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餐廳裡的一幕——一個90後對親情的感悟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鄔桐       午飯後,就為晚飯煲了花生湯。可是到了傍晚,突然很想吃炸雞和薯條。思前想後,我便捨湯而就炸雞去了。       在學校的餐廳裡大快朵頤時,見不遠處有一對白人老夫婦,正和兒子激烈交談。我如同一個看著電視吃飯的孩子,不小心投入了別人的世界。       看來是大學生的兒子,非常不滿他的室友,希望父母能提供他額外的錢,好轉住它處。而他慈祥的父母,顯然希望他能先面對問題,勸告他忍耐,嘗試和室友進行更好的溝通。       兒子開始軟硬兼施,而後卻愈說愈恨,怒氣四射。父母便不說話了,默默聽他獨自宣洩。望著那對難過的父母,我心裡愈發同情。       美國孩子大多不是寵慣的獨生子女,可也不乏十分驕縱的叛逆者。去年平安夜,我隔房的門口來了一對老夫婦,不停地敲門、在門前打電話。在這最重要的節日,他們竟找不到兒子!最後無計可施,只好靠著門坐下來等候。       我邀他們到我房間坐,他們不好意思,婉拒了。兩人依偎著,在那門前坐到了深夜。高加索人種,中年便已顯了年紀,老夫婦一頭白髮,一臉老紋,眼裡盡含著焦急與痛苦。如此光景,我著實掉下淚來。   母親        我想起了母親。我上了高中就住校,一週在家不到24小時。每每遇上失戀的苦痛,回到家便鎖上房門。母親喚不開門,便靜靜留下飯菜在桌上。        高考後,我背上吉他和挎包到了廣州,百餘公里的距離卻難得回家一趟;如今身在異國,幾年了也才回去過兩次。        猶記得上次回家,是在香港實習,每日往返於深圳與中環。早上6點出門,晚上10點多到家,做好文件,燙好襯衫,母親早已入睡。到了週末,大多是去找女友。臨要回美了,才驚覺,自己竟然一個月也沒和母親說上幾句話。        年末外祖父去世了,正逢我備考,母親強忍著,到了考後幾日才告知。我們在電話兩端,一同嚎啕大哭。半晌,母親反倒先止住了,告訴我人生艱難,要堅強面對。   父親        我未上學時,父母便分開了。父親犯下錯誤,回不了頭,另組了家庭。母親怨恨父親,與我相依為命,因而我也極少與父親見面。        這些年,才明白了父親的不易。每次與父親通電話,父親都與我談談時事,聊聊人生,再便是叮囑我關心弟弟。我會告知他我的近況,無論好壞,他總是很欣慰,以我為榮,也對我十分放心。        猶記得前些年,父親聽聞我常常流連於許多女孩,便當面叮囑我,說少年人不要太貪戀溫柔,免得廢了事。我卻惱羞成怒。兩人面面相覷,甚是難堪。直到許久之後,某日夜裡,父親突然打電話給我。電話裡,他什麼也不說,只是問我好不好。我依稀聽出,父親是將自己鎖在屋內,門外的繼母與祖母吵得不可開交。我緘默不語,只是靜靜地陪著他流淚,突然曉得了男人的不易,原諒了父親。   天父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子女﹕惡夢?偶像?獎賞?(林慈信)

林慈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我們作父母親的,誰不日夜為孩子愁煩與操勞?孩子還沒出生,我們就選好理想的校區,先住下來。寶貝一生下來,就開始注意他們的健康。剛開始牙牙學語,又要教他們背唐詩三百首。上學了,得安排他們學鋼琴、上中文學校、打球、跳舞等,還要爭取他們將來進名校……         好不容易拉拔他們進大學了,作父母的突然不知要做什麼好,人生好像失去了目標。多年來,身邊那個滿身是勁,講話老是還嘴的青少年,忽然間消失了。在幾百、幾 千里外的大學校園,自己能做什麼?只好等孩子回來時,或我們去探望他們時,做一點好吃的東西,買一些衣服……愁還是愁,日夜為他們憂慮。         我們作家長的,往往就這樣活在“從憂慮到憂慮”中。 換一個角度         結果呢?很多在西方的東方孩子,的確在學業和事業上有一定的成就。我自己就是長春藤大學的畢業生,1971年畢業于賓州大學(U Penn),身受美式精英大學的薰陶,身邊同學都是東方人和猶太人。我們會為孩子感到驕傲。但是,我們是否曾從另外的角度自我反省﹕ 1. 我們與他們的溝通怎樣?他們認為我們了解他們嗎? 2. 孩子們真的相信,我們愛他們嗎?還是在心靈的深處認為:我們對他們的愛,都是有條件的?或是只有他們學業有一定的成就,我們才愛他們?(這是成千上萬的北美華裔青年最普遍的想法) 3. 孩子信任我們嗎?若發生嚴重的問題,他們會找我們溝通嗎?現在有太多青少年,認為父母不可信任。 4. 孩子們的道德觀念,來自哪些準則?我們在他們小時候,教導他們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或者我們是正經人、有教養的人,不做壞事等。孩子長大後,卻從朋 友、社會,吸收另外一套倫理價值觀,如:不傷害別人就可以了,要接納同性戀者,“思想不可這麼狹隘”等。我們了解這些倫理價值觀嗎? 5. 孩子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嗎?還是認為自己是有中國文化傳統的美國青年?強迫他們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是沒有用的。我們可以盡量教導他們語言、文化,可是心中的認同感,是非常個人的。 6. 孩子在我們身旁時,是信主的,上大學後會不會失去信仰?太多青年在大學時期丟棄了信仰。過去30年,北美華人、韓國人教會的青少年,在大學離開基督信仰的,高達90%以上。         我們花了這麼多工夫,用金錢買回來這麼多東西:好校區,升學機會,課後活動,和物質的享受。我們對自己說,都是為了愛孩子。我們對孩子說:“都是為你們好!         看,爸爸媽媽小的時候都沒有這些東西──電腦,IPOD,Nike球鞋,以及學鋼琴、英文、芭蕾舞的機會。你們太沒有良心了,為什麼不好好珍惜?”         其實,這些是否是最重要的?有永恆的價值嗎?對他們一生的影響,到底有多大?我們傳給他們的,是怎樣的價值觀?         “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靈魂),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太》16﹕26) 孩子想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