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李漁岣

一個90後的夢想和諾言(李漁岣)2017.09.04

李漁岣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9.04

 

 

這是我第一次完整地向人分享自己的蒙召見證。不知道多年以後,我還會不會想起當初的自己,那個驕傲、自私的年輕女孩?會不會想起他人否定、自己懷疑,感覺一無是處,甚至被上帝打壓到底,含著淚卻依舊笑著的樣子——因為好似一無所有,又好似擁有了全部,好似十分困苦,內裡卻是大喜樂,未來好似迷茫,卻又十分肯定……如果你是蒙召的人,你多半也有過類似的感受。我無法用語言說清楚的感覺,你是理解的,因為我們是奔走天路的同路人。

我覺得,走上這條服事道路的人,多少都有一些理想主義在裡面。20年前發生在我父母身上,如今長大的我又成了他們。他們放著好日子不過,帶著我到各農村教會聚會,向人傳福音。這條路走了多年,也受過傷,來自家人的、會眾的、教會的,都有。有的好了,有的沒好,甚至成了傷疤。當我到最後無可逃避,選擇走這條服事之路時,他們還是沉默地支持了。因為,這路不好走,有言語的傷害,有心靈的傷害,有肉體的傷害,但是也有上好的福份,有無價的喜樂,更有永恆的盼望。

 

每天都灰濛濛的

 

一年前,我和這個時代的年輕人一樣,尋找著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想被繁瑣、枯燥的工作困住。於是我很快也和這個時代的年輕人一樣,陷入迷茫、失望。聽著陳奕迅的歌,迷惘卻很是享受。發現了生活的無奈,發現了人的失落。最終發現,自己自由了,但是也散漫了;精彩了,但是也付出了代價。

當我好似找不到生命根基的時候,我聽到了讚美詩《握手》,眼淚一下子掉下來。安慰湧進了我的心。最柔軟的地方開始流淚。就像撒了一把鹽,痛,但是傷口暴露出來了。我想起3年前的自己,我想起自己向上帝許下的願,要一生跟隨上帝,服事教會,餵養祂的小羊。

我發現自己竟是個忘恩負義的人!我忘記了上帝的大恩,也忘記了數算祂給的恩典,更忘記小時候,我親身經歷了上帝的醫治。我忘記了很小的我就問“我是誰”,這終極問題在主裡找到答案時,我的滿足。

我心裡的火苗復燃後,並沒有燎原,卻經歷了曠野的孤單,經歷了破碎的失落和痛苦。一年中,我經歷了最大的缺乏,無論是物質的,還是精神的。我住在親戚家,沒有工作,天天無所事事,雙眼空洞洞地望著滿是霧霾的天空。有時上一整天網,有時睡一天覺,分不清是早上還是晚上,沒有希望,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我和親戚的關係也變得惡劣起來。我覺得沒有人愛我,所有人都輕視我,覺得我是個累贅。我厭惡死北京這個城市了,不想再呆在北京。於是我回老家呆了5個月,結果又和父母頻頻出現矛盾。

我向上帝哭訴,為何我的天空總是灰色的?我到底做錯什麼事了?難道每個年輕人都要經歷這些惶恐不安的歲月嗎?

不知醒來的意義是什麼,不知道這一天要做什麼。每天都灰濛濛的,擔心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鬱症。甚至有時莫名地擔心,自己會出意外地一下子在這個世界上消失掉。我想,我是基督徒,上帝不會允許這樣惡意的試探出現在我身上。可轉念一想,為什麼不會呢?祂從未說過基督徒就不會經歷苦難——不只是物質的苦難,還會有精神的磨難。

滿滿的都是渴望

 

生活已經低落得不能再低落了。我覺得我若還想活著,就再也不能這樣下去了。我開始每天跪下禱告。長久的苦痛,也總是在禱告時得到最大的釋放。

一開始,我覺得上帝沒有聽我的禱告。然而不知不覺中,我的心意開始變化了。我覺得越是沒有人關心我,我越應該靠主。因為越是被剝奪到什麼也沒有,越能看清什麼是最重要的。世界上的一切都如過眼雲煙,都無法長久依靠。無論是物質,還是各種人際關係,都是靠不住的。只有主的愛亙古不變。

