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倫理

走過抑鬱症(楊東蘋)2018.01.12

楊東蘋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1.12   我渴望為主作見證,因為在我每次生病極度絕望時,我都向主迫切地禱告祈求:“主啊,求你救我,求你醫治我,好讓我能為你作見證”。主的確救我於危難之中,並醫治了我的疾病,我沒有理由違背諾言,不為祂作見證。 《詩篇》62篇中,大衛這樣說“我的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神,我的救恩是從他而來。”大衛的詩完全道出了我的心聲,在一次又一次經歷抑鬱症殘酷摧殘的過程中,我的生命經歷見證了這經文的真實,我親身經歷了上帝的信實、慈愛和恩典、能力和智慧。主在我身上的作為可畏,我一生都要敬拜祂。我要高唱得勝的樂歌,來讚美榮耀祂的名。 一、你真正瞭解抑鬱症嗎? 今天,人們都聽說過抑鬱症,不再談抑鬱症色變,但很多人未必真正瞭解抑鬱症。 一種相當廣泛的認識是,抑鬱症是“情緒病”,得了抑鬱症的人,估計都是“小心眼”,“想不開”,“愛鑽牛角尖”,“意志脆弱”等等。 其實並不是如此,抑鬱症就是一種病,它有著和其他疾病一樣完整的生化過程,其最大的特點是該病帶來的後果——自殺率高。世界衛生組織(WHO)報告指出,抑鬱症是最能摧殘和消磨人類意志的疾病,它對人類生命和財富造成的損失是災難性的。 由於抑鬱症的病狀常被軀體病痛所掩蓋,90%左右的抑鬱症患者不能意識到自己可能已患病並及時就醫。在全球範圍內,抑鬱症的發病率是11%,也就是說,每10個人中就可能有1個抑鬱症患者。預計到2020年,抑鬱症將成為人類第二大致殘疾病。 抑鬱症是一種能夠置人於死地的疾病,其最嚴重的後果是自殺。在精神類疾病中,抑鬱症自殺率最高,據2014年8月在北京舉行的“第七屆全國心理衛生學術大會”上公佈的最新資料顯示,中國每年有20萬人因抑鬱症自殺,這個資料超過兩個汶川大地震!可是,如此震驚的資料卻沒有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和警醒。 與抑鬱症的高發率相比,公眾對抑鬱症的認識度卻很低,甚至帶有偏見和歧視。公眾的態度導致患者因有病恥感而不願意就醫,延誤病情,也有部分患者害怕吃藥有副作用,或覺得吃藥沒有用而拒絕服用。 抑鬱症是一類具有高患病率、高復發率、高自殺率和高致殘性特點的情緒障礙性疾病。其最鮮明的特徵是情緒抑鬱、低落,它的症狀可歸結為“六無”:無興趣、無價值、無希望、無意義、無精力、無辦法。最後症狀還會表現為認識失調,行動退縮,思維障礙及行動障礙,嚴重者甚至不語不食,生活無法自理,呈木僵狀態。 二、抑鬱症的病因 迄今,抑鬱症的病因並不十分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生物、心理與社會環境諸多因素都參與了抑鬱症的發病過程,常見公認的病因包括: 1.遺傳因素,是內源性抑鬱症的根源,也就是基因特點,往往通過遺傳獲得,它是造成大腦中三種神經遞質(5羥色胺,多巴胺和去甲腎上腺素)失衡的根源。我本人就屬於這類。 2.生物化學因素,除內源性抑鬱症以外,大多數抑鬱症都是由於生活中某些事件或者壓力導致體內神經遞質減少所致。研究發現,抑鬱症患者大腦中三種神經遞質很少或嚴重不平衡。 大腦是指揮一個人正常生活運轉的中心,其指揮功能是通過大腦中的神經遞質來完成。大腦中的神經遞質有很多種,但最主要的就是3種:5羥色胺,多巴胺和去甲腎上腺素。這三種神經遞質,其功能不完全一樣,5羥色胺掌管人的情感、欲望、意志和自我認可度;多巴胺傳遞快樂;去甲腎上腺素提供生命動力。如果這三種神經遞質失去平衡或數量改變,人體就會出現失眠、焦慮、強迫、抑鬱、恐懼等症狀。也就是說,抑鬱症病人已經失去控制自己的意志和情緒的能力。(注1) 我之所以要很詳細地來“科普”抑鬱症,是因為有許多人對抑鬱症有誤解。對癌症病人,人們往往會報以同情,但是對抑鬱症病人,人們通常顯得冷漠、回避甚至嘲笑。