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夫妻溝通的藝術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20期       一般人認為“溝通”就等于“說話”,既然說話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本能,就沒有學習 的必要。事實上要說“對”的話、“美”的話、“合宜”的話,並不容易,許多人與人之間的問題往往是“舌頭”惹的禍。說話僅是溝通的一種,屬于“有聲的溝 通”,此外還有“無聲的溝通”。溝通包括說話,也包括聽話;說話不僅用口說,也可以用“眼睛說話”、以“表情說話”,甚至用“肢体說話”等。根據調查,華 人夫妻離婚的原因很多,而其中“溝通不良”竟是婚姻的“頭號殺手”,因此,學習溝通成為夫妻之間的必修課程。         大多數人,在外面對人說話 時,盡量在態度上彬彬有禮,在聲量上大小適中,在用詞上修飾得体,給人一副有學問、有修養的印象,但回到家裡卻變成粗聲大氣、口不擇言;在外面柔聲細語的 女士,回到家中也可能變成橫眉豎目,河東獅吼。原因是,一般人認為“家”是“還我本相”的地方,當然可以“放肆”,夫妻之間既然是“自己人”,就可以不必 “以禮相待”,這是絕對錯誤的看法。          神看重婚姻,所以祂說:“婚姻人人都當尊重。”(《來》13:4)祂又以基督和教會的關係來闡釋夫妻 之間愛的關係(《弗》5:21-31),祂也看重家庭生活的見證,說:“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會?”(《提前》3:5)根據聖經, “家”是事奉主的起點。神對“家”的應許不但是:“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16:31)祂也願意“家”成為事奉的單位:“至于我和我 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書》24:15b)        要營造一個美滿幸福、榮神益人的“家”,夫妻必須從最基本的溝通開始學起: 一、溝通的條件         1. 坦誠:需要夫妻雙方都願意向對方敞開心靈、坦誠相待。“坦誠”是打開溝通管道的必要條件。 2. 勇氣:面對夫妻之間的問題需要勇氣;打破“冰凍三尺”的僵局也需要勇氣;向對方認錯更需要勇氣。 3. 時間:任何要達致“果效”的事,都需付上時間的代價,夫妻若要有深度的溝通,不但需要“時間”,也需要“高品質的時間(Quality time)”。 4. 學習:肯學習才能邁向進步,而“謙虛的心”是學習的必要條件;為了營造榮神益人的婚姻關係,需要夫妻雙方都願意謙卑學習、願意“改變自己”。 二、四思而後言:         中國人說:“三思而後行”,而夫妻在以言語溝通之前,應當有四方面的自省與考量,誠如《雅各書》一章19節的教導,“快快的聽,慢慢的說,慢慢的動怒”,為此,在開口說話之前,需要“四思而後言”: 1. 內容:我要講的話準確嗎?不但要思想“內容”是否準確?連“用詞”是否恰當也要思考。有時夫妻為一些事起爭端,在急躁之下不自覺地說出不實的、刻薄、挖苦、暴戾的言語,而造成彼此的傷害,都是導因自缺乏“經過大腦,細心思考”。 […]

