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时代广场

马丁斯科塞斯的新片“沉默”(渔夫)2017.01.24

笔者年轻时曾与许多西方宣教士接触,曾经看过少数意气过人,到处使唤人的宣教士。所有的宣教士都是传讲福音的,但是,一个宣教士的行为表现,对他口中讲的福音是否有效果,却有极大的差别。

马丁斯科塞斯在接受一位记者访问时说:“福音的最佳传译是经由个人的例子。传福音的人要能活出福音。”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16:至死忠心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22期         在主后第二世纪初期,基督教会在罗马帝国境内如雨后春笋般增长扩张。皇帝特拉建 (Trajan)任内(主后98-117年),虽然帝国继续逼迫基督徒,但是基督徒的数目有增无减。地方官员处理审讯控告基督徒的案件,日益增多,达到非 常棘手的地步。这从庇推尼省的状况,可以得知。 庇推尼省 庇推尼省位于小亚细亚(今日的土耳其)的西北部,南边是亚西亚省,东边是本都与加拉太省,北临黑海。教会历史中著名的大公会议地点,如尼西亚与迦克敦,都在庇推尼省。         使徒保罗在第二次宣教旅程中,曾想从弗吕家与加拉太一带,沿西北方进入庇推尼省传福音,但是圣灵引导他们直接向西进到欧洲,至马其顿(《徒》 16:6-10)。福音如何传入庇推尼省,虽然细节不详,但是到了六○年代左右,当地的基督教会已经成长茁壮,面临逼迫。因此使徒彼得写《彼得前书》时, 特别提到在庇推尼的基督徒(《彼前》1:1)。         普立尼(Pliny the Younger)于主后112年出任庇推尼省的总督。他也是出名的作家,留下《普立尼书信集》传世。他曾多次上书皇帝特拉建请益,请其裁决难处理之政务。 普立尼发现基督徒在庇推尼省的人数愈来愈多。身为总督,主宰其境内居民的生杀大权,只有罗马公民才有上诉皇帝的权利。 普立尼书信         普立尼在其任内初期,处死了数位基督徒,因他们拒绝离弃基督信仰。后来他发现庇推尼省有为数众多的基督徒,处死他们也不是办法。于是他决定上书皇帝,请特拉建裁决如何处理。在《普立尼书信集》第十卷中,收集了普立尼与特拉建的书信往返,其中有些片段摘录如下。 *普立尼上书特拉建: “有人被控告为基督徒,解到我这里时,以下是目前我的作法。我问被告,叫他们自己回答说是不是基督徒;如果他们说“是”,我就再问他们第二次,第三次,警告他们刑罚为何;如果他们仍执迷不悟,我就下令将他们交付行刑处死……         后来,有匿名信呈到我眼前,这黑名单上有许多人名。其中有些人否认他们是或曾经是基督徒;我就吩咐他们照我所指示的,呼求神明,向您的像烧香献酒(我将您的像与其他神明偶像并列,我刻意下令将神像摆设在此);他们也咒诅基督;并且我得知真基督徒是不可能作出这些事的。        另一些人……说他们曾是基督徒,但是已经放弃了信仰……他们说:当我公布禁止私人集会(根据您的指示)之后,他们就放弃了。所以,我觉得这必须更进一步严加 审讯事情真相,就吩咐严刑逼供两位女仆,她们被称为“执事”;然而,我所找到的,不过是全然失控的扭曲迷信,仅此而已。         为要向您报告请示裁决,因此,我就延缓更进一步的调查。据我看来,此案件应该咨商,特别因为被告的人数。因为每一年龄、每一阶层,不分男女,都有许多人被控告,人数继续在增加中。此具传染性的迷信,不只是在城市蔓延,乡下农村也是如此……” *特拉建回复普立尼: “…… 关于那些被控告为基督徒,在你面前受审的人,你所依循的程序是正确的。的确,无法定下判案的总原则,无从立定一套固定条例来审理他们。不可搜猎他们;如果 他们被控告与定罪,一定要处罚,但是任何人若否认他是基督徒,又借着呼求我们的神明提供实际证据,则不论过去有任何值得怀疑的根据,借此否认就可赢得赦 免……”         […]

