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流淚谷(4)

天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前言:海外中國學人信主後靈命成長的困難,是許多參與這事工的牧長同工們極關心的課題。從 2001年起,加拿大校園團契和海外校園雜誌的同工共同策劃,在幾次同工培訓營中共收集204份問卷,廣面調查中國學人在靈命成長過程中遭遇的各種障礙, 並選擇具有代表性的學人,作深入的個別訪談,對每個人訪談平均用了15小時。          經過十個月的收集、整理、討論後,我們特請天嬰姊妹執筆,用小說的形式寫成七個故事,並經幾位具有學人事工經驗的牧長同工討論後,由林杏音姊妹針對前三個故事中所呈現的靈命成長問題寫出評析,並提出對教會的建議(見《舉目》第九、十及十一期)。           本文是七個故事及評析的第四篇。 一          “老婆,你倒是說話呀?有什麼話你說呀,別哭壞了身子”石謙輕輕地拍著妻子戈虹。          “我已經說過一千遍了,最後,你該怎麼做還是怎麼做。你想想,自從你加入了同工會,我們家還像家嗎?”戈虹就差從床上跳起來了。          “噓,小點聲,別吵醒了孩子們,”石謙趕忙給妻子打手勢。          “孩子?你還有孩子?”戈虹的氣不打一處來。          “別說傻話了,明天再談吧”石謙趕忙替妻子掖掀開了的被子。          戈虹甩開丈夫正在掖被子的手,拉著被子就往客廳走,邊走邊叫:“我早就跟你說過,我們最後的結局就是,你的教會萬歲,我的家庭破碎!”。         “唉,唉,別說氣話好不好,”石謙跟著妻子到了客廳。        “少碰我,離我遠點兒”戈虹沒好氣地說,一頭扎到沙發上,給石謙一個冰脊背。          結婚差不多快十年了,每當石謙看到妻子這種一哭,二鬧,三上吊的的架勢,就傻眼了。哄也不是,不哄也不是。石謙一下子也想不出什麼高招兒來,只好一個人回到臥室去了。          石謙躺在空空的床上無法入睡,他越來越搞不懂妻子到底是怎麼了。在別人看來,他們是愛主又相愛的一對兒。但自從他參加同工會的服事以來,戈虹就三天兩頭兒地 發無名火,而且還問不得,稍不注意,小姐脾氣就往上冒。動不動就以“散夥”要脅。他不明白戈虹為什麼抱怨,說實話,比起團契其他的學生家庭,他們算是條件 好的了。他和妻子在學校都有一份不錯的工作,雙胞胎的女兒也快上學了,他們雖不是富戶,也算是穩定下來了。比起大部分還在讀書的人,他們的負擔可要輕多 了。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流淚谷(3)

天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方舟弟兄,我想邀請你作為歷屆同工會的代表,在十二月二十六號的年終感恩聚會上發言”李大衛打電話給在東岸讀神學的方舟。         “李牧師,我沒什麼特別要講的”方舟一向就是這樣直來直去。         “你還是想想吧。你是唯一一個在我們這裡信主,成長,又奉獻出來全時間事奉的弟兄。你一定有很多的感受……”李大衛一向認為方舟是團契結的果子。         “嗯,讓我再想想吧。”方舟還是在猶豫。         “不要打太極了,又不是讓你講道,就這麼定了。”李大衛先堵住方舟的退路。          “李牧師,我想,我還是候補吧”方舟還是不想答應。          “先好好禱告一下,明天我再打電話給你”李大衛很肯定地說。          明天是“系統神學”的大考,還有上百頁的書沒看呢,整個兒一個下午,方舟一個字也沒看進去,心裡好像有十五個吊桶七上八下,一直為在感恩聚會上發言的事兒犯愁,說什麼呢?要從哪兒說起呢? 一 方舟可謂是神童式的傳奇人物,十五歲考上科大少年班,十八歲保送到美國讀碩士,讀完洋博士才二十三歲。方舟不但學習好,思維敏捷,不但對新生事物接受力極 強,還是個社交天才,不但有人格魅力,而且有非凡的親和力和凝聚力。他當過學生會主席,院刊編輯,同鄉會會長。人前人後,總是在忙,同學都說他是從政的 料。出國前,由於父母管得比較嚴,方舟只知道讀書,出國後,用他的話說就是“終於自由了!”           一到美國,方舟便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不讀書, 不進圖書館,一頭扎進各種社團,到處意氣風發地演講,像值班一樣天天泡在網上,東貼一個帖子,西發一個感慨。方舟到美國西岸的小城是作博士後研究的,他的 導師是位美國人,也是當地一間教會的長老。方舟信主後,只要是有聚會的地方,就可以看到方舟,方舟走到哪裡,見證就做到哪裡,他走到哪裡,就把福音帶到哪 裡,像他在自己的網頁所宣告的一樣:“我不以福音為恥,一生只傳耶穌並祂釘十字架的救恩。”。後來,經他的導師介紹,方舟認識了吳佳恩夫婦。           “歡迎你來我們團契,我們正需要像你這樣有大陸背景的同工”吳佳恩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          “感謝主,我也很高興可以有機會參與事奉。”方舟已經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了。          “明天,我就帶你去見我們的牧師。”吳佳恩有點兒急不可耐了。          “牧師?你是說李大衛嗎?”方舟打斷了吳佳恩。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流淚谷(二)

