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再思父親在家庭中的角色和責任

汪長如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2010年,我太太兩次懷孕,兩次流產。我們一家人傷心、難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同年年初,我們好朋友的寶貝女兒(10幾歲),突然失蹤,至今音信全無…… 孩子死亡或失蹤,我們立刻能知道。但是,孩子心靈的離去和靈命的死亡,我們父母卻不容易察覺到。根據肯恩·漢姆(Ken Ham,基督教機構“答案在《創世紀》”Answer In Genesis的創辦人)的觀察,每年有70-80%在基督徒家庭長大的年輕人,在上大學後,很快就不再去教會了,也不再持守信仰了。他在《早已離去》(暫譯,Already Gone)一書中指出,這些孩子的心,在上中學時就已經離去了,他們早就身在教會、心在世界。 作為5個孩子的父親,這幾年我也一直思考這個令人痛心的現象。追根溯源後, 我慢慢意識到,年輕人在信仰上走失,主要責任不在教會,而是我們做父母的沒有盡到責任。 特別是我們這些做父親的,沒有在家裡按照聖經的原則,承擔起自己的角色和責任(參《弗》6:4)。我們的心放在了事業上和教會事工上。我們的心沒有轉向兒女,所以,我們兒女的心也沒有轉向父親,沒有跟定主。 我們兒女的心在電動遊戲上,在體育運動上,在同齡朋友上。他們為了同齡朋友的認可,可以公然不聽父母的話。我們的兒女是我們長期遺忘的宣教工場。 求神讓我們每一位父親,都來反思、悔改,免得神咒詛這地(參《瑪》4:6)。 與所有的父親一樣,我非常愛自己的孩子,也願意盡父親的責任。然而因為我的成長環境,以及現今各種思潮、各種專家意見的影響,我不清楚父親到底有哪些責任。而今對照聖經一看,才發現自己離神的標準還差得很遠。   家庭的供應者 和大多數華人父親一樣,我認為男人的首要責任,是有事業心、會掙錢、能養家。按這個標準,我是做到了,而且做得相當不錯。因為我不僅讓孩子們吃得飽,也讓他們吃得好。 至於兒女屬靈上的供應,我一直認為,那是教會的事,是主日學老師的事,而且我已經給他們一人買了一本聖經。我很少去問他們讀了什麼,讀懂了沒有,會不會應用。當我看到他們身上有問題時,我就怪他們不長進,怪媽媽沒教好。 主對彼得說了3次“餵養我的小羊”(參《約》21:15-17),現在我知道,主這句話也是對我說的,是對每一位父親的說的。主說了3次,是因為這件事太重 要了,也是因為我們太健忘了。提供靈糧給兒女本就是父親的責任,父親應該盡職地在靈裡餵養小羊、照看自己孩子靈命的成長。   家庭的守護者 我平時很關心兒女的安全。當我的小孩在家門口玩時,我會在路口放上“小心慢行”的牌子,免得路過的車輛不小心撞到他們。我還讓我媽媽在外面陪著,唯恐有歹人來抱走他們。 然而在屬靈戰場上,我卻毫無戒備,毫無防範,採取放鴨式的消極做法。 去年9月初,我們一家人去貝克火山(Mt. Baker,位於美國華盛頓州)山頂度假。孩子們最喜歡的項目是游泳。我耐心地教導小女兒游泳,鼓勵她。我也告訴她各種危險,我寸步不離地在她旁邊保護她。 大兒子們都會游了,我還是時不時地看他們一眼,以確保安全。 儘管我這樣小心,還是出了狀況。我最小的兒子,Noah,才2歲多,他為了拾東西,一不小心,從台階上滑進了水裡。當時我正在潛水,從水裡我看到他的小腿在水裡撲騰,我立馬把喝了不少水、嚇壞的小傢伙拎了出來。 試想一下,如果我一進游泳池,就把孩子扔進水裡,不管不問,大家一定會說我是不負責任的爸爸。然而在在屬靈的戰場上,我卻一直這樣對待兒女的。真是愚昧啊! 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我們務要謹守、儆醒。我今後要像在游泳池裡一樣,做兒女屬靈的好教練,每一步有教導,有示範,還要防範他們溺水。   一家之主 我很早就在聖經中讀到,男人是女人的頭,丈夫是一家之主。我開始身體力行。神也賜給我一位漂亮、聰明、溫柔、順服的太太。 我大兒子5歲時,參加了入學前的面試。老師告訴我,他已經有一、二年級的水準了。我當即決定,不送他去公立學校耽誤時間了。我要太太在家裡教他。太太當時不明白,也不情願,但是她順從了我的決定。 3年前,當我讀到《利未記》11章時,我突然宣佈,我不再吃豬肉了。太太從此再也不買豬肉了。甚至我們去人家作客時,她也細心地告訴主人,我不吃豬肉。 當我告訴我的孩子去讀聖經,他們就去讀。要他們禱告,他們就禱告…… […]