No Picture
事奉篇

福音進中國,福音出中國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13期 歷史的巨門       1973年,筆者讀到一本小冊,深受感動和激勵。其 書名是“When China Opens”(《當中國之門開啟時》)。作者帶著信心的遠見,強調:不是“如果”中國的門開啟,而是“當”中國這扇巨門打開時,許多在海外的基督徒,有否 預備好自己,去面對這一片廣大的福音禾田?         果然,數年之後,不可能變成了可能,信心的遠見變成了事實,中國這扇緊閉了將近三十年的龐然巨門,竟然于1978年對外開啟。于是,每年數百萬人次進出中國:探親、學習、經商、尋根,同時也把福音帶進中國,這全然是掌管歷史的主奇妙的作為,因為祂顧念中國。 福音進中國         《約翰福音》3:16清楚地說明了神愛“全人類”的心意。也正因為“神愛世人”,復活的主在升天之前,向門徒頒佈了“大使命”,要他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使人人有機會聽見福音,得著救恩。          在萬民之中,中國人的人數最多。根據廿一世紀初的普查顯示,中國人口已超過十三億。身為中國基督徒,向中國同胞傳福音是第一職責。正如保羅的心態,雖然他所 領受的託付是作外邦的使徒,他卻時時心繫祖國。為了猶太人--他的骨肉之親,得以認識基督,領受救恩,他心裡憂愁、時常傷痛,寧願犧牲自己、成全同胞。         回顧二千年教會歷史,我們發現,西方宣教士曾四次將福音帶進中國。雖然前三次福音行動,在悠久的中國歷史中,如同曇花一現。然第四次則于1807年,藉著英國的馬禮遜宣教士,不但進入中國,而且在中國的土地上,生根、開花、結果,使中國人可以享受福音,將近二百年之久。         身為中國基督徒,當跨進廿一世紀的門檻,當眺望中國浩瀚的福音禾田,念及十三億骨肉同胞的屬靈飢渴,關懷五十五個少數民族的心靈需要時,怎能不從心底吶喊:“中國,中國,你何日才歸向基督?”         西方宣教士已在中國的福音工場上劬勞了將近兩百年,今天,身為中國基督徒,豈能繼續袖手旁觀?這是我們該當興起,與西方宣教士一同配搭,齊心協力,把福音遍傳中國的時候了。         身為中國基督徒,“福音進中國,人人有責!” 福音出中國         綜覽過去二百年中國歷史時,發現中國在列強的侵略和不平等條約的傷害下,國家支離破碎、人民疾苦流離,可以用“苦難的中國”來描述。然而,在苦難與壓力的背後,主奇妙的作為再次彰顯:         十九世紀初,西方宣教士把福音帶來中國,雖然工作艱辛,推展不易,但經過“生命”、“禱告”、“金錢”的獻上,以及“流汗”、“流淚”、“流血”的見證,終于在中國的土壤上結出了紮實的果子。          到十九世紀末期,神已經在中國本土興起一些傳道人;進入廿世紀,更多神重用的僕人在各地興起,領導中國教會繼續往前;廿世紀四零年代,中國的大學生自沿海遷往內地,在聖靈奇妙的動工下,許多知識份子歸信基督。          1945 年,一百五十三位來自各地的大學生聚集在重慶,參加第一屆全國大學生夏令營;1947年,第二屆全國大學生夏令營在南京舉行,四百位大學生前往參加。聖靈 […]

