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試談美國的文化鴻溝

熊璩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對歷史的解剖將會發現,所有偉大的國家都是自殺死亡的。”──歷史學家湯恩比(Arnold Toynbee)                 一、引言          2004 年8月初,美國《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網站,就“美國是否已經放棄了猶太教與基督教共有的傳統──難道還有希望嗎?”的議題,進行討論。該網站分兩天刊登兩篇文章,一篇是由明尼蘇 達州名牧安得森(Leith Anderson)寫的,題目是:“穩定的基督教影響”。主要是說,雖然形勢險惡,但從幾次災難性的事件中可以看出,美國還是一個深受基督教影響的國家。         另一篇是北卡州改革宗神學院著名神學教授布朗(Harold OJ. Brown)寫的,題目是:“一個轉向異教的決定性轉變”。主要是根據近年來美國聯邦大法官,對墮胎、同性戀,和其它問題在憲法解釋上的轉變,看出美國文化環境急速朝異教轉向。        這種對文化的爭論,已經在基督教界熱烈地討論了好幾十年。這兩位深負名望的福音派人物,不約而同地投稿,發表了兩篇相反的意見,正反映出教會內的不同的聲音。         到了2004年11月大選以後,看到美國地圖上,“紅色州”與“藍色州”的分佈圖,美國文化環境兩極化的現象就更為明顯了。特別是因著共和黨選舉上的勝利, 許多關心美國前途的基督徒都興奮地認為,這是扭轉文化的大好時機,應當更積極推動傳統“核心價值”,使之落實在社會與政治上。         在我們興奮之先,讓我們先思考一下近廿多年來的歷史教訓吧! 二、“道德多數”的歷史教訓        美國第二任總統亞當斯說,我是個歷史迷,我相信歷史會重複上演”。        1980年,法威爾牧師(Jerry […]

No Picture
事奉篇

後現代社會對宣教的挑戰

熊璩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世間沒有事實真相,只有詮釋(意:不同的看法)。”(尼采《權力意志》)          “後現代主義這個詞不代表任何意義,請盡管使用。”(《獨立日報》,1987年)          幾週前,筆者在斯坦福校園撞見後現代主義大師Richard Rorty。他說:“人家總是告訴我,我寫的東西是後現代主義,但我不知道甚麼是後現代主義。”          是啊,到底什麼是後現代主義呢?為了避免混淆,本文所採用的“後現代思想”一詞,指的是文化層面的討論,不包括文學或藝術的領域,也不作哲學性的辯論,主要是研究受到後現代思想影響的人。 一、後現代思想是什麼?          顧名思義,後現代思想就是對現代思想的逆動,它本身並沒有一套獨立的理念。本文期望能先對現代思想與後現代思想的爭執做一個交待,再來探討後現代思想對傳福音的影響,和我們的因應之道。           Barna研究所(註1)的調查資料顯示,X-世代的人有三分之二對有組織的宗教有反感。這些1965-1980年間出生的人,多具後現代的世界觀。要了解這個族群,就得先正視他們所反對的現代思想。           簡單來說,現代思想是啟蒙運動的產物,它的特點是:           a) 對人類“理性”有無上的信任,認為它是決定一切知識的準則。理性能告訴我們甚麼是真的、好的。連自由也要遵從自理性所得到的知識和法則。           b) 對人類前途充滿希望(人定勝天!),對“進步”充滿信心。認為進步是必然的、好的(股票市場是一定要上升的)。           c) 既然宇宙是可知的,知識是確定的,“真理的存在”和“真實的可知”也是當然的。因此,傳達知識的語言也是確定的,它也是透明的,能表達心思背後的實体。例 如,“白色粉筆”背後,真有一個確定的、唯一的白色的實体(觀念),它不因環境或時空而改變,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           因此,對現代人來說,認知與價值都有其普及性和全面性,而且是被“當權者”(政府、教會、跨國公司、流行文化的約束力和侵蝕力)所肯定的,甚至所操縱的。它代表的是當權者的利益,其實往往也就是西方男性世界的看法和利益。          現代人強調“秩序”,這種秩序的維持與社會的進步息息相關。因此,所有對這個秩序的威脅,都是異類,都是要克服的。在文化上,現代思想是有統一性和侵略性的。          相對地,後現代人所看到的,是當年白人對原住民或有色人種的迫害,是對各民族固有文化的破壞,是科技進步對環境生態帶來的災難,是核子與生化武器帶來的恐懼。他們看到的是機器的進步,和人的退卻。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思潮交鋒”系列 --基督徒的文化使命與雙職事奉

