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查經班

憶安城查經班(楊文健)2017.07.12

 

楊文健

本文原刊于《舉目》82期和官網2017.07.12

 

在台灣讀完大學,服完兵役,1965年初靠父親關係來了美國。

因為從小沒有好好讀書,拿不到任何美國大學的 I-20,只好在紐約打工。時來運轉,國慶假日(July 4)到 Amherst 的麻州大學看朋友,遇到了一位好心的化學系主任 Dr. MacWen,給了我一張 I-20,進了麻州大學。等到一開學問題就來了,英文和化學都不行,壓力之大無以復加。

在台灣讀大學的時候我已受洗,不過在聖經的真理上沒有根基,只是對上帝蠻認真的,主要的原因是希望藉著信仰得着力量和幫助,以渡過難關,這時馬上就想到了主。

記得開學不久,一天上午從研究生的辦公室出來,遇到了一位中國同學,馬上冒出來了一句話問他說:“學校有中文查經班嗎?” 他大吃一驚地回答說:“我們剛剛成立了查經班,這個週末有迎新聚會,歡迎你來參加。”他的名字是張兆平,物理系的高材生。

 

還記得那個禮拜六,我們到附近的一個湖邊公園叫 Windsor Dam 去野餐,孫寶年邀請了哈佛大學的嚴開仁醫生和麻省理工學院(MIT)查經班的梁銘時姐妹來分享。

嚴大夫口才不怎麼樣,講甚麼一點都不記得,只是對他這個人的身份非常敬重,之後差不多每個月他都會來 Amherst看望我們一次。他來不一定能做甚麼,單單以哈佛大學教授的身份,星期五下班後開兩小時車,風雨無阻到我們中間來看我們(冬天 New England 常有風雪,平常他回到家都是半夜了),就足以讓我們敬重了,無形中對我們查經班的穩定性產生了極大的幫助。

那時候查經班的成員,來自各種不同宗派的背景,大家靈命都不深。所以我們中間從來沒有做過個人談道或門徒訓練等培訓,也不知道甚麼是歸納式查經,當然更沒有教派或教義之爭,大家一星期一次在一起唱唱詩歌,“扯扯”聖經,也挺快樂的。

除了嚴開仁大夫,對我們幫助最大的應該是基督使者協會,他們每年辦一次大型的夏令會,把美東查經班的成員聚在一起,增加互相之間的認識和溝通,也藉著聚會給我們靈命上一些幫助和造就。其他時間周主培牧師和他的同工偶爾會來探訪我們,給我們一些鼓勵和勸勉。

尤其是周主培牧師,每次他來,他的愛心和 熱情帶給我們說不出的喜悅和溫暖。春風化雨用在他身上是最恰當不過的了。當偶爾有好的講員來美國訪問,他也會幫忙安排來拜訪我們。雖然是一個小小的大學城查經班,那幾年薛玉光牧師,焦源廉牧師,林三網弟兄、韓婆婆等都來過 Amherst。

記不得從甚麼時候起,我們開始用台灣的校園詩歌了。除了喜歡那些詩歌的弦律,也喜歡歌詞的內容。對我個人來說,因為不會查經,唱詩比查經對我的靈命更有幫助。後來才明白,那些詩歌都是先聖先賢的屬靈遺產,也有很豐富的神學意義。那時候在查經班裡面,有內容的詩歌對成員靈命造就的功用,是不容忽視的。

一般大學查經班的問題就是學生流動性太大,不出三年(到1968)孫寶年、李誠、陳明湘、劉重錚、符黃裳、傅中夫婦,還有其他幾位都先後離開Amherst。再加上我們剩下幾位靈性不足,之間又有一些困難,嚴開仁大夫又忙於在 Boston 成立教會。到了1970年,查經班幾乎瀕臨關門的邊緣—-沒人來參加聚會了。

 

那時校園浸信會教堂的鑰匙在我手中,連續好幾個星期,開了門後只有我一個人出席,連我的太太都問我去幹什麼,我說查經班的鑰匙既然在我手中,我有責任去把門打開,其餘的都交給上帝了。到了那,就打開詩本,聖詩一首一首的唱下去,到了九點半還沒有人來就關門離開了。

哪知秋季開學,來了幾位新生是基督徒,也有幾位老契友回來了,這樣 Amherst查經班又能繼續下去。多年後最終成立了教會。

Amherst 對我一生太重要了。在那裡我認識了我的另一半並結為連理;在那裡我完成了學位;在那裡我開始學習事奉;也買了我第一部車子,第一棟房子,到現在還有一些傢具是當時在 Amherst 舊貨店買的。我第一個女兒的名字也是以當地詩人 Emily Dickson的名字來取的,中文叫憶安。她已不在多年了,但Amherst 和 Emily 一直藏在我心深處。

在此我也要謝謝Amherst 查經班的老友,在各方面給我的幫助和鼓勵,使我們在美國踏出第一步(讀完書),並站立得穩(在信仰上打的根基)。相信很多早期的基督徒留學生,對那時的查經班都有類似的情感。