No Picture
事奉篇

普世宣教三要(二)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三、制度的建立        初期教會的領袖與信徒經歷了五旬節的復興,西門彼得根深蒂固的成見被異象扭轉。在教會事工蓬勃、信徒質量並進的擴展之中,初期教會還是有瑕疵與漏洞。《使徒行傳》第六章記載,在教會熱鬧奮興之後,還是有怨言、有忽略(《徒》6:1),給成長中的教會帶來新的陰影與危機。          使徒們面對挑戰,當機立斷為教會建立制度﹕謹慎地甄選同工,建立分層負責的關係。          無可質疑的,兩千年的教會歷史中,建立了許多組織和制度,也給每一個時代的教會帶來事奉的方便和進展。華人教會要投入普世宣教的行列,除了要注意靈命、觀念,也要嚴肅思考在整体的宣教事工上,“系統化”、“制度化”的課題。          幾年前,在美國ABC電視新聞裡,聽到一則有關美國教育制度的報導:美國的教育制度面臨很嚴重的危機和挑戰,其根本的癥結在于“師資”。報導裡,主播語重心長地提出三方面的檢討﹕資格、培訓和待遇。          其實華人教會的宣教事工,也正面對這三方面的挑戰。如果我們同意,教會的事工,是“工人比工作重要”。那麼,在宣教的事工上,“宣教士”就是關鍵。因此,宣 教事工除了在靈命、觀念上,需要突破與調整外,更需要在“制度”上,有以下的反省:我們要如何有異象地去發掘、裝備並照顧宣教的人才。 1.我們要有完整的“甄選制度”         “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召他們所做的工。’ 于是禁食禱告,按手在他們頭上,就打發他們去了。”(《徒》13﹕2)在教會歷史裡被公認為宣教典範的安提阿教會,在差遣宣教士的工作上,是採取主動的 “分派”和“打發”,不是等弟兄姊妹來“申請”或“請求支持”。教會只有在主動關懷、輔導和鼓勵之下,才可能帶出保羅和巴拿巴那麼優秀、靈命成熟的宣教 士。           一個“宣教士候選人”,至少本身應有以下幾項條件:          (1) 清楚的蒙召:神透過聖經,在宣教方面,給予其明顯的引導和感動,且此人對這個感動有清楚的回應。          (2)持續的負擔:是一種經得起時空考驗的“感動”。不是所謂的“五分鐘熱度”的“衝動”。獻身的“激情”經久不衰(特別是對“失喪靈魂”的負擔。)          (3)事奉的恩賜:對聖經裡的“恩賜”,有客觀的認知,也有主觀的經歷。          (4)環境的印證:特別是在所參與歸屬的教會裡,有弟兄姊妹同工與屬靈長輩的認同與鼓勵。同時也看見一扇扇向著“普世宣教”打開的門。         (5)体魄的健康:“東亞病夫”型的宣教士,常常成為差會和宣教工場的累贅。今天宣教工場需要的是有健康的身体來適應新環境的宣教士。 2.要有全方位的“裝備計劃”         […]