其實,抑鬱症病人所遭遇的意志無法控制的身、心、靈的痛苦,局外人是無法體會到的。 抑鬱症是如此可怕,但卻是可醫治的,可遺憾的是,至少1/3以上的病人因為不能熬過殘酷的身心靈煎熬而選擇了自殺,這實在可惜,所以我們一定要瞭解它,才能知道如何“對付”它。 三、我患抑鬱症的經歷 以下我想和大家分享我得抑鬱症的經歷,以及在我患重度抑鬱症時,我是如何靠著主戰勝這個惡魔的。 我第一次嚴重爆發抑鬱症是2011年的12月至2012年3月。我從青春期開始,階段性的嚴重失眠就一直困擾我,但每次我都靠著堅持游泳、運動得以恢復正常。但2011年這一次,我用盡以前有效的各種辦法,也無法恢復正常。在將近3個月的時間裡,我白天黑夜都無法入睡,並且出現抑鬱症的各種典型症狀。 瞭解我的人都覺得驚訝,因為我是一個活潑、開朗、外向型的人,這樣性格的人怎麼會得抑鬱症呢?當然這也是第一次知道抑鬱症與性格的內外向無關。 後來我分析這次之所以爆發抑鬱症,一個原因是來加拿大後一直相伴的兒子離開我去上大學,第二個原因是我的工作新換了一個較複雜一些的崗位,而且新領導也不是很好相處,第三個原因可能是因為移民加拿大後一直繃緊的一根旋(忙著學習、找工作、適應新環境)突然放鬆。 這次生病後,我認真聽醫生的話,按時吃藥3年。並在醫生的同意下,逐步減量直至停藥。當時我想抑鬱症可能與我絕源了,我信心滿滿地認為自己一輩子再也不會得這個病了。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在我停藥半年後,抑鬱症重新卷土而來,而且來勢兇猛,超過以前各次。 這一次,我幾乎表現出典型抑鬱症該有的所有症狀:長達數月嚴重失眠;毫無胃口;猶豫不決、無法做任何決定,比如可以花一兩個小時決定穿什麼衣服,或是考慮是否應該接起電話來;無法工作,無法集中精力,無法表達一個完整的句子;超級後悔,為自己已經做的或沒有做的事都極度後悔;超級自責和罪疚,認為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錯,自己罪大惡極、無法赦免;恨自己,甚至覺得連上帝都不愛自己,認為自己不配活在世上;極度恐懼,甚至不敢上超市、去餐館;完全的麻木,冷漠、沒有眼淚;極度的焦慮,感覺大腦一秒鐘都停不下來;身體上極度痛苦、難受,仿佛每一個細胞都在哀鳴,每一根血管都在流血,每一寸皮膚都在被螞蟻爬行;想馬上死掉和計畫如何自殺的念頭幾乎每秒都有…… 經歷並最終走出這次抑鬱症,讓我再次有欲火重生的感覺,並對抑鬱症有了更多更深的認識。抑鬱症不但是一個極度可怕的疾病,還是一個高復發率的疾病。這次患病使我明白我必須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甚至一生都要謹慎地帶病生活下去。 我也要為此深深地感謝神,如《詩篇》119篇71節詩人所說:“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讓我學習你的律例。”又如保羅在《哥林多後書》12章所說,有一根刺加在他的肉體上,他三次懇求主挪去,主沒有答應他,但主對他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我曾經是一個很驕傲的人,我覺得自己各方面都很好,沒什麼東西是我難得到的。但因著抑鬱症這根刺,讓我心甘情願地完全降服在主面前,依靠祂、順服祂,並為著每天的呼吸存留都向祂獻上感恩和讚美。生活在世界上,我們無法避免疾病、苦難,但我們可以選擇面對它們的態度,以及戰勝它們的信心。而這強大的信心來自於上帝、我們的主耶穌基督。 以下我就具體地講講我是如何靠著上帝戰勝這個病魔的。 四、靠主勝過抑鬱症:主是我患難時隨時的依靠和幫助。 1.緊緊地抓住上帝的話語。 上帝的話語立定在天,永不改變,祂的應許句句屬實,絕不落空。陷入抑鬱症時,如活在自己的感覺中,那結局指向的必是死亡。我的經驗是生病時絕不依靠自己的感覺,而是要完全相信並依靠上帝的話語來過每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