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与信仰

十年努力泡了汤!(欢然)2016.01.07

我于是发现,罪性仍存的我,不可能达到绝对的诚实。绝对的诚实只有上帝能做到,而人的义都是污秽的衣裳。然而,上帝的儿女的不同之处,在于并非绝对不说谎,而是说谎后圣灵会责备,会认罪悔改,纠正错误,消除不良影响。我每次说谎后,即是如此。 […]

成长篇

自杀边缘,幸而有耶稣陪伴

本文原刊登于《举目》官网。文/欢然。住在精神病院那会儿,最盼望的是每天下午的亲友探视时间,使自己可以有那么一段时间接触正常人。教会弟兄姊妹常来,与他们一起时,我可以感受到他们对我有一种发自内心、源于天国的爱,使我很受安慰…… […]

成长篇

蓝色的忧郁

本文原刊于《举目》75期。文/欢然。3岁时,我离开外祖父母,跟着父母到大西南。据说,我一连几天不说一句话,无心饮食,忧伤至极。外祖父母的爱,永远留在我心灵最深处;我心中从此种下忧郁的种子。 […]

No Picture
成长篇

换一种活法

本文刊于《举目》64期 欢然        我上大学前,很喜欢用华罗庚创立的统筹法安排生活。比如烧水时,抓紧时间扫地或浇花,一溜小跑抢时间,一切休闲、娱乐都视为浪费时间。        进大学后,因为对所学专业兴趣不大,而且爱玩儿,又走向另一个极端,浪费了不少时间。        我这种走极端的个性和生活方式,看起来非常自由、随心所欲,以最大限度取悦自己,却没有真正喜乐过。我常常叹息人生的无法完全如意、难免痛苦。        信主后,上帝带领我换了一种活法。 不再有苦无处诉了        1992年,我第一次住进精神病院。出院后,我开始参加教会的聚会。不久,经祷告,得到了我的第二份工作——在党委宣传处做宣传干事,参与办厂报,同时搞些日常宣传工作。         说实话,我心理负担很重。虽然知道我的病的人不多,但我总怕别人知道。我还怕吃药后影响智力,做不了工作。我又想出人头地,不想平庸一生,对名利、地位看得很重,并眼高手低,不愿意做小事。        后来,听牧师讲,不要执著于信主前的人生目标,不要去抓自以为重要的一切,要按照基督信仰,建立新的价值观、世界观。我这才知道,事业不是人生的首要追求,名利、地位不能带给人真正的幸福。真理才能使人生真正有价值。        认罪、悔改,倒空内心的苦水后,我尝到了主恩的滋味。从没有人像上帝那样耐心听我的苦衷,我再也不会有苦无处诉了。我真正体会到自由释放和喜乐安息,体会到幸福,也才明白过去为什么在人前很风光,内心却痛苦。 名利场上求诚实         党委是个什么地方,是个名利场!刚去的时候,我被人笑话我写稿子不会编假话。我负责编辑企业报副刊,同时,每个月至少得写一篇新闻稿,在报上发表。我去采访,总是采访到什么写什么,从不添油加酱。而且,我的写作技巧也不熟。所以,报社的同事都笑话我。        我一直在说假话、套话上“不开窍”,所以我写的每篇文章都是讲实话,新闻稿是这样,散文稿也是这样。都是有事实根据的,都是真情实感的。        圣经《历代志下》16:9说:“耶和华的眼目遍察全地,要显大能帮助向祂心存诚实的人……”上帝的带领没有错。我居然因此有了自己独特的文风和特点。大家喜欢上了我的文章。有的人还把我的文章拿回家,给子女当范文。我有篇大块头文章还被大报转载。我编的第四版副刊,在兄弟企业报中,也有很好的口碑。那10年,我在省市乃至全国的企业报系统和新闻系统评奖中,得了许多获奖证书,装了一抽屉。        还有一次,我参加企业报协会的论文比赛。我大写新闻真实的必要性,结果得了一等奖。我听从上帝的话,最后得到的是很丰厚的回报。 认真做最小的事        上帝也一直在雕塑我。我是部门学历最高的,但我很情绪化,不耐烦做小事(刚进部门,都要从小事做起)。我常常在不顺利,或觉得枯燥时,烦躁起来,甚至影响工作。        有一次,我在我最烦的校对工作上出了错,将“一流水准”误改为“世界一流水准”。害得大家与我一起,一张报、一张报地把多余的“世界”两字划掉。        还有一次,我去外面刻字店电脑刻字,把字的尺寸弄错,几公分的字刻成几十公分。我这才知道,如果不忠心,我连小事也是做不好的。 […]