當今美國社會和中國的留學生,和 60 年代雖大不相同,但查經班的功用還是相似的。願在查經班服事的弟兄姐妹,都有嚴開仁大夫、周主培牧師那樣的態度,做一個忠心良善的僕人。上帝的僕人是怎樣的一個人,對年輕人來講比他們怎麼說、怎麼敎,影響更為深遠。

 

編註:本文選自《大洋彼岸的長河》增訂版。

 

作者現住美國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校園與海歸

80後看90後:躺著也能信主

本文原刊於《舉目》75期。

文/約書亞

家裡查經班來了一個95後本科男,典型的富二代,說話流裡流氣的,每次來都巨能侃,查經的時候話最多。這哥兒們來參加團契的主要目的是吃中國菜——誰讓我太太做飯這麼好吃呢!BH75-24-7980-談妮 攝-20140704_203205 寬380

我是一個80後大叔,跟這些弟弟妹妹在一起,儼然已經是“家長”了。這些個“後輩兒”個個都是不好整的主兒,就是一群冤家。我這個大叔有時候還真得“接地氣兒”地說話,要不然還不被他們欺負死!

大家給這個95後的“小本”起了個外號,叫“餅兒”。“餅兒”來自某能源大省,父親是大學校長,母親也是一定級別的官僚。“餅兒”剛來美國半年多,沒有什麼中國朋友。他第一個學期掛科兩門,鬱悶無比,於是就來我家了。

辦這個查經班,我掙扎挺大的。我於2011年和妻子離開北京服事的禾場,來北美讀神學。神學院課業壓力山大,國內同工每次電話都勸我,好好在北美休息,回來再事奉。我也是這麼想的……

然而,後來在機場“撿”回一枚85後青年,並且信了主,我得帶領他做門徒訓練——不能只生不養吧。我想,反正帶一個也帶,帶一小群也是帶。於是查經班就開始了,慢慢地有了十來個人。

“餅兒”就是在機場信主的這位同學帶來的。

剛來的第一天,“餅兒”就把我家當自己家了。我們的查經班一般是先吃飯,再敬拜唱詩,然後學習聖經,最後是分享、交流、代禱。“餅兒”特能吃,一個頂3個沒有問題。我們喜歡能吃的人,特別是負責做飯的妻子。

吃完飯移步客廳後,大家都坐下或者站著,開始敬拜讚美。

讓人糾結的是,“餅兒”基本上不坐著,更不站著,他喜歡躺著!說是“好消食兒”。

我們客廳的一個大沙發可以坐3個人,另外有兩個小沙發和幾把椅子。“餅兒”一個人躺那個大沙發。無論是敬拜、查經,還是分享,“餅兒”都是“穩躺如泰山”。

我這個大叔服事80後很多年了,各種架勢都見過,可是這種“pose”(姿勢),還是覺得有點“磕磣”——畢竟有幾個女生在,總得有點規矩吧。

於是一個月4次查經中,我溫柔地提醒了他兩次。可是人家仿佛沒聽見一般。我當時就想,真難整!你不走心,我就讓你走人吧!但是,好像耶穌和門徒當初做客的時候,也常常這個姿勢。莫非這哥們中東來的?唉,忍了吧!

後來這“餅兒”,著實把我逼瘋幾回;幸虧本大叔練過內功,要不然早廢了。

每週查經前,我在下午5點左右,會去接幾個學生,5點半再去接“餅兒”。我去之前會短信他們。

那天“餅兒”回覆說,他會“準時”在樓門口等我。我們一車人5點半到了“餅兒”樓門口,沒有見人。我去他房間外叫人,沒有人應。打電話,沒有人接。

後來電話打通了,他說在洗澡,讓再等一會。一個小時過去了,大家都沒有了耐心。我再次打電話,他說這次不想去查經了。當時,一車人都想把他暴打一頓……

雖然如此,我心裡仍然對他信主存有盼望,他也繼續來參加查經。

冬季,教會組織了一個80多人的小規模福音營,“餅兒”和查經班的另外幾個同學都參加了。

那天我是講員。第一次呼召後,30個慕道友站起來,只剩下零星幾個還不信,包括“餅兒”。我心裡切切地為這幾個年輕朋友禱告,唯獨沒有“餅兒”——我覺得他還早著呢。

我做最後的呼召,問,今天還有誰願意認罪悔改,接受耶穌做自己的救主和生命的主?

突然間,“餅兒”站了起來。我很意外,心裡卻是滿滿的感動——上帝不讓我們論斷人,只讓我們愛人,因為愛是聯絡全德的!原來這份愛就是彰顯耶穌基督的恩典!

後來,“餅兒”基本每週都來我們開拓的教會禮拜,有時候會跟我一起在主日聚會前跪下來,為不信的朋友禱告。

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基督的恩典卻要存到永遠。70後,80後,90後……每一代新人都有讓人不理解、看不慣的地方,但是上帝的命令總歸就是愛。基督不按照我們當得的懲罰我們,而是將我們不配有的恩典給我們,因此我們也當不按照別人的行為判斷他們,而是將基督的恩典傳遞給他們。

對於90後,其實無論他們的外在表現如何,躺著也好,跳著也好,只要他們來,就有希望!

