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透視篇

歸去來兮──透視今日“海歸”熱

張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13期 走在“海歸”的路上       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向海外派遣的公派留學生近40萬名,其數目為之前將近一百年間(1872-1978)派出留學生總和(13萬人)的三倍之多。這還不包括比這多得多的自費留學 生,以及透過各種其它途徑出國後,在當地取得學生身份者。         自1978年迄今,“出國熱”在神州大地歷久不衰,對學子們吸引尤大,以致人們把北大、清華等中國名校,戲稱為歐美大學的“預科班”。甚至許多中國高校畢業生,聚會,最佳地點不是在中國,而是在美國。         然而近十年來,出國的學子們開始絡繹不絕選擇歸途。歸國的不單有公派留學生中的14萬人,甚至許多當年費盡心思、傾家蕩產,擠出國門的自費生們,也從起初的觀望到躍躍欲試,繼而踏上歸途了。         于是近年來,便誕生了一個很時髦的名詞:海歸。也有人取其諧音,戲稱為“海龜”。海歸人數一多,就有了所謂的“海歸派”,以對比于“本土派”(也被戲稱為“土鱉派”)。         有數據表明,“海歸”群体的擴張極為迅速,1995年回國的留學生約五千多人,1996年為六千多人,1997年為七千多人,1998年為七千四百多人, 2002年海歸人員更達一萬八千多人。 百年中國“海歸”史          翻開中國近百年來的歷史,大約有四次較大的“海歸”。第一批的“海歸”,是發起中國近代民主革命、推翻帝制、創建共和的一群人,包括孫中山先生和他政府中的許多革命志士們,以及步他們後塵的周恩來和鄧小平等人。          第二波的“海歸”,出現在上個世紀的三四十年代,大多作了“洋買辦”和當時的白領,卻也在各領域中對中國社會的轉型頗多貢獻。          第三波的“海歸”,則成就了新中國核研究及核子武器的大業。          而最近的這波“海歸”潮,則是人數最多、專業分佈最廣、背景成份最雜的。對中國的影響雖然目前尚不明顯,但毫無疑問,也將如以往一樣,對中國的明天產生深遠的影響。 今日“海歸”潮初探          自1993年起,第四波的海歸潮已初見端倪。回國的動機,有剪不斷的“鄉愁”,有“美國夢”的破滅,有報效祖國的熱情,等等。但更多的是經濟理性思考和市場 利益驅動。有所謂三大誘因,驅動著這波“海歸”熱,即“高薪誘龜”(以相等于或高于美國的薪水,在中國工作),“洋輪載龜”(以外國公司代表的名義回 國),和“淘金引龜”(當年出國“淘金”,如今回國“淘金”)。          “海歸”們除了大部份從事教學、科研工作外,至今約一萬多人選擇了從事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金融、管理,以及諮詢、律師事務、“中介”服務等行業。          最近更流行“海歸”自創企業。到目前為止,海歸們在國內創辦的企業,已達五千多家,年產值已逾一百億元。單上海一地,去年就有一千多家海歸們創辦的企業。          相應于這股趨勢,國內也闢出多達六十家以上的“留學人員創業園”,以吸納和引導、鼓勵這股創業風潮。政府也出台不少優惠政策,諸如減免房租,提供貸款擔保,提供註冊、公用設施、生活接待等各類服務的“接軌”措施,以“遍栽梧桐引鳳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