5個月後,我感覺神已經醫治了我。我和家人也和好了。我回到北京工作。10月底,我決心去讀神學。我向上帝禱告,求祂親自供應我,為我開路。然而即便禱告了,我該經歷的,一件都逃不掉——有時身上竟然連買菜的錢都沒有。物質的缺乏,不會因為我禱告,就消失。我也不願意接受父母的供應,因為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父母沒有義務承擔這些額外的壓力。

值得感恩的是,當我一次次向上帝哭訴後,竟然有了一份兼職,順利地上手。薪水剛剛夠基本生活,多花一點都沒有,更不能亂花,得精打細算。那時我往返教會5個小時,也不覺得累了,滿滿的是渴望,是得醫治和得牧養的渴望。

 

我不能再後退了

 

第二年的4月,我考上了南京神學院。然而我的牧師,竟然堅決不同意我去讀。我頓失信心——既然是主給的路,為何是錯的呢?那種被否定、被丟棄的感覺,還有時間全荒廢了的失落感,折磨著我。

在我的長久呼求供應中,我碰到了一份合適的全職工作。我想自己再也不會去讀神學了。已經被折騰到底了。有穩定的工作也不錯,然後再結婚也不錯。難道上帝就見不得我好麼?

在工作的試用期,我遇到了一位傳道人。他知道我曾想讀神學後,給我推薦了兩所神學院。我突然感覺到,自己必須去讀神學。沒有原因,心裡就是知道。只要有放棄的念頭,就會寢食難安,痛苦流淚。

到了實習期的最後一個月,必須做決定了。一想到要放棄讀神學,不再與這條路有任何關係,也不再有機會全職服事那些和我一樣乾渴的生命時,我就難過得不能自已。

內心的感動在呼喚著我。上帝抓住了我,我不能再後退了。我問自己,我什麼時候變成了膽小鬼,害怕年齡大了,害怕沒有經濟能力?縱然我沒有任何積蓄支付學費,上帝仍會對我負責到底,不會不管我的。祂必定會供應我到底,不是嗎?

想來這就是聖靈的能力,讓我定意披戴基督做決定,使得我的夢想不再單是我自己的,也是祂的。因為這個夢想是我和上帝許下的諾言,一生不改變。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我照單全收!”(李漁岣)2017.06.28

李漁岣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6.28

海燕姊妹將我帶入大學團契,並因她的熱情,還有鼓勵,我開始了服事。我和她相識6年,每次見她,我都會發自內心地歡喜,因為她心中有喜樂、平和,身上滿是見證,讓人不由覺得主恩甘甜。我經常想起詩歌《鼓舞》中的歌詞:你要跑那當跑的路,也要打那美好的仗,因見證人環繞如雲彩。她就是這樣一位見證人。

 

事事盡心

第一次見海燕姊妹,就覺得她活潑、開朗。因她那開朗中透著的實在勁兒,我就跟著她這位“陌生人”,去了學校外面、地點偏僻的聚會點。

第二次去大學生團契聚會時,新人要獻詩。我提前預備好了。等我唱完,海燕姊妹高興地講:我們終於有新苗子了!上帝是聽禱告的主!原來,她們一直為團契禱告,求上帝預備新的帶詩歌的人。就這樣,我在海燕姊妹的鼓勵下,開始接觸更多的詩歌,也學習了更多的帶詩歌的技巧。最重要的是,我有了服事的心。

每次團契活動,海燕姊妹都會早早去開門、打掃衛生、準備聚會的相關事宜。我們大家還沒進門,就能聽到她清脆的笑聲,讓人頓時感受到家人般的溫暖。有時只來了四五個人聚會,她作為主持,仍然歡歡喜喜地感恩禱告:人少有人少的好處,可以有更多的時間,用來分享、溝通、聯絡情感。這成為我後來服事的榜樣,讓我學到了隨時調整,在上帝預備的各種環境中安詳、喜樂。

早禱會有時人很少,還有人遲到。只要是海燕帶領,我們總會一起唱詩,等待來晚的人。她的聲音甜美,卻讓人清楚地感受到內裡的力量,感受到虔誠和聖潔。內心煩亂的人,能在她的歌聲中安靜下來。

她也從不會責怪那總是起晚的人,結束後還會喊著一塊去吃飯。我們在路上就像一群歡快的小鳥,“清晨朝陽,天空照耀,仿佛對我微微笑。陣陣微風徐徐吹送,逍遙自在白雲飄。鳥語花香,綠草如茵,青春時光多美好……在基督裡享受主愛,自由奔放樂開懷,世上沒有任何事物能隔絕上帝的愛……”

聚餐時,買菜、洗菜的總是她,最後收拾殘羹剩飯、洗餐具、打掃衛生的人,也總有她。她在團契中事事盡心,讓我知道了何謂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的好管家。

“我只考察他的信仰!”