作者來自中國,目前在北美牧養所開拓的教會。

3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校園與海歸

檸檬或蘋果,都來自上帝——蘭莘華人基督教會

本文原刊於《舉目》74期。

文/王星然

編註:本文選自《大洋彼岸的長河——美國華人查經班回顧與展望》。該書收集了70篇文章,於2015年8月出版。

經過長達半年的嚴冬,5月的密西根終於進入初春。密州大(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校園裡繁花似錦,落英繽紛。這樣的美麗,對於住在密西根的人來說,彷彿是在忍受酷寒後,得來的收穫,特別令人珍惜!

這正如每年的畢業生,在經歷數載寒窗後,苦盡甘來、終於完成學業。他們在學校著名的鐘樓下;在象徵MSU精神的Spartan銅像前;在古色古香、被都鐸式建築群包圍的北校區;在爆炸般盛開的關山櫻(Kwanzan Cherry)和吉野櫻(Yoshino Cherry)花樹下,拍照留念……

BH74-26-7828-圖3-LCCC-學生福音營 宽600

週期性換血——學生型教會的特點

我們的教會——蘭莘華人基督教會(Lansing Chinese Christian Church,簡稱LCCC。http://www.lccchurch.org/),就在大學附近。

這個月,接連舉辦了好幾場歡送會。許多重要的學生同工,相繼離開。

過去一年,我們揮淚送走了30多位學生,包括了許多非常忠心、又有恩賜的好同工,有:敬拜團成員(司琴、領會)、交通同工、多媒體同工、教會網站負責人、傳福音十分積極的小組同工、行政能力極佳的事工策劃和協調同工、兒童主日學的老師、慕道班的老師(去唸神學了)……教會再一次進入嚴重失血的循環!

在這樣的禾場中耕耘,迎新送舊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由於此地的就業機會不多,我們從來不敢奢望,教會有一天可以長成megachurch(大型教會)。

平均每二、三年,我們要面臨同工畢業、服事團隊大換血一次。如果不積極傳福音、不做門訓,過不了幾年,教會就要關門。

我們沒有休養生息的本錢。面對現實,教會上下頗有憂患意識。只是,對於需要常常送走血濃於水,有革命情感的同工們,至今我仍是不能習慣——他們就像我的家人、我的親兄弟姐妹,像我的戰場同袍!

神國秧田

很累!但我們深知這個事工的定位、價值和意義。每當想到這,就無比興奮!

上帝竟使用這卑微的中西部小教會,來成就祂的心意。感謝祂,使我們成為神國的一塊秧田,為主培育精兵。而且,上帝親自帶領、差派我們的同工,在世界各地繼續為祂作見證。這些學生雖然無法留在本地教會服事,但他們依然在上帝國裡,成為其他教會(特別是中國教會)的祝福。

可是,當同工畢業相繼離去,我們心裡不免開始盤算著,對於這個座落在校園旁,成員以學生為主體的教會而言,這些出缺的事工空位,要如何填補?

有時挖東補西、捉襟見肘,實在是青黃不接、傷透腦筋。我們只能到上帝的面前求告,相信耶和華以勒的上帝,必為我們預備。

自1962年成立查經班迄今,服事的對象從60後、70後、80後、轉變成90後的學生。

BH74-26-7828-圖1-LCCC4-60年代末期珍貴的教會照片 宽600

其間,學生來來去去,一代又一代,無論服事對象與教會間的代際文化,有多大的差異,資源曾多麼貧乏而不穩定;無論教會分裂的危機和衝擊一度有多麼巨大……50多年來,信實的上帝不斷供應我們各樣的需要,使我們不致斷炊、斷糧。

以90後為主體的禾場

近來,MSU每學年接受大約2000多名的中國本科新生、1000多名的研究所新生,華人學生、學者總數,可達五、六千人以上。

面對這滿山滿谷,以90後為主體的禾場,教會長執必須處理的一大難題是,當我們把有限的資源和人力,全投注在學生事工時,要如何能兼顧本地的需要?

無疑的,本地家庭是長期支撐學生事工的穩固基石。如果我們有更多成熟的本地同工,就可能牧養更多的學生,而且不必擔心學生同工高流動性所帶來的問題。道理容易,可是好像總是分身乏術、顧此失彼——不是重這個、就是輕那個。

近來,長執會討論,我們需要一位專門負責家庭事工的全職傳道人,來全心關懷牧養這個需要。只是目前還在規劃階段,無法報告結果。

我們的信念是:如果上帝給我們檸檬,我們就做Lemonade(檸檬汁);如果上帝給我們蘋果,我們就做Apple Pie(蘋果派)。

對恩典的接受者而言,我們除了感恩領受,就是想方設法,善用祂所賜予的美好禮物。

BH74-26-7828-圖2-LCCC-學生小組活動  宽600

50年來,我們不斷向外輸出訓練好的同工,更培養了20多位(據我們所知道的)全職工人,散居在世界各地為主作工。這個事工能持續至今,足以見證我們的上帝又真又活!我們不致消滅,是因耶和華諸般的慈愛,是因祂的憐憫不致斷絕:每早晨都是新的,你的信實何等廣大!

