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母親

母親,期待與您再見(潔)2017.05.11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5.11

 
想要一個洋娃娃

童年時,我家境不好,爸媽沒有多餘的錢給我買玩具。有一回,我看到別人手中抱著洋娃娃,回家就纏著母親也想要一個,母親卻只是淡淡地說:

“女兒,對不起,媽媽沒辦法給你。”

後來,對門的叔叔去美國出差,順口問了我一句:“要帶什麼東西給你嗎?”我鼓起勇氣說想要一個洋娃娃,叔叔不好意思拒絕,我長久以來想要一個洋娃娃的盼望,終於實現了。

但那段日子裡,母親卻一直暗暗地收集著不同的碎花布,她費了心思,為我做了許多個精巧美麗的沙包。我第一次在朋友前拿出沙包時,就引起了“轟動”,大家都巴著要和我玩。

洋娃娃從此被束之高閣。但母親的用心,卻成了我兜在懷裡的驕傲和溫暖。

 

養兒方知父母恩

大兒子誕生時,我捧著手中軟得像棉花似的小傢伙,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辦才好。母親接到消息趕來,她放下行李,接過孩子,哼著兒歌,輕輕鬆鬆地,她很快就完成了兒子的首次洗澡“大禮”。那剎那,我真覺得母親像是神燈裡的精靈,“咻”的一下出來,“刷”的一下,就讓所有的混亂、無序了無蹤影。

“養兒方知父母恩”! 在我的3個孩子成長過程中,這句話不經意間,常竄進我的腦海。

孩子夜晚哭鬧不休時;孩子第一次上學,抓著我不肯放手時; 孩子逐漸長大,開始有了自己主見時……這些時刻,都會讓我不經意間想起母親,想起我是否也曾如此讓母親操心,讓她許多個夜晚失眠?是否也曾讓母親傷心流淚過?想著想著,愧疚、悔恨就爬上了心頭。


與癌共舞,為愛努力

7年前,母親被發現患了淋巴癌。這晴天霹靂的消息,卻只帶給母親1天的打擊。這之後,母親放下了所有的“為什麼”,她重新打起精神,努力活著。

這期間,母親經歷了幾次的化療,她忍受了所有藥物帶來的不適。但只要她身體好一點,她就照樣聚會、服事、關懷人。每年聖誕節我們去LA(洛杉磯) 看她,她照舊燒上一大桌菜,等著我們享受……

她的努力,讓我們不知不覺中鬆了懈,竟忘了她是個身患重病的人。我們狼吞虎嚥地享受她做的美食,經常沒日沒夜纏著她聊天,帶著她四處旅遊……

1年多前,我帶母親去芝加哥旅遊,來到一個大花園賞景。走了一半,她說累了,走不動了。她在樹蔭的長凳上坐下休息,陽光照在她虛弱蒼白的臉上,樹影在她臉上灑下點點交錯的斑影,那一剎那,我突然記起,母親是個癌症病人,這些年她不願再做化療,但誰知道那無情的癌症,在她身體裡是怎樣的肆虐猖狂?

想到這,我的心突然揪痛起來,淚水怎麼也止不住。

 

同在是恩典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母親的存在是“理所當然”的;我也以為,母親是隨叫隨到的“精靈”,只要需要,她就會出現;只要給母親打電話,就能聽到她愉悅的聲音;只要開車到家門,就能得到她一個溫暖的擁抱——直到那天,我才恍然意識到,有一天“理所當然”會不再那麼當然;隨叫隨到的精靈可能不再會出現;打電話去,再也聽不到回音;開車到家門,也沒有溫暖的擁抱在等待……

原來,“能在”、“能出現”、“能聽” 、“能抱”都是有期限的,“同在”也都是恩典。

去年7月,母親的病況突然開始惡化,她不得不再次開始接受化療。化療使她失去了胃口;她坐上了輪椅,被送到了療養院;她多次進出急診室……

每個月我去看她,離開時,心都在痛,因為不知還有多少機會,可以為母親燒湯煮菜,讓她胃口可以開一點,食慾可以好一點……午夜夢迴,我無賴地求上帝,給母親長一點的壽命,讓我能為以前“理所當然”的錯誤,付上些彌補的心力;每天早晨讀經,我也都費盡心思,尋找任何有關生命得以延長的經文,寫上日期,告訴母親,為她加油打氣。

 

坦然面對死亡

但母親對生死,卻自有一番看法:
“留在地上,或到天家,都好得無比。活著是上帝額外的恩典,回到天家更是福氣!”

