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海歸苦

金婷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我出生長大在湖南西南部的三線城市,這裡人都沒有聽過福音。我母親一直拜祖宗和各類菩薩。過年過節或有什麼重要事情,都會請神靈保佑。我從小就會做些奇異的夢,也有所謂的預感之類的,所以對靈異事件特別感興趣,是個有神論者。 比土牆還要厚 在我準備出國的時候,教我托福的老師,是在美國生活過的。她是第一個對我講聖經的人。她告訴我聖經的神奇,告訴我上帝對以色列的預言怎樣實現。她說,我會成為基督徒。 我心想,我大概可以算半個佛教徒。要是將來轉成基督徒了,就好像突然發現,自己的親生父親另有他人,多麼奇怪呀! 我順利到了美國中部的一個城市。華人教會的人接待我,跟我說上帝。我一點也不排斥,參加團契也感覺特別有愛,參加教會禮拜會被聖歌感動落淚。雖然我起初對 “信耶穌有永生,不信就下地獄”特別反感,可是後來上帝開啟我,就超越很多問題,相信神就是基督教裡的上帝了。最重要的是,我看到校園團契的弟兄姊妹都火熱愛主,我被影響著,參加聚會、課程、特會,生命有重大的改變和成長。 轉眼就回國了。在國外生活過的人,回國常需要很長時間的適應。對於在海外信了主的我來說,更加難過。 我在海外,愛主就被鼓勵、褒獎,現在回到家,無論在家人或朋友中提起上帝,大家對我都像傳染病人一樣。心理落差真的特別大。 可是,我還是一直習慣地傳福音,哪怕感覺到對方已經沒興趣,我也不管。我心裡覺得,我說了,就是盡了自己的義務。你聽不聽得進去,是你的事了。 然而,家人、朋友反對的眼神,其實深深地傷害了我。我深感自己被排斥、被鄙視。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能在他們面前提起上帝,不敢飯前禱告或是看聖經。我心裡覺得好苦、好孤單,眼淚不知道流了多少。 這還不算是回國後最大的難題。我自從回國,就與不幸的事分不開了:失戀,找不到工作,家裡又出了財務上的巨大損失,父母被親人告上法庭,後來又纏上檢察院的案子,一件一件,不停歇地來! 我禱告、祈求,無數次地失去信心,覺得上帝在中國不掌權。 我每日憂愁、痛苦、難過,嚴重的時候想自殺。可是出於對上帝的敬畏,我又不敢。我心裡真的跟約伯一樣,一心求死,覺得活著真是苦。 我沒有團契生活。在那個小城市,教會裡都是老人。我只是週日去做過兩次禮拜。心裡跟上帝的關係,已經比鋼筋混泥土牆還厚。 這種成長很痛 家姐有事出國,我去南寧幫著照看她的培訓機構。我偶然向學生傳福音,居然有兩個女孩願意跟我信耶穌,所以我帶她們去了教會。 那時,我已經半年沒有讀經、禱告、做禮拜。可是我剛在教會坐下,聖靈就開始感動我落淚! 從此,我又每週做禮拜了,還參加青年團契,或者詩班聚會分享。 我認識了一個來自大東北延邊地區、拖家帶口在南寧開辦教會的傳道人。這個傳道人鼓勵我出來服事上帝。可是我心裡很迷惘。我覺得我不會在南寧久待,我也說不清楚自己想做什麼,只能任性地說不想做什麼。比如,我不想做公務員,不想順從家裡安排工作。更多時候,我覺得自己清高、固執、愚蠢、無用…… 我去廣州、深圳找工作,非常不順利。我發現自己好渺小!我再一次陷入憂鬱狀態。於是,我趕緊托朋友聯繫當地的家庭教會。感謝主,聯繫到的這個廣州的家庭教會,比南寧的三自教會更適合我。這個教會裡的人更年輕,講的道也讓我覺得跟美國教會有相像的地方。 然而我的心一直定不下來。因為哪怕稍微滿意點的工作,我都沒有找到。我在教會裡,仍把自己當成過客,禮拜結束我就走,查經聚會也不跟人說什麼。更從未想過委身等等。 直到有一天我生病了——重感冒來得莫名其妙,發燒燒得躺床上,心臟都不規律了——我才反思自己的愁苦從哪裡來,才看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世界的虛無…… 我不願再那麼焦慮地活著了。我想委身在這個教會——不管我會在廣州待多長時間,我的心靈想要馬上委身這個教會,不再做旅居的。我要家!當我做了這個決定的時候,我的心裡就有股平安進來! 在廣州待了4個月,還沒有找到工作。迷茫中我跟著教會的短宣隊,去廣西傳福音。在服事裡,我經歷了禱告的真實,我知道上帝在中國也是掌權的。其實從我願意跟上帝說話、禱告開始,上帝就慢慢挪去我的各種埋怨。祂讓我明白,我需要經歷苦難,生命才能成長。這種成長很痛,而且是聽道、參加特會、讀經禱告裡學不來的。 我非常感謝我參加過的所有教會,不管是哪個教會,不管我多像外來客,都有熱心的弟兄姊妹來關心我,詢問我的情況。 我現在上海,選擇了一個小型家庭教會。教會訓練每個會友成為門徒。傳福音真的需要智慧,更需要上帝的話。如果能達到全然交托的心態,不管是傳福音,還是自己的生活,就不會再憂慮了。   作者上海東華大學畢業,美國新墨西哥大學管理學碩士。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誰給我工作呢?——一位90後與上帝的對話