天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夏雪輕輕地拍著女兒,思緒飛到了西部那個令人難忘的小城。 (一)         自從夏雪和蕭毅的事兒沸沸揚揚地傳遍了小小的團契,團契的人茶餘飯後就多了一道菜,“涼拌蕭夏”。關於他們之間的事兒,說什麼的都有,什麼版本都有,比看瓊 瑤小說精彩多了。說也奇怪,就是沒人直接問過他們,好像大家並不真正關心事情的原委,只是喜歡享受談論,茶餘飯後多一個話題罷了。         夏雪很納悶,覺得好像團契對他們的態度,和以前國內對作風問題的處理沒什麼區別,無論你千好萬好,一旦有了作風問題,就不可救藥,就要遺臭萬年了,人民就會踏上 億萬隻腳。不是連牧師也說,“姦淫是最大的罪,是無法挽回的罪”嗎?至於團契的同工,除了方舟一個人為他們的婚事在聯繫牧師,上上下下地忙活,別人只是不 疼不癢地講一些屬靈的套話,說一些教訓人的大話,這又有什麼意義呢?         更讓夏雪想不明白的是,有一些人老遠看見他們就繞道而行了,好像他們長了大麻瘋似的。以前有說有笑的姐妹,現在開始變得皮笑肉不笑了;以前鼓勵她積極追求的長輩,現在卻遠遠地見了她就搖頭;以前見面熱情打招呼的人,現在突 然變得陌生起來,面無表情,好像從來不認識他們一樣。         特別使夏雪傷心的是,當她和蕭毅要結婚的消息傳開以後,沒有人,好像沒有一個人問他們需不需要幫忙,更沒有人為他們張羅Shower,夏雪覺得整個團契的人,彷彿一夜之間從天使變成了魔鬼,沒有祝福,全是咒詛。夏雪看大家旗幟鮮明的態度,好像是在向教會表明“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一樣。 (二)          雖然夏雪是家裡唯一的女孩,可謂父母的掌上明 珠,但父母對她卻像對三個哥哥一樣嚴厲。她像哥哥們一樣,小時候在全托的幼兒園長大,上小學時父母忙,只有哥哥們帶著她上下學,和哥哥們的一群男孩子瘋玩,等到好不容易上了中學,父母又送她上了寄宿學校。每個週末回家,父母除了問問她學習,讓她拿出作業給父母看看成績,就彼此沒有什麼話了。父母對其他的 事兒一概沒興趣,唯一關心的就是鄰居的什麼人又考上名校了,誰誰的女兒又得了數學競賽第一名,或者,就是絮絮叨叨講一些風涼話,含沙射影地警告夏雪,‘女人是要靠本事吃飯,不能靠臉蛋兒吃飯’等等。          夏雪認為,她父母根本不關心分數以外的事兒,為了得到父母的青睞,夏雪只有努力學習。但是, 夏雪偏偏是個美人胚子,再加上學習好,到了高一的時候,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們開始關注周圍的異性了,夏雪自然成了男同學的夢中情人。雖然家裡管的嚴,但她畢竟是在學校的時間長,課餘時間,夏雪也借一些在同學中流傳的小說來看,她喜歡《安娜卡列尼娜》中的安娜卡列尼娜,喜歡《簡愛》中的簡愛,更羡慕《娜拉出走》中的娜拉。         夏雪從小就希望得到多一點兒注意,可是她覺得父母從不願多看她一眼,更別奢望他們會注意她的美麗了,否則他們也不會什麼難 看給她穿什麼,她的衣服不是藍的就是灰的,同學都笑話說她是修女。有一次,她終於鼓起勇氣向母親要求買一條當時流行的牛仔褲,母親說:“你要是穿牛仔褲就 別回來了。”從那以後,夏雪知道這一輩子父母是指望不上了,父母對她的所謂愛是建立在她要聽話,走他們為她設計好的路的基礎上的,而她自己的意見及想法根 本就不在父母的考慮之內。也就是從那時起,夏雪知道她只有一條出路,就是好好學習,考上大學,遠走高飛。夏雪想,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可以和心愛的人走到天 涯海角,她這一輩子再也不會想這個家的。 (三)         夏雪從小做夢都想穿婚紗,像戴安娜王妃一樣在花童的簇擁下走向紅毯的另 一端,她希望所有認識她的人都來參加她的婚禮,特別是希望父母可以在婚禮上發現她的美麗。夏雪希望他心中的白馬王子會童話式地出現,為了愛,他們可以不顧 […]

