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祂手所作的工

海若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飛機仍然在西伯利亞上空飛行,偶爾能看到一些破舊的房子和稀疏的樹林,在廣袤的天地間,就像小 孩的玩具一樣散落著。以前總是厭煩漫長的飛行,坐著不舒服,要躺沒地方,走也只能從廁所到座位。然而這一次的飛行,卻不再索然無味,因為不知道何時能再有 機會飛越歐亞大陸,多看一眼,就多一點回憶。就像離開德國前,在不萊梅團契的燒烤活動中,我寧可安靜地在一邊,多看看不知道何時能再見的可愛的弟兄姐妹, 和用生命影響了我的牧師。         背著厚重的背包走出機艙,當熾熱的陽光夾雜著濕悶的空氣向我襲來時,我終於意識到我回來了,回到我想念了許久的祖國。         丈夫已經等我很久了。 (一)丈夫        丈夫不願意出國,於是我選擇了回來。曾經有些猶豫和不甘,但我深知我的婚姻是神賜給我的,要我在婚姻中學習順服丈夫,順服神的旨意。        丈夫還沒有決志受洗。我是在信主之前和丈夫開始談戀愛的,結婚後丈夫信主問題,就成了我最大的挑戰。回國前,打國際長途說得最多的不是各自的生活、遠離的思念,而是我向丈夫傳福音。我在這邊說得頭頭是道,丈夫在那邊不置可否。說多了,他甚至覺得,他在和看不見的神爭奪我。         回上海後,我想,我以前不在他身邊,所以工作不太好做,現在我回來了,一定要讓他心服口服。於是每到周末,我就竭力勸丈夫和我去教堂。丈夫很愛我,熱情地把 我送到教堂門口,卻打死也不進去。禮拜結束又在教堂外等我,接我回家。丈夫有個說法,讓我不得不同意他的缺席。他說,如果僅僅是因為愛我,而不是愛神,陪 我進教堂,那是對不起神,藐視祂的存在。        我很高興他有一顆敬畏的心,然而他不願意去教會還是讓我頭疼。儘管我願意等他到80歲、90歲 ──只要他有信主的一天。但是我心裡總記得牧師講過的話:沒有人知道明天會怎樣,誰知道自己就一定有80歲、90歲?就像聖經中那個地主,計劃著搭建更大 的糧倉,卻當夜死了(《路》12:13-21)。         正心急的時候,機會來了,上海海歸團契舉辦了一個聖誕節聚會。我們去參加了那個聚會。那 一天丈夫很享受聚會的氣氛,他看到了一群“正常”的、“高素質”的人在敬拜神,改變了原先認為只有老年人、身体有病或心靈空虛的人才去教會的看法。聖歌也 很打動他,使他領略到了天外的平安和寧靜。        我們開始固定去海歸團契。每次活動回來,丈夫都很期盼聽到團契的事情。得知團契裡也有像他這樣不太順服、甚至有點悖逆的人,他還偷著樂呢。        丈夫想提高英語口語,決定每天讀英文聖經。晚上入睡前,我們都打開自己的聖經,“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神每天都把他心裡那道牆拆掉一點。        神還差了祂的好僕人李秀全牧師來。我丈夫特別欣賞李牧師幽默而又涵義深遠的講道,覺得李牧師智慧的話語,就像神親自對他說話。當李牧師改用一句詩歌“耶穌,主耶穌,求用我先生”(原詞是“耶穌,主耶穌,求用我一生”)時,丈夫和我更是相視而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