熊璩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傳統的聖潔觀        對宗教信仰陌生的人,可 能把基督教與一般的民間信仰等同,對教會裡的神職人員缺乏尊敬。但是對許多認真的基督徒而言,宣教士和牧師是他們觀念中最聖潔、最高尚的職業,有“萬般皆 下品,惟有講道高”的心態。其次是青年團契的輔導和福音預工者,再其次是醫生、專業人士、家庭主婦(夫)、藍領階級。等而下之的大約是政治人物,律師和娛樂界了。         總而言之,許多基督徒以為,我們工作的中心越靠近教堂就越聖潔,越靠近市場就越世俗,越不潔淨。試看好萊塢(娛樂界)的墮落,專業工作上的凶狠鬥爭,再加上過去兩年華爾街(商場)的醜聞風波,這種聖潔觀實在不無道理。          從這種聖潔觀出發,全職事奉應當是最清高的職業(高尚而清苦);帶職事奉是一種妥協(不夠高尚但較不清苦);專職工作而不事奉則是大多數平信徒(平平常常的 信徒)的安身之處。因此服事上帝“專業化”了(professionalism)。它成為某些人的專職,而非一般人的通職了。但是,專業化有它正面的意 義,但也有其負面的效果。         關於正確的聖潔觀和職業觀,已經有過許多的討論。本文希望從聖經的觀點,以文化使命的角度來分析這個問題,希望能對帶職事奉(又稱雙職事奉)這個觀念作進一步的認識。 上帝在世上的工作         “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約翰福音》5:17)         我們知道神是一位作事的神。但是,我們對祂作事的範圍或許並不很清楚。有些人以為上帝只關心我們的靈魂,所以祂只注重我們的讀經、禱告和聚會。有些人以為上帝是我們追求人生幸福的手段,所以祂繁忙地滿足著我們每天任性的祈求。         但是聖經告訴我們,受造的一切都是本于基督,倚靠基督,也歸於基督。而且創造的至終目的,就是要讓神的兒子得榮耀(《羅馬書》11:36;《哥林多前書》 8:6)。這並不是說,上帝是一個自我中心的獨裁者。相反地,因為離開了那萬善的源頭,受造之物是沒有希望的(《羅馬書》8:19,20,22)。         為了讓神的兒子得榮耀,上帝在這世上至少有四方面的工作(註一)。所以,我們在世上的工作,也應當與上帝這四方面工作的性質相同。 神是創造者(Creator)         神的創造性表現在祂使無變有,和從一本造出萬物的兩方面。從祂的形像裡(《創世記》1:27),我們也承受了創造才能,這在我們具創作性的工作中表現出來,例如,商業、藝術、科技、音樂等等。 神是供應者(Sustainer)          上帝不但創造了這個世界,而且托住萬有(《希伯來書》1:3;《歌羅西書》1:17)。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使徒行傳》17:26,28)。 許多人以為,上帝是一個盲目的鐘錶匠,在做完鐘錶以後就退出了。但事實恰恰相反,基督以祂全能的命令和智慧,引導了人類歷史的進程(《約伯記》38,39 章)。這種功用在人類維持社會運轉中表現出來,例如,照顧家庭、政治、管理等等。 神是救贖者(Redeemer)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真理、自由與信任危機 ──尼采的世界或是耶穌的世界?

