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廣場

掃興的火星(潘柏滔)2018.01.03

潘柏滔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1.03   美國《科學》雜誌,在2017年12月份發表了《掃興的火星上的液態水理論》( A wet blanket for theories of liquid water on Mars)一文,認為火星表面並沒有“大量液態水在流動”,引起了廣泛的注意。 一、火星上的黑暗條紋 火星是離太陽第四近的地球型行星(telluric planet),又稱岩石行星(rocky planet)。火星缺乏厚厚的大氣層和磁場,因此火星暴露在有害的紫外線和宇宙射線的輻射之下。加上低溫和低壓,使得我們所知的生物無法在火星生存。 2011年,天文地質學家厄爾弗雷德·邁克歐文 (Alfred McEwen)及其團隊,通過火星偵察軌道器上的HiRISE相機,監視火星上幾米寬的黑色條紋(recurring slope lineae: RSL)。這些條紋從火星岩石向下延伸到陡峭的赤道面(見下面的HiRISE模擬圖像),在溫暖的季節增長,在寒冷的季節逐漸消失。科學家推測,這是季節性的條紋水。2015年,美國航天局宣佈,“有力證據”表明,火星上有流動液態水。 2017年9月,科技巨頭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公佈了他最新的殖民火星計劃:到2024年,他的航空航太公司SpaceX將用大量的火箭飛船將人類運送到火星,實現人類征服火星的夢想。 然而,著名的《科學》雜誌,卻在2017年12月份發表了《掃興的火星上的液態水理論》,表示所謂在火星表面流動的大量的液態水,可能只是沙子。 當初發現火星上黑暗條紋的天文地質學家邁克歐文及其團隊,11月20日在《自然·地球科學》雜誌線上發表的一項研究中,分析了151條條紋,發現條紋只產生於比27°更陡峭的斜坡上。當角度小於27°時,條紋會逐漸消失。研究人員將此解釋為,這不是水,而是乾燥的沙塵流動。 無水的火星,不能維持生命。 二、尋找外星智能 一些科幻家認為,實現地球和平、繁榮與不朽的最大希望,是通過與外星文明交流,獲得幫助。“萬千世界”的觀念歷史悠久,但是尋找外星智慧的科學探索,始於大約60年前。為此,人類花費了大量的金錢和努力,可惜未果。“尋找外星智能”(SETI,Search for Extraterrestrial Intelligence)的代言人法蘭西斯·德雷克(Francis Drake),在自傳中講述了自己近乎宗教般的執著: “如果我的童年有什麼不尋常的地方,那就是我在8歲時,開始追尋我與……外星文明的聯繫。儘管我的保守派基督教家庭對我這夢想輕蔑和奚落,但我一直都在等待這一刻。”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生物時鐘:誰的手筆?(潘柏滔)2017.10.17

生物鐘再次表達出上帝創造生命節奏的奇妙。日月和生命的節奏提醒我們,凡事都有定時(參《傳》3:1-8)。主耶穌也吩咐我們,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參《太》6:34)。因為萬事都是按照上帝的定時進行,我們只需謹慎自守,警醒禱告,等候上帝的旨意成就(參《彼前》4:7、17)。 […]

天下事

基因改造食物何去何從?(潘柏滔)2016.07.22

究竟經過改造基因的食物(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 or Organisms。簡稱GMOs。又稱“Transgenic organisms”,即轉基因生物),是如何在農業方面創新,以滿足全球人口不斷增長的需求?什麼是此類植物的風險、效益和影響?在支持和反對的聲音中,包括基督徒在內的有識之士,應該有什麼立場? […]

Uncategorized

胚胎基因工程的最新發展和挑戰(潘柏滔)2015.05.12

人類嘗試用改造性細胞和胚胎來改進和延續後代可以達到甚麼程度?
已經被英國批准的MST技術中, 因為子女的粒線體遺傳病,只有來自母糸, 所以使用這技術生產的父母,極可能篩選男性的改造胚胎, 以防粒線體遺傳病從女兒傳給子孫。
目前,所有文明國家都嘗試禁止胚胎性別篩選。
若改造人類胚胎的技術,無限制地發展, 可引發親子關係的改變: 一個孩子可能有三個以上的父母, 卻不一定有血緣的關係。如,在MST技術捐獻健康卵子的女子,與從改造胚胎而生的嬰兒,並無直接的染色體血緣關係。
父母的權益有沒有與子女的選擇、社會的公益,產生衝突? 父母與子女在社會中的福利和義務,是否需要重新定位? […]