No Picture
成长篇

教会史话11 殉道凯歌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17期        使徒保罗因上诉罗马皇帝该撒,约于主后60-61年间抵达罗马。根据路加的 记载,他在罗马待了足足两年,他在自己所租的房子,放胆传讲神国的道,传扬主耶稣基督的福音。他先邀请犹太人首领来,然后接待外邦人,向他们传福音 (《徒》28:17-30)。这正是保罗自“第一次宣教旅程”以来,在神的带领之下,所发展出来的宣教策略:“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 犹太人,后是希利尼人”(《罗》1:16;《徒》13:46-52)。         路加并未记载两年之后发生的事情。根据史家优西比乌 Eusebius所著的《教会历史》,保罗在两年之后获释(约主后62-63年间),后来他在罗马于尼禄(Nero)皇帝的手下殉道(尼禄死于主后68 年)。保罗在主后62至68年间,继续从事宣教与坚固教会的圣工,被称为他的“第四次宣教旅程”。关于保罗在此时期的事奉,我们无法确知其行踪细节。但 是,根据现有的资料,可描绘出大体的轮廓。 远赴西班牙         保罗在罗马获释之后,先赴西班牙宣教,这是他长久以来的心愿(《罗》15:24,28)。根据保罗的“监狱书信”所说,他深信自己会获得释放(《腓》1:25;《门》22)。所以他获释之后,以罗马教会为基地,远赴“大海的那一边”宣教,是最合理的推论。         早期教会留下的文献,也支持此论点。保罗离世约三十年之后,在罗马的革利免(Clement of Rome)所写的《致哥林多人前书》(约主后95年)中,说:保罗“在东方与西方传福音,赢得尊贵人士的归信,教导全世界学义,到达西方最远的边界(或他 在西方的目标)”(5:6f)。虽然革利免没有直接提到“西班牙”,但是他是在罗马写此书信,“西方最远的边界”或“保罗在西方的目标”当然是指比罗马更 西边的西班牙。第二世纪末在罗马编纂的《穆拉多立正典》书目(第34至35行)也说到保罗从罗马赴西班牙。 后期的事奉          保罗很可能是在主后62至64年间完成西班牙宣教的壮举。根据保罗在“第四次宣教旅程”所写的《提摩太前书》、《提摩太后书》、《提多书》(此三卷合称“教 牧书信”,教导提摩太与提多如何牧养教会),我们可以肯定他再次回到地中海东区,在爱琴海两岸从事宣教与坚固教会的圣工。保罗的足迹至少到了下列地点:革 哩底岛(《多》1:5);亚西亚省的米利都(《提后》4:20)、歌罗西(《门》22)、以弗所(《提前》1:3)、特罗亚(《提后》4:13);马其顿 省的腓立比(《腓》2:23-24;《提前》1:3);依庇鲁省(希腊西部)的尼哥波立(《多》3:12)。 教会在罗马           保罗约在主后66-67年间再次来到罗马(《提后》1:17)。教会此时的处境,已经与前大不相同。大概在保罗于62年离开罗马之后不久,使徒彼得来到罗 马。彼得约在63年间,于罗马写信给小亚细亚的众教会,即《彼得前书》。此书信结尾提到当时他与马可都在“巴比伦”(《彼前》5:13)。从(《西》 4:10)与(《门》24),说到马可当时(61-63年间)与保罗同在罗马;并且当时基督徒称罗马帝国首都为“巴比伦”,(《启》17:5)即是明证。          《彼得前书》警告基督徒说:“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不要以为奇怪(《彼前》4:12);教会将大遭逼迫,信徒会因承认自己是“基督徒”而受苦。情况越来越恶化,连具公民身份的基督徒,也无法获得罗马法律的保障。 罗马政府与基督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