No Picture
事奉篇

普世宣教三要(一)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一般而言,各地華人教會對“普世宣教”是冷漠的。究其原因,不外 是“錢”與“人”的兩大因素:教會牧師及長執們生怕過度推動海外宣教,會引起金錢和人才的“大量外流”,以至教會本身會受很大的“虧損”。教會的本地事工 已自顧不暇,哪裡還有閒情逸致關心遠方的需要?很明顯的,大使命普世宣教的工作就這樣卡在“教會領袖”的身上。           當我們嚴肅地面對普世宣教急迫的需要,再環顧華人教會“立志宣教由得我,行出來由不得我”的困境和矛盾時,我們深感華人教會在進入跨越文化的宣教事工之前,有三項基本條件是不可或缺的: 一、靈命的更新         “什麼樣的工人帶出什麼樣的工作”,“工人”的“靈命”與“靈工”有直接因果的關係。          在主耶穌用西門彼得打開一個嶄新的使徒時代局面之前,必須先與彼得有一段相處與對話的“靈修”時間,給彼得在“開拓新疆域”出征前,一番耳提面命,給他帶來 一次屬靈的更新。因此,在《約翰福音》21:15-17的記載中,主耶穌必須嚴肅地三次問彼得說:“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嗎?”直到西門彼得肯定他對主 的愛以後,主耶穌才將牧養和餵養群羊的責任託付給他。在這裡,主耶穌提醒我們,要事奉(牧養、餵養祂的群羊)以先,必需先肯定我們對祂的愛。只有我們“愛 主”,才能“愛主所愛”。過去我們常常只注意強調五旬節對初期教會領袖們的影響,卻忽略了提比哩亞海邊使徒們的經歷;“奉差遣”必需在我們“靈命被更新”之後。          約書亞從摩西手中接下了帶領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的重責大任,他們才剛過約但河,就要面對強敵。要攻克耶利哥大城談何容易,但他不膽 怯不害怕,知道耶和華會與他同在,一定會與他併肩作戰。原因是:在進入戰場之前,約書亞已先與耶和華“對面站立”,他已認定耶和華是統領軍隊的元帥,以至 以色列人在耶利哥城之役,全面獲勝(《書》5:13-15)。藉這段記載,主再次提醒我們,若要與上帝“併肩而戰”,必須先與祂“對面而立”,讓祂居首 位。在事奉工場上,我們需要事奉的熱誠、工作的策略和穩操的勝券,但更重要的就是不斷與莊稼的主保持正常而親密的關係。          就各地教會參與普 世宣教的角度來看,教會普遍有兩個靈性的破口與漏洞:第一,信徒在靈命上“麻木冰涼”,對周遭失喪同胞骨肉的需要視若無睹。第二,許多教會領袖的靈命已被 “污染”。在這種情況之下,事奉往往成為“打腫臉充胖子”,在教會例行的事工中,只維持一個門面,內心卻早已冰涼。今天一個令人憂心的問題:乃是對自己的 “漠不關心”已經“漠不關心”了。更叫人痛心的是:我們不但沒有心意更新而變化,反而效法這個世界,被世俗所腐化。聖經明說:“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 (《來》12:14;《太》5:8),要“成為聖潔”,才能“合乎主用”(《提後》2:21)。今天華人教會要推動大使命、把天國的福音傳遍天下、對萬民 作見證(《太》24:14),“靈命的死角”是我們第一個要跨越、勝過的攔阻。          總而言之,在普世宣教的事工上,天父上帝絕不會使用一個在靈命上沒有準備妥善的器皿來完成祂的大使命。主耶穌自己尚且常常專一盡力的禱告,所以祂能輕鬆不費力的工作。(我們卻剛好相反;我們費力的工作,是因為我們的禱告太過於“輕鬆”。) 二、觀念的突破          西門彼得在《約翰福音》二十一章與復活的主耶穌處理了他靈命的“疲軟症”之後,又在主耶穌升天之前,與其他同工上了主耶穌四十天的“專題講座”。復活的主耶 穌親自“四十天之久向他們顯現,講說神國的事”(《徒》1:3)。結果,門徒們最後還是執迷於只關心:“什麼時候才是以色列國復興的日子”,很明顯的,主 耶穌正面的以超越地上國界的“先見”,來挑戰他們狹窄偏激的“成見”,然而,要改變人的“觀念”和“成見”何等不易。 […]

No Picture
事奉篇

宣教:“立足本地、胸懷普世”的教會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教會是什麼        教會是什麼?簡而言之:       1、教會是神的家(《提前》3:15上)。          2、教會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下)。          3、教會是基督的身体(《弗》1:23)。          4、教會是屬于神的(《徒》20:28上)。          5、教會是基督用自己的寶血所買贖的(《徒》20:28下)。 三方面的功能          神設立教會在地上,要教會發揮三方面的功用: 1、向上方面--教會是敬拜真神的殿         信徒來到教會,與眾弟兄姊妹一同以心靈和誠實,敬拜至高聖潔的神。不但向神獻上敬拜讚美,也以虔誠順服的心,接受神發自寶座的心意和命令。 2、向內方面--教會是神兒女屬靈的家         神的兒女在教會中,享受到“家”的溫暖、肢体的相顧、團契的交流,又得到靈糧的供應、靈命的造就,並學習在神家中彼此配搭服事的藝術。 3、向外方面--教會是基督精兵的基地          神存留祂的兒女在地上,是要他們成為世上的鹽和光、基督的見證人、為主得人的精兵。因此,教會是見證的燈台,也是精兵的基地。所以,教會必須負起“訓練”、 “裝備”、“差派”精兵的責任,透過“本地佈道”及“普世宣教”雙重管道,遵行主的“大使命”,放眼“普世福音禾田”,把福音從“本地”傳到“普世”。 六個努力方向         怎樣才能成為“立足本地、胸懷普世”的教會呢?既然神設立教會在地上,是要教會成為使“萬族”得福的管道,那?,我們就要省察,今天我們教會是否合神心意?我們教會是否有“普世宣教”的異象?是否“立足本地、胸懷普世”?抑或只是“空有枝葉、白佔地土”呢?         要成為“立足本地、胸懷普世”的教會,至少需要在以下六方面努力: 第一方面,教會領袖的職責          […]

