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教會長輩對自己太不好了”——跨文化的誤解(王星然)2016.08.08

我和一位90學生同工J聊起校園傳福音遇到的瓶頸,他說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令我沉思不已。

他說:教會長輩對自己太不好了!

我請他進一步解釋那是什麼意思,他表示:這一代生長在富足環境的學生,對教會的寒酸感到震驚!

教會的人不僅對自己刻苦,也對外來慕道友一視同仁——從黑白打印毫無設計美感的邀請卡,到借來的狹小凌亂的場地、頻出狀況的老音響和PPT、食之無味的會後點心。再加上,分享時只顧自說自話,完全不管別人有無興趣,是否聽得懂的滿口“屬靈”術語。

邀請的同學來了一次,從此絕無下例。 […]

事奉篇

校園事工之文化使命淺議(顏新恩)2016.02.15

在華人教會,“文化使命”是一個頗有爭議的提法。加上大陸曾經熱極一時的“文化基督徒”之說,使得“文化”問題在華人教會中越發混淆,成為教會牧養和神學教育中不能迴避的問題。本文主要借用這個詞,探討當下校園事工必須應對的“文化缺口”現實,也就是學生普遍不熟悉的中、英兩方面的人文經典、藝術,以及政治方面的無所適從。教會,尤其是校園事工的同工,有責任培養新一代基督徒的人文素養。 […]

No Picture
事奉篇

堵住破口,青春無悔

曉喬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學園傳道會評估近10年機構的成長時發現,同工的增加一直趕不上學校和學生人數的成長。          2013年5月出版的全球大學生事工簡報顯示,全球約有一億五千六百萬大學生,51,923 間大學/專科學院。相較於2011年8月的一億一千九百多萬大學生、38,990 間大學/專科學院,兩年中增加了3,700萬的學生、12,933間大學/專科學院。         如果機構用傳統事工做法,等到一個同工隊(約4位同工)組成,再去開拓一個學校,那麼,絕對趕不上這急劇增長的數字。         另外一個令人憂心的數字,也讓機構和教會領袖反省:基督徒學生畢業之後,流失(不再有正常的基督徒生活)的比例,日益加增。原因很可能是,我們的造就過程出了問題。          根據事工評估,學生時代信仰堅固、成為學生領袖的信徒,進入社會之後,往往也能夠繼續為基督作光、作鹽,發揮屬靈影響力。那些在學生時代就沒有委身耶穌的,畢業之後也常是半吊子,最後流失。         因此,在學生時代的過濾和揀選門徒,便成為將來能否成為終身工人的關鍵了。換言之,同工或輔導者的責任,是藉著挑戰和揀選,將學生門徒帶到上帝的面前。學生門徒越在年輕的時候肩負帶領的責任,在往後的人生中,就越能經得起考驗和挑戰,也越有異象和使命感。          基於上述的調查和評估,大學生事工團隊必須問自己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需要進行什麼改變,才能完成上帝的託付? 定義為何          根據《使徒行傳》的描述和機構事工經驗,我們認為“學生帶領運動”的定義是:上帝以相同的感動,工作/運行在學生團隊中,藉著“得人、造就人和差遣人”,協助完成大使命。帶領者通過禱告、依靠恩典、採取行動,經過一段時間,可產生屬靈運動的四方面要素:           使失喪的學生連於基督,改變生命的門徒造就,領袖的倍增,自產並繼續持續資源。         (編註:學園傳道會多用“運動Movements”一詞,而非教會常用的“事工Ministries”,是希望福音的種子能持續發展為多結果子的大樹。) 評估問題          以下問題,可以評估屬靈運動的四方面要素:          1. […]