熊璩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一.信任危機 股市的危機         今年入夏以來,華爾街股市直線下洩,累創新低,好像找不到谷底。投資大眾人心惶惶,面臨市場數十年來最大的危機。為了穩定人心,美國聯儲會主席葛林斯潘 2002年7月16日在國會作證時,肯定美國經濟正在穩定成長,他認為股市的波動,主要是美國的投資大眾對企業界的領導班子,失去了信任,是對商界欺詐醜 聞(Enron, WorldCom, Quest, Global Crossing, Tyco, Arthur Andersen, Adelphia Communications)的反應。         任何一個社會的穩定都建立在互信的基礎上,商場上尤其如此。幾百年來,美國商 業文化建築在穩固的道德基礎上。如今這些領導班子,利用社會的信任心來作弊。當一個接一個的公司總裁和財務主管監守自盜,當一個接一個的查帳公司和顧問公 司聯手作弊,當一個個的名牌公司在會計上做手腳欺瞞大眾的時候,這些人違反了商業社會最基本的前提,就是彼此的信任。信任危機帶來了恐懼,使得投資者卻步 不前,造成了股市的蕭條,人們眼睜睜看到多年的投資付諸東流。         公司的總裁原來是社會上人人景仰的對象,現在變成人們厭惡的對象,變成是所有問題的根源,這是何等大的改變! 學術界與教育界的假冒         科學界應當是人類最可信、最注重真理的社會。這裡應當是沒有偏見,沒有虛假的淨土。真的嗎?         2002 年7月13日,報載(San Jose Mercury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一個歷史的教訓 ──美國高等學府與基督信仰的脫軌

熊璩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今年七月美國加州的聯邦法庭在爭論:向國旗致敬的誓詞中,是否要刪除“在上帝之下”(Under God)的字眼。這是美國自由主義針對學校發起的挑戰,是學校加深世俗化的又一實例。         今天你如果訪問美國的大學,你可能還會看到一些與基督教有關的歷史遺跡。但是在校園的生活與課室中間,你或許再也看不到任何基督教世界觀的影響。相反地,你 會看到美國思想最開通、道德也最混亂的一面──這裡有絕對的學術自由,有絕對的言論自由、但也有絕對的“道德自由”。60年代時是如此,今天更是如此。校 園文化可以說是代表著美國最可愛、最有朝氣,同時也是極為醜陋的一面!         歷史上,西方學術界一向與基督教關係密切。自理性主義的興起始,神 學就被稱作是“科學之母”(the Queen of Science),是知識的基礎。基督教一向注重教育,西方許多一流大學都是基督教開辦的。例如帶來美國第一次大復興的愛德華茲,17歲時以第一名的成績 畢業于耶魯大學,後來擔任普林斯頓大學的第三任校長。他的孫女婿杜外特(Timothy Dwight)亦曾任耶魯大學的校長兼校牧(1886-1899),耶魯大學能有今天的聲譽,他的功不可沒。他還帶領了耶魯大學至少四次的靈性復興(註 一)。         本著追尋真理的熱情,基督教一向尊重學術自由。那麼,什麼時候起,這種緊密的關係開始解体的呢?原因又是什麼呢?讓我們來看一個有代表性的歷史事件。 一.耶魯大學的教科書風波(註二、三)         波特校長(Noah Porter, 1871-1886),是杜外特校長的前任。1880年,政治學系系主任孫木勒(William Graham Sumner)教授,選取了斯賓賽(Herbert Spencer)的《社會學研讀》一書,作為社會學的課本。波特校長因該書貶抑基督教而反對使用。這場風波,因《紐約時報》在4月4、5日兩天,用新聞頭 條和社評來報導,而更為轟動。校內教授亦分裂成兩個陣營。         斯賓賽當年是不可知論者的掌門人。他將基督教與穆罕默德的跟隨者,和南太平洋群島的迷信等量齊觀,認為科學家應當將宗教棄若敝屣,現代的求知者應當接受理性(而非信心)的指導。         斯賓賽師承孔德(Auguste Comte),是實徵主義(或作實證主義,Positivism)的傳人。孔德的學說認為,一切的知識都要經過成長的三步曲。第一步是神學的(上帝的旨意 […]