No Picture
事奉篇

宣教:“大使命” --我豈可推諉?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我當做什麼?         第一世紀的保羅,大有學問,也是個熱心的猶太教徒。當時,他不但不認識耶穌,甚至憎惡信耶穌的人,以趕盡殺絕的心態,把基督徒無論男女都鎖拿下監,非將他們置於死地不肯罷休。         未料,在赴大馬色捉人的路上,復活的基督向他顯現,從天上發大光,四面照著他。當他仆倒在地時,聽見神向他呼喚的聲音,即時,他的第一個問題是:“主啊,你是誰?”當他認識這位“主”,就是他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穌”時,立刻,他的第二個問題就是:“主啊,我當做什麼?”         從此以後,保羅獻上他餘下的人生,到處傳揚福音,甚至為傳福音忍受苦難、付出生命,也甘之若飴,成為第一世紀最偉大的宣教士。         “主啊,我當做什麼?”是每個認真的基督徒必問的問題。而正確答案,就是“遵行主的‘大使命’”。因為這是復活的基督,在升天之前,向門徒所交待的最後一段話,語重心長,完整地昭示了神的心意。          身為神所揀選的兒女,就要認真地遵行祂的“大使命”。二千年教會歷史,就是歷世歷代神的子民,遵命去完成主的“大使命”的成功與失敗的記錄。          然而,到底什麼是“大使命”(The Great Commission)?那只是基督教的響亮口號?還是每個基督徒的真正委身? 五處經文的記載          新約聖經中有五處經文記載主的“大使命”:         《太》28:18-20:“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可》16:15-16:“祂又對他們說,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         《路》24:46-49:“耶穌又對他們說,照經上所寫的,基督必受害,第三日從死裡復活,並且人要奉祂的名傳悔改赦罪的道,從耶路撒冷起直傳到萬邦。你們就是這些事的見證,我要將我父所應許的降在你們身上,你們要在城裡等候,直到你們領受從上頭來的能力。”        《約》20:21:“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        《徒》1:8:“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 “大使命”的內容         綜合以上五段經文,“大使命”的內容,包括了復活的主對門徒的“宣告”、“差派”與“應許”: 一、宣告         […]

No Picture
事奉篇

宣教詞彙知多少? (二)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十)信心差會(Faith Missions)          十八世紀末,西方教會興起不同型態的差傳機構(差會)。十九世紀初,基督教各大宗派與公會也紛紛成立差傳單位。十九世紀中葉以後,神興起獨立、超宗派的“信 心差會”。大家最熟悉的,就是戴德生(Hudson Taylor)于1865年,所創立的中國內地會(China Inland Mission);1887年宣信(A.B. Simpson)在美國成立的宣道會(C&MA);1893年由兩位加拿大與一位美國宣教士成立的蘇丹內地會(Sudan Interior Mission,後改名為Society for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以及1895年史考特(P.C. Scott)開始的非洲內地會(Africa Inland Mission)。         “信心差會”有幾個特點:(1)“信心差會”異于其他 “宗派差會”,不在沿海地區發展福音事工,大膽地向內陸進軍。(2)十九世紀中,許多“宗派差會”信仰偏向于社會福音,看重社會關懷、忽略直接領人歸向基 督。“信心差會”則絕大多數屬于基要派,看重聖經權威與直接佈道。(3)“信心差會”相信上帝是豐富信實的,必然會供應差會與宣教士之所需。         另有一類的“信心差會”,是為特別事工而設。如宣教飛行團契(Mission Aviation Fellowship),遠東廣播公司(Far Eastern Broadcasting Company),以及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會(Wycliffe Bible Translators)。 (十一)回國述職(Home Assignment or […]