她坦然地交代後事,與我們商討所有喪禮的細節,沒有一絲害怕,也沒有一絲忌諱。她也決定,要自己出資重新出版外婆的宣教見證集,作為她喪禮中發給眾親友的紀念品。

“還有什麼禮物,比能帶給人生命影響的見證更有意義呢?”她說。

外婆是一個宣教士。她從前在中國西北的拓荒宣教經歷,曾激勵、改變了許多人的生命。一直以來,母親也不遺餘力地支持宣教事工,參與奉獻,即使生病後,她好幾次都提出想參與我和先生宣教的旅程。她知道自己可能體力不夠,笑著說:
“如果真走不動,我就找個地方坐下,你們去發單張,我為你們禱告。”

 

全部的擺上

在聖經中,耶穌曾誇過寡婦的兩個小錢,一個小孩的五餅二魚。因為他們的奉獻雖小,卻是全部的擺上。
母親的生命,也讓我看見那樣的“全部”。她患病後,她認真地與癌細胞奮戰,為愛她的人努力。她的身體雖判了死刑,但她仍沒有放下傳福音的熱誠。即使在她被困於病榻時,她仍關心詢問教會的事工,為弟兄姊妹代禱代求。甚至到她人生的終點,在嗎啡的使用下,她漸漸失去意識前,她還隨著CD 播出的詩歌,舉起雙手讚美神。
母親的生命,誠如保羅所說的:“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後》4:7)

 

一塊紅桌布

在母親的追思聚會中,牧師提到了一塊紅桌布。其實這紅桌布是有“來頭”的。當年母親答應負責教會關懷新人的事奉之後,她就去買了一塊紅桌布。每主日她都會按時地把紅桌布帶到教會,散會後她就將之鋪在新人桌上。

“這樣醒目,容易讓新人看見,又能帶給人親切感。”母親曾告訴我。

主日結束,母親會謹慎地將紅桌布折好,帶回家清洗,下主日再帶到教會。這小小的一塊紅桌布,在人看來微不足道,卻代表了母親對服事的忠心。即使她已經是84歲的高齡,即使她曾經擔任過教會的負責人,但是在她年老時,她仍然忠心於上帝給她的任何服事,她在乎的唯有一點,要忠於託付,討主喜悅。

曾經,我對“一個洋娃娃”的情結,讓我體會到母親對我的愛,遠超過物質能給的滿足;曾經,一個新生兒的誕生,讓我認識到,母親是在我有需要時,就會翩然降臨的天使;而陪伴母親走過疾病的“一段路程”,更讓我領悟到,報恩需要及時,感恩需要隨時。

 

一棵樹,一瓶香膏

《詩篇》第1篇提到“一棵樹”,它因栽在溪水旁,而能按時後結果子。四福音中提到“一瓶香膏”,因著愛被打破,而成了福音中永遠傳頌的佳話。而人類歷史中最寶貴的,則是那孤立在各各他山上的“一個十架”,因著基督的甘願被掛,成了世人永遠的救贖。

母親的一生,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雖沒有繁枝大葉,卻能讓與她接近的人,生命得著滋潤;她的一生也像一瓶香膏,因甘願付出,而使人在她身上聞到基督的香氣。但若沒有那一個十字架的得勝,她的生命也無法活出對死亡的無懼,一切的榮耀都歸於那被掛于十字架上的基督!

母親走了,跟摯愛的人說再見,比想像中艱難許多。但因著再相聚的那個應許,我如今的等候,就成了滿有盼望的期待!

2 Comments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比珍珠更寶貴——從人妻到人母(蒼蘭)2016.05.03

文/蒼蘭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5.03

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箴》31:10

圖1-BY qiye-jewelry-420018_1280

黃慕仁、春華夫婦,多年來擔任教會青年團契的導師,用上帝的話語餵養年輕人,幫助年輕人在信仰上紮根。他們的信心、愛心和行為,影響了很多人。在他們帶領下,團契不斷成長。

作為團契導師、醫生的妻子、4個孩子的母親,春華是怎樣平衡事奉和家庭之間的關係?在子女教育和金錢奉獻上,她又有什麼樣的原則呢?帶著這些問題,我採訪了她。 

那是週二的晚上。慕仁因帶領預查不在家。他們11歲的女兒麗百佳開門將我迎入,迎面而來的是香噴噴的烤火腿和孩子們的笑臉。共同進餐後,麗百佳懂事地帶弟弟、妹妹在一旁玩耍,而春華和我分享了一路走來上帝的預備、祝福,以及她所學習的功課……