本文原刊于《舉目》60期 賽啞           我是即將畢業的大學生,於2006年 信主,2010年的端午節受洗,是西安某校園團契的學生帶領人。我身邊有一群熱心愛主的年輕基督徒,他們的生命一直鼓勵著我,讓我看到人雖然年輕,也可以散發生命的馨香。而每年的培養學生領袖的營會、暑假的西北5省短宣,都給了我莫大的幫助,使我生命迅速成長。           時間過得很快,一下子就大四了。我沒有繼續深造的打算,但不料經濟不景氣,工作很不好找。從9月開始,我不停地參加筆試和面試,兩個月下來,一個offer(錄用通知)都沒收到,只有打擊和拒絕。          我本來成績就不是很好,心裡不自信,現在更著急了。雖然我告訴自己,上帝是“耶和華以勒”,祂已為我預備,但我心裡一點兒都不踏實,這不過是自我安慰罷了。看到周圍比我成績差的人都找到了工作,我心裡根本就沒有辦法相信上帝的應許。           我不停地求上帝……後來我開始抱怨:“你知道我自卑,為何不早早給我一個offer,讓我找到點自信?”再到後來,我的信心耗盡,我心裡說,“只要有一個offer,不管是怎樣的工作,我都簽﹗” 像以色列人一樣哭號           負擔著這麼大的壓力,我參加了一個退修會。本來我因為找工作的緣故不想參加的,但是帶領老師鼓勵我:上帝的恩典夠用,找工作也不在乎那麼幾天。           退修會第一個清晨的靈修,老師教導我們先安靜,把自己的心思意念全然交給上帝,然後再讀聖經。然而,我一閉上眼睛,各種有關工作的念頭就向我砸來,各種聲音也在我腦海裡出現──          “你到這裡的路上,竟接到了第一個offer,還是個不錯的工作。要是你不來退修會,不就可以馬上簽約了?”           “老死不相往來的輔導員,在你離開學校後兩天,居然給你打了兩通電話﹗肯定是班上其他的人都找到了工作,所以輔導員才會特別關注你……”           “你凌晨4點多,還因為工作的事情從夢中驚醒呢﹗”           我不住地禱告,但這些話一波波湧來,越來越厲害。我試圖安靜,卻越發煩躁。           我只好帶著尚未安靜的心翻開了聖經,看到的第一句話是《民數記》11章4節:“他們中間的閒雜人大起貪欲的心,以色列人又哭號說:‘誰給我們肉吃呢?’”           我突然被光照,原來我一直也像以色列人一樣哭號,只是我抱怨的是:“誰給我工作呢?” 於是我向上帝認罪,求祂赦免我的小信。我也真實地向祂陳明我心裡的苦,向祂承認,我實在是做不到將工作放下,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帶著困惑,我繼續閱讀經文。在11章23節,面對摩西的質疑,上帝回答:“耶和華的膀臂豈是縮短了嗎?現在要看我的話向你應驗不應驗。”          是啊﹗耶和華的膀臂豈是縮短了嗎?我向上帝禱告:“天父,求你憐憫我的不信,謝謝你讓我看到你的膀臂沒有縮短,知道你在我找工作的事情上掌權。我相信你的應 許,如今我要憑信心看神蹟奇事,看你的話應驗。我相信你必為我準備一份工作,是超乎我所求所想、最適合我的。謝謝你的恩典和你的信實。” 原來抱怨這麼多 […]

