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不知道還好 ──重思華人教會的“第二代事工”

要“乖孩子”而不是“敬虔的孩子”的父母,不可能鼓勵孩子委身。 李道宏 最佳演員、屬靈瘸子           “這麼說吧,我們教會裡的年輕人都很會‘演戲’。許多孩子都能得最佳演員獎。”          一位在華人教會中負責第二代事工(註)的牧師,苦笑著說。           “這些孩子總是可以表現得很屬靈,讓你誤以為他們的確與主同行。不過,我很清楚地知道,他們並沒有真正與主有親密的關係,全都可以算是屬靈的瘸子。”           當然沒有一位牧者,能夠拍胸脯保証,自己所牧養的每位信徒,都是切切實實與主同行的。不過,我們是否能約略覺察到他們近期的屬靈狀況?對於在教會長大的第二代,他們的屬靈狀況,我們又到底能夠掌握到什麼程度呢?           英文有句諺語說,“Ignorance is bliss.”可意譯為:“傻人有傻福。”確實,很多時候,如果不知道實情,心裡還舒坦些。          比如為人父母的,一旦曉得孩子們在學校裡,在朋友間的真實對談,不知晚上還睡得著、睡不著覺?再如想到這些孩子帶著這種屬靈光景長大,然後遠離教會,有朝一日丟棄信仰,甚至有些孩子,還沒有長大,就從教會中失蹤。           不知道作為牧者的我們,是不是晚上也還睡得著覺?           當今教會所面臨的最大悲劇,實屬第二代信徒的流失。放眼觀看教會的第二代,若以年齡區分,越是接近成年的孩子,去教會的就越少。更令人憂心的是,大約70%的第二代基督徒,在大學四年期間丟棄了信仰。 對教會的錯誤期望           這樣的狀況,與家長對教會有著不正確的期望,有很大的關係。           許多家長認為,教會理當全權負責造就和養育出屬神的第二代。很遺憾的是,聖經不是這麼說的。孩子是神賞賜父母的產業。教養和造就敬虔的孩子,是父母在家庭中應盡的責任(參見《申》6:6-9)。           當然,教會是基督的身体,有協助每個肢体、每個信徒的功能。例如華人教會,的確可以協助家長教導孩子,引導孩子們尊敬父母,体諒父母親的苦心、父母的犧牲 (包括移民異鄉,為的就是將最好的給孩子,成就下一代的前途)。教會還可以協助孩子們,体會華人在世界的地位與角色,並且認同中華文化的美好、學習中 文……           然而,如果我們稍加思考,就會明白,這些並非聖經的要求。如果父母親本身沒有聖潔和敬虔的榜樣,又怎麼能指望教會,僅僅藉由每週幾個小時,奇蹟式地把孩子“變成”虔誠愛主的人呢? 上帝不是要“乖孩子”           身為父母親,我們是否曾鼓勵他們真正委身呢?我們經常禱告,祈求神給我們“乖孩子”(good […]

No Picture
事奉篇

請不要效法我?

李道宏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最近,一位非常有名的牧師,因著同性戀而跌倒。這給我們的弟兄姊妹,帶來極大的衝擊。幾 年前,我們自己的教會也經歷過同樣的事件,因此,聚會的時候,長老再一次勸勉會友們:‘不要看人,不要效法我們。要定睛看主耶穌,這樣才不會失望,因為人 會叫我們痛心,但是主耶穌不會。’我心中卻因著這個說法,產生了極大的困擾。這種消極而退縮的態度,不是聖經的教導。 ” 這是xxx牧師,在牧者禱告會中的分享。如此沉重的感言,使在場的牧師,都覺得心有戚戚焉。        是的,我們所面對的,是教會領袖的屬靈爭戰。我們可以把這些醜聞,圓滑地解釋為“不慎落入了魔鬼的網羅和試探”。但是由於類似事件一再發生,我們在痛心之 餘,也應當理解到,這些事件不單與傳道人的聲譽相關,更影響著每位信徒。因此,這也是一個值得我們深思儆醒、且需要教會勇敢面對的現實。         這次事件的衝擊仍餘波蕩漾,我們不妨以為借鏡,認真地反思以下幾點: 一、現代教會與市場行銷         現今許多教會,大量採用市場行銷手腕,十分重視宣傳。例如,各大教會都極端重視牧者形象,牧者多半不約而同地擁有迷人的領袖魅力(charismatic image),能開設多元而活潑的動力事工(dynamic ministry),盡力滿足“消費者”心態,吸引社區群眾加入,會員人數增加……教會事工儼然成為包裝行銷的附屬品,簡直無異於一般媚俗的商業手段。         這樣“成功”的牧會模式,確實有可學習、借鑒之處,甚或可以如法炮製……於是,整個所謂“基督教市場”,都在不知不覺中,使用了這種近乎品牌行銷的作法。        然而,真正值得我們自我省思的是:對於這種大型教會牧師的成功,我們是羨慕?是崇拜?還是更一味盲目地效法?我們最終追隨的、定睛注目的對象,究竟是誰?當 “名牌牧師”的品牌過度膨脹時,當這些牧者在人心中,與“基督教”或“教會”劃上等號時,他們是否也正被置於更大、更危險的試探之中呢? 二、是否忘了正直的意義?         屬靈上的失敗和跌倒,絕非名牧的專利。所有的教會領袖與傳道人,每天都身處於類似的爭戰當中。         是啊,我們從神學院學會了釋經、原文的多種翻譯,以及如何預備生動吸引人的講章,然後就開始了教會服事。我們卻未必學會了持守正直的情操。我們能熟練地引用經文,我們能做詞藻優美的禱告,所說的也盡都屬靈。然而,我們真的能夠言行一致嗎(《提前》4:16)?         當我們嘴裡說著,願神加給我們力量、保守我們的同時,是不是心裡其實明白,自己和那些跌倒的名牧,有著同樣的軟弱,甚至,也在同樣的地方跌倒過,只是從來沒有人知道?          是的,我們都會指著自己說:“我也是個蒙恩的罪人。”但是,除了這句籠統而概括性的屬靈話語,我們當中又有多少位,真的能在人前,坦然承認自己至今仍然是不潔淨和汙穢的?          正直(integrity)與透明(transparency)這兩個詞彙,並不是每個人都熟悉的。Integrity,簡單的說,就是言行一致,私底下的 生活與公諸於人前的形象一致,如同舊約中坦坦蕩蕩的約瑟;Transparency,就是不需要在認識我們的人面前化妝修飾,換言之,即容許別人看見我們的軟弱,如同《詩篇》中的大衛。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也許,我可以…… ——難堪的基督徒,偽善的牧師?