天堂和地獄的油畫

父親帶我去教會的時候,我還小,不知道信仰是什麼。教會裡有一個老媽媽對我很關心,經常請我到她家裡作客,並教我彈鋼琴。

我10歲的時候,老媽媽帶我去參觀美術館。在一幅文藝復興時期的油畫前,我們停了下來。這幅畫的一邊是絢麗的天堂,一邊是陰森的地獄。老媽媽問我,是要去天堂,還是地獄?我當然選擇了天堂。地獄的場景嚇壞我了。這就是我的初信。

這以後,老媽媽給我講了很多聖經的故事,幫我明白信仰的含義。

我的第一個神學“老師”,是讚美詩。當時,我隨父親參加中文堂的聚會。然而,我的中文不夠好,聽不懂牧師的講道。而讚美詩集有中英文對照,容易讀懂。那些深奧的神學理論,就隨著悠揚的聖歌,流入我的心中。

真正在基督裡成長,是在大學讀護士專業時。上帝帶我去了幾家教會,其中之一是浸信會。那裡的牧師文化程度並不高,講道也沒有太多花樣。他反反覆覆講的,就是耶穌的十架。我對耶穌和十架的認識,就此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另外兩家教會,一家是路德會,一家是弟兄會。當時我是激進的女權主義者。上帝通過這兩家教會,徹底改變了我。

我認識了很多柔和、順從的女士,被她們的內在力量和美麗所吸引。她們聰慧、能幹,卻選擇謙卑、順從,而她們生命滿足而快樂。相比之下,我作為女權主義者,總是在爭取權力,卻沒有她們那種快樂、滿足。

也是在大學期間,我與慕仁相識。嫁給他之後,我更深刻地體會到,作一個順服的妻子很快樂。當然,慕仁也非常尊重我,凡事與我商量,聽我的意見。有他作為家裡屬靈的頭,是上帝對我的祝福。

非洲森林裡的雄獅

慕仁和我結婚後,到多倫多讀醫學院,我則開始找工作。當時護士的工作很難找,所以有7個月的時間,我沒有工作。上帝就用那段時間預備我。教會的董長老對我說:“春華,這段時間是你一生中最好的時間,你還沒有孩子,也暫時沒有工作,你可以用全部的時間、精力來追求上帝。”

就這樣,我利用這段時間,閱讀了大量的神學方面的書籍,包括我最喜愛的神學家如Jonathan Edwards,Charles Spurgeon,John Piper,John MacArthur,JI Piker等的著作。通過聖經和這些屬靈書籍,聖靈不斷地餵養我、塑造我。

我和慕仁在教會的頭兩年,沒有參加任何事奉。我們雖參加主日學和青年團契,但是,總覺得沒有得到足夠的餵養。我們考慮換教會,並為此禱告了近一年的時間,卻一直沒有平安。

有一天,我看了一部電影《非洲森林裡的雄獅》。那天晚上,那些兇殘的雄獅,一直出現在我腦海中,令我輾轉難眠。我想到教會初期的信徒,被迫在鬥獸場中與這些殘忍的雄獅競技,最後被獅子撕碎、吞下。他們的信心,經受住了最殘酷的考驗。如果換成我,我能不能經受這樣的考驗? 

我突然意識到,我未必能。因此,我非常不安,不能入睡。 那天晚上,慕仁也睡不著覺。

我們深夜起來,分享、禱告了兩個小時。上帝讓我們看見自己的罪。我們對教會有諸多批評,抱怨教會沒有給我們足夠的餵養,卻從沒有想過服事教會。為此我們流淚懺悔,並將自己交託給上帝,願意用上帝給我們的恩賜來事奉教會。

不久,青年團契的導師就找到我,問我是否願意作為導師參與服事。幾個月後,教會也呼召慕仁成為青年團契的導師,讓我們夫妻一同事奉。這時,我們清楚地知道,上帝聽了我們的禱告——這也是我們想要換教會,卻一直沒有平安的原因。

