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生活

中場時刻

林修榮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7期 午夜悚驚         半夜裡我再次醒了過來,整個人莫名地陷在恐懼與緊張之中。我才四十出頭,已經作了銀行的總裁兩年,又剛剛漂亮地完成一項艱鉅的收購案件。未來充滿希望,即使加州的持續不景氣,也無法影響我的大好光明前途。我的事業、經濟狀況扶搖直上,多年來的勤奮工作正在開花結果。可是為什麼我會如此地恐懼與緊張呢?成功的快樂到哪兒去了?          我在黑暗中禱告。逐漸我看到,許久以來事業成了我的偶像,為它,我什麼都可放下。神讓我看到那些我珍惜在意的事物,其實沒有永恒的價值。神又對我說:“無知的人哪!……凡為自己積財,在神面前卻不富足的,也是這樣。”(《路》12:20, 21) 猛然驚醒          就這樣,我在四十歲時被神喚醒,重新衡量我的一生。我被迫面對這樣的問題:我生命中什麼事最重要?我要怎樣度我餘下的光陰?如何使我的人生真正有意義,正如耶穌在《約翰福音》10:10中的應許?           於是我的眼睛被開啟,見到我平生所汲汲營營從事的,沒有永恒的價值。更糟的是,那些事物使我漸漸遠離神,也遠離我的家人。我必須面對主的問話:“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我也驀然領悟,我在午夜所感受到的恐懼與緊張,就來自於知道自己為了獲取世上的成功,而自甘在屬靈上不長進。          數年後,我決定提早退休。讀到巴福特(Bob Buford)所寫的一本好書,《中場時刻--把你的比賽規劃由成功轉為意義》(Half Time-Changing Your Game Plan from Success to Significance)。           讀到他在四十出頭時和我有類似的醒悟的經驗,讓我嚇了一跳(也鬆了口氣)。他身為成功的企業總裁,卻不得不問自己:“為什麼當我功成名就之時,還是極度挫折不滿足呢?”於是他開始“與他所想要的下半輩子角力”,他得“數算人生季節帶來的影響,同時聆聽那烈風地震之中,安靜而想不到的、微小的聲音。”這些沈思也迫使他問自己:“我的工作是我人生與認同的中心嗎?”“我有沒有從永恒的角度來透視我的生命呢?”“我最真實的目標何在?我一生的工作?我的方向呢?”以及“我有什麼可留傳給後人的?”          他的答案幫助他重整人生下半輩子的課題,從全心追尋事業上的成功,轉到注重生命真實的意義。是的,我們需要停下來,花時間反省我們的人生規劃,反省我們當如何依照神的帶領,調整生活的腳步。 “慢下來”與“再思”           我們的價值觀決定了我們的生活型態。基督徒如果看不到永恒與暫時價值的對比,就必定活得平凡而不滿足,將來也必定後悔。如果我們與基督的價值觀不同,我們就不可能經驗到祂所應許的豐盛生命。多年前在南美厄爪多爾叢林中殉道的青年宣教士金‧艾略特,就清楚地看到了這種對比,他寫道:“以不能保存的(有限)去換取不能失去的(永恒),絕非愚蠢。”(註一)         現代生活非常快速,尤其是那些竭力追尋成功的人。今天的經濟狂潮趨使大家全面向錢看,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充斥著干擾與急務。當我們以每小時九十哩高速衝刺時,沒有時間“慢下來”沈思,聆聽神溫柔的微聲。忙碌是撒但的工具,帶給我們虛假的滿足與安全感,使我們不覺得有必要深思,也不會重新評估衡量我們生活中真正的重點。            當詩人大衛求神“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時,他知道“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神早已深深了解大衛,詩人實際上只是在要求神幫他自我探索,自我了解,曉得試煉自己意念中緊張的根源。他需要更清楚的啟示,使他可以“走永生的道路”。(《詩》139: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