海燕訂婚了,而且是只用了3天。

“北上廣”(北京、上海、廣州)漂泊者一族,逢年過節最頭疼的,就是如何向父母交待婚姻大事。海燕弟弟的孩子都已經3歲了,父母一直追問她,要給她介紹對象。有一次,她實在是沒有什麼藉口拒絕家人的介紹了,就禱告,只要對方比她更愛主,就行了。

記得當年我們還在大學團契,有一天,海燕邀請我們,為眾姊妹的戀愛、婚姻禱告。我們不曉得怎樣禱告才好,她樂呵呵地回答,其實她也不知道。不過她覺得,首先要有共同的信仰,然後希望對方有自己想要的某些品格。這些就夠了。其他的,上帝必會預備得合適。

上帝確實聽禱告。海燕順從地去見了家人介紹的人,只過了一個月就自然結束了。

春節再回家時,上帝就給她預備了另一個人。第一次見面,兩人就聊了彼此的缺點,聊了愛好。幾年前,對方放棄了保送讀研究生,受呼召去讀了神學,現即將畢業服事主。海燕說,她知道,這就是上帝給她預備的人。

海燕告訴對方,自己做飯不好。對方回答,他喜歡做飯,尤其是燉魚。海燕聽到這句話,連開始的矜持都沒了,一句“我最喜歡吃魚”連想都沒想,就說了出來。她紅了臉,兩個人都大笑起來,很快就自在交流起來了。海燕說,這不是上帝的預備,還是什麼呢?

聽了她的分享,我感動得流淚,我看見上帝是如此恩待、如此祝福祂忠心的使女。不過,我有小小的擔心:“你們交往的時間是這麼短暫,人在兩地,怎麼知道你能不能受得了他的生活習慣,他能否接受你的全部性格呢?電話交流畢竟不是實際生活啊!”

海燕帶著甜美的笑容回答了我:“我只考察他的信仰!信仰根基沒問題就行,剩下的我全然接受——只要是上帝預備的,我接著就好了,幹嘛憂慮這麼多?”

我不禁想起聖經經文:“你們中間作父親的,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求魚,反拿蛇當魚給他呢?求雞蛋,反給他蠍子呢?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祂的人嗎?”(《路》11:11-13)

父啊,你給我預備了如此美好的榜樣,我有什麼可擔憂的呢?只願我一心跟隨你,在眾人面前為你做美好的見證。

 

作者來自山東,現居北京。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故事並未結束——我是怎麼熬過來的?(李漁岣)2016.04.14

/李漁岣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4.14

Female hands holding a cute teddy bear. Woman hands in teal mittens showing a teddy bear gift dresses in pink knitted hat and scarf. Cute Christmas present. Winter holidays concept.

晚飯時的某個瞬間,我聽見了自己牙齒和食物相碰的咀嚼聲。忽然一下子就想起了姥姥。

因為前門牙的脫落,她幾乎要用平常人吃飯的兩倍時間來細細咀嚼。她動作緩慢,如同她飯前禱告時的語調一樣,但我從中聽得出,那是種歷經多年滄桑後的滿足與感恩。

那麼的緩慢,我聽見了一個在六、七十年代討飯為生的生命,艱難度日活過來的不易,與感恩的心聲。

那緩慢的咀嚼,還有兩眼望向遠方,不作聲的沉思……姥姥在思量著這麼多年的恩典,思量著眼下的艱難仍舊是可以過去的。“一直以來,不都靠著主過來的麼!”她總是這樣意味深長的自答。

 

      煎熬、傷痛

一份工作,長久等待的工作,來了肯定答覆,我卻沒有想像中興高采烈。是的,主知道我一直祈禱有份工作養活自己。

圖2-by Unsplash-pug-1209129_1280

一位弟兄知道了我一年的半失業狀態,用一種艱難的語調問我:“你怎麼熬過來的?”我深深地記得那種語氣。是啊,我怎麼熬過來的?我自己都沒想過。我被這個問題問得發懵。

當初決定辭職時,我一直求上帝親自餵養並供給我。然而在我眼見之處,並沒有誰來供給我所需要的。我獨自面對生活中的缺乏,那麼的難熬,每次想到都淚水漣漣。

當然,這些缺乏都是在我可承受的範圍內。可是,萬一哪一天我就熬不住了呢?

