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為什麼選擇“家庭學校”?

汪長如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那是2003年初夏,當我5歲的大兒子經過了好幾輪的面試後,我緊張的心弦終於放鬆了。我問老師:“我兒子的水平如何?他上幼兒園(Kindergarten)可以嗎?”老師的回答讓我很驕傲:“你兒子早超過幼兒園的水平了!”         回到家後,我非常興奮,覺得說服我太太homeschooling的機會終於來了(編註:homeschooling ,“家庭學校”,意即讓孩子以在家上學,替代正式的學校教育。在美國,政府設定課程要求與學力鑑定管道,以允許父母採此教育方式)。 我故意問太太:“既然如此,我們幹嘛還要送他去學校呢?他在幼兒園裡學什麼呢?”         看著太太答不上來,我就央求和鼓勵她:“請嘗試一年homeschooling吧。即使兒子什麼沒學到,他也不會落後於同齡小孩。” 最後,太太終於同意了在家自己教,條件是我要多承擔家務,多照顧另外兩個年幼的兒子。         這一嘗試就是8年的“家庭學校”。剛開始,我們遇到了父母的反對、親戚朋友的不理解,和教會的不支持。父母反對的理由是,美國的公立學校是免費的,在家教學要花錢不說,這更意味著太太要放棄工作,我們家的收入會減少一半。我們必須省吃儉用,要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親朋好友聽說我們的決定後,一方面勸說我們放棄這個“瘋狂的想法”,另一方面也開始為我們小孩的未來擔憂,“他們的社交能力怎麼培養?誰來教他們英文?將來他們上大學,誰給寫推薦信?”         還有一些好心的人給我們出主意:“如果你們嫌學區不夠好,可以多花些錢,在較好的區買個小房子,讓孩子去上那裡的學校。”         說句實話,起初我和太太也是有擔心和憂慮的,也懷疑過自己的決定是否明智。 但是當我們認識神越多,越明白神給我們的託付後,我們就越堅信,是神感動我們選擇這種教育方式,也是神攙扶著我們一路走下來。8年來,我們靠著神的恩典, 克服了許多的挑戰;雖然一路走得跌跌撞撞,但是從沒後悔過。 拒絕上帝的教育系統         我們不送小孩去公立學校,不僅是因為公立學校的教育質量不好,也不僅因為公立學校有日益泛濫和嚴重的吸毒、淫亂及暴力。 主要的原因,是公立學校的教育理念、教育內容以及教育方法,是敵基督的,是與聖經相違背的。         在紀錄片《Waiting for Superman》(2011年)中,詳細介紹了公共教育和公立學校的由來,以及這個系統對基督教的衝擊、對我們下一代心靈和信仰的危害。從這部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出,今天每一所公立學校,都在使用人文主義的教育理念和方法。         教育與信仰有很大的關係。是送小孩去公立學校,還是homeschooling, 這不只是父母的喜好和選擇,更是一場看不見的屬靈爭戰,是爭奪我們的下一代。         現代人文主義教育不相信上帝,也不相信聖經。現今的公立學校,已經把上帝從課堂裡趕走了──學校不允許老師教導創造論和聖經真理,禁止老師向學生傳福音,也不允許學生奉耶穌的名禱告。        […]

No Picture
成長篇

再思父親在家庭中的角色和責任

汪長如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2010年,我太太兩次懷孕,兩次流產。我們一家人傷心、難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同年年初,我們好朋友的寶貝女兒(10幾歲),突然失蹤,至今音信全無……         孩子死亡或失蹤,我們立刻能知道。但是,孩子心靈的離去和靈命的死亡,我們父母卻不容易察覺到。根據肯恩.漢姆(Ken‧Ham,基督教機構“答案在《創世 紀》”Answer In Genesis的創辦人)的觀察,每年有70-80%在基督徒家庭長大的年輕人,在上大學後,很快就不再去教會了,也不再持守信仰了。他在《早已離去》 (暫譯,Already Gone)一書中指出,這些孩子的心,在上中學時就已經離去了,他們早就身在教會、心在世界。         作為5個孩子的父親,這幾年我也一直思考這個令人痛心的現象。追根溯源後, 我慢慢意識到,年輕人在信仰上走失,主要責任不在教會,而是我們做父母的沒有盡到責任。        特別是我們這些做父親的,沒有在家裡按照聖經的原則,承擔起自己的角色和責任(參《弗》6:4)。我們的心放在了事業上和教會事工上。我們的心沒有轉向兒女,所以,我們兒女的心也沒有轉向父親,沒有跟定主。        我們兒女的心在電動遊戲上,在體育運動上,在同齡朋友上。他們為了同齡朋友的認可,可以公然不聽父母的話。我們的兒女是我們長期遺忘的宣教工場。         求神讓我們每一位父親,都來反思、悔改,免得神咒詛這地(參《瑪》4:6)。         與所有的父親一樣,我非常愛自己的孩子,也願意盡父親的責任。然而因為我的成長環境,以及現今各種思潮、各種專家意見的影響,我不清楚父親到底有哪些責任。而今對照聖經一看,才發現自己離神的標準還差得很遠。 家庭的供應者        和大多數華人父親一樣,我認為男人的首要責任,是有事業心、會掙錢、能養家。按這個標準,我是做到了,而且做得相當不錯。因為我不僅讓孩子們吃得飽,也讓他們吃得好。         至於兒女屬靈上的供應,我一直認為,那是教會的事,是主日學老師的事,而且我已經給他們一人買了一本聖經。我很少去問他們讀了什麼,讀懂了沒有,會不會應用。當我看到他們身上有問題時,我就怪他們不長進,怪媽媽沒教好。         主對彼得說了3次“餵養我的小羊”(參《約》21:15-17),現在我知道,主這句話也是對我說的,是對每一位父親的說的。主說了3次,是因為這件事太重 要了,也是因為我們太健忘了。提供靈糧給兒女本就是父親的責任,父親應該盡職地在靈裡餵養小羊、照看自己孩子靈命的成長。 家庭的守護者         我平時很關心兒女的安全。當我的小孩在家門口玩時,我會在路口放上“小心慢行”的牌子,免得路過的車輛不小心撞到他們。我還讓我媽媽在外面陪著,唯恐有歹人來抱走他們。         然而在屬靈戰場上,我卻毫無戒備,毫無防範,採取放鴨式的消極做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