No Picture
事奉篇

再談青少年的教育 ──對宗寧回應的回答

熊璩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帶著興奮的心情,筆者讀到宗寧兄對〈今日青少年教育面臨的危機〉一文的回應。他是實際的教育工作者,有寶貴的經驗值得我們學習。筆者尤其同意他對家庭教育的強調,家庭教育才是青少年教育的第一線。此處只就幾個重點作些說明。         第一、敝文曾聲明:“教育問題是一個極大的問題,不可能以一篇文章來涵蓋全面,讓我們單單從其基本理念來探討這個問題吧。”該文重在分析杜威的學說,和人本 的自由主義理念對美國教育的影響,而非對美國教育作個全面的分析。宗寧兄提到啟發式教育理念的優點,尤其有利於高材生出頭,筆者非常同意。         第二、公立學校當然有好的,本文是對一般現狀的分析,因此與宗寧兄的論點互相補足。又如,學生作弊情況普遍地增加,是媒体對全美的報導,華人家庭數目有限,不可能影響全美的趨勢。         第三、至於“學生才是課程及內容的決定者,老師不是”這點,宗寧兄感到十分困惑,不知取材何處。這觀點是杜威本人的主張,取自“John Dewey & Earl Kelley: Giants in Democratic Education,”by Dr. Marlow Ediger, Education Magazine, Fall, 1998.杜威不但是教育學家,也是哲學家。他1916年出版的(有爭論性的)巨著“Democracy and Education”,當年成為了“前進教育協會”和自由主義運動的“聖經”。這裡提及的觀點就是教育民主化的理念之一。         第四、有關基督教學校以及家庭學校的統計數字,因取材自Charles Colson的“How Shall We Then Live”一書,讀者可參考該書第34章及附註的數字。不過,宗寧兄對這類學校的保留態度是可了解的。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傲慢與偏見 ──“聖戰”情結的分析

