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从死海古卷看圣经

袁伟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5期 古卷内容       “死海古卷”被称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从圣经的研究角度说,死海古卷使我们对圣经有了前所未有的清晰了解,也引发了许多的猜想和争执。         广义上的死海古卷,包括在死海沿岸陆续发现的古洞中所发掘出的文卷。狭义上的死海古卷,则就是我们通常所指的,在死海西北沿岸,昆兰地区的一条干涸的河岸旁十一个古洞中所发现的古卷。         从1947年开始,有近四万个书卷或书卷的碎片被找到。这些书卷大都储存在瓦罐中,大部份是以希伯来文写在羊皮上的,少数用亚兰文(阿拉米语)写成。据估 计,古卷的成书时间,从公元前三世纪到公元一世纪不等。古卷经过了两千年后,大部分都已变成碎片,只有少数的书卷比较完整地保留下来。又经过专家们大约五 十多年的努力,近五百卷书卷部分或全部的复原,其中保存最完整的是《以赛亚书》。         古卷的内容也丰富多彩,主要分三大类。首先,古卷中近一百卷的书卷,是旧约圣经经卷。除了《以斯帖记》外,旧约圣经的每一卷书都出现了,而且许多卷多次出现(见注1,附表);其次,古卷包括了许多圣经注释,圣经评论,解经书,次经和伪经;最后,还包括了非圣经文献。         在非圣经文献中,有很大一部份是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书,以及神毁灭邪恶势力,弥赛亚再来时的公义国度的著述。         古卷还包括许多主题和体裁,有圣乐、书评、智慧书、律法书、伪经,甚至建筑草图与藏宝书。从古卷的内容中,大部份学者认为其原收藏者,是当时附近昆兰社区 (Khirbet Qumran)的隐士派的犹太人。公元70年,如日中天的罗马帝国占领了耶路撒冷,放火烧毁了犹太的圣殿。在这种背景下,当时住在附近昆兰社区的隐士派的 犹太人,可能由于携带不便,或为了避免珍贵书卷的毁坏或遗失,将他们一大部分珍贵的藏书,收藏入洞穴,以便保留。 共同时代         古卷写成的时代被称为“共同时代”(Common Era)。“共同”指的是在这个时代中,现代的拉比式的犹太教与基督教同时形成,并传播、影响了整个的西方,也对世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当时的犹太社会主要分成三种教派,撒都该人(Sadducees),法利赛人(Pharisees),隐士派人(Essenes)又称爱色尼人。         撒都该人大部份是当时的统治阶层和特权等级的人,在信仰上,只相信旧约圣经中的前五部书(摩西五经),为神话语的绝对权威,并把圣殿作为买卖交易的场所。         法利赛人是人数最多的,在新约圣经中他们是反面人物,但当时是最受欢迎的教派。在信仰上,不但接受包括摩西五经的旧约经典,还强调由许多历代的拉比对律法的解释(Oral Law)。         隐士派人在当时为数不多,主要强调生活上的圣洁,住在一起,凡物共有。由于对撒都该人不满而选择住在离开城市的郊外,因此被称为隐士。         在死海古卷之前,我们所拥有的最早的圣经手抄本,是用希伯来文在公元十世纪左右写成的马所拉译本(Masoretic)。马所拉译本是从公元六世纪开始,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