No Picture
成長篇

聖經與人類的上古歷史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潘柏滔 聖經清楚地告訴我們,人乃上帝按自己的形像造的(《創》1:26-27)。不過,究竟上帝何時創造天地和人類,卻沒有交代。有人根據愛爾蘭大主教烏撤(Archbishop Ussher,1581-1656)的理論,以《創世記》第5章和第11章的家譜計算,認定上帝在主前4004創造了世界和人類。這與地質測年法所鑒定的地球數十億年年齡,大相徑庭!有些人以此攻擊聖經不合乎科學!很多在教會成長的年輕人,也因此離開基督信仰。 保羅吩咐我們,“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2:15)。究竟怎樣才符合“正意”呢?讓我們從下列兩方面,討論一下聖經與人類的上古歷史 。 一、家譜 很多研究聖經家譜結構的學者,認為聖經中的家譜並非按年代準確地記載,其目的也不是用來推算人類歷史年代。聖經記載家譜,目的是表達屬靈的意義、傳遞神學的信息。從聖經中的家譜,我們可看到下列三方面: (一)不重要的人物,不記載在家譜中 下列是一些例子。 例一 《馬太福音》1:1“亞伯拉罕的後裔,大衛的子孫(後裔,子孫:原文作兒子),耶穌基督的家譜”,在這裡,亞伯拉罕與大衛、大衛與耶穌基督之間的人名,未全記載,因為這家譜只介紹重要的人物。 在耶穌的家譜中,有“約蘭生烏西亞”一句(《太》1:8)。其實這裡有三個人名未被記錄:亞哈謝(《王下》8:25),約阿施(《王下》12:1),亞瑪謝(《王下》14:1)。此外,以斯拉的家譜中,還有6個連續的人名未寫。(見《代上》6:3-14和《拉》7:1-5) 按照《出埃及記》6:16-24記錄的家譜,摩西好像是利未的曾孫。然而從利未到摩西,相隔430年(《出》12:40)。顯然,摩西的家譜中,有不少的人名未記載。 聖經的家譜並不在乎年表,而是有深層的意義。《馬太福音》第1章,記載耶穌的3個14代的家譜,“這樣,從亞伯拉罕到大衛共有14代;從大衛到遷至巴比倫的時候也有14代;從遷至巴比倫的時候到基督又有14代”(《太》1:17)。其實,從亞伯拉罕至大衛,歷經1千年。從大衛至遷到巴比倫,約4百年。從巴比倫到耶穌時代,是5百多年。 耶穌的家譜中,還有4個婦女,這是有違猶太人的風俗的!其中,他瑪、喇合、烏利亞的妻子,都犯過大罪,而路得是外邦人。 可見《馬太福音》中的耶穌家譜,要表達的是:耶穌是彌賽亞,是大衛的後裔,是舊約預言的應驗。祂來是要彰顯上帝的恩典。這恩典是給一切罪人的,也給女人和外邦人。這些神學意義,都是超乎年代的! 例二 《創世記》5章和11章的家譜,使用了平行對稱體裁,都以同樣的程式,記載了10個名字:亞當到挪亞共10代,閃到亞伯蘭也是10代。最後一代的挪亞和亞伯蘭,都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例三  《創世記》4:17-22與5:3-29兩個家譜,亦是有意義的對比。