李道宏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爸爸,你怎麼可以這樣論斷人,你太歧視了!!”正值青少年時期的小女兒,突然忿忿不平地對我表達嚴正的抗議。她激動的情緒,讓我嚇了一跳。       事情起因於一位站在路邊的黑人,因他的動作、行為,很明顯表示出他是一位“同志”(同性戀),我就隨口說出我的想法。      “我剛剛有說什麼嗎?我只是把我看到的說出來而已。”我本能地為自己辯護:“我又沒有說他不對,或者他是罪人……”我不自覺地放大了音量,來捍衛自己的立場與尊嚴。小女兒著實傷了我的自尊心,也撼動了我身為父親的威嚴,讓我感到相當難堪。       “你剛剛說話的方式,就明顯表現出你的歧視!”語畢,她賭氣看向窗外,不再跟我說話。 跨不過的鴻溝        這一小段插曲讓我陷入深思與反省中。孩子竟指著我的鼻子說我愛論斷、有歧視!我自認是跟隨耶穌的21世紀門徒,福音派牧師,怎麼變成了孩子眼中厭惡的偽善者?        在這個時代裡,我的孩子和所有的孩子一樣,從很小的時候起就被教導,要心胸寬大(open-minded);能完全接納別人的不同,包括不同的文化、膚色、 種族、宗教信仰、性取向等等。這樣的觀念,已經深深刻劃在孩子心裡,他們也身處這樣的環境。比如要好的同學是信奉伊斯蘭教的,每一年齋戒月期間,即使上 學,中午都禁食。或者,老師是“出櫃”(公開)的同性戀,經常跟學生說到他與另一半的相處情形,不論是再平常不過的生活,還是特別有趣的事情,他都會聊天 講話般,自然地說給學生聽。        其實,學校教育還只占孩子生活的一小部分。他們從小看的卡通、節目、廣告、雜誌、心目中崇拜的明星、iPod 播放的下載音樂、歌詞等等,早己塑造他們的價值觀與世界觀。年輕一代也從小被教導,堅持基督教所信的聖經才是神的啟示,是人唯一、最高的道德與生活準則, 這樣的固執不知變通(closed mind)是很危險的;那些無法包容別人的人、宗教狂熱者、自以為站在真理那邊、懂得什麼是真理的人,往往就是發起世界大戰、破壞社會安定的狂熱分子。         因此,他們會問很多諸如此類的問題:“你怎麼能夠這麼確定,只有信耶穌才能得救呢?”“在這個地球上,一定有許多人是好人,只是信奉別的宗教。就拿慈濟來 說,不論是海嘯、地震、颶風等等,哪裡有災難發生,隔天就可以看到他們投入救災,甚至還主動邀請基督徒加入。他們的善行,是有目共睹的。你還怎麼能夠這麼 篤定,耶穌才是道路、真理、生命,信耶穌是進天堂的唯一道路呢?”         “真理”對年輕一代而言,不再等同於絕對與唯一。         即使是許多在基督徒家庭長大的孩子,他們的信仰是真的,他們認識耶穌,知道耶穌是神的兒子,知道耶穌道成肉身、降生為人,為了所有人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並且 在死後第三天復活,他們知道這些事情的意義,並且願意信靠。但是,跟我們不同的是,這一代的年輕基督徒,並不堅持別人需要接受耶穌為生命的救主,認為那才 是人得救的唯一道路。信基督教很好,但穆斯林也可以有他們自己的信仰,佛教徒、道教徒也是,只要全世界的人能夠和平相處,誰信什麼是誰的自由。沒有絕對的 真理,世界和平共存最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