事奉篇

對症下藥 ——向90後富裕的一代傳福音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郭開智          2012年3月1日的《世界日報》,轉載了“國際教育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簡稱IIE)新出爐的在美國際留學生報告:自2010年以來,大陸留學生超過印度,成為美國最大的留學生群體。2011年,其人數增長23.5%,達15萬7558人,從原來占國際留學生的18%,增加至21.8%,蟬聯第一。        全美各州國際留學生最多的前10名,分別為加州、紐約州、德州、麻州、伊利諾州、賓州、佛州、俄亥俄州、密西根州和印第安納州。受到預算衝擊的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系統,正破紀錄地招收付高學費的外州和國際學生。近二年,來自中國的留學生人數,增加了12倍。        《紐約時報》指出,中國赴美留學生,處於爆炸式增長中。他們大多數來自中國迅速崛起的富裕階層,負擔得起全額學費。        2011年,有180個小留學生來到筆者所在地UC I(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其中,絕大部分是在中國大陸高中畢業,來此讀強化英語。待英文過了關後,再選擇專業就讀。   第二天買寶馬        一提起“富二代”(編註),人們腦海中立刻出現不少貶義詞:嬌生慣養、好吃懶做、炫富張揚、揮霍無度、胸無大志、精神空虛……        北美崔哥的脫口秀,將部分90後留學生描寫得淋漓盡致:“第一天來美國,第二天買寶馬,第三天闖了禍、壞了車,第四天再買一輛。”        中文報刊時有報道他們的劣跡。其中一則發生在某中餐館:一夥無法無天的“富二代”,在餐館裡大聲喧嘩。老闆前來制止,他們便大打出手,致使老闆臉上縫了幾針。   背景,以及現狀        如何向這代富裕的小留學生傳福音呢?首先,我們要弄清楚他們的背景和現狀:        90年代後出生的孩子,其爺爺輩的青春,被無窮無盡的政治運動所摧殘;父輩的青春,被“讀書無用”和“上山下鄉運動”所浪費;他們自己的青春,則被物欲橫流的虛華所淹沒。他們的父母因為忙著掙錢,疏忽了對孩子的關懷。父母們認為滿足了孩子物質上的需要,就是愛。        其實,這些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最最缺少的就是愛。他們最最需要的,也就是愛。因此,我們要用天父的愛來吸引、溫暖他們。   變成繁茵似錦        […]

No Picture
事奉篇

“間接溝通”——改瘠壤為沃土

山眼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自9年前信主以來,筆者就一直在北美某校園團契裡服事。學校裡,中國大陸來的學生越來越多。早些年,多是來讀研究所的,與訪問學者。隨著中國越來越富裕,更年輕的,讀大學本科的也來了。        這些人20出頭,朝氣蓬勃。他們和上一代有著明顯的差別:英語更好,更喜歡娛樂、時尚,以及高科技產品。他們的生活處處受網絡和高科技的影響,他們的交友範圍和方式也大大不同,對流行文化更為敏感。         為了向他們傳講福音,我們團契添加了很多戶外活動,業餘時間也盡力在生活上幫助他們,又建立一個小小的圖書館,介紹《海外校園》雜誌、《遊子吟》等好書給他們。         團契的親善和友愛,對年輕學生有吸引力。每逢郊外遠足或聖誕節、感恩節聚會,往往有很多人參加。不過,每週一次的查經班,來的人則明顯少了。         很多學生表示對基督信仰有好感。有些人決志,有些人受洗,甚至後來做了同工。但更多的人來了又走了,或是畢業回國,或是去了北美其他的地方。         從他們身上,我感受到人的心靈對基督信仰的需要。可惜他們自己並不明瞭。有些人在尋找,但不確定自己在找什麼。更多的人已經很適應無神的生活,就算聽到了福音,也依然覺得遙遠。         免費的飯菜和同胞的親情,已經不像早些年那樣能吸引學生了。如何能夠更好地接近他們?團契的同工一直在摸索。有人說關懷最重要,但是很難做到有針對性的、適度的關懷。而且,就算贏得了學生對同工的基本信任,不代表他們認同我們所傳的信仰。         那麼,有沒有一種方式,可以與這個時代的年輕人,甚至這個時代的中國人、這個時代之人,更好地溝通呢? 過時、守舊?         作者唐斯(Tim Downs)在《預約心靈沃土》(原書名:Finding Common Ground)(編註1)一書中說:一般美國民眾對福音派基督徒的印象是:        偽君子/不容忍/強逼人/操縱人/自以為無所不知/不食人間煙火/過時/政治保守派/社會保守派/缺乏幽默感。         這樣看起來,基督徒在許多人眼中,是過時、守舊的形象,基督教已經逐漸社會邊緣化。人們對於福音和基督徒所說的話,往往心存疑慮,甚至無暇理睬。        社會或者“世界”對基督徒的看法,可能出於偏見、罪和驕傲。基督徒的生活重心,也不在於贏得世界的歡心和讚美。可是,基督徒也當反省:我們的信仰,應是活潑、充滿愛,能夠填補每個人內心最深處的渴望和需要的。我們能否做得更好,活出基督真誠的生命,贏得更多人的心呢? 文化魔力         唐斯在這本書中,提到了文化的影響力。文化是非常廣泛的概念,上至社會風潮、哲學思潮,下至黎民百姓的飲食起居,都可納入廣義的文化範疇。每一個人都是文化 的人,每一個人的思維、價值觀、判斷力,都極大地受到文化的影響。所以,無論是要瞭解人,還是影響人,都有必要瞭解對方的文化環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