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好書選介

走出信仰的迷霧─讀《無語問上帝》有感

李相宜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1998年的平安夜,南京下了一場很大的霧。我與三兩位姐妹約好,去參加神學院的篝火晚會。我獨自行走在大霧中,感到這場大霧彷彿在昭示:與上帝的邂逅,必然要經歷迷霧和考驗。後來事實証明,果真如此。         多年以後,當我懷揣著對上帝的無數迷惑,多年來隱忍未發的詰問,讀楊腓力的《無語問上帝》時,彷彿終於遇見了一個說真話的朋友。這個朋友道出了一切我想說而不敢說的話。他和我一樣真誠,一樣認真的對待信仰……這個朋友就是楊腓力。 對上帝失望        上帝公平嗎? 上帝沉默了嗎? 上帝隱藏了嗎?         上帝究竟是說話的上帝,還是沉默的上帝?上帝真的公平嗎?為什麼那麼多惡人享著平安,而義人卻多受苦難?上帝是隱藏著的嗎?為什麼舊約裡的以色列民可以直接 和上帝說話,摩西也在西乃山的火與荊棘中親歷過上帝的臨在,然而在奧斯維辛的漫漫長夜,集中營裡虔誠的人們跪在冰冷的牢房,祈禱上帝讓他們死在一個有陽光 的地方,但最終也不能如願?         無論從歷史,還是從個体生命裡,人對上帝的疑問從沒有停止過。 “對上帝失望”(Disappionted with God)這個短語,在基督徒眼裡幾乎是大逆不道的,卻赫然出現在《無語問上帝》這本書的封面。這本書要表達的,就是對上帝的失望嗎?        然而讀完整本書,你便知道,這個貌似對上帝失望的命題,實則闡述了:如何從對上帝的失望中,重新走向信仰,建立真實的信心。 抹殺的真實         我是一個被大陸城市教會餵養大的小羊,親歷了中國教會從90年代中期到今天的將近10多年的發展。坦白說,我覺得我們的信仰,從起初就帶著實用主義的傾向,這大概與我們那種“求神就是為了得好處、得平安”的信仰原始思路有關。        我不用“功利”這個詞語,是因為我們的信仰的確談不上功利,只算得上實用主義。功利的謀求是妄求,而我們的祈求,按照我們自己的邏輯,絲毫不過分。比如:一 個篤信上帝的畢業生求一份好工作,一個結婚多年、不育的基督徒求上帝賜一個孩子,多年單身的信徒渴望有個家,飽受疾病折磨的人求上帝開恩醫治……         這些,似乎都不能算做妄求。但我們卻發現,上帝並沒有按照我們所期冀的那樣,將我們想要的傾倒給我們。你見過大家一起為一個年輕患者禱告,他還是不久告別人世的例子嗎?他可是很虔誠的基督徒!        失望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在我們渴望“上帝啊,你顯一個神蹟吧”,卻長久不可得的時候出現了,我們的信心開始跌落了。         對我們而言,如果,我們的祈禱,那些我們看來十分重要的祈禱事項,哪怕兌現一半,我們就有力量繼續向前。如果神蹟如期而至,那麼我們的信心,將如百合花一樣開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