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除夕的煙花

毗努伊勒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一、又見除夕            又到了除夕。母親說,除夕夜要守歲,睡得越晚越好。睡覺前在床前多排上幾雙鞋,天上仙女下凡來,看見鞋多就以為人多,因此就多分糧食、多給福分……            我聽了努努嘴,笑了。打自穿開襠褲的時候起,每年的除夕夜,我都會聽到這個老掉牙的故事,都不知多少年了。現在要誆我可是沒門的了,我再也不會滿屋找鞋了。            可除夕夜在家裡轉來轉去,也不知該做什麼。看“春節聯歡晚會”吧,這曾經是中國老百姓除夕夜的最大樂趣。但這“春晚”一搞就搞了十多年,總有令人膩煩的時候。更何況現在科技發達了,什麼樣的好節目,平日裡沒有看過?           跟家族的人一起玩麻將吧,見他們個個煙霧繚繞的,麻將把桌面敲得劈啪劈啪,手裡的錢甩得嘩啦嘩啦,聊起來盡是什麼人情世故,又是什麼商海沉浮,於我毫不相干。           更讓人不舒服的是,在玩笑和閒聊中,他們總好像要數落數落我的“失敗”。周圍人到了我這個年齡,個個都混得像模像樣的,要權的有權,要錢的有錢,最起碼的,作為一個女人總應該有個家了吧?可我卻好像什麼都沒有。           家族裡的人每年除夕見到我,總不忘記給我點撥、點撥,以表達關心和厚愛,好像我的人生已經走迷了路。可對於他們的提議,我一般都是充耳不聞的,這難免讓他們的尊嚴頗受打擊。           這幾年,看到我居然對自己的狀態越來越滿意了,他們就更是有點惱火。不找機會給我來點熱嘲冷諷以讓我迷途知返,他們是不甘心的。不過,我自有三寸不爛之舌應對他們。一般他們都是被我說了個啞口無言,只能用白眼來表達心情。           今年的除夕夜也同樣。只是,與他們一場舌戰以後,表面上我頗為豪邁和自信,但內心裡卻湧起一陣的酸溜溜。在一剎那的情緒波動中,我發現我依靠上帝在心裡構築的理想,搖晃了起來。我想想還是早早上床為妙。靠著床頭翻了一會兒聖經,又跪著禱告了一會兒,就鑽進被窩睡覺了。 二、煙花燦爛            外面的一聲聲巨響把我震醒,原來到了午夜放煙花的時候了。弟弟喊我快點起來觀看,於是我便起床到了屋頂。在震耳的聲音中,我看到夜空飛霞如錦,彩絮飄揚,一處比一處壯觀。           在家鄉的習俗中,除夕會有很多人,到廟裡的菩薩和佛爺面前,擺上祭品,燃起香火,並在廟前放鞭炮和煙花以表示孝敬。今年除夕夜,去“朝聖”的人好像特別多。 人們比以前更有錢了,因此廟前的煙花也放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熱鬧,顯然是乞求神靈們在新的一年裡,賜給他們更多的福氣。 三、幸災樂禍           那壯觀的煙花確實也震撼了我,我的心裡同時也倏忽生出悲哀。穿過這美麗的煙花,我彷彿看到了一個個空虛而蒼白的靈魂。一瞬間我如此確信:這些把造物主撇在了 一邊的人,他們嘔心瀝血所追逐的一切,有一天都是要煙消雲散的。而我卻會在天堂裡,享受與神同在的無限福樂。我擁有的是一個不能震動的國,那裡有上帝無限 的豐富。           忽然想起經上的一句話,似乎一無所有的,卻是樣樣都有的。呵呵,這說的不正是我嘛?          […]