微歷史——蘭莘華人基督教會

60年代,美籍宣教士Mrs. Douty自中國返美退休。她和先生住在East Lansing,學校宿舍Cherry Lane的對面,每當看到華人學生從家門口經過,就為他們的救恩禱告。

雖然已經退休,但Mrs. Douty向中國人傳福音的熱情,從未消退過。於是,她開始邀請學生來家裡喝茶、吃點心,帶他們查考聖經。就這樣,她在家中成立了查經班。

後來Mrs. Douty年紀大了,無法再接待學生,而且她的小客廳實在無法容納持續成長的團契,同學們就向MSU註冊,並向學校借了Student Union為場地。在60年代後期,正式更名為密西根州大華人基督徒團契(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Chinese Christian Fellowship,簡稱MSUCCF)。

年老的Mrs. Douty把帶領團契的責任,交棒給靈命成熟的學生。如此,一個完全由學生獨立運作的團契,已然成形。持續了30多年,沒有傳道人、沒有宣教差會、在本地也沒有成熟的基督徒專業人士(如學校教授)或家庭,來主導這個事工,完全由學生自傳,自養,自立,甚至形成由學生來教導在地的信徒的特殊現象。

這麼多年來,上帝始終看顧,並堅立這地的事工,祂不斷差派成熟,且有恩賜的學生,如蕭念全、羅偉德、羅偉堅、周憲民、林妙色、葉名山、辛洪德、柳建安、蘇正哲、王子貞、王一樂……等,來幫助我們。

這個由學生帶領的獨特傳統,也注定了成立為教會的高困難度。別處的團契,早已在70、80年代轉型成教會,我們卻一直拖到2009年,才通過組織章程,正式成立教會。

回顧這近50年來的漫長歲月,我們一直在等待上帝,預備成熟、有異象、且有教會經驗的在地基督徒,能起來建造教會。畢竟學生只能在這裡待上幾年,無法長久持續、穩定地幫助教會往前走。

感謝上帝,90年代以後,本地基督徒開始發揮影響力。上帝不僅空降已裝備好的徐秀慧姐妹及曾雙文姐妹,成熟的本地基督徒也漸漸多起來:王中光/丁慧夫婦,黃東德/李彩蘋夫婦,莊德川/楊桂芳夫婦,蕭華/秦英夫婦、趙毅君/楊立華夫婦、Tom/Ruth Shillair夫婦、Dora Wang姐妹、周淑馨姐妹、簡淑錦姐妹(李媽媽)……等,奠定了成立教會的基礎。

從2010年開始,教會陸續選立了黃東德、王星然、及趙毅君為長老,並聘請彭加榮任本堂主任牧師,蘭莘華人基督教會於是展開了新的里程碑。

BH74-26-7828-圖4-LCCC-教會家庭退修會  宽600

寫給其他學生型的教會

北美許多轉型後的教會,重心漸漸移往家庭及在地信徒的牧養,而失去了向新一代學生傳福音和門訓的動力,殊為可惜。然而靠著上帝的恩典,我們迄今仍持守著學生事工的異象。

針對新一代的學生事工,以下是我們學到的一些功課,分享給其他學生型的教會參考:

  • 開放參與

蘭莘華人基督教會的一大特色是:願意啟用年輕人,讓大量學生同工參與教會事奉,擔當各樣重要服事,例如:傳福音、一對一門徒建造、帶領小組查經(會前有預查的教導)、敬拜讚美、總務、媒體事工……

我們鼓勵學生成為教會會員,學習本會組織章程(包括信仰告白、規章制度),參與教會各項重大決策的過程(包括選舉長老、執事,修改章程,建堂等)。

如此,能建立他們對教會論有良好的認識。未來,他們進入別的教會,特別是中國許多尚未成形的教會,將會發揮潛移默化的作用。曾有離開的學生,特地回來詢問有關教會章程的相關事宜。原來他已被選派成為所屬教會章程的起草召集人。

我們牧養這一代年輕人的策略是:開放參與(也必須允許他們犯錯),使他們有歸屬感。同時知道這一代學生畢業後,大部份將成為海歸,因此培養他們,也是為著將來海歸的各樣需要。

不過,要提醒的是,由於學生型教會每兩、三年就要同工換血一次,因此,必須即早找出有潛力的接捧人培養,跟著現任同工學習,以免發生同工畢業、青黃不接的情況,這是我們不斷在面對並學習的功課。

  • 團隊服事

舊的學生事工是採用一對多(一個老師VS多位學生)的查經班模式。然而,隨著85/90後學生族群的興起,這種一人牧養、一言堂威權式的教導,再也無法引起年輕人的共鳴。無論這一位老師的查經多麼精彩豐富,神學多麼“歸正”,多麼有個人魅力,都無法把人留住──這不是說傳正確的福音,按正意分解聖經真理,變得不重要了,這些都是基本功。

群體互動關係,成為我們教會一個新的牧養模式。由牧者帶領多位輔導,輔導再關懷多位核心同工,形成一個樹狀結構,分層負責,一起配搭來牧養整個學生團契。如此,學生接觸到的,不再是查經班裡的“某一位屬靈偉人”,而是一群被上帝呼召的聖徒。