兩個家譜,都以一個父親生3個兒子來結束。兩者都以第7代的子孫為高潮。前者以拉麥的多妻、流血復仇和狂言為鑒,後者以以諾與上帝同行為範(《創》5:23-24),互相對比。 該隱後代和塞特子孫的希伯來名字,亦有對應之處:該隱—該南;以諾—以挪士;以拿—雅列;米戶雅利(Mehujael)—瑪勒(Mahalalel);瑪土撒拉—瑪土撒拉;拉麥—拉麥。 最後一代,同有代表性:拉麥3個後代,代表三種專業人才;挪亞3個後代,代表三個人種。而且,塞特、以諾、挪亞3人,都有較詳細、突出而且正面的描述,說明此3人是例外。該隱族譜不記年代,表示人離棄上帝的日子不被記念。塞特(代替亞伯)的族譜有年代,表示人活在上帝面前得享長壽——直到人罪大惡極,只能活到120歲(《創》6:3)。 這些都是族譜要傳達的主題、教訓與意義。所以我們可以肯定,古人記族譜,重視要表達的意義,重視文字上的工整,卻往往跳過很多代,不記錄,不交代,選擇性地記載。 若用這些家譜中的歲數,加起來計算年代的話,就會發現誤得到下列的結果:洪水以前,挪亞所有祖先都與亞當同時活著;亞伯拉罕58歲時,挪亞才死;閃比亞伯拉罕遲死35年! 這顯然不是五經作者要表達的!《創世記》6:5-6說,當時“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耶和華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若亞當在挪亞父親的年代還健在,人不可能忘記創造主。這証明挪亞時代的人,不可能與亞當同時。 亞伯拉罕也不可能與挪亞和閃同時,因為比亞伯拉罕更早時代的人說: “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創》11:4) 這些經文暗示,亞當到挪亞,挪亞到亞伯拉罕之間,有遙遠的時間差距,人甚至忘了上帝創造,以及降洪水的史實。 (二)“父親”、“兒子”,或“某某生某某”,超出字面的意思 上文提及,耶穌的家譜中,“約蘭生烏西亞”一句內,即省略了3個人名。因此“約蘭生烏西亞”的“生”字,並非指約蘭是烏西亞的父親,而是指約蘭是烏西亞的祖先。 《歷代志上》1:36提到,“以利法的兒子是提幔,阿抹,洗玻,迦坦,基納斯,亭納,亞瑪力”。但《創世記》36:11-12卻說:“以利法的兒子是提幔、阿抹、洗玻,迦坦、基納斯。亭納是以掃兒子以利法的妾;她給以利法生了亞瑪力……” 聖經中有很多這樣的例子。在《創世記》5和11章的家譜中,可以看到下列的程式: “甲活到……年生了乙,又活了……年。乙活到……年生了丙,又活了……年”。這裡所用“生了”一詞,往往是有了子孫之意。比如,悉帕和辟拉為雅各“生了”孫子(參《創》46:16-23),迦南“生了”幾個國家的人(參《創》10:15-18)。所以“甲活到……年生了乙,乙活到……年生了丙”的意思,不一定是父親生兒子。可能是某人出生時,其重要長輩的年齡。 (三)古人長壽的新證據 […]