No Picture
成長篇

四個鏡頭,一種剛強

毗努伊勒 本文原刊於《舉目》34期           說起神的恩典,我們很容易聯想到好的工作,寬敞的房子,健康的兒女……沒錯,這些當 然是神的恩典,是讓我們感到愉悅而欣慰的。然而當我看到聖經上說:“我兒啊!你要在基督耶穌的恩典上剛強起來”(《提後》2:1),就有點困惑了,“剛 強”之於“恩典”,好像並不是很協調的搭配。           那麼,到底什麼是“在耶穌基督的恩典上剛強”呢?當我帶著這樣的問題思考時,我心靈的攝像機,拍下了幾組關於這句話的精彩鏡頭。 鏡頭一           昨晚一場大雪,整個世界看起來一派銀裝素裹。起床時已經九點多了,我去附近的植物園蹓躂。幾天的重感冒還沒有完全好,身体的不舒服加上寒冷,心情就有點沉鬱。            一路上,我一邊欣賞著周邊的景物,一邊思緒漫遊,轉眼就發現自己走到了路盡頭,必須轉彎了。正思忖是原路返回,還是順著這個坡上去呢?忽然聽到一陣翻滾聲,伴隨了一聲低低的呻吟,便情不自禁抬頭一看。            原來是一架正上坡的輪椅,在雪路滑倒了。跟輪椅一起摔倒的,還有一個老太太。這樣,我順理成章就成了一個幫人的雷鋒。費了很大力氣,終於把輪椅和老太太重新安頓好,然後我就和她聊了起來。            老太太今年已經74歲了,是一個孤寡老人。自小就得小兒麻痹症,後來又出了一次車禍,成了高位截癱。差不多有40多年的時間,她基本都是躺在床上,一年中難得見幾次太陽。後來,有人捐給她這架現代化的全自動輪椅,她才可以偶爾出來轉一轉……           哎喲!她的話未完,我就情不自禁一聲悲歎。她在我的表情裡,讀出了我對她境況的同情!           呵呵,她自己卻笑了。那張臉很是憔悴而蒼老,但在那老樹皮般的皺紋間,我卻看到了一個動人的微笑,像是碧湖中的一朵漣漪,無聲而喜悅地蕩漾開去。她深情地看看天,抿抿嘴說,多想主,多想主就能挺過來了。這也是恩典吶,謝謝妳啦!           我頓時心頭一顫,愣住半晌。轉而意識到,原來她也是一個基督徒啊!正想再跟她說幾句話,卻發現她的輪椅已上坡去了。這回卻是穩穩地上去了,雪路上留下兩條清晰的車轍。           回來的路上,我想──確實,天父允許兒女承受長年的孤獨和疾病,又何嘗沒有他的美意呢?又有多少信徒,從內心理解父的美意?           何謂在基督耶穌的恩典上剛強?這老姐妹就是答案──不被孤獨打垮,不被疾病壓倒,從十字架上得著力量和安慰,在病痛中歷練品性,依然心存感恩,將美善的生命之道表明在世人面前,如同那雪地裡留下的兩條清晰的車轍。 鏡頭二            春節回家,火車上很擁擠,車廂裡充斥著各種嘈雜的聲音,空氣似乎也特別渾濁──煙味、酒氣,混合著“香港腳”的“香”,撲鼻而來。            我靠窗坐著,腦子裡有點昏沉沉的。一想需要近20個小時的漫長時光,才能到達終點,我就跟神禱告,能讓我在車上碰見一個基督徒。            禱告完沒過一會兒,我就聽到喧嘩聲中有人說,你們要信耶穌啊!信耶穌有永生!看看這個吧……           […]

No Picture
事奉篇

等待比翼鳥 ──關於大齡姊妹的婚姻思考

毗努伊勒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目前中國國內的大部分教會,弟兄和姊妹的比例為1:2左右,屬於嚴重失調。而且,學歷、能力等等的客觀條件,整体而言,姊妹們都要略高一籌。所以,現在教會普遍存在大齡單身姊妹的問題。並且,這問題成了許多大齡單身姊妹信心和生命的阻礙。對此,我有以下幾點思考: 學會感情交托        上帝希望我們以祂為唯一的滿足和喜樂──事實上,也只有祂,才是我們滿足和喜樂的泉源。         但是,對一些姊妹們來說,愛情很容易取代上帝在心中的位置。所以這些姊妹,婚姻問題若總得不到解決,就會失落、憂傷,甚至影響信仰。         當然按人的本性,要以神為唯一的滿足和喜樂,是不容易做到的。許多人想這樣做,但發現做不到。        沒錯,在理性認識與真實生命之間,還是有一段不容易的路,反反復復,掙扎跌倒都會有。        拿我來說,也曾是一個唯愛主義者,把愛情看作人生的陽光。沒有它,白雲不再飄逸,藍天不再蔚藍,花朵不再鮮豔。         然而在實際生活中,那個我想與之一起分享人生的人,卻怎麼都不出現。出現了的,上帝也不讓我們靠近,並且把他帶走,把我拋在完全的絕望、極度的孤獨和痛苦的掙扎中。我曾為此質問上帝:為什麼,你要給我如此豐富的感情,而又讓我歷盡情感的孤獨?         我轉而追求獨身恩賜,因為我想,我既然得不到理想的愛情,那就請主把我內心處對愛情的渴望拿走。但主沒有聽我的禱告,祂就是長時間把我丟在掙扎中。         不過祂還是憐憫我。有一次在禱告中,祂讓我知道,愛情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偶像,我必須打破它。         我掙扎了一年多。         我想以主為完全和唯一的滿足、喜樂,可是我根本做不到。在理性上我能想得透透的,看得清清的。然而,當獨自一人行走在夜的街頭,看到地面上落下的孤單身影,心頭就油然升起縷縷的孤獨和淒涼,有那麼一種饑渴和不滿足。         但我又很清楚,這一關我必須過。必須有一天,我的內心不再為某個人的缺席,而絲絲縷縷地失落、惆悵。我生命中的滿足和喜樂,必須建立在神上面。因為我知道,其實即使那個人出現了,我依然會有惆悵和失落的。        感情這一塊,我必須交托給主。心目中那個愛人的位置,必須要讓給主。        我知道,只有依靠主,我才能做到這一點。        我幾乎每天早晨跪在主面前禱告,淚流滿面:主啊,我請你進來,請佔據我心靈的每一個角落,懇求你的榮光充滿我,懇求你讓我以你為滿足和喜樂。你是主、是王, 你無限榮美、聖潔,有什麼樣的男人能代替你?可是你知道我軟弱,我做不到。我懇求你拯救我、幫助我。我真的真的求你,求你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