在這個團契裡,他們學習彼此相愛,各人照所得的恩賜,彼此服事。這樣的牧養,能帶領出更成熟,也更堅固的門徒。

  • 善用新媒體

微信,QQ,Facebook,各樣mobile devices,成為牧養年輕一代不可或缺的工具。

我們從牧師、輔導,到同工群,幾乎每個人都有智能手機,都用微信和Facebook。他們可以打破時空限制,有效地和學生保持聯絡,並且快速地掌握學生的動態,常常分享網上的資源,如靈修筆記、文章、講道視頻、詩歌、見證……等。

心意更新而變化

教會免不了有自己的傳統,北美華人教會尤有其獨特的文化及傳統,例如:

  • 太怕出錯的決策模式。傾向“安全”勝於“正確”(play safe,而非play right),以致對必要的改變裹足不前。
  • 檯面下的中央極權。權力集中在少數教會創辦人的手中,長執會做任何決定都要經過他們的認可。
  • 崇尚菁英主義。認為新一代膚淺,排斥年輕人的流行文化,無法真心接納他們。
  • 僵化的主日敬拜流程。拒絕改變,包括對詩歌選曲,有一定的品味要求。

當與基要真理無關的傳統,成為新一代年輕人事工的阻礙時,教會領袖要勇敢跨出自己的安全地帶(comfort zone),讓舊的傳統和思維接受挑戰。只要不違背真理,我們就不該排斥使用新的方法和策略,來回應這一代年輕人的需要。(註)

願上帝使我們的心意更新而變化,叫我們察驗何為祂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

註:見《當青春無敵遇上老謀深算》,《舉目》61期。筆者在此文中,深入分析教會兩代之間,不同理念的交鋒。http://behold.oc.org/?p=14191

作者王星然,任職於密西根州政府IT部門,服事重心為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校園事工。

1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校園與海歸

《大洋彼岸的長河——美國華人查經班回顧與展望》2015年8月出版。

大洋彼岸的長河-封面-0603

這本書共收集70篇文章,呈現了美國華人教會在1950至1980年代,從查經班成立成長,轉化為教會的史實和評述。

這是廣義(海內外)的中國教會歷史中,一段獨特的時空記錄。雖然這只是美國這塊新大陸,一部分華人基督徒的生命經歷,但我們卻深信這裡每一個人和群體的故事,是流向上帝那救恩歷史長河的一條條小溪,在神國的大故事(His Story)中,匯集交流,源遠流長。

本書不但可成為今後美歐亞澳紐地區,學生團契轉化為教會的參考書,也可為國內城市聚會點轉化成堂會,提供借鏡。每一位走過這段時空的見證人,更應傳承這些年領受的恩言和恩賜,提攜新一代,承接新使命。

閱讀這一篇篇樸實生動的見證,翻看那一張張當年風華正茂、如今老練睿智的臉孔,都述說著一甲子,上帝在海內外繼往開來的故事,你將心馳神往。

歡迎自2015年9月起,向[ 海外校園機構 ] 訂購 ——

Tel : 310-328-8200 ; Email : order@oc.org 

2015 年 9 月 9-12 日,將舉辦 “美國華人查經班回顧與展望” 特別聚會,歡迎參加。詳情見http://cbsghistory.org/

1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南伊利諾大學查經班的興起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賀宗寧 匯編

BH71-32-7793-圖1:Pulliam Hall.R40.WEB  背景

南伊利諾大學(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Carbondale,簡稱SIUC),位於美國伊利諾州南方農礦區的小鎮卡本岱爾(Carbondale),離密西西比河與俄亥俄河的交界點,約60英里遠。約5萬人口中,近半數是SIUC大學的學生,是一個典型的大學城。

SIUC氣候四季分明,校區擁有十多英畝的森林及一座四十多英畝的人工湖,風景宜人,非常美麗。

BH71-32-7793-圖6:905 S Oakland Ave.WEB

早期的中文查經班

SIUC的中文查經班(https://www.facebook.com/SIUCBF)成立於1959年,最早聚會在原台灣師範大學李錫麟教授的宿舍。當年整個大學的華人學生只有30人左右,參加查經班的人數不超過10人,主要的同工還有何曉東、李志航等幾位弟兄。          

BH71-32-7793-圖5:Rev Harral Hall.WEB在1960年代,查經的聚會點經常改變,一直到1968年,鍾榮銓與張培士夫婦來到SIUC,查經班才比較穩定地在他們家(905 S. Oakland Ave)聚會。

鍾弟兄夫婦與美國浸信會的牧師Rev. and Mrs. Harral Hall經常帶領查經。當時在週五晚上,除了有查經聚會以外,經常在晚間11點開始禱告聚會。每逢節日,也有聚餐的活動。鍾弟兄夫婦於1970年離開卡本岱爾。查經班的聚會就改到大學浸信會聚會。