No Picture
事奉篇

流淚谷(1)

天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海外中國學人信主後靈命成長的困難,是許多參與這事工的牧長同工們極關心的課題。從2001 年起,加拿大校園團契和海外校園雜誌的同工共同策劃,在幾次同工培訓營中共收集204份問卷,廣面調查中國學人在靈命成長過程中遭遇的各種障礙,並選擇具 有代表性的學人,作深入的個別訪談,對每個人訪談平均用了15小時。        經過十個月的收集、整理、討論後,我們特請天嬰姊妹執筆,先用小說的 形式分七篇故事刊登在萬維網(www.bbsland.com)的《彩虹之約》上,藉此得到網上讀者的回應。2002年12月,經幾位具有學人事工經驗的 牧長同工討論後,由林杏音姊妹針對這七個故事中所呈現的靈命成長問題寫出評析,並提出對教會的建議。         本文只是七個故事及評析的第一篇。今年《舉目》將連載三至四篇,預計2004年全部七篇可出版成書。 一         “又是誰有喜事兒了?快讓我看看”夏雪迫不及待地問。         “噢,不是,”蕭毅把信遞給妻子,“是邀請信。”         “親愛的蕭毅弟兄,夏雪姐妹:         感謝主過去七年的帶領,我們‘主恩國語團契’由最初的五個家庭,增長到有一百五十人的固定聚會。感謝主的憐憫和恩典,弟兄姐妹的同心,及你們在神面前的忠心 守望。經政府批准,我們‘國語主恩基督教會’正式註冊成立了。教會定於2002年12月26日到28日舉行特別感恩聚會,誠盼你們參加,共述主恩。         以馬內利 國語主恩基督教會教牧同工共敬         夏雪讀著,眼淚止不住嘩嘩地流。多少年了,她做夢都盼著這一天。來加拿大已經三年多了,女兒都要兩歲了,但魂牽夢繞的還是美國西部那個剪不斷,理還亂的“主恩國語團契”。多少往事,不但沒有隨著歲月而淡漠,卻是越來越鮮亮了。         “我們回去嗎?”夏雪像是在探丈夫的口氣,但又好像已經知道丈夫會說什麼似的,她低著頭,不敢看丈夫。蕭毅先是沒出聲兒,然後便抽泣起來。夏雪沒想到丈夫會這樣,突然手忙腳亂起來,一下子不知該說什麼好了,看丈夫哭的那麼傷心,也覺得喉嚨堵的慌。        “媽咪,講故事了,”女兒倩倩在隔壁的房間裡叫。        “讓我一個人待一會兒,好嗎?你先去陪陪倩倩。”蕭毅對妻子低聲說。        “也好,孩子睡了我再過來。”夏雪輕輕地拍了拍蕭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