上帝把我們帶到這裡,並不只是讓我們得到餵養,還要我們事奉,帶領弟兄姊妹。

這才是重中之重

我和慕仁成為青年團契的導師後,把教導上帝的話語作為事工的重中之重。因為上帝的話語滿有能力,作為基督徒,最重要的就是在上帝的話語中紮根,這樣才能結出果子。

我們改變了團契原有的查經模式。每一次查經前,我們都要查考大量的資料,也下了很大工夫,培訓那些追求上帝的話語的弟兄姊妹成為查經小組的帶領人。

因為查經品質的提高,團契的成員參與查經的熱情也逐漸提高。漸漸地,查經成了團契中最受歡迎的活動。弟兄姊妹們的生命,也在上帝話語的餵養下逐漸成熟。經過5、6年的培訓,團契中很多弟兄姊妹成為教會各項事工的骨幹。

慕仁負責團契的總體帶領,尤其是上帝話語的教導工作。我作為女性的團契導師,主要是幫助姊妹成長,樹立聖潔生活的榜樣,並用上帝的話語教導姊妹。

《提多書》2:3-5中有我的使命:“又勸老年婦人,舉止行動要恭敬,不說讒言,不給酒作奴僕,用善道教訓人,好指教少年婦人,愛丈夫,愛兒女,謹守,貞潔,料理家務,待人有恩,順服自己的丈夫,免得上帝的道理被譭謗。”

除了配合慕仁工作外,我還對姊妹們進行一對一的門徒培訓。這十多年來,我每年都會挑選4、5個姊妹進行培訓。這些姊妹有的是初信需要餵養,有的是預備帶領事工,或每週一次,或兩週一次。另外,我還帶領婦女小組討論女性面對的問題,例如戀愛、婚姻等等。

最近6、7年來,團契中不斷有人邁入婚姻。我的事工中也就添加了婚前輔導。我和預備結婚的姊妹探討上帝所設立的婚姻的意義,妻子和母親的角色,夫妻生活等等。

到目前為止,團契內每一位新娘,婚前都在我這裡進行過婚前輔導。感謝上帝,她们婚後都擔起了蒙上帝喜悅的妻子、母親的角色。

因為教導別人,我必須不斷提高自己。我堅持通讀聖經,每天讀一、兩章,默想上帝的話語,並用所讀的指導我的禱告。現在已經記不清通讀過多少遍聖經了。還有,就是讀各種神學書籍,以及信心偉人等的傳記,包括愛德華茲、戴德生等的傳記。

長女麗百佳出生後,孩子們相續到來。10餘年來,我在主日崇拜不能專心聽道,因為要在嬰兒室陪伴孩子。所以,我通過讀書和聽道來補償。我經常聽John Piper等人證道的錄音。開車時沒有孩子們的打擾,是聽證道的最好時間,所以我喜歡上了開車。

圖2-by Peggy_Marco-coconut-1201240_1280

身體疲乏,精神滿足

先求上帝的國和上帝的義,是我生活的準則,也是我教育孩子的準則。我們不會因為孩子影響事工,而是從小就讓他們知道,在基督徒的生活中,上帝總是第一位的。

孩子從小就在我們的事工中長大。我們帶他們去教會、參加團契。他們也習慣了叔叔、阿姨們常來家裡。我進行門徒培訓的時候,他們就在周圍玩。家裡有小組聚會的時候,孩子們也參與。

我們非常注重孩子的教育,並有一套系統的教育方法,希望幫他們從小養成合乎聖經的人生觀。聖經上非常明確:教育子女是父母的首要責任!

從孩子學會說話開始,我就教他們背聖經。

有幾句聖經,在他們只有3、4歲的時候,我就要他們牢記。第一句就是 “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創》1:1), 然後是“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羅》3:23),再就是“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 (《羅》6:23)。

這幾句話概括了福音。我要孩子們在很小的時候就明白並牢記,奠定一生的信仰基礎。

長女麗百佳3歲時,我們開始了家庭讀經禱告。每天晚上,慕仁都給孩子讀一段聖經,並與孩子討論。至今我們已經和孩子一起通讀了兩遍聖經。我們的家庭讀經,從兒童版的聖經故事開始。現在女兒麗百佳和安娜(9歲)已經聽得懂NIV成人版本,所以這一年我們開始讀NIV版。

在孩子上床前,有15分鐘的時間和父親玩耍。慕仁把小兒子思提(6歲)和思敏(4歲)放到床上時,會給他們讀兩句兒童版的聖經金句。

我非常認真地選擇孩子讀的書籍、看的節目、讀的學校。我為孩子購置了大量兒童版的信心偉人的傳記和屬靈書籍,也經常帶他們到大自然中玩耍,或到博物館參觀,讓他們認識上帝,包括上帝奇妙的創造。