No Picture
事奉篇

宣教詞彙知多少?(一)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近年來,我們看到“沉睡的中國”已漸漸甦醒,成為主所使用的 “宣教的中國”。各地華人教會,在普世宣教事工上開始起步,不僅紛紛成立差傳委員會,差傳宣教年會也如雨後春筍般的舉行。但是,華人教會要挑起普世宣教的 重責大任,需要有整体的規劃,而且全面性的運作,一定要從“基點”開始。以下是我們對宣教的基礎詞彙的一些認識,盼望藉著對基本詞彙的瞭解,進而認識什麼 才是真正的宣教。 (一)差傳(Missions)         《牛津字典》1598年首次在字典中加入此詞。現代一般對此字的非宗教定義為:打發人去完成一項特殊的目的(Sending someone forth with a specific purpose)。         在宣教學的範疇裡,“差傳”與“宣教”在意義上稍有不同;“宣教”(Mission)指廣義、整体性的福音行動。而“差傳”多從狹義與專業的角度,意指“被 差派去傳揚”。在超地域、超種族、超語言、超宗教或超文化等前題下的“宣教”(Mission),就可稱之為“差傳”(missions)。 (二)宣教士(Missionary)          從英文顧名思義,應為帶著使命的人(A Person with a Mission)。所以,廣義地說,每一個基督徒都應該是順服主耶穌基督大使命的“宣教士”。但從狹義的角度,“宣教士”乃是指被差派參與跨越地域、文化、種族、宗教與語言的福音傳人。 “宣教士”可大略分為六類:        (1)全職宣教士(亦稱Full-time Missionary為長期宣教士):被“母會”差派,加入一個“差會”,在宣教工場至少參與為期一任以上之宣教士(一般差會以四年為一個任期)。        (2) 帶職宣教士(亦稱Tent Maker織帳篷的人,意即像保羅一樣,一面有織帳棚的職業,一面在各地宣教。參見《徒》18:3):此詞原于1946年第一屆學生宣教大會 (Urbana青宣大會之前身)後,有幾位與會者以英語教師身分遠赴阿富汗宣教。其中一位Christy […]