BH71-32-7793-圖7:University Baptist Church.WEB    

查經班的茁壯時期

在1970年代,華人學生逐漸增加到約100多人,以研究生為主,大多來自台灣,其次是香港,少數來自東南亞。參加查經班的約有20多人。

除了在浸信會週五晚上的查經聚會以外,當時新聞系的朱謙教授及森林系的孔繁浩教授,也經常開放他們的家,邀請查經班的弟兄姐妹參加一些特別的聚會。後來朱教授應聘去了夏威夷,但上帝卻帶領了邱武榮回到SIUC醫學院生理系任教。邱弟兄在1960年就參加SIUC的中文查經班,那時候他是學生,現在回來是教授。

自邱教授返校服務之後,查經班就遷到長老基督教會(Evangelical Presbyterian Church)聚會。他和孔教授(已蒙主召歸)不僅帶領學生認識聖經,也很照顧查經班弟兄姐妹在生活上的需要,直到1990年代他們退休為止。


BH71-32-7793-圖8:孔繁浩.WEBBH71-32-7793-圖9:邱武榮.WEB
 

 

 

 

 

 

 

 

全盛時期

1980年代中期,SIUC來了很多東南亞的學生,以馬來西亞及新加坡居多,也有一小部份是來自越南及中南美洲的華人。在此同時,適逢中國改革開放,SIUC也來了許多大陸的學生和訪問學者。他們對聖經和教會充滿著好奇心,每週五都來參加聚會,一時查經班人數大幅增加。除了華人學生之外,也有不少美國朋友。

來自不同地區的華人,也有不諳華語的;查經班為了滿足需求,聚會時使用中英文同步翻譯。人多的時候,查經得分7組:新生命組(中、英)、信徒組(中、英、粵)、慕道組(中)、及兒童組。迎新或特別聚會的參加者,總超過150人。而每週六早晨8點的禱告會也曾超過20多人;這都是大學城查經班中不常見到的。

那時最蒙上帝祝福和感恩的,是許多學生同工常自發地舉辦了讀經營、退修會、郊遊,甚至帶領福音朋友參加冬令會或夏令營。每年總有10位以上朋友因參加這些活動而認識主,這是SIUC查經班的全盛時期。

此外,經密蘇里州基督工人中心高榮德牧師的安排,上帝派遣了歐少強牧師來此宣教一段時間;每年秋季班開學的時候,也帶領了各地的短宣隊來此帶人信主。同時,查經班也嘗試舉辦過兩週一次的中文主日崇拜,後來改成每月一次,一年多後,卻因為缺乏講員而停止。

繼孔教授和邱教授退休之後,查經班有劉偉夫婦(夫人趙春華老師是SIUC的跳水教練),王建軍教授、張世光教授等一起同工。

BH71-32-7793-圖12:OurSaviorLutheranChurch.WEB那時候,卡本岱爾城的信義會救主堂(Our Savior Lutheran Church)恰好來了一位從台灣到聖路易斯唸神學院的吳山大弟兄到此實習,蒙上帝感召,願意每星期日下午4時在該教會主持中文崇拜。這主日崇拜是以中文查經班為底,但不歸屬於任何宗派,這個構想獲得了救主堂教會執事及牧師Rev. Robert Gray的鼎立支持。為了使查經班和主日崇拜能順利進行,同工們決定把查經班搬到就在校園旁邊的信義會救主堂(即SIUC中文查經班現址)。

BH71-32-7793-圖11:浸禮.WEB2000年,吳弟兄升任牧師之後,在此教會服事了一年多,因來美之前他已經和在台灣的教會有約,期滿後必須返回台灣服務。信義會救主堂為了要繼續在SIUC華人社區做福音工作,先後請了劉和錫牧師和Rev. Eric Wood(會講中文)來帶領中文主日崇拜。

早期主日崇拜人數曾高達七、八十人,平時也都在四、五十人左右。在這期間,來參加查經班或主日崇拜的成員大多數是從中國大陸來的學生,以及陪讀家庭,在校教授和社會人士等。

雖然來參加查經的人數不少,但週五聚會只分為三組:信徒組、慕道組和兒童組。除了週三禱告會、週五查經班、週日中文崇拜之外,逢年過節、迎新或是短宣隊來訪時,查經班總會舉辦一些特別活動,邀請本地區華人及在校學生來參加。參與的人數和1980年代全盛時期差不多,每年受洗信主的朋友不下10人。

BH71-32-7793-圖2:SIu Music Department.WEB2004年, SIUC教育學院來了林承瑤教授。他的夫人翁碧蓮姐妹原本是SIUC音樂系的學生,在林教授還沒來SIUC之前,曾為中文主日崇拜司琴。翁姐妹至今仍是查經班的司琴,也幫助英文堂主日崇拜的音樂服事,而林教授目前是該堂的執事。

經驗與檢討

很遺憾的是,在2000年代的末期,SIUC國際學生人數銳減,再加上其他的因素,查經班的人數逐年下降;甚且自2011年5月Rev. Wood離開之後,主日崇拜也停止了。