慕仁除了醫生的工作之外,還有科研的任務。他更在團契和教會的事工上花大量的時間。為了支持他,我擔起了教導孩子的主要責任,也擔起了幾乎全部的家務。

從長女出生起,這10多年的時間,我每天的睡眠時間只有5、6個小時。但是,看到弟兄姊妹不斷成長,就是我最大的滿足。尤其是弟兄姊妹遇到困難時相信我們,與我們分享,並徵求我們的意見,讓我們感到一切付出都不是枉然。所以,我身體經常感到疲乏,但是精神上確實非常滿足。

一次艱難的挑戰

兩年前,我和慕仁經歷了一次艱難的挑戰。那時,他正忙於科研經費的申請(每年申請經費的時候,他都異常忙碌)。即使是在家的時間,他也幾乎都用在了工作上。

可是,團契裡有一位弟兄,每天打電話來與慕仁談心,有時甚至一天幾次,每次都很長時間。這佔據了我們寶貴的家庭時間。更令人頭痛的是,這個弟兄雖然打電話諮詢,卻並不聽從慕仁的意見,而是反覆在同樣的問題上轉圈子。

這種情況持續了很長時間。慕仁出於愛心,不願意提醒那個弟兄,打電話要有適當的限度。我是一個很少抱怨的人,但那段時間,我確實覺得,慕仁在乎所有弟兄姊妹的感受,唯獨忽略了我。

我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才走出低谷。

通過這件事情,我們夫妻都學到了功課。對我來說,要學會更善於表達自己的感受。對慕仁來說,要學習有意識地留出時間和我分享、交流。因為,家是我們事奉上帝的根基,必須要小心維護。

這以後,電話裝了留言和來電顯示,來保護晚餐和家庭讀經、禱告的時間。電視也束之高閣,因為我們不想把時間浪費在看電視上。

每天孩子入睡後,我們會留點時間,吃些水果,聊聊天。另外,除了孩子放假時,慕仁會休假之外,他在每年春天和秋天,也安排了一個星期的假期,專門用來陪伴我,花很多時間陪我採購和整理房屋。

經過這次考驗,我們的關係比以前更好,因為我們更用心地維護家庭了。

更有價值的用法

我小時候,因為看到父母為金錢問題吵架,就下決心,長大後一定不讓金錢束縛我。我12歲的時候,開始為未來的伴侶禱告,求上帝給我的伴侶是合上帝心意的人,也是慷慨大方的人。

上帝答應了這個禱告,將慕仁給了我。我們從來沒有為金錢煩惱過。長女出生後,我辭去了工作。當時,慕仁還是學生。我辭職,就意味著失去護士的收入,全家要靠慕仁研究生的獎學金生活。

然而,我們都覺得,孩子教育是最重要的。錢可以慢慢賺,但是孩子教育的時光卻是一閃即失。所以,我們決定,我全職在家撫育孩子、服務教會。

後來事實證明,這個決定是正確的。正是因為捨棄了職場上的工作,我才有可能擔當起家裡和教會的各種服事,並全力支持慕仁的工作和事工。

我們有4個孩子,孩子又都在私立教會學校讀書,所以,經濟上並沒有多少剩餘。但是,除了十一奉獻外,我們還支持了4、5個宣教士。可以說,我們的金錢奉獻沒有上限。只要上帝的國度需要,在我們可能的範圍內,我們都願意支持。

這意味著我們不會有多少存款,也沒有多餘的錢維修、保養房子。然而,我相信上帝會將各樣恩惠加給樂於給予的人,使他凡事充足(參《林後》9:6-8)。

在個人的花費上,我儘量節省,因為錢可以用在更有價值的地方。尤其在購買衣物等可有可無的商品時,我總是買打折的,或5折,或3折,從不買原價的。若上帝的旨意要我們支持某個宣教士,而我們沒有做的話,我即使給自己買東西,都會覺得不安。

《詩篇》90篇摩西的禱告提到,一生一世轉眼飛去。我們都有一天要面對上帝。我時時禱告,求上帝讓我得到智慧,知道數算自己的日子,每一天都能夠對上帝交帳。我也常常在上帝面前省查自己,不斷地與自己肉體上的軟弱開戰。我盼望見主面的時候,祂能對我說,忠心的僕人,你的一生沒有虛度。

