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從方寸世界仰望星空——向新一波留學浪潮傳福音

本文刊於《舉目》64期 基甸        最近和朋友聊天,大家都不約而同地談到,近年海外的中國留學生越來越多,而且年齡越來越小。國內的朋友說,不知不覺中,身邊已有很多人把孩子送到海外讀書。在美國的朋友也說,明顯感到美國的大學裡,來自中國的孩子越來越多。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張照片:一大群中國孩子,半夜聚集在美國印第安納州的沃爾瑪店門口。原來,時值開學,普度(Purdue)大學的中國新生,集體“血拼”(shopping)生活用品。2012年普度大學有4千多名中國留學生,今年估計更多。  特點低齡化        最近有新聞說,因為大批中國留學生湧入紐約上州的大學城,小鎮的商店裡,因此專門增加了中國食品。上個月我回美南小城的母校,發現中國留學生比20年前我讀書的時候多了很多。光是本科生,就比當年所有的中國學生、學者總和還多。如今,似乎隨便一個美國大學,都有數以百計到千計的中國留學生。         我在網上看到的統計數據,也佐證了這新留學浪潮。。從2008年的16萬,到2012年的41萬。海外的中國留學生人數,平均每年增加6萬。2012年,在美國大學就讀的中國留學生,有將近20萬人(圖1,註1)。2010年代這一波留學新浪潮,顯著的特點,是低齡化:2012年在美國中學就讀的中國小留學生,有24,000人,而相較2010年,僅有6,000多人,2006年還不到100人(註2)。        中國父母和學生對國內教育體制的失望和厭倦,是留學生人數增加、低齡化的一個主要原因。家長普遍抱怨:“孩子在中國太累了!”2010年,近1百萬考生放棄高考,其中打算出國留學的,佔21%。        2012年4月,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發佈的調查結果顯示,70%的中國高中生對出國留學感興趣,80%的中國父母贊成孩子出國留學。        有經濟條件把孩子送出國讀書的家庭,也越來越多。另一方面,歐美國家近年經濟不景氣,學校也希望通過擴大招國際留學生來創收。 新舊的不同         中國學生到歐美國家留學的上一波浪潮,是在1980、1990年代。我就是那個年代出國留學的。今天湧出國門的中國留學生,跟二、三十年前我們那一代,有顯著的不同。我們大多數是到海外讀理工科專業的碩、博士研究生,多數有獎學金、助研金,或助教工資,而且學校免除學費。只有少數學生需要在餐館等地方打工,才能維持生活。        大多數留學生都已經結婚,甚至有了孩子。剛到海外的時候,基本上都是一無所有,購物需要搭朋友的車,傢俱是朋友幫忙撿來的。        那一代的人,經歷過貧苦,大多吃苦耐勞、節儉勤奮、憂國憂民,相信個人奮鬥、科學至上。        今天新一代的留學生,多是單身,從小在相對優裕的環境中長大。他們留學海外不菲的學費和生活費,基本由家裡提供。租高檔公寓、買房、買新車,甚至開豪華跑車的,都不罕見。他們所學的專業,也不局限於理工科。除了最熱門的商科,人文、藝術、音樂等科系都有。       跟其他條件優越的中國90後一樣,他們大多時尚、大方、自由、率直、聰明、有主見,喜歡用智能手機。同時,可能比較自我中心、自戀、頹廢、情緒易變、不愛跟人交往、更多地受後現代思想的影響……        這些年輕的留學生,給海外華人教會帶來新的挑戰和機遇。當年我們那一代的留學生,物質比較貧乏。很多人一到海外,就受到華人教會的關懷和幫助,被基督徒帶到查經班或教會小組,並且留下來,最終信主。我就是這樣。         從“仇恨文化”走出來的我們,本來相信“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卻經歷了基督徒真誠的愛。我們起初無法理解,但隨後深深感動,因而開始仰慕基督信仰,願意深入瞭解。        今天新一代留學生,在物質上優越得多,未必需要教會為他們撿舊家具,或每個週末用車載他們去買菜、購物。查經班或教會小組免費提供的中國飯菜,也許能吸引他們來參加一、兩次的迎新活動或查經聚會,但很快他們就可能因為學業忙,或者週末有更好玩的活動,而不願意再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