No Picture
流行文化

有人求失恋

本文原刊于《举目》60期 欢然         那天在班车上,听到电台主持人在听众中征集短信,主题是:我最遗憾的事。        大多数听众发回的短信,都说遗憾失去年少时的天真。不过,有一个回答与众不同:他最遗憾的是没有失恋过!因为他的妻子是他的第一个女朋友,所以没尝过失恋的滋味,很想尝尝!         我第一感觉是:真逗!世上真是什么人都有啊!         第二感觉是:真傻!失恋有什么可羡慕的?!我曾经的理想,就是一生只谈一次恋爱、结一次婚。可惜我的恋爱一塌糊涂,到现在也没结成婚。        对此,我感触颇深:怎么这个人得到了我求而不得的,却反而想要我的那份得不到的悲哀? 难道我们都是小美?          小美是我朋友的女儿,今年4岁了。她家很早就有车,大家都羡慕的。她妈妈却说,小美却羡慕坐公交的小朋友,因为车大,人多!        难道我们都是小美?        仔细一想,我们可不就是小美吗?至少,我就是!举个例子,我的头发多,做了离子烫拉直后,还是很蓬松。于是我心中羡慕那些头发少、服贴而柔顺的人。不记得我 有没有为此求上帝,反正我开始掉头发了,每次洗头都掉一把。我慌了,这才发觉,头发多是多好的事啊!其实很多人都羡慕我浓密的黑发呢!要是真的掉完了,可 怎么办?即使没掉完,但只要头发变稀疏了,我的一大特点也就没有了,挺可惜的。         上帝给我的容貌,多年来我也不能接受,总想变得更美。心中为此忧愁,没有喜乐,整天没有一个笑脸。结果,弄巧成拙,越变越丑。信主后,不为此忧愁了,才知还是上帝最早给我的那副容貌最美。 何需为得不到的悲哀?         其实上帝怎能不懂美是什么呢?祂造的一切尽皆美善!祂又这么爱人,怎么会不将最好的给我们呢?        可是我们却常常意识不到这一点!        整本圣经都在讲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就是上帝把自己的儿子给我们,救赎我们。不,这不是故事,是事实!祂已经把最好的给了我们,我们却不明白。我们为工作上的成就欢喜,为得到某人的爱情欢喜,甚至为买到一件美丽的衣服欢喜,却忽略了最好、最美的,就是主的救恩!        上帝了解我们每一个人,祂对我们有精心的安排、计划。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一切,都是祂的手量过的。我们又何需为得不到的那些而悲哀?以得到的为知足,才是上帝 对我们的期望。“……以耶和华为乐,祂就将你心里所求的赐给你”(《诗》37:4),上帝已经把祂自己给我们了,我们若能单纯地以此为乐,看重祂、爱他胜 过其他一切,就是知足,才有幸福! 又担心又觉得没面子 […]

No Picture
成长篇

作一个诚实和真实的人

欢然 本文原刊于《举目》51期        我母亲有位同学是清华大学的教授,他与我母亲聊天,对现在的大学生有如下评价:学习和工作能力都很强,但有一个缺陷,就是做不到诚实。他说自己从小到大都是诚实的,可现在担心晚节不保——他参加课题研究时,出于诚实,常常反对包装、反对掺水分,别人都不喜欢他……         中国人有句尽人皆知的俗语:老实人吃亏。还有一句:不说谎话,办不成大事。且不说文革时假大空的一套满天飞,就是近几年,卖假药的、偷税漏税的、虚假新闻的、剽窃论文的、甚至参加奥运的运动员都虚报年龄……真是诚实何处寻也!         在中国历史上,我们也找不出什么名人,能像西方基督教文化下的奥古斯丁和卢梭那样,诚实地反省自己的内心,以及隐秘的思想。这无疑是中国文化的致命伤。可见很多中国人其实是以诚实为耻,认为以真面目示人是可耻的。 冠军得了零分         我信主前也是个不诚实的人。比如,当我在学校里学习写作文时,老师发现我有这方面的天赋,于是几乎每次作文课,我的作文都是范文,当众朗读。日子久了,我坐上了作文冠军的“宝座”。         然而我发现,要保证每次都是范文,不当“文抄公”是不行的。只要老师不追究,我就照抄不误,甚至有的文章是大段抄袭。但神是公义的,在升学考试中,我这个作文冠军居然审题失误,作文得了零分。          升学考作文得了零分,我只能进入普通的初中。为了挽回面子,我苦读了3年。结果,我如愿进入了重点高中。在重点高中,为了上大学,我又苦读3年——我怕成为平凡的人,怕像我父母单位里那些工人一样过一辈子。我要当一个能担当大任的人,可以掌握自己和支配别人。          说实话,我对自己的生活一点都不满意,因为我只想着考大学,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我的人际关系很紧张,我没有时间与任何人聊天,也很少与父母、朋友 谈心,和所有同学都成为竞争关系。我也很少有娱乐活动。我好像电影《红菱艳》女主人公饰演的那个角色,穿上了一双有魔力的红舞鞋,只能不停地跳舞一样,我 也只知道学习、学习……         在我心中,我是想用这些苦,换来将来一个理想的生活。现在的中国,名利、地位高过一切,“成功”是唯一目的,不管你的手段怎样。人人都想当不平凡的人,当“超人”,想高人一等。 更喜欢听哀乐         货真价实的努力,获得货真价实的成果,我终于上了名牌大学。我以为自此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幸福的人生就会来临,我以为可以用自己的双手造一座天堂了。         然而,10年寒窗换来的成功的喜乐,只延续了很短一段时间,留下“不过如此”的感悟。我原以为成功能带给我快乐的、理想的生存状态,可是真的获得成功后,我发现自己并不知道怎样过快乐、理想的生活,我的生活并不比那些不上大学的人好多少。         我居然开始羡慕那些没上大学,却也没多少压力、轻松愉快地生活着的人了。与他们相比,我真是个怪物:我不懂得如何与人相处,不懂得如何休闲放松,不懂情趣。 而且我对自己没有正确、平衡的认识,只看到自己的优点,看不见自己的问题,以为靠自己的聪明,足以应付人生的所有问题。         更打击我的是,我是学历史的,学校的老师提倡的学术思想却是:任何理论,只要能自圆其说、能成一家之言,就有学术价值。没有人再提“以真理为标竿、准绳”了——原来的共产主义思想,现今已不能作为真理的标杆与准绳,而新的价值体系又根本没有建立。         我算是知道了,这是个不要真理、不寻求真理的世界。         我参加学校内外的各种舞会,寻求释放和快乐。但在歌舞厅里,我只找到发泄与刺激;在恋爱中,我只找到了伤害与失望;而钻研学术就必须重新吃苦受累,我却不再想以苦为乐了,我要真正的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