在那個再也沒有罪的束縛的世界裡,與主同在,得到主的肯定,是我最深的盼望。而現在的每一天,我相信,先求上帝的國和上帝的義,其他的一切,上帝都會保守、祝福。

尾聲

結束採訪時,已經是晚上10點。慕仁還沒有回來。春華邀請我參加她的家庭讀經禱告。小思敏從《生命聖詩》中選了兩首歌,我們一起唱。從孩子們熟練的歌聲中,我知道這些當初將上帝的真道灌到春華心中的聖歌,現在也成了孩子生命的一部分。

“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她丈夫心裡倚靠他,必不缺少利益。她一生使丈夫有益無損。”在慕仁的眼中,春華就是《箴言》中的“才德的婦人”。

慕仁說,他感謝妻子的關愛、禱告和陪伴,更感謝她的辛勤勞動和勤儉持家。正是因為有春華犧牲自己的事業,全力支持他,他才能在追求事業的同時,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服事教會。

多年來,春華的言傳身教,也給團契裡的姊妹樹立了“合上帝心意的女子”的榜樣。

“她的兒女起來稱她有福;她的丈夫也稱讚她,說:才德的女子很多,惟獨你超過一切。豔麗是虛假的,美容是虛浮的;惟敬畏耶和華的婦女必得稱讚。願她享受操作所得的;願她的工作在城門口榮耀她。” (《箴》31:28-31)

作者來自中國遼寧,神經科學專業。現在加拿大多倫多, 在病童醫院做博士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堆炭火堆在兒子頭上?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基甸

BH71-49-7787-王星然攝 宽690 官网青春期的兒子常常令老爸老媽生氣,有時甚至氣到說:

“再也不要管他了,隨他去吧!”

一天,媽媽剛說了“不管他”的氣話,又在那邊兢兢業業地給兒子做好吃的斯慕雪(smoothie)。

爸爸偷笑,說媽媽“又犯賤”。媽媽立即回答:

“我這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另類“虎媽”

羅大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另類虎媽       好友的兒子,今年大學畢業了。他們全家自畢業典禮回來後,我問好友情況如何,她竟口氣勉強地說:“他得了一個獎,類似我們的‘品學兼優、熱忱服務獎’。”

        我說:“那不是很棒嗎?恭喜恭喜!可是,你怎麼好像不太開心?”

        她說:“唉,因為我覺得這4年,好像把兒子以18萬美金賣給了學校似的!……讓我們感到心情複雜的是,雖然他有幾位同學的父母看到我們,連連稱謝,說我兒子 對他們的孩子產生了正面影響。還有幾個教授說他對學校很有貢獻等……但那幾天,兒子忙著參加各個畢業派對,說是要把握最後機會跟朋友在一起,哪有什麼時間 和我們在一起……”

       “他畢業後,有什麼打算?”

       “他不回家,要留在學校附近找工作,說學長和同學都是這樣,一兩年後,再去念研究所,或找別的工作。唉,都不顧老媽了!”

       “年輕人有年輕人的世界嘛!”我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哪個媽媽不希望兒女留在身邊呢?

優秀的兒子

       好友的兒子唸的是一流的教會大學。4年來,除了書費,沒有花家裡一毛錢。他功課好,課外活動也不落人後,在學校報社做廣告經理,又屢屢在全校演講、辯論比賽中奪冠。此外,他還在學校的交響樂團中拉琴,代表學系賽球,並參與過門訓小組、敬拜團、任團契靈修同工等等。

       大二時,他得了“特殊服務獎”。大三時,順服上帝的感動,他以壓倒性高票當選學生會長……他做什麼事都全力以赴,以致於分身乏術,與父母的聯絡不多。

       畢業前,他在學校的禮拜中講了一次道。聽說,這是該校史上,第一次讓在校生上臺證道。
       有人驚訝:一個黑頭髮、黃皮膚的東方孩子,在一個很“白”的大學裡,有這樣優異的表現,莫非背後有個“虎媽”?(編註:“虎媽”,即美國耶魯大學華裔教授蔡美兒。其所著《虎媽戰歌》一書近年在美國引起轟動,她在許多人眼中,是“極端嚴苛地管教子女”的代表)

在家自己教

        好友是虔誠的基督徒,信主後,人生觀丕變——在我看來,變得有點奇怪。她的孩子,絕大部分時間是待在家裡學習,沒有出去上學。剛開始時,我們都以為,她不滿 意美國公校水平低,乾脆自己教,以便培養孩子提早上哈佛或史丹佛。後來才知道,她要用聖經來教導孩子,免受無神論、世俗人本主義的污染。

       我擔心這會過度保護孩子,使他們太單純、沒有免疫力,將來不能適應社會。不料她說,她養孩子,不是要去適應社會,而是要去改變社會。

        哎呀呀,這些大道理,大家在教會裡都聽過,可真有人這樣徹底相信,甚至以此幹擾孩子的正常成長過程嗎?公校的教育固然是無神論的教育,可也不能因噎廢食呀!何況在家閉門造車,不耽誤孩子的前途嗎?