No Picture
成長篇

亞當存在嗎?

編註:因限於雜誌篇幅,與大部分非專業讀者的興趣,本文刪掉一些作者的論證細節,使文章更為精簡。由於旨在介紹,讀者可閱讀文末的參考資料,繼續作深度研究。 潘柏滔           上帝的創造和基督的救贖,是基督信仰的兩個重要支柱。而亞當、夏娃的被造和悖逆,是基督道成肉身的大前題。對此,天主教、東正教和基督新教一致認同。        然而,壟斷科學界的進化論,卻聲稱:人是藉著無目的天演進化而來,遺傳基因圖顯示,人類與黑猩猩有共同的祖先。最早的人類,大概在約15萬年前出現,有一萬多人。         一些基督徒科學家,如美國衛生處總裁柯林斯(Francis Collins),致力推行神導進化論,認為上帝用進化的過程創造萬物。亞當、夏娃的故事,是象徵性的寓意,不一定是歷史事實(註1)。         福音派主流喉舌《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雜誌,在2011年6月的社論中宣告:“我們必須相信,有《創世記》所描述的原始祖宗,並信他們能與上帝有屬靈的交往,這是正統基督信仰的底線。”(註2)        這立場的根據究竟是什麼?科學上的最新發現,對這立場有何挑戰?讓我們來做一點探討。   一、 亞當的真實性在神學上的意義        1.  解經方法的商榷        大部分福音派的神學家,都採用歷史神學的角度來解釋聖經。他們認為,聖經所記載的事情,兼有歷史性和神學性。        然而,自由派的神學家,卻把科學歷史和救贖歷史區分開來:科學歷史是在時空中真實發生之事件,而救贖歷史不一定具有歷史真實性,只是以神學上的意義來描寫歷史。              很多神導進化論學者,不堅持聖經的歷史性,而是在解經上向自由派的神學妥協,強調信徒藉著聖經與上帝相遇的經歷,試圖藉此將聖經帶入後現代社會人的生活中。他們雖然承認人的罪性,卻不注重“惡”的歷史來源。        加爾文是改革宗神學的創始人,他注重新、舊約互相解釋的關係,與上帝在聖經歷史中的漸進啟示。連貫兩約的中心思想,是上帝藉著以色列歷史,向世界自我啟示。從人的被造、墮落,到上帝應許亞伯拉罕為萬國之父,最終帶出耶穌基督為神學中心(參《約》5:39)。        這種歷史和神學的釋經法,最能闡述聖經的完整涵義。藉著聖經歷史中的國家和人物,上帝向世人啟示。         聖經雖然有象徵性的表達方法,卻不影響聖經整體記載的歷史性。聖經各書卷的作者,以當時的語言和文化,傳達上帝的信息。現代人不能苛求摩西用科學的詞彙,來描述上帝的創造。況且,《創世記》也有文學的成分,如第1章的前3天和後3天被造物的對比,象徵性數目如3、7和10的運用;第3章,伊甸園中的兩棵樹,和會說話的蛇等(註3)。 2. 新舊約聖經觀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塑造西方科學文明的至要主因──《科學的靈魂》書介

潘柏滔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人們普遍認為,科學是客觀地尋求真理,宗教是主觀地經歷美善。科學是普及知識,宗教卻屬於個人感受的範疇。          然而,物理學家和哲學家孔恩教授(Dr. Thomas Kuhn)在他劃時代的《科學革命的結構》一書中指出,科學的進步不是源於新的發現,而是基於科學家思想的突破。他以愛因斯坦劃時代的科學理論──相對論 為例,這偉大的發現,並非是實驗的結果,而出於思想的突破。愛因斯坦並未用實驗驗證過自己的理論,他只用大腦思索,就引發了物理學最大的革命!         孔恩的理論,自20世紀的60年代面世以來,成為科學歷史和科學哲學領域中的主流。         《科學的靈魂──500年科學與信仰、哲學的互動史》(註)一書進一步探討,為何基督信仰立場不單沒有攔阻科學的發展,反是孕育現代科學的沃土?其他地方性的文化傳統──如中國文化到阿拉伯文化,雖然因實用和常識,發展出比中古時代歐陸更先進的科技和學問,但是只有基督文化,孕育出一套系統性和自我矯正的現代 科學。 第一卷《新的科學歷史》         在第一卷《新的科學歷史》中,作者從多方面介紹了根據聖經而來的獨特世界觀,這些世界觀與其他文化糸統不一樣,且有助於科學的發展。作者引用科學歷史的證據,證明“信仰與科學互相抵觸”是完全錯誤的觀念。科學歷史證明,基督教對現代科學有正面的貢獻。         “宗教與科學之間的戰爭”的錯誤概念,源自實證主義。18世紀啟蒙時代第一代號稱反對基督信仰的哲學家,提倡以一套科學的哲學取代基督信仰。本書秉承孔恩的觀 點,闡明所謂的現代科學,並非基於實證的具體發現,而是基於人的理念──人會先入為主,以預設立場搜集論據。這種立場的危險是可能否認一切的超自然。 第二卷《第一場科學革命》         第二卷《第一場科學革命》講述古希臘哲學與基督信仰的相互關係,以及科學觀念經過的3種思潮:         1. 亞里士多德(Aristotle)的世界觀         這種觀念,將宇宙視為一個生物個體,認為大自然的所有過程,包括變遷,都有內在的目的。領悟其並以精簡的邏輯加以定義、闡述,就是科學知識。        這種理論注重神的理性:神乃偉大的邏輯學家。        科學革命中的主要人物,如現代解剖學的鼻祖維薩裡(Andreas Vesalius),和發現血液循環的哈維(William Harvey),都在亞里士多德的系統之下治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