熊璩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6期           上帝永遠站在我這一邊!         今年4月是美國林肯總統被刺 一百三十七週年的紀念(1865年4月14日)。林肯總統所處的,是一個缺乏領導的膽識、沒有完整的道德(moral integrity)的時代。可以說,他靠著對人類尊嚴與平等的堅強信念,和他從信仰上帝而來的裡外一致的道德勇氣,加上他高瞻遠矚的領導魄力,隻手把美國從分裂和良心破產的邊緣挽回。         在1865年3月4日,林肯發表了第二次就職演說,這是他生平最重要的演說之一(該演說與葛低斯堡(Gettysburg)演說同展于華府的林肯紀念堂)。當時戰爭即將結束,距他受刺僅四十天,正好像是他的臨終告白。         在演說中,他沒有一絲勝利者的得意,也沒有宣稱“公理”終於戰勝了“邪惡”。相反地,他承認自己也可能犯錯,他把自己包括在那些“急功近利、貪圖眼前的勝利,卻忽略了解決根本問題”的人中間。         他提到南北雙方都向同一位上帝禱告,雙方都要求上帝嚴厲地制裁對方,他引用聖經的話來責備這種心態的荒謬。他那種謙和虛己的態度,讓那些成天價吶喊“上帝站在我們這一邊”的人汗顏。         他呼籲國人思考一些嚴肅的問題,共同為一代的美國劃下歷史性的定義。他告誡國人,由於奴隸制度帶來傷害,上帝才容許這個可怕的戰爭發生。他結語中說:“沒有 怨恨,只有同情的愛,和對是非的執著。當上帝將是非顯明時,讓我們努力完成祂的託付。”他的話雖然低調,卻沒有溫情主義的怯弱,乃是反映出他內在的堅強。         是的,美國是一個政教分離的國家。但是,政教分離並不等于把個人自信仰而來的信念和世界觀,踢出政治圈外。同樣地,整天把上帝掛在嘴上的人也不等于就是站在上帝的一邊。         這位絲毫沒有“自義情結”的傲僈,也沒有“正義化身”的偏見的林肯總統,在我們如今面對回教世界的困境中,給了我們什麼啟示? 伊斯蘭教是仇恨的根源嗎?         伊斯蘭教是否與西方文明有著基本的衝突?它是否仇視異己?許多人都在討論這個問題。“9-11”事件之後,這個問題就更加尖銳了。         一派人(包括布希總統)認為,伊斯蘭教是愛好和平的,與現代文明並沒有基本的衝突。賓拉登的恐怖活動,是扭曲了伊斯蘭的信仰,連伊朗的報紙都公開指責這種殘 暴的行為。可蘭經的“聖戰”其實是指著個人靈性的掙扎,而不是武力的鬥爭。賓拉登之于伊斯蘭教,就好比麥克維(美國奧克拉荷馬市大爆炸主兇)之于基督教一 樣,是不能等量齊觀的。         另一派人則認為,伊斯蘭教是排斥現代化的。特別是原教旨運動的教徒,他們呼籲回歸到純正的伊斯蘭信仰。他們認為現 代化(西化)腐化了伊斯蘭社會,他們把社會一切的病態都歸咎于西化,因此要消滅代表西方的一切。原教旨運動是伊斯蘭教中發展最快,也最活躍的一支。他們在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超越網路文明

──“國際互聯網對我們生活的衝擊”座談會記錄(一) 熊璩整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4期          國際互聯網(World Wide Web,萬維網)已經大量普及,它是今版的古希臘市中心廣場,是民主、交易、新聞、社交、學習、文化、政治等行為的社會廣場。不但如此,它更影響著我們的生活、態度、甚至思維方式。         今年四月底,《海外校園》雜誌社在加州的矽谷舉辦了一次小型的座談會。出席的有用萬維網作醫學研究的阮建如醫生,服務軟体界的區謙遜先生,惠普實驗室作電腦 系統研究的張崢博士,和筆者熊璩(惠普實驗室研究員,參與大學合作計劃)。我們一同就網絡對個人生活和信仰的衝擊交換了意見。以下便是該座談會的記錄整理。 一.學習(包括e-學習)方面          熊:據統計,單單美國,今天上網的人口已經超過59%,大約是一億四千萬人左右(註1)。萬維網對個人最大的功用,大約就是幫助吸收新知。萬維網是我們今天學習、找資料不可缺少的工具。         阮: 受萬維網影響最大的業界,都是對資訊的需求較強的。其中前五名是:財經服務界、娛樂界、醫療界、e-學習,和政府部門。單以醫療界來說,今天已經有十萬個 網站。AOL(American on Line)的顧客中,每天就有兩百萬人上網查詢醫學資料。有時病人對新藥的知識可能超過醫生,就是在網上得來的知識。因著萬維網,病人與病人也可以在交談室溝通,增加對疾病的認識。         今天幾乎所有的雜誌都在網上可以讀到,網上可以吸收的知識遠超過我們吸收的能力。我們真正地做到了“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         在進入藥廠工作之前,我曾經在醫學院教過十幾年書。在這e-世代中,我們也要了解“e-學習”,或作“遠程學習”(distance learning)的特色。首先,e-學習重要的不是要怎樣教,而是要怎樣學,這是很重要的範例轉換(paradigm shift),因為是學生處於了主導的地位。不能再採取喂奶的教學方式。學生至終要能夠主動在網上收集、消化資料,獲取知識,成為獨立作業的學習者。          張:從e-學習的角度來看,尤其就兒童的學習環境而言,我感覺它還是有些基本的限制。這不只是知識傳授的問題,還有例如雙向交互溝通的限制,人與人之間交往能力的建立,等等方面。除非真實性和現場性大幅進步,否則“虛擬教室”難以在現在普及。 二.社交、娛樂          區:在萬維網上社交(包括交談室、立時對話和電郵)已經是今天不可缺少的。尤其青少年,他們50-70% 的社交都是在網上。平均一個晚上,每個青少年可以跟七到八個人對話。有次我進到我上大學的兒子的房間,他同時與十八個人對話,開了十八個視窗!         張:利用萬維網社交或娛樂,應當是一種附加,而不是一種替代。無論社交或娛樂都有人與人交往的雙向性和直接接觸性。沒有任何方式的溝通,可以代替雙目對視、個性相激和當面交涉,這都是人類群体生活必須具備的技能。當人們都變成“e-人”時,人類社會的問題就大了!          區:對青少年而言,對他們最有影響力的是音樂。因為網上下載普遍,他們可以接觸到各樣的音樂。網上音樂是MTV的延伸。音樂的拍子、強烈暗示性的詞句,對青少年的行為和心態有幾乎催眠性的影響。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反應要快