        後來我有機會帶著孩子在他們家小住,對他們的生活多了一點瞭解。他們全家每天早上一起讀聖經,晚上一起禱告。白天,好友會給孩子們上點課,接著孩子們就自動地做作業、練琴,以及做固定的家事。

        午餐時間,好友唸故事給孩子聽,順便天南地北、你來我往地交流著。

       孩子們也參加外面的體育活動,以及“在家學習互助團體”辦的活動。從七八年級起,兩個孩子就一直在教會裡擔任兒童主日學的老師,假期還去國外短宣過幾次。

        最讓我吃驚的是,孩子們會和我用普通話聊天,而且會陪我們的老麼玩耍,講故事給他聽。他們的社交能力,比一般孩子還強一些。

        跟好友談孩子,總能感覺到,她最關心的是他們的品德,以及和神的關係。她很少為他們的課業學習禱告,總是求神吸引他們,保守他們的心懷意念,好叫他們不愛世界、持守真道、遠離罪惡。

現在搞懂了

        美國的孩子,到了高中最忙,學習重,活動多。家長忙著接接送送,只盼著孩子能上個好大學。而好友總說,每人頭上一片天,擠破頭上了所謂的好大學,究竟是福是禍很難講,念什麼科系也要看神的呼召。

       我覺得話雖不錯,但她丈夫不也是理工博士,才能養家糊口嗎?我覺得他們有點走偏了,為他們捏把汗。

       後來,她女兒考SAT(美國大學申請入學的重要考試,編註),分數出奇的高。她順利上了很好的大學,也拿了獎學金。她在學校朋友不少,週末兼差教琴,並在教會教主日學。
        幾年後,好友的兒子也準備上大學了。他說想去念私立教會大學。私立學校的學費可是非常昂貴的。好友說,若這是神的旨意,神會供應、預備,不用擔心。她兒子也說,如果申請不到獎學金的話,就先讀社區大學。其實他的成績非常好,何必這麼固執?上州立大學也可以啊!真是搞不懂。

        沒想到,真的給他拿到獎學金了,不只免學費,連吃、住都包了!這下,我們沒話說了,心想可能真的是神的旨意!

        時間過得真快,一晃4年過去了,如今他大學也都畢業了。這一路走來,我們在旁邊看著、想著,也為他們禱告,不知不覺中,我們的觀念也改變了不少。現在我們對孩子上大學沒那麼緊張了,倒是比較注意孩子的靈命和生活能力。

        我們的老二正在念大學,卻不再去教會,我們迫切禱告,也在神面前誠懇認罪。因為過去我們以為,把孩子帶去教會就夠了,忽略了信仰的傳承其實是父母的責任。回頭看,好友夫妻大概早就明白了這一點,所以採用了那樣的教育方法,甘願承受親友的不理解。

母親的付出

        後來,好友又打了一通電話給我,說:

       “我想通了!既然兒子年幼時,我就把他獻給了神,他現在把時間拿去服事神,服事那些比我更需要他的人,我是求仁而得仁,又何怨?我應該感謝神,祝福兒子,繼續為他禱告啊!
       “亞伯拉罕甘心把以撒獻上後,神不是又把兒子還給了他嗎?哈拿獻撒母耳,也是一年也見不到兒子幾次!我應該更積極信靠神呀!可能祂也正在看我是不是真的把兒子獻上吧!再說,兒子也在學習離開父母、獨立生活呢,這是孩子成長的必然過程!”

        掛上電話後,我眼睛濕濕的。不知為何,忽然想起了《路加福音》裡,西面對馬利亞說的話:“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參《路加福音》2﹕34-35)耶穌的母親馬利亞,為了神的計劃,付上了何等的代價啊!

        我又想到約基別教出了摩西,喇合養出了波阿斯,蘇珊‧衛斯理養育出約翰‧衛斯理兄弟……原來,神國裡充滿了另類“虎媽”呢!

作者來自台灣,現居南加州。從事鋼琴教學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母親,您怎捨得?