在Rev. Wood離開之前,鄰州一位推動美國中西部學生工作的傳道人來到卡本岱爾,鼓勵SIUC的查經班轉型成為教會。但這個計劃在同工間難以達成共識。一部份的弟兄姐妹堅持只要週五的查經班和星期三晚上的禱告會,主日就回到自己的英文教會崇拜;另一部份則希望有自己的中文主日崇拜。在這個矛盾衝擊之下,查經班一度降到不滿10人;如今正在逐漸恢復中,大致有20人左右。

BH71-32-7793-圖10:查經班聚會.WEB在這個情形下,為了使那些無法參加週五聚會或主日崇拜的朋友也能有機會分享到福音,劉偉弟兄夫婦在每週四晚上,特地開放自己的家讓這些朋友一起讀經,參加的人數常在15到20人左右,這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

另外必須一提的是,不論在哪一個大學城,表面上輔導查經班的都是一群在職的教授和弟兄們,但實際上這些輔導人員的夫人們,在背後所付出的愛和心力是無法計量的。查經班的興衰起落,除了靠上帝的帶領,這群幕後“英雌”的確是功不可沒!

結語

大學城查經班的建立,除了分享福音外,另一目的是培訓,希望在學的年青基督徒畢業後,繼續傳福音的火把。因此查經班的領導往往由學生來負責,而在職的教授或弟兄姐妹只做輔導的工作。

目前SIUC查經班的主席是紀鈺杰弟兄,林教授夫婦和劉偉弟兄夫婦則擔任輔導。

SIUC查經班成立50多年,過去曾在SIUC中文查經班事奉的SIUC畢業生,例如何曉東、李嫣如、李仲鵬、朱光澤、林逸生、陳承康等等,不勝枚舉,都獻身成為全職的傳道人。這些全職事奉的弟兄姐妺分佈在世界各地,包括美國、加拿大、馬來西亞、新加坡、台灣、澳門、香港、及泰國……此外,也有許多是帶職事奉的弟兄姐妺,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工場,積極地參與不同的服事,都是後進的楷模。

回顧過去許多在美國大學城裡的查經班和教會,上帝的事工常因人的因素,時有起落。但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求上帝祝福所有查經班和教會,大家能同心合意,加添智慧、耐心和愛心,不要為了人數而驕傲或氣餒,保守福音的燈火能持續燃燒,發光發熱。

附錄一:我與“南伊大”查經班(作者:何曉東)

何曉東弟兄(1926-2011,編註)一生著作超過130本,是華人基督徒出書最多的一位。他的著作包括《不滅的燈火—吳勇長老回憶錄》、《收刀入鞘——呂代豪牧師的見證》;短文集《扎根的生活》、《生命與生活》、《曉光集》、《不能不說》、《作我的見證》和《培靈什錦》;專題《工人荒的問題》、《合神心意的工人》和《真有天使嗎?》;屬靈小說《烽火中的百合花》、《真金不怕火煉》、《圍牆》、《兩兄妹》;翻譯小說《逃》等等。1981年起,何弟兄每隔一年就去中國大陸短宣3個月。他也在東南亞各地傳講信息。

BH71-32-7793-圖4:何曉東1.WEB講起“南伊大”的中國同學查經班,我承認我是創始人之一。

我是1950年,在台灣台北市的南海路基督徒聚會處受洗歸主的。1958年來美國讀書,1959年由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大學轉學來南伊大讀攝影系。

當時,中國同學只有18個人,都是由台灣來的。基督徒除了我以外,還有一位同學卞銘灝,過去是台北教會聚會所的弟兄,我們都是在美國教會聚會。到了第二年(1960),中國的同學增加到30個。

有一位從紐約州的候頓大學轉來的李志航兄,他是越南的華僑。我是在一次北美校園團契的冬令會中認識他的。他非常熱心,我們就時常有交通,並有同一個異象,想調查一下,還有沒有其他的中國基督徒,我們好成立一個小小的查經班。一方面可以在一起查經禱告,另一方面也向中國同學們傳福音。

卞銘灝已經學成歸國,我們先後找到了台灣師範大學的李錫麟教授——他是台北信義會的教友,程其昌弟兄,還有一位張嶺梅姐妹,也是來自台灣。又有一位吳瑞文姐妹,是一對美國宣教士的養女,來自香港。我們都很談得來,就開始第一次的聚會。

在李錫麟教授的寢室裡,先由李教授短講一節聖經,然後就彼此介紹,唱詩和禱告。我們由華盛頓的使者協會訂來了一些詩歌和聖經。參加的人,除了我們這6個人以外,還有兩個是慕道的。聚會的情形良好,有一位慕道的同學,在聚會完了之後,回去竟跪下來禱告。

那時候在美國,各大學有中國同學查經班的並不多,也沒有外來的講員。我們就自己研究聖經,大家輪流著帶,在禱告中學習。感謝主,藉著聖靈的引導,學習到很多的東西,我就是這個查經班,所訓練出來的傳道人。

有時,我們也播放一些中國傳道人講道的錄音帶。後來美國的Baptist Foundation就借給我們一間會客室,給我們每星期天下午4點鐘,在那裡聚會。那裡有鋼琴,地方又大。一直到我離開,聚會就一直在那個地方。

