又有依靠又有盼望。          就這樣,我把眼光“定睛”在神的身上。想到女兒的鋼琴再也不會在榻榻米上搖搖晃 晃﹔也不必擔心木造的房子,在五六級地震中就會倒塌;我們又可以回到從前有桌子有床有沙發的生活……越想越開心,越想越覺得我一定要好好地禱告。不過,使 我非常不安的是保羅的話,就是他說過,他以認識主耶穌基督為至寶,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唉,他要是沒說這句話該多好。 偏偏落選         一開始我還不敢把話說絕,說我們這次一定能中。因為如果一旦落選,我豈不是很沒面子?可後來我想,如果真有那“一無掛慮”的信心,就應該告訴丈夫,神看我的信心就必保守成全。丈夫不是基督徒,看我這麼堅信不疑,也就將信將疑地冷眼旁觀。         雖然迫切地禱告,不知為什麼,心裡卻時時莫名其妙不覺平安。於是我把準備好的資料帶到教堂,求一位長老為我們抽房子的事禱告,他說:“當將你的事交托耶和 華,並依靠他,他就必成全。”他還說:“一切都在神的手中,不管中不中,都要順服。”中不中都要順服?我哪裡聽得進去。心想,這次我可是憑著前所未有的信 心求的。          好不容易等到了公榜的日子,早上四點半我就醒了。想到今天的晨報將公佈抽選結果,就怎麼也睡不著,索性躡手躡腳地爬了起來。禱告後,打開聖經讀了起來。         估計晨報該到了,就拿著錢包出門了。大街上沒什麼人,安安靜靜的,早上特有的空氣清心宜人。好幾年都沒有這麼早起床了。想起小時候,放暑假,趁一大早涼快,在外邊玩沙子的情景,才發覺那時真是無憂無慮,哪像現在這麼操心?         不知不覺走到報攤,買了一份當天的晨報,迫不急待地打開看,才發現報上並沒有登。一問丈夫才知道,原來,因我們住的地方不屬於東京都,所以報紙不登東京都的消息。只好等到晚上,在東京上班的丈夫回來後,再把消息帶給我了。          忐忑不安地吃著早餐如同嚼蠟,想著萬一落選,我不知怎麼去面對神,也不知怎麼去面對丈夫。我被愁苦纏繞著掉進沉思。突然電話鈴聲響了,嚇得我一哆嗦,原來,丈夫的朋友特地打電話告訴我們,他落選了。順便他幫我們查了一下,結果,我們也落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