江林月嬌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7期

5d6034a85edf8db12524e79d0b23dd54574e74c5當妳望見街頭上滿臉甜蜜的婦女,懷抱著小囡娃兒時,

母親,你可曾憶起我?

當情緒低落時,口中喜愛喃喃地哼起那首悲愴的“女人心”情歌:

“那一夜你喝了酒帶著醉意而來,朦朧中的我不知道該不該將門打開?

“你彷彿看出我的憂慮,輕輕哭了起來。然後隔著紗門對我訴說你的悲哀。

“剎那間,我突然瞭解你這樣的男人要的不只是愛,

“甚麼時候該給你關懷?

“甚麼時後我又應該走開?”

你充滿悲語惆悵的聲調,不像是對那位薄情寡義男子的追悼,

反倒像是對未曾謀面的我綿延不斷的哀悼。

母親,您怎捨得?你若曾經歷愛情幻滅後錐心刺骨的傷痛,

你必也能體會被扯離母腹時的我悲痛的情懷。

醫生,殺人兇手

你若曾參觀座落於華府的猶太紀念館,你必會更加體會到我滿心的悽涼。

瓦斯室的門縫裡、堆積如山的鞋子中,你可曾窺見我滿腹的心酸?

我如同牆角中那隻被遺忘的敝履,蜷曲身軀在毒氣溢漫中悄然離世。

喔!母親,你怎捨得?

你豈是未曾看見我淒風苦雨般的柔腸寸斷?

你豈是未曾聽聞我翻江倒海般的哭泣長鳴?

有誰為我伸冤?為我控告那殺嬰不眨眼的劊子手?

他們個個都是死亡醫生!殺人兇手!

他們用醫術親手殺害我,而你只不過是一個無助的幫凶。

他們能手持刀刃刮除你的心頭肉,卻刮不盡你無怨無悔的傷痛;

他們能手握吸管吸出你的眼前愁,卻吸不盡你為情為愛的執著。

政府,殺人元兇

在那時,慈悲天父將裹在血衣不成人形的我雙手捧握,

他用熱淚活泉洗滌了我罪污纏繞的羸弱軀體。

他以恩典慈愛醫治了我遭棄受創的破碎心靈,

他的慈繩愛索模糊了我流離失所的傷痛記憶。

在那地,遠方傳來成千上萬個女嬰群集的浪潮,

我側耳傾聽那泫然欲泣的傾訴聲浪;

剎那間──

我脊背發冷、全身打顫,

那一血一淚的控訴,並不是指向肉身父母,

也不是瞄準醫生護士,

而是擲向國家政策的領導者。

誰能逃脫執政者強權統治的屠殺夢魘?

誰能躲避不信神者無法無天的兇殘行徑?

誰能掙脫重男輕女之傳統包袱的纏累桎梏?

浪子,罪魁禍首

他在一夜風流後,吊兒郎當地自嘲說:“我撒下了孽種!”

她在被騙失身後,拳打腳踢地怒罵他說:“你真是沒種!”

一再另結新歡後,有誰真心想到翻雲覆雨後無辜遇難的我?
他在偷腥擦嘴後,得意洋洋、繪聲繪影著“造”愛時的樂趣。

她在遇人不淑後,抽抽噎噎、深惡痛絕著“造”孽後的餘患。

一番精打細算後,有誰真正思量生命源頭?究竟是誰創“造”了我?
雖然沒有雷火閃電似的第三次世界大戰臨到人間,

但是,風霜雨雪般的墮胎室已經屍骸滿患。

雖然沒有南京大屠殺時血流成河、觸目驚心的鏡頭,

但是,手臂腳掌、斷肢頭顱,垃圾堆中流露街頭。

母親,你捨不得!

雖然我的來到不能符合最佳時刻,但是必能帶給人間許多的歡樂。

被強暴而有的生命雖是令人作嘔,但無辜遇難的生命你應當拯救。

母親,你必不捨得!

當你聽見鄰家傳來音色宏潤的男高音時,妳必會憶起那個──

遇見人就露出靦腆笑容的東方健兒,

他在異國父母愛心中,能被栽培塑造成編詞譜曲的高手。

當你望見對門養育著木蘭臉蛋的寵愛嬌兒時,你必會看見那個──

小小生命能讓不孕的父母沉浸在溫馨家庭的滿足與喜樂。
喔!母親,你捨不得!

嗐!母親,你怎捨得?

作者現住美國維吉尼亞州。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詩歌選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