No Picture
事奉篇

姊妹與普世宣教

李秀全/林静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在社会中         勿庸讳言,女人一直是社会中被压制、被轻视的弱势群体。         中国传统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并要女人三从四德。这“三从”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亡从子;“四德”是∶妇德、妇言、妇容、妇功。生儿子是“弄 璋”,生女儿就变成“弄瓦”;儿子是万金、女儿则是千金┅┅真是个重男轻女的社会。虽然今日中国,女人号称能顶“半边天”,但很多人骨子里仍有重男轻女的 思想,所以农村常有溺死女婴现象。         传统的犹太人,比中国人更加重男轻女。犹太拉比走在路上不可以碰女人,也不与女人讲话。甚至有一派连女人都不可以看,在路上行走时“不幸”遇到女人,立刻把眼睛闭上,以致撞跌得鼻青脸肿,故被称为“鼻青脸肿”派。         东方社会固然重男轻女,西方社会也不例外。以致後来妇女痛恨不平等之苦,极力鼓吹“男女平等”、高举“女权主义”运动大旗。         再从宗教方面来看,回教规定女人要把脸盖起来,并且全身到脚都要遮起来,以免引起男人不正当的欲望。可兰经中规定∶在法律事件上,两个女人才等于一个男人。至於印度教、佛教,也都把女人压制成二等公民,只有等待“来世”投胎做男人。         故此,历世历代、古今中外,女性在传统社会中受压、挣扎,为肯定自己的角色、争取自己的地位,她们必须不断地、辛苦地奋斗。 在神心目中         从《创世记》,神创造人类的记载中看到,神造女人的目的是∶         1. 因为“男人独居不好”(《创》2:18a),所以神为他造了女人;以致女人成为创造过程中,使“不好”变成“甚好”的关键人物(《创》1:31)。         2. 因为“男人需要一位配偶的帮助”(《创》2:18b)。因此,在神创造的设计中, 赋与男女“相帮、相配、互补、互助”的关系。         再者,神造女人时, 刻意地从男人最“贴心”之处,取出肋骨,为他造成一位“骨中之骨、肉中之肉”的亲密伴侣──女人。 让女人∶         1. 与男人有同样尊贵的生命价值,因为,男与女都是神按著自己的形像造的(《创》1:26-27)。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中國人與普世宣教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身為“中國人”,這不是一件“小可”的事:五千年悠悠歷史、浩浩疆土、加上芸芸十三億人民。單以這些時間、空間、人口的數字就足以傲視全球了。         面對這樣一個“巨人傲立”,兩千年來,基督福音曾數度進入它緊閉的門檻:第一次是藉著唐朝的景教,第二次則透過元朝的也里可溫和天主教,第三次是明末清初的 天主教,雖然每一次進入,都得到不少信徒,但至終卻如花凋謝,福音在中國仍然無根。第四次,於公元1807年,基督教英國倫敦會的馬禮遜(時年25歲)終 以堅毅不撓的決心、歷經重重的艱難,再度把福音傳到中國。這一次,福音在中國的土地上生根、結實而且開花。一轉眼,中國人享受福音的好處快滿二百年。 中國人,你在那裡?         “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可》16:15)是復活的主耶穌在升天前向祂的門徒所頒佈的大使命,因此,“普世宣教”是每個基督徒的責任。         兩千年來,歷世歷代均有基督徒願意起來,順服主的命令出去宣教。從近代西方教會歷史中,可以看到宣教的趨勢:十八世紀是德國人海外宣教的世紀,十九世紀是英 人宣教的世紀,廿世紀則為美國人海外宣教的世紀。這些西方宣教士為了福音的緣故,離鄉背井,遠渡重洋,歷經艱險,把福音帶給遠在異邦,素昧平生的異族,以 致,到今天,全世界最大的宗教信仰族群是基督信徒,約佔全球六十億人口的百分之三十二。         主耶穌又說:“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太》24:14),可見,當福音傳到地極、當“大使命”完成,基督就要第二次再來。然而,據宣教學者的統計報導,今天全世 界,尚有二十三億人,從未聽過福音,他們是所謂的“福音未及之民”(Unreached People),是誰該去向這些人傳福音?難道還是西方信徒的責任?難道中國人對異邦異族的失喪無動於衷?難道在“普世宣教工場”上,中國人仍然缺席?         三十年前,一位從美國到台灣宣教的牧師,深深感到“中國人”應當起來接手這“傳福音”的棒子。於是,他寫了“中國人,你在哪裡?”一文,大聲疾呼中國人起來 獻身事主,這篇文章讓我們感動,也讓我們中國人羞愧,這位宣教士就是內地會創辦人戴德生的曾孫--戴紹曾牧師(Rev. James Hudson Taylor III)。         快二百年了,西方宣教士把福音帶給我們中國人,中國人白白得到福音的好處,白白享受成為神兒女的福份,然而在普 世宣教的工場上,中國教會只是“蒙恩的教會”,只有“接受”沒有“施與”;什麼時候中國教會才能成為“有福的教會”?能從“接受福音”進入“施與福音”? 因為“施”比“受”更為有福!(《徒》16:31) 中國人,得天獨厚          有人問:“為什麼全世界中國人最多?”回答說:“因為神最愛中國人。”基督徒說:“因為神要用中國人。”         在神永恆的計劃中,我們深信中國人是完成大使命的最佳人選。因為,中國人得天獨厚﹕中國人不但有聰明的頭腦、語言的能力、還有吃苦耐勞的天性。往往為了謀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