No Picture
成長篇

行囊已背起

李京林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是否生不逢時?         我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常覺人生憾事頗多。自從信主以後,才領悟到,能夠活到今天,活在這個世上,都已是神的保守和看護。特別是最近我找工作這件事,更加使我感受到神的愛無比的大,對我的憐憫是無比的深厚。         我是去年五月份,拿到俄克拉荷馬城大學的電腦碩士學位。就在一年前,我還躊躇滿志,對前途充滿信心。就在初見曙光之時,忽然烏雲密佈,各大公司裁員,股票暴 跌,經濟達近八年來最低點。我有時想,是不是上帝在跟我開玩笑?或是我生不逢時?我想許許多多剛畢業或正在找工作的朋友們,一定和我的心情一樣。         我畢業後一直找不到工作。任著自己的能力爭取過,但是發出去的個人簡介基本上都杳無回音。有過為數不多的幾次面試,也都是無功而返。我也在神的面前祈求過,仰望過,甚至懷疑過……         幾個月過去了,我的心態也平和多了,大環境就是這樣,也不能太強求。牧師常告訴我,要恆切地禱告。說真的,在這幾個月艱難的時光裡,只有親近主、服事主時, 才感覺到真正的平安和喜樂。我參加詩班、查經、聚會、主日學、禮拜,還經常向周圍的朋友、同學傳講福音。我越是親近主,越覺得生活有意義。 打好我的行囊         一轉眼,畢業已經四個月了。我太太建議我到洛杉磯去找工作。畢竟那裡機會多,就算找不到電腦專業的工作,可以先幹別的,然後慢慢再找。出於現實的生活問題, 我沒有理由不接受這個建議。出於本意,我則多希望能留下來。我生活的這個城市不大,中國人不多,教會裡大部份人是學生,流動性很大,故而教會的發展常令牧 師頭痛。         在我求學的這兩年裡,我深深地愛上了這個教會。正因為人少,我才有更好的機會參與服事;正因為人少,遠離了鬧市的喧嘩,我才能安 靜自己的心,在這個離人遠、離神近的地方親近主。多麼想成為這教會、這神殿堂的一塊基石。而且我對我的同胞,更有一種強烈的負擔。所以一想到離開這裡,心 中有的只有遺憾。最後,終於定下要去加州。         奇蹟就這樣發生了。在週一我打好行囊,打電話準備租車,於星期六起程時,才發現車行關門,因為那天正好是勞工節。那週二再打電話吧。週二早晨,當我還睡眼惺忪時,忽然電話鈴響起來了,是州政府打來的,告訴我,他們以前面試過我,現在又有一個職位空出,問我是否感興趣。         我回想起,他們和我兩次面談過,最後還是不成,給我打擊很大。不知這次是不是神的安排,也不敢多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禱告。我想不管是走是留,神都有祂的美意,有祂的安排,我只要順從就好了。         當我把自己全部交托時,感到好輕鬆,也正是帶著這麼一個平和的心態,於週三去面談。這次給我面試的人比前兩次都多,但我一點都不緊張。我找工作這件事情上, 只有一個人可以做主,那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他們問,我答,一切進行得很順利。週四,我的導師給我打電話告訴我,州政府職員給他打電話了解我——此時, 我還沒有敢打開我的行囊。週五,州政府打來電話,給我這份工作。而且薪水比上次我申請的那個職位還高。         我們的主是又真又活的主啊!他在最後一分鐘,將最好的給了我!要知道,我原計劃週六就要起程的。也許有人會說:“這是偶然巧合的。”其實,在我們宇宙中,沒有一件事是偶然的。一切偶然性的 背後必有它的必然性。我們生活在這有適當的溫度、水分的地球上,這地球又在有著無數個星球的宇宙中,有規律地自轉和公轉著……難道這一切都是偶然的嗎?還 有我們這些人,難道我們的思想、感情、愛情,這一切的豐富性都是來自偶然的嗎?不是的! 搞清藥丸成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