我不知這樣的日子,要到什麼時候結束。內心的期盼與失望,輪流上陣。

就是現在,境況也並沒有一下子好轉。然而能找到一份我喜歡並可以稱之為服事的工作,已是極大的感恩了……但一想到隨之而來的生活變化,我又開始擔憂,向上帝流淚。

那麼遠的距離,單程3個小時,仿佛我又在太陽未升和已落的黑夜中,坐上一輛沒有終點的列車,穿梭不停。

又要一個人度日了,我的心沉了下來。

主啊,我不過是個軟弱的女孩子,再不想一個人孤單面對,不想奔波如此遠。因為距離的原因,又會讓我成為一隻沒人牧養的小羊。

 

     我的財富

我一心想把我失去的找回來。包括我昔日的朋友,我的歡樂;我昔日聚會、工作、住房、交通的各種方便;還有我的服事;穩妥的工作……可惜我已不在昨日。我拱手相讓,親手拆毀了自己建立起來的一切秩序。

時至今日,我終於肯承認,我沒珍惜那時的工作以及所帶來的一切,反以之為枷鎖,奮力反抗,直至拆得一點都不剩。朋友散了,工作、服事丟了,失了住所,各種遠距離不方便……我成了一隻流浪的羊,無人看顧。

那些過往的傷害,總讓我淚水不止。然而我知道,這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一年之久的曠野經歷,讓我破碎,讓我降卑,讓我長見識,讓我看清。我收穫了無法言說的巨大祝福。上帝一直與我同行。

我認可上帝的一切作為,但是上帝親手的陶造還是不舒服的。

我的壞脾氣和壞習氣,祂親手觸摸並改變——那種摸並不是溫柔的撫摸,而是如同雅各摔跤時的那種“摸”,是真實疼痛的。那種苦楚流過心間,讓你無法總說:我還好!而是變成了:我真的不好,不好過!

任何人都不能一直堅強,即便他理解上帝的作為,還有祂預備的環境。沒有一個人可以一直忍著說:我理解,所以我還好。時間會讓他親口承認:我已不好了,我無法理解並接受了。

我害怕再次因工作被拋入奔走的人流中,擔心孤獨一人面對那麼多,擔心這工作又會讓自己建起一道自我設定的秩序。

 

      仍舊仰望

牙齒和食物仍在相撞,如此慢,好似那種緩慢加在了我身上。我與姥姥一般,雙眼出神地看著遠方。

我想像自己走在清晨的上班路上,卻是緩慢的步伐——我是走著去上班的。想像著我還能讓我的朋友來家作客,我可以方便地參加晚間聚會,隨時坐車回家。想像著我不再是孤身一人,有人記掛我,並與我一起面對……

圖3-by jackmac34-romania-956106_1280

不是因為我可以理解,而是因為我真切地感受到!

歡樂再次回到我身邊。是的,主,我向你祈求,你就為我開出路。為什麼我總把你當做苦難的主,而非祝福的主呢?我總看見無數的生活苦楚將自己的青春變皺,我多渴望大喜樂與我同在,生活的自然之樂與我常在啊!而主你的祝福,使我心願滿足。

那些日子我是怎麼熬過來的呢?我說我心中早有答案時,那只是基於理解。可現在我有了新答案,我的盼望可以讓我想像那將要成的喜樂與我同在。

我多希望自己像自己寫的那樣,信心大,有長久盼望,不永遠失落。我不過是個普通人,在事未成、未嘗到甘甜時,總會淚水漣漣、手足無措,不知接下來的一步怎麼選才是最好。

我幾乎總是在無奈逃避中落棋,甚至覺得自己一直虧欠自己,於是生出一種自憐來,可憐自己作為人的有限,還有各種缺乏,抑或是無知。

然而我仍舊仰望祂,因為祂沒有賜下別的名來我可以信靠。還因為每次的經歷都讓我懂得,“我的好處不在祂以外”(參《詩》16:2)。即使在未成就前,我也要唱著信心的歌,照亮前方的路!

當然故事並沒有結束。我收回望向遠方的眼神,繼續低頭,緩慢地咀嚼,一種溫暖流過心間。

 

作者現居北京。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