──“國際互聯網對商業的衝擊”座談會記錄(二) 熊璩整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4期         《海外校園》雜誌社四月舉辦的座談會(見本期<超越網路文明>),也談及了國際互聯網(萬維網)的起源,對工商業的衝擊,以及對基督徒傳福音步調的衝擊。   一.國際互聯網的誕生         熊: 從國際互聯網的起源,我們可以看到兩個不爭的事實:一是美國國防需要對整個工業界,特別是高科技界,影響之深;二是與文字相比,圖像與多媒体更易被讀者吸收。         早在60年代和70年代初期,美國國防部就在計劃在核子戰爭中,保持電腦寬頻網路的通訊能力,成立了ARPA網路。到了1973年,“以太網” (Ethernet)的發明,奠定了異質電腦間溝通的基礎。當時網路最大的非軍事(在大學和政府機關)用途,就是電郵和文件的傳送。到了80年代末、90 年代初期,才有了“在線”(online)服務,Prodigy, CompuServe, 和AOL等相繼出現。只是它們都是採用各自的專用軟体。         一位在日內瓦的研究機構CERN工作的英國研究者,在1989到1993年間建立了一個簡陋的“瀏覽器”(browser)。接著,伊利諾大學超級電腦應用 中心(NCSA)的學生,給瀏覽器加上了圖形和多媒体系統的功能,並將整個軟体(稱作Mosaic)用在通俗的服務器上(視窗系統、UNIX系統、蘋果系 統),這就是萬維網第一代的瀏覽器,也就是Netscape的前身。         張:當年我正在伊大唸書,親眼看到Mosaic的發展。因為當時電腦網絡已經相當普遍,我並未覺得Mosaic是什麼技術上的大突破,所以沒有預期到它會引起這樣大的變革。         熊:可見得對消費者而言,簡單易用是很重要的。當年“鼠標器”(mouse)的發明,蘋果公司於1983年推出極便於使用的MacIntosh個人電腦系統,改變了消費者對電腦的態度,是個人電腦開始普及的主因。 二.商業         熊: 萬維網不但引進了所謂e-商業,它對今天一般商業的作業方式也帶來了基本的變革。         區: 今天萬維網的使用已經非常普遍。根據我以前服務公司的資料,2000年4月的統計數據稱,全美國經常使用萬維網的人口是七千六百萬,另外加上圖書館、學校 等等,全美萬維網的使用者大約是一億四千萬人。根據1998-1999年的資料,萬維網使用的年成長率是30%。今天幾乎沒有公司是沒有網站的,沒有網站 幾乎就等於不存在,沒有身分。         阮:我曾經在一家行銷公司P&G(Proct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