到了1961年,中國同學又添了許多。查經班的人也增加了,有台灣來的李詠湘姐妹、黃湘姐妹、黃玉璘弟兄、楊志達弟兄、邱延群弟兄,香港來的蔡澤文、李筱瀟等姐妹。我們除了在星期天下午以外,每週六晚上,還有禱告聚會,在不同的弟兄姐妹們家裡舉行。這時候黃玉璘和黃湘已結婚,由他們負責接送來參加的同學。有一位閻大川慕道同學信了主。也有外來的講員,如王永信,司徒鉅勳,等牧師,在我們這裡講過道。

到了1962年,也就是我在南伊大最後的那一年,查經班裡有些同學們離開了,也有些新來的人。陳啟原、方鋒培、邱武榮、邱武耀等弟兄來自香港,余秀麗姐妹來自菲律賓。查經班情況蒸蒸日上,可以查《啟示錄》了。但是過去那4年來,我們也有低落的時候。有一年,因為有很多人離校,我們甚至於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再聚會。但是感謝主,第二年又有許多人來了。

我讀完之後,就在華盛頓工作。曾先後回去過兩次,都看見很多新來的弟兄和姐妹們。我獻身全時間服事主之後,邱武榮弟兄已在南伊大教書,請我去查經班講道。我已有二十幾年沒有回去過了,查經班竟有三、四十人。昨天晚上,張世光教授打電話來,要我告訴他一點有關查經班最原始的消息,我只能將我所記得的供給他。令我驚訝的是,查經班最多時,曾到過80人!可能現在已經成為教會了,感謝主。我在查經班時只有32歲,今年則已經80了。

長江後浪推前浪,願主多多祝福這個查經班或教會。

2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校園與海歸

美國華人查經班回顧與前瞻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蘇文峰

ocmbanner-new

自2013年中,[海外校園機構]召集了一個編寫採訪團隊,進行1960年至今,美國查經班歷史的回顧與展望。這個計劃的目標是“見證上帝在查經班的作為,分享查經班成為教會的經驗,回應上帝對中國禾場的呼召。”

當我們收集一篇篇的見證和圖片,訪談一位位當年風華正茂、如今成熟藹智的老哥老姐時,我們彷彿跨越時空、俯瞰60年來北美各大學校園的面貌變化。

從1960到1970年代,幾乎每一個有研究生院的大學都有華人查經班。上帝聚攏了基督徒的神國心和中國情,培育了許多自治、自學、自傳的華人菁英。到了70年代中期及80年代,北美各大學城及都市的查經班,逐漸轉型為全方位、多元化的華人教會。

在那段生根建造的過程中,雖偶有摸索、爭執,但各教會在信仰共識、教會體制、事工裝備、同工關係上歷練成熟,並植堂、宣教。經過這些預備後,迎來了1990年代中國大陸學生學者的留學和移民潮,及這10年小留學生的湧現。

我們深信,這是上帝在中國及普世救恩計劃的大工,絕非偶然。我們理應見證個人參與查經班的成立、成長的過程中,如何經歷上帝的帶領;分享查經班成長到成立教會的過程,有哪些美好的經驗及失敗的教訓;研討當今中國及海外新成立的教會, 如何從過去北美的經驗得到借鏡。

因此, 2015年《舉目》將選取預計在2015年8月出版的《美國華人查經班回顧與前瞻》一書中,具有代表性的文章刊登。此外,2015年9月9-12日,將在洛杉磯舉辦北美查經班老校友的重聚會(reunion)。請拭目以待。

 

2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校園與海歸

《舉目》71期——編者的話

談 妮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BH71_cover-800x1024以色列人在比哈希錄附近,前有大海,後有法老的追兵時,他們完全為恐懼所控制了。他們懊惱、後悔、否定過去對上帝呼召的回應,說:“服事埃及人比死在曠野還好。”但上帝卻透過摩西回答他們:“不要懼怕,只管站住!看耶和華今天向你們所要施行的救恩。” (《出》14:1-13)

今天,上帝也藉著許多見證人,對在事奉中感到疲累、挫折、灰心,甚至絕望的服事者說:不懼怕,只管站住!看……

劉志遠如何現身說法,運用約書亞原則來平衡家庭、事業和教會服事;看王永信如何走過受人深度誤解的幾個難關,忠心事奉60年;看高榮德如何持守在同一崗位30多年,視為甘甜;看小剛如何面對傷害,卻始終懷抱事奉的熱情;看陳慶真如何以切身事奉經歷回答後輩;看盧潔香在柬埔寨幾度遭險而不悔……

不但如此,《舉目》71期也呈現了幾種特別的事奉方式。如,80歲陳令自學、自製豎琴事奉(見照片。p.17);李永成不懈33年餘,每月親筆寫信給會眾;郭易君的進入婚姻,與事奉密密交織;而賀宗寧筆下的南伊大查經班歷屆成員,更是在事奉中成長,成為眾教會的祝福。

此外,李光陵景淨陶婷婷夢非等,分別從不同角度提醒我們,服事的焦點在敬拜上帝,要常在基督裡享安息,並要趁著精力、體力俱佳時,盡